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东晋北府一丘八

东晋北府一丘八

东晋北府一丘八

2021-09-13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作品《东晋北府一丘八》是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东晋北府一丘八主要讲述了:刘裕叹了口气:“不一样啊,以前王家、郗家、桓家这些大世家出镇京口,是想在这里招纳流人,北伐中原,建功立业的。加上这里靠建康这么近,这些人也不希望在此地惹事,激起民变。”

精彩节选

只可惜此人野心勃勃,晚节不保,后来因为不肯交出兵权,竟然反过来攻击收留他的东晋朝廷,举兵反叛。苏峻虽然一度攻入京城,控制了皇帝,但最后仍被东晋各地藩镇联合消灭,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与那中流击揖,北伐中原的祖逖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孟昶冷冷地说道:“孟某虽是一书生,但也知恩义,刘里正以苏峻这种叛贼来称呼孟某,不知是何意思呢?”刘裕微微一笑,一揖及腰:“抱歉,小弟一时失言,孟兄见谅。”孟昶重重地“哼”了一声:“有些言是不能乱失的,我等北人,心慕晋室,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南渡,可不是来受这种嘲讽的。刘里正,还请把那路引文书还我们,我们自已去见州官。”刘裕的眉头一皱:“这样不太好吧,迎来送往,本就是我作为里正的本职。我虽失言,刚才已经赔了礼,孟兄也不必这样吧。”孟昶冷冷地说道:“来这渡口的不止我们这一条船,后面一条船上,好像就是有贵人呢!刘里正想必也看不上我等草民,还是不要耽误了你见贵人的机会吧。”刘裕把装回了牛皮袋的路引还给了孟昶,说道:“那就祝几位一切顺利了。”通过刚才的试探,他确信了自己的判断。檀凭之大步走过了刘裕的身边,道路狭窄,两人的肩膀轻轻地碰了一下,挂在檀凭之肩头的一个包裹,落到了地上,一阵异样的味道传来,刘裕放眼看去,只见几十枚暗黑色的肉脯,撒满了一地,透出一股子怪味,与寻常的猪羊肉味道迥异,而檀凭之的眉头轻轻一皱,蹲到地上,拾起这些肉脯来,几个身后的小孩子也上来帮忙,很快,这包裹就重新装好了。在看着檀凭之收拾东西的同时,刘裕的眼角余光扫到了帮檀凭之收拾肉脯的三个小孩子身上,都是只有四五岁,拖着鼻涕,只着单衣,面有菜色,显然是很多天没吃到好的了,也许,那些肉脯是应急用的,非到粮尽时不会拿来救命。刘裕从怀里掏出了刚才徐羡之给的小袋,里面放了几片果脯,他掏出了一块,那三个孩子顿时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看了过来。孟昶也不答话,接过了路引就走,檀凭之和魏咏之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对着刘裕抱拳离开。而跟在孟昶后面,显然是孟家子弟的一个少年,却是拖在了最后,他看起来一脸的童稚,眼巴巴地看着刘裕手上的一块桃脯,舔了舔嘴唇。刘裕微微一笑,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对着这孩子说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那小孩眨了眨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块桃脯,说道:“俺叫孟龙符,刚才你们说话的那个,是俺族兄。”刘裕笑着伸出了桃脯:“小兄弟,路上饿了吧,吃吧。”孟龙符的眼中光芒闪闪,有些犹豫:“俺兄长说了,不能随便受人恩惠。”刘裕笑着摸了摸孟龙符的脑袋:“这不是什么恩惠,是朝廷对你们这些北方流民的捐助,到了刺史府那里,还有粥喝呢。你要真觉得这是什么恩惠,以后长大了再报答我好了。”孟龙符咬了咬牙,一把接过那块桃脯,转身就跑。跑出十余步,他回过头,对着刘裕握紧了拳头挥了挥:“俺记住了,刘裕大哥,以后俺一定会报答你的!”孟昶冷冷的声音从前面顺风而来:“龙符,你在后面磨蹭什么,屁股又痒了吗?”孟龙符吐了吐舌头,本能地摸了摸屁股,向着刘裕作了个揖,转身就跑,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的官道拐角处时,徐羡之摇了摇头:“刘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为啥要把人家比作那个反贼苏峻?也难怪这姓孟的这么大脾气啊。”刘裕笑道:“这三家里,明显是以这孟昶为谋主,但这路引文书却是在檀凭之的手上,这难道不奇怪吗?”“他明明是三家人的主心骨,却是躲在全无心机的檀凭之后面,可见此人性格阴沉地很!刚才我用话激他,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也好试试此人是否是细作。”徐羡之睁大了眼睛:“什么,这姓孟的看起来饱读诗书,标准汉人,会是奸细?”刘裕叹了口气:“秦国即将南侵,用间派谍乃是常用手段,檀凭之和魏咏之应该都没什么问题,但这个孟昶,却让我生疑!不过,刚才这一试,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怎么就没问题了,何以见得?”徐羡之追问道。刘裕微微一笑:“如果孟昶真的是奸细,必有人质给扣于北方,不然他这样的汉人,来了晋地,可就不受控制了。那孟龙符只是个孩子,不可能演戏,必是他弟弟无疑。所以间谍之嫌,可以排除。羡之,这些是需要实践经验,察颜观色的,你读的那些书里,未必会写到。”徐羡之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如此,刘大哥你还真的是心细呢。看来要跟您学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哪。”说到这里,徐羡之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疑色:“那个檀凭之落下的一包肉干,奇怪得很。明明有肉吃,小孩却饿成这样。刘大哥,你说是什么原因?”刘裕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喃喃道:“不会是那个肉吧。”

只可惜此人野心勃勃,晚节不保,后来因为不肯交出兵权,竟然反过来攻击收留他的东晋朝廷,举兵反叛。

苏峻虽然一度攻入京城,控制了皇帝,但最后仍被东晋各地藩镇联合消灭,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与那中流击揖,北伐中原的祖逖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孟昶冷冷地说道:“孟某虽是一书生,但也知恩义,刘里正以苏峻这种叛贼来称呼孟某,不知是何意思呢?”

刘裕微微一笑,一揖及腰:“抱歉,小弟一时失言,孟兄见谅。”

孟昶重重地“哼”了一声:“有些言是不能乱失的,我等北人,心慕晋室,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南渡,可不是来受这种嘲讽的。刘里正,还请把那路引文书还我们,我们自已去见州官。”

刘裕的眉头一皱:“这样不太好吧,迎来送往,本就是我作为里正的本职。我虽失言,刚才已经赔了礼,孟兄也不必这样吧。”

孟昶冷冷地说道:“来这渡口的不止我们这一条船,后面一条船上,好像就是有贵人呢!刘里正想必也看不上我等草民,还是不要耽误了你见贵人的机会吧。”

刘裕把装回了牛皮袋的路引还给了孟昶,说道:“那就祝几位一切顺利了。”通过刚才的试探,他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檀凭之大步走过了刘裕的身边,道路狭窄,两人的肩膀轻轻地碰了一下,挂在檀凭之肩头的一个包裹,落到了地上,一阵异样的味道传来,刘裕放眼看去,只见几十枚暗黑色的肉脯,撒满了一地,透出一股子怪味,与寻常的猪羊肉味道迥异,而檀凭之的眉头轻轻一皱,蹲到地上,拾起这些肉脯来,几个身后的小孩子也上来帮忙,很快,这包裹就重新装好了。

在看着檀凭之收拾东西的同时,刘裕的眼角余光扫到了帮檀凭之收拾肉脯的三个小孩子身上,都是只有四五岁,拖着鼻涕,只着单衣,面有菜色,显然是很多天没吃到好的了,也许,那些肉脯是应急用的,非到粮尽时不会拿来救命。

刘裕从怀里掏出了刚才徐羡之给的小袋,里面放了几片果脯,他掏出了一块,那三个孩子顿时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看了过来。

孟昶也不答话,接过了路引就走,檀凭之和魏咏之相视一眼,摇了摇头,对着刘裕抱拳离开。

而跟在孟昶后面,显然是孟家子弟的一个少年,却是拖在了最后,他看起来一脸的童稚,眼巴巴地看着刘裕手上的一块桃脯,舔了舔嘴唇。

刘裕微微一笑,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对着这孩子说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小孩眨了眨眼睛,却一直盯着那块桃脯,说道:“俺叫孟龙符,刚才你们说话的那个,是俺族兄。”

刘裕笑着伸出了桃脯:“小兄弟,路上饿了吧,吃吧。”

孟龙符的眼中光芒闪闪,有些犹豫:“俺兄长说了,不能随便受人恩惠。”

刘裕笑着摸了摸孟龙符的脑袋:“这不是什么恩惠,是朝廷对你们这些北方流民的捐助,到了刺史府那里,还有粥喝呢。你要真觉得这是什么恩惠,以后长大了再报答我好了。”

孟龙符咬了咬牙,一把接过那块桃脯,转身就跑。跑出十余步,他回过头,对着刘裕握紧了拳头挥了挥:“俺记住了,刘裕大哥,以后俺一定会报答你的!”

孟昶冷冷的声音从前面顺风而来:“龙符,你在后面磨蹭什么,屁股又痒了吗?”

孟龙符吐了吐舌头,本能地摸了摸屁股,向着刘裕作了个揖,转身就跑,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的官道拐角处时,徐羡之摇了摇头:“刘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为啥要把人家比作那个反贼苏峻?也难怪这姓孟的这么大脾气啊。”

刘裕笑道:“这三家里,明显是以这孟昶为谋主,但这路引文书却是在檀凭之的手上,这难道不奇怪吗?”

“他明明是三家人的主心骨,却是躲在全无心机的檀凭之后面,可见此人性格阴沉地很!刚才我用话激他,就是想看看他的反应,也好试试此人是否是细作。”

徐羡之睁大了眼睛:“什么,这姓孟的看起来饱读诗书,标准汉人,会是奸细?”

刘裕叹了口气:“秦国即将南侵,用间派谍乃是常用手段,檀凭之和魏咏之应该都没什么问题,但这个孟昶,却让我生疑!不过,刚才这一试,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怎么就没问题了,何以见得?”徐羡之追问道。

刘裕微微一笑:“如果孟昶真的是奸细,必有人质给扣于北方,不然他这样的汉人,来了晋地,可就不受控制了。那孟龙符只是个孩子,不可能演戏,必是他弟弟无疑。所以间谍之嫌,可以排除。羡之,这些是需要实践经验,察颜观色的,你读的那些书里,未必会写到。”

徐羡之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如此,刘大哥你还真的是心细呢。看来要跟您学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哪。”

说到这里,徐羡之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疑色:“那个檀凭之落下的一包肉干,奇怪得很。明明有肉吃,小孩却饿成这样。刘大哥,你说是什么原因?”

刘裕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喃喃道:“不会是那个肉吧。”

强力推荐
顶级富家少爷
书名是顶级富家少爷的小说是讲述韩三刀白流苏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顶级富家少爷小说全集在线阅读。韩三刀之前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不得不低调行事,后来却因为这样,被人家看不起和嘲笑,但是他并不愿意让白流苏跟着自己受苦。
更新时间:2020-03-05
阅读榜
  • 七年感情爱意渐衰
    七年感情爱意渐衰
    作品高分好评小说《七年感情爱意渐衰》的主角是凤琉璃北慕释冯玉儿,这里为您提供七年感情爱意渐衰小说阅读。七年感情爱意渐衰该小说讲述了:毕竟是个青楼女子,怎么也比不上儿子明媒正娶回来的王妃。冯玉儿乖巧得很,安静柔顺地站在一边,还笑着向凤琉璃行了个礼。
  • 凤琉璃忍不住抓着北慕释的衣裳
    凤琉璃忍不住抓着北慕释的衣裳
    作品凤琉璃北慕释冯玉儿小说《凤琉璃忍不住抓着北慕释的衣裳》,佚名,提供凤琉璃北慕释冯玉儿小说阅读。凤琉璃忍不住抓着北慕释的衣裳小说主要讲述了:他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真切,却如一把刀狠狠扎入她的心脏。凤琉璃一点点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抽出。
  • 岁月难抵我爱你
    岁月难抵我爱你
    一次有预谋的重逢,他将我按在墙上,强压着恨意,对我低吼,“顾情笙,你怎么不换个名字,换个身份,连同这张脸也一起给换了?”我活得苟延残喘,他便为了我丢掉一切原则和底线。当我以为可以敞开心扉的时候,现实却再次给了残忍一刀。再后来的一个雨雪天里,他摔了伞,浑身湿透,指着我的后脑勺,“...
  • 世子爷专宠小弃妃
    世子爷专宠小弃妃
    崔谨言安子墨是小说《世子爷专宠小弃妃》的主角,这里提供崔谨言安子墨小说在线阅读。世子爷专宠小弃妃小说节选:这些人本就爱传小话,凑在一起,不是说说隔壁村的寡妇,又怎么勾搭汉子了。就是聊一聊谁家的母猪,生的崽子多,真是叫人羡慕眼热的闲事。而崔谨言的名声,被薛家人弄的极为不堪。
  • 农门小财妃
    农门小财妃
    作者喵家小白最新著作《农门小财妃》在线阅读,小说农门小财妃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崔谨言这话,完全是被以前看电视时,里面那些看了杀手面容,就被灭口的桥段给吓的。而安子墨在弄明白,他的救命恩人,为何要拿着锅盖挡住脸的真正用意后,他是真忍不住的轻笑出声了。
  • 北慕释心中不耐又是这一套
    北慕释心中不耐又是这一套
    作品《北慕释心中不耐又是这一套》为最近热门小说,该小说主角是凤琉璃北慕释冯玉儿,小说内容动人心魄。北慕释心中不耐又是这一套该小说讲述了:疼到极致的时候,她竟也觉得麻木起来。次日凤琉璃醒来,身边一片冰凉,北慕释已经早早地走了。
点击榜
  • 嫁了个又酷又帅的老公
    嫁了个又酷又帅的老公
    小说《嫁了个又酷又帅的老公》是由仅年所著,讲的是苏韵陆清城付东晟的故事,内容精彩绝伦,情节紧凑,非常好看不容错过。结果看到苏韵愣了一下,“这位是?”“没事,王姨你快回去吧。”随即朝着苏韵说道:“王姨是帮忙做饭的,但是不在这里住。”苏韵点点头,笑了一下。
  • 回到八零年代了(夏可可顾远桥)
    回到八零年代了(夏可可顾远桥)
    主角是夏可可顾远桥林倩的小说名字叫做《回到八零年代了》,为您提供作者仅年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回到八零年代了在线阅读。不过原主体重严重超标,就算她再快速减肥,也要三个月才能达标,这其间还要保证一斤不长……夏可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不能再想了。
  • 烛光照射在红纱帐帘处
    烛光照射在红纱帐帘处
    作品《烛光照射在红纱帐帘处》为最近热门小说,该小说主角是薛梓楚启薛曦,小说内容动人心魄。烛光照射在红纱帐帘处该小说讲述了:立刻有两个嬷嬷低眉顺眼的轻步走进来,听候命令。楚启淡漠的眼神不带有一丝一毫的起伏,嘴唇轻启:“上拶夹。”
  • 盛晴一身灰旧肥大的衣服
    盛晴一身灰旧肥大的衣服
    为您提供《盛晴一身灰旧肥大的衣服》盛晴周安谨林娟在线阅读,由作者仅年倾心创作,是目前非常受欢迎的小说,精彩好文不容错过。盛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抱起三宝就跟着两个人直接去了医院。三宝现在虽然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以防万一,盛晴还是想给她好好做一个检查。盛晴一走,大家都出来问但那发生了什么事情,丹丹摇摇头。
  • 楚启灭掉了曦儿怕是不能跟你长长久久了
    楚启灭掉了曦儿怕是不能跟你长长久久了
    作品《楚启灭掉了曦儿怕是不能跟你长长久久了》是一本不可多得优质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薛梓楚启薛曦之间的故事,已经为你整理好了,楚启灭掉了曦儿怕是不能跟你长长久久了该小说讲述了:“是,我恨你,你难道不知道么?你凭什么能跟楚启长长久久?”三年前楚启父兄战死沙场,楚家落败。
  • 楚启父兄战死沙场楚家落败
    楚启父兄战死沙场楚家落败
    作品《楚启父兄战死沙场楚家落败》是已完结的热门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薛梓楚启薛曦,楚启父兄战死沙场楚家落败小说主要讲述了:可于薛梓来说,无疑是种折磨,她这个姿势得维持一整晚,饶是她有些许武功底子,也已受不了。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