书库

狄仁杰之金龙锁

狄仁杰之金龙锁

狄仁杰之金龙锁

2021-01-26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作品《狄仁杰之金龙锁》是已完结的热门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狄公元芳,狄仁杰之金龙锁小说主要讲述了:狄公答应后,便同老管家离开大厅。她们走过一个走廊,来到内衙的书斋。小屋里有一种淡淡的腐烂味。狄公抬脚跨进门槛,来到屋里。狄公看见书房方方正正,那扇小门正对着高墙,有两扇小窗,窗纸完好,没有损坏的痕迹。窗子上面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通气孔。除了这扇小门,整个书房没有其他入口可进。

精彩节选

“好!我答应你。”还没等狄公发话,李尽忠就应承下来。狄公无法,只得从命,但他想起一个更好的办法。“阿史那兄可派两百突厥人来凉州学习铸造工艺,以汉人为师傅,正好这些汉人师傅也需要大量的学徒。这样,制造好贵部所需的两万块蹄铁后,这两百名学徒也就变成铁匠师傅了,正可为贵部所用。”阿史那·宏拍掌赞叹:“这端的是个好主意!在下今晚就让叔父派两百名族人过来,学习铁匠技艺。”狄公点头致意。他本想早点回去阅读长篇累牍的公文,阿史那·宏却对酒菜颇感兴趣,夸赞不止。狄公只得陪着他,直等到一道醒酒茶上来——这是本次宴席的最后一道程序,喝醒酒茶就隐晦地表明主人要恭送宾客了。狄公心中稍微放松下来,他终于可以回刺史府了。狄公端起菊花茶,呷了一口。这茶水除了菊花的香味,还有一股怪怪的酸味,狄公便放下茶不再喝了。而阿史那·宏却接连夸赞这茶,并几口便将一杯茶引用完毕。狄公心中暗笑,阿史那·宏毕竟是个胡人,哪里晓得这茶品的高低?这时,酒宴终于散场。离开前,李尽忠对狄公道:“狄大人,请带阿史那·宏回刺史府安歇。”狄公问道:“大将军,阿史那兄不在大将军府歇息?”李尽忠“哼”了一声:“前几日,我的一名守卫在这里被刺死了,是我的副将孙万荣发现的。”李尽忠指了指身边的孙万荣,“契丹间谍早就盯上我了。大将军府不安全。另外,三日后本将军便要率领五万天师开拔。不瞒狄公,本将军的许多属下一直怀疑我的胡人出身,所以本将军会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绝不逃避!此行颇为凶险,所以这次宴席一为请阿史那兄,二是为了向狄公托身后之事。”狄公诧异道:“身后之事?”李尽忠咬牙道:“契丹大军的头领是窟哥旗,此人是我的堂兄,对我恨之入骨,恨不得食肉寝皮。这次决战,我要把我夫人和女儿交给狄公照管。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至少在天朝还有个后人。”狄公大为感动,他双手抱拳,弯腰鞠躬:“大将军对本官如此信任,那本官必定在所不辞。本官定当尽心竭力,把您的家人照顾好,并等待大将军凯旋!”两人又商议了一会儿后,李尽忠派出十人护送他们到了刺史府。狄公并未让护卫回去,而是让他们陪同阿史那·宏在正堂里等候,狄公先安排李尽忠的妻小。在刺史府前,李尽忠的夫人蓝氏从轿中款款走出。只见她身材颀长,风姿翩翩。夫人走近后,狄公看到她目若秋水,肌肤如雪,体态婀娜,右手食指上还戴着一枚熠熠发光的蓝宝石戒指。她深深地道了个万福:“狄大人,一切有劳了。”夫人的前任夫君便是商大人。商大人去世后,众人本以为她会为夫戴孝,不会有人再娶她为妻。令人大吃一惊的是,只见过夫人三次面的凉州大都督李尽忠大将军竟然亲自上门提亲,娶了这位丧夫不久的寡妇,引得凉州百姓议论纷纷。狄公也曾劝告过李尽忠将军,不过李尽忠根本不以为意。狄公知道,李尽忠虽已入唐多年,但行事、思想和本朝人还是大为不同,再加上二人婚后竟然夫唱妇随,举案齐眉,生活颇为幸福,所以他也就罢了。看到夫人如此谦恭,狄公连忙长揖还礼:“夫人言重了。李将军在前线厮杀,为国用命,又无比信任本官,将家眷托付于我,本官焉敢推辞?”夫人的声音犹如黄鹂鸣叫,缓缓说道:“狄大人掌管凉州以来,城内靖安,盗贼敛迹;大人又推行德政,让我凉州繁华不亚于富庶的中原。这都归功于狄公兢兢业业,治理有方。”这几句话应和着狄公三年来的披星戴月、克尽厥职、委曲求全,让他心中大为受用。看来夫人不光气度不俗,言语也句句能说到人的心坎上。狄公露出真诚的笑容,谢了夫人的美言。李尽忠的女儿李兰牵着母亲的手。她只有八九岁的样子,身量尚小,脖子上戴着一把金龙模样的长命锁。两个老婆子站在女孩身后。小女孩有着一张粉嘟嘟的脸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上面是两条月牙般的眉毛。狄公见她可爱异常,逗她道:“你戴着长命锁不冷吗?”“不冷!”李兰幼稚的嗓音跳了出来,“这是阿娘的传家宝。”“那取下来让我瞧瞧?”狄公逗她。小女孩双手护住金锁:“才不要!”狄公留意到女孩的左手手臂上文了一只蝴蝶,心中不禁纳闷这么小的孩子为何便做了文身。狄公突然又想到,李尽忠毕竟是契丹出身,这不过是他们的风俗罢了。狄公微笑,安慰了小女孩一番,亲自带着母女二人来到刺史府后院女眷居住处,单独腾出一处隐蔽的院落作为她们的住处。等安顿好母女俩后,狄公才命侍女将自己卧房对面的房间收拾出来,以供阿史那·宏起居。那间房原本是元芳的住处,推开狄公房间的窗户,便能看到此房间的全景。狄公这样做,正是为了使者的安全。凉州城内的间谍并未揪出,狄公不能给他半点对阿史那·宏下手的机会,因为阿史那·宏对这次与契丹的决战至关重要。如果阿史那·宏在凉州出半点差错,那阿史那·温博必定会责怪大唐,甚至会怀疑是大唐的手段,目的是报两年前突厥袭击凉州之仇,突厥与大唐的同盟关系就会随之土崩瓦解,而契丹则会渔翁得利。狄公万万不能在此关键时刻犯下丁点错误。狄公又来到阿史那·宏的房间细细检查了一遍,觉得万无一失后,便带着阿史那·宏进入房间。一进入房门,便可感觉到一股暖流,因为屋中间放置着一个暖炉。狄公的右手边是一张竖放的单人床,床尾在北侧,床头在南侧。房间里只有一个简单的衣柜和一张单人床。阿史那·宏的随从将主人的行李搬进来。待所有行李搬到房间,随从们也离开了以后,阿史那·宏打开一个牛皮箱,从里面掏出一轴画,展开后挂在床尾的墙上。画上画的正是狄公在酒席上看过的那位穿着汉装的美人。阿史那·宏笑道:“请狄公原谅我这个怪异的习惯。无论在哪儿,我必须要挂上母亲的画像,才能睡得安稳。”狄公不置可否。没想到,阿史那·宏进入房间后,突然肚痛起来,脸上流着密密的汗水。狄公关切道:“阿史那兄可是感染了风寒?”阿史那·宏苦笑道:“塞外之风虽然凛冽,但我作为土生土长的突厥人还是抵挡得过的。想必是我初到凉州,水土不服,又在大将军府吃下不少荤腥之食,加重了肠胃的负担。”狄公见阿史那·宏脸色苍白,不敢怠慢,连忙安排缉捕张科出了衙门,将凉州城最有名的大夫——回春堂的坐诊郎中龙五请来。约莫半个时辰后,张科带着龙五来到阿史那·宏的房间。龙五放下药箱,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青瓷脉诊,放在小桌上。阿史那·宏将胳膊放在脉诊上,龙五以食指仔细号脉。几个心跳的工夫,龙大夫便说出了病根,是吃了不洁净的食材或喝了不干净的水导致肠胃不适。这是颇为常见的病症,只需要一剂药便可治好。狄公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他不放心别人,便亲自骑马,来到药材铺,按照药方买来药材。

“好!我答应你。”还没等狄公发话,李尽忠就应承下来。

狄公无法,只得从命,但他想起一个更好的办法。“阿史那兄可派两百突厥人来凉州学习铸造工艺,以汉人为师傅,正好这些汉人师傅也需要大量的学徒。这样,制造好贵部所需的两万块蹄铁后,这两百名学徒也就变成铁匠师傅了,正可为贵部所用。”

阿史那·宏拍掌赞叹:“这端的是个好主意!在下今晚就让叔父派两百名族人过来,学习铁匠技艺。”

狄公点头致意。他本想早点回去阅读长篇累牍的公文,阿史那·宏却对酒菜颇感兴趣,夸赞不止。狄公只得陪着他,直等到一道醒酒茶上来——这是本次宴席的最后一道程序,喝醒酒茶就隐晦地表明主人要恭送宾客了。狄公心中稍微放松下来,他终于可以回刺史府了。狄公端起菊花茶,呷了一口。这茶水除了菊花的香味,还有一股怪怪的酸味,狄公便放下茶不再喝了。而阿史那·宏却接连夸赞这茶,并几口便将一杯茶引用完毕。狄公心中暗笑,阿史那·宏毕竟是个胡人,哪里晓得这茶品的高低?

这时,酒宴终于散场。离开前,李尽忠对狄公道:“狄大人,请带阿史那·宏回刺史府安歇。”

狄公问道:“大将军,阿史那兄不在大将军府歇息?”

李尽忠“哼”了一声:“前几日,我的一名守卫在这里被刺死了,是我的副将孙万荣发现的。”李尽忠指了指身边的孙万荣,“契丹间谍早就盯上我了。大将军府不安全。另外,三日后本将军便要率领五万天师开拔。不瞒狄公,本将军的许多属下一直怀疑我的胡人出身,所以本将军会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绝不逃避!此行颇为凶险,所以这次宴席一为请阿史那兄,二是为了向狄公托身后之事。”

狄公诧异道:“身后之事?”

李尽忠咬牙道:“契丹大军的头领是窟哥旗,此人是我的堂兄,对我恨之入骨,恨不得食肉寝皮。这次决战,我要把我夫人和女儿交给狄公照管。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至少在天朝还有个后人。”

狄公大为感动,他双手抱拳,弯腰鞠躬:“大将军对本官如此信任,那本官必定在所不辞。本官定当尽心竭力,把您的家人照顾好,并等待大将军凯旋!”

两人又商议了一会儿后,李尽忠派出十人护送他们到了刺史府。狄公并未让护卫回去,而是让他们陪同阿史那·宏在正堂里等候,狄公先安排李尽忠的妻小。

在刺史府前,李尽忠的夫人蓝氏从轿中款款走出。只见她身材颀长,风姿翩翩。夫人走近后,狄公看到她目若秋水,肌肤如雪,体态婀娜,右手食指上还戴着一枚熠熠发光的蓝宝石戒指。她深深地道了个万福:“狄大人,一切有劳了。”

夫人的前任夫君便是商大人。商大人去世后,众人本以为她会为夫戴孝,不会有人再娶她为妻。令人大吃一惊的是,只见过夫人三次面的凉州大都督李尽忠大将军竟然亲自上门提亲,娶了这位丧夫不久的寡妇,引得凉州百姓议论纷纷。狄公也曾劝告过李尽忠将军,不过李尽忠根本不以为意。狄公知道,李尽忠虽已入唐多年,但行事、思想和本朝人还是大为不同,再加上二人婚后竟然夫唱妇随,举案齐眉,生活颇为幸福,所以他也就罢了。

看到夫人如此谦恭,狄公连忙长揖还礼:“夫人言重了。李将军在前线厮杀,为国用命,又无比信任本官,将家眷托付于我,本官焉敢推辞?”

夫人的声音犹如黄鹂鸣叫,缓缓说道:“狄大人掌管凉州以来,城内靖安,盗贼敛迹;大人又推行德政,让我凉州繁华不亚于富庶的中原。这都归功于狄公兢兢业业,治理有方。”

这几句话应和着狄公三年来的披星戴月、克尽厥职、委曲求全,让他心中大为受用。看来夫人不光气度不俗,言语也句句能说到人的心坎上。狄公露出真诚的笑容,谢了夫人的美言。

李尽忠的女儿李兰牵着母亲的手。她只有八九岁的样子,身量尚小,脖子上戴着一把金龙模样的长命锁。两个老婆子站在女孩身后。小女孩有着一张粉嘟嘟的脸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上面是两条月牙般的眉毛。狄公见她可爱异常,逗她道:“你戴着长命锁不冷吗?”

“不冷!”李兰幼稚的嗓音跳了出来,“这是阿娘的传家宝。”

“那取下来让我瞧瞧?”狄公逗她。

小女孩双手护住金锁:“才不要!”

狄公留意到女孩的左手手臂上文了一只蝴蝶,心中不禁纳闷这么小的孩子为何便做了文身。狄公突然又想到,李尽忠毕竟是契丹出身,这不过是他们的风俗罢了。

狄公微笑,安慰了小女孩一番,亲自带着母女二人来到刺史府后院女眷居住处,单独腾出一处隐蔽的院落作为她们的住处。等安顿好母女俩后,狄公才命侍女将自己卧房对面的房间收拾出来,以供阿史那·宏起居。

那间房原本是元芳的住处,推开狄公房间的窗户,便能看到此房间的全景。狄公这样做,正是为了使者的安全。凉州城内的间谍并未揪出,狄公不能给他半点对阿史那·宏下手的机会,因为阿史那·宏对这次与契丹的决战至关重要。如果阿史那·宏在凉州出半点差错,那阿史那·温博必定会责怪大唐,甚至会怀疑是大唐的手段,目的是报两年前突厥袭击凉州之仇,突厥与大唐的同盟关系就会随之土崩瓦解,而契丹则会渔翁得利。狄公万万不能在此关键时刻犯下丁点错误。

狄公又来到阿史那·宏的房间细细检查了一遍,觉得万无一失后,便带着阿史那·宏进入房间。一进入房门,便可感觉到一股暖流,因为屋中间放置着一个暖炉。狄公的右手边是一张竖放的单人床,床尾在北侧,床头在南侧。房间里只有一个简单的衣柜和一张单人床。阿史那·宏的随从将主人的行李搬进来。待所有行李搬到房间,随从们也离开了以后,阿史那·宏打开一个牛皮箱,从里面掏出一轴画,展开后挂在床尾的墙上。画上画的正是狄公在酒席上看过的那位穿着汉装的美人。

阿史那·宏笑道:“请狄公原谅我这个怪异的习惯。无论在哪儿,我必须要挂上母亲的画像,才能睡得安稳。”

狄公不置可否。没想到,阿史那·宏进入房间后,突然肚痛起来,脸上流着密密的汗水。

狄公关切道:“阿史那兄可是感染了风寒?”

阿史那·宏苦笑道:“塞外之风虽然凛冽,但我作为土生土长的突厥人还是抵挡得过的。想必是我初到凉州,水土不服,又在大将军府吃下不少荤腥之食,加重了肠胃的负担。”

狄公见阿史那·宏脸色苍白,不敢怠慢,连忙安排缉捕张科出了衙门,将凉州城最有名的大夫——回春堂的坐诊郎中龙五请来。

约莫半个时辰后,张科带着龙五来到阿史那·宏的房间。龙五放下药箱,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青瓷脉诊,放在小桌上。阿史那·宏将胳膊放在脉诊上,龙五以食指仔细号脉。几个心跳的工夫,龙大夫便说出了病根,是吃了不洁净的食材或喝了不干净的水导致肠胃不适。这是颇为常见的病症,只需要一剂药便可治好。狄公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他不放心别人,便亲自骑马,来到药材铺,按照药方买来药材。

强力推荐
顶级富家少爷
书名是顶级富家少爷的小说是讲述韩三刀白流苏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顶级富家少爷小说全集在线阅读。韩三刀之前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不得不低调行事,后来却因为这样,被人家看不起和嘲笑,但是他并不愿意让白流苏跟着自己受苦。
更新时间:2020-03-05
阅读榜
  • 麻衣祖先第一章借阴生
    麻衣祖先第一章借阴生
    《麻衣祖先第一章借阴生》是该作者张自道最新力作,小说主角是陈正正陈国强刘振华,该小说行云流水,妙笔生花,为您力荐。小说讲述了: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整个人都觉得很不对劲,假如是普通鬼作祟,也许三两下就解决了,偏偏这里出现鲁班生桩,天知道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 两三岁时因为重男轻女我被父母扔掉25年后
    两三岁时因为重男轻女我被父母扔掉25年后
    作者鹅子的当红代表作,《两三岁时因为重男轻女我被父母扔掉25年后》来袭,讲述了一段现代生活故事,张彩环是文中的主人公,小说主要说我一遍又一遍地回头看,“生身母亲”居然要找我!不知道从哪里淘到一条破棉被,张彩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躺在我家门口。
  • 恋恋倾心
    恋恋倾心
    恋恋倾心中的主人公是陆倾音陈桉,作者是鹿尧,小说以陆倾音陈桉视角展开。为您提供恋恋倾心陆倾音陈桉全文阅读。不行,陆倾音拒绝了,顿了一顿,说,我是来找人的。根据闺密夏悠然提供的地址,她找到了这间叫做“暗恋馆”的房子,顾名思义,是为那些有暗恋对象的人服务的。传说只要向店家提供一些基本信息,就可以得到一个专属的追寻计划,而根据这样一个计划,多数人追寻成功的经验也让这家店颇有几分神秘。
  • 真千金容真真
    真千金容真真
    小说主角是容真真容修宁《真千金》是作者容真真最新力作,该小说行云流水,妙笔生花,为您力荐。小说讲述了:容毅根本不走过去,而容修宁更懒得浪费时间,直接拿出一张卡片:“这里有一百万,密码是六个零,说出真相,从此不许再见到真真。”
  • 上本王榻还想走
    上本王榻还想走
    《上本王榻还想走》由为大家带来,这是妖六六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云妙音晏季是这本书的主角,讲述的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故事。听到此话,晏辰郁终是忍无可忍,然而,刚要开口,却听晏季又发了声:“不过退婚之事,其实只要御王自己同意便可。不然若如实相报,御王惊扰本王,延误本王伤情,还得被皇兄追责,你说是吗?”
  • 网恋奔现清河洛丽塔
    网恋奔现清河洛丽塔
    最新完结小说《网恋奔现清河洛丽塔》的主角是Ada奈奈清河,这本小说剧情发展扣人心弦,非常精彩,网恋奔现清河洛丽塔小说讲述了:聊了一会儿,我发现了一件非常震惊的事!从见面到现在,清河在「我」身上已经花了6位数,但「我」突然在微信上拉黑了他。
点击榜
  • 网友清河网恋洛丽塔
    网友清河网恋洛丽塔
    《网友清河网恋洛丽塔》讲述的是主角清河Ada奈奈之间的故事,一起看看他们曲折的人生之路。网友清河网恋洛丽塔小说讲述了:我伪装成lo娘女神,他一个月为我花了6位数,一奔现发现我又丑又胖,偏偏要死缠着他,还不肯还钱。他出于无奈,发了瞬间,友情提示广大男同胞,擦亮眼睛,远离「乔碧萝」。
  • 出狱周翡谢允
    出狱周翡谢允
    小说《出狱》正在火热,这是一部抖音小说,由作者佚名创作而成的,主角是周翡谢允宁安。小说主要讲述了:宁安说的爱是真实的,但谢允的脸色没有好转,他这么淡淡地看着她,沉默地在两人之间蔓延。宁安几乎想推翻自己说的时候,谢允说:这样的想法是对的,但是有几个要求。
  • 她是宋家三小姐
    她是宋家三小姐
    她是宋家三小姐是近期热门重生小说,由云心精心创作,讲述了主人公宋星辰和慕霆萧之间的故事。为您提供她是宋家三小姐宋星辰慕霆萧小说全文在线阅读by云心。为了这一点,宋旭一家花费了很多的家底。但为了星星和月亮,一切都值得。旧物一旦归西,家业全由宋旭继承,损耗这点财力物力也不算什么。
  • 麻衣术士
    麻衣术士
    陈正正陈国强刘振华《麻衣术士》小说是作者张自道最新佳作,在这里给您准备了陈正正陈国强刘振华小说全文阅读,精选内容:经过一周的检查,确认无误,我又爬了出来。打桩源于鲁班术,在古代建造大兴土木,认为这样会破坏风水,惊扰地下鬼神,造成工程许多不顺,甚至人死。
  • 爱于未见处
    爱于未见处
    提供《爱于未见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剧情节奏感很强,值得一看。爱于未见处小说讲述了:他把这房间仔细地看了一遍,把吴意桌上的东西都拿起来玩儿了一遍,最后拿起吴意的日记,径直躺在床上。那个人是谁?隐隐喜欢上吴意了?!不经允许躺在吴意的床上,侵犯了她的隐私权,不管怎样都超越了底线!
  • 夏国的和亲公主夏子安一身红色嫁衣
    夏国的和亲公主夏子安一身红色嫁衣
    最新完结小说《夏国的和亲公主夏子安一身红色嫁衣》的主角是夏子安慕容桀,这本小说剧情发展扣人心弦,非常精彩,夏国的和亲公主夏子安一身红色嫁衣小说讲述了:夏子安扑上去将夏皇后抱起,慌乱的擦着她唇边溢出的血。“母后!母后!”夏子安哭着朝宫女嘶声吼着,“叫太医啊!”然而那宫女却只是冷漠的站在一边,没有动作。夏子安霎时明白了,绝望和无助淹没了她。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