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

春暖雪不融

春暖雪不融

春暖雪不融

2020-08-09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 书籍详情
  • 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唐未晚滕柯的小说是《春暖雪不融》,本小说的作者是京祺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结婚两年,婆婆强迫我去做不孕检查,结果查出排卵障碍……婆婆提出试管的对策,而对象,竟然是我和丈夫资助了五年的女大学生。更可耻的是,婆婆为了节省费用,提议让女大学生和我的丈夫圆房……...

精彩节选

为了不被发现,我两步钻进了被窝里,右手死死的按压在左手手心上,企图能止住簌簌流淌的鲜血。隔了没一会儿,周子昂果真进了屋,他小声小气的躺到了我旁边,在确定我没有醒来之后,安心的转过了身,渐渐的,呼吸匀称了起来。我抓着自己的左手,鲜血依旧在止不住的流,我怕这样硬挺下去伤口会感染,便动作轻缓的下了床,走去了洗手间。开灯的一瞬,我差点被自己的手掌心给吓到,两只手满是鲜血,伤口足足有一个大拇指那么长,如果不敷药,根本就止不住血。我将洗手间的门反锁,打开水龙头开始清洗伤口,望着满池子的红色血水,我的眼眶渐渐模糊了起来。我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尽管我在心里千百遍的告诉自己,唐未晚,别懦弱,别认输,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好像这么多年的感情,都顺着伤口流失殆尽了,而我对过往的那些留恋,也都变的虚无而廉价。伤口处理好之后,我将那些用过的纸巾团成团,准备扔进垃圾桶内。可无意间,我在垃圾桶的一角,看到了一张排卵试纸。细细长长的一条,遮盖在几张碎纸屑的下面。我探头望了两眼,再次确认,那就是排卵试纸。这东西,只有在备孕的时候,才会用到。家里就这么几个人,能用上这东西的,也只有袁桑桑。看来,她已经在谋策着怀孕的计划了,看样子,她是铁了心的,要拴住周子昂。我狠狠的团紧了拳头,心底的愤恨不断的冲击着我的理智,我甚至忘记了手掌心的疼痛,眼下的这一瞬,只想回击和报复。或许仇恨就是在这一刻积累迸发的,伤口的疼痛,心脏的疼痛,以及这些年所有的怨恨与委屈,全都破土而出。好,既然你们都在逼迫我,那我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不就是演戏吗,你们会演,我也会!天亮的一大早,我被厨房里的声音吵醒,起身后,看到袁桑桑正陪着婆婆在厨房里忙东忙西。婆婆被逗的不亦乐乎,彷佛袁桑桑的到来,给她带来了极大的乐趣。我侧头看了一眼刚睡醒的周子昂,他温存的视线停留在袁桑桑的身上,那眼神,别提多宠溺了。我清了清嗓,说道:“桑桑这样的女人,应该没有男人不喜欢吧!你说是么?”我故意观察着周子昂的脸色,他眨了眨眼,急忙收回注意力,说道:“你们女人就是喜欢互相比较,我怎么知道她有没有男人喜欢,她在我眼里,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呵呵,孩子?可以随便开房的孩子?我掀开被子起了身,继续有意无意的说道:“既然是孩子,就不要难为她代孕了,我想你应该也舍不得。”周子昂没回答我,假装犯困的重新躺在了床上。早上出门之后,我先去了医院,在找到了妇产科的徐医生之后,我请求她帮我寻要两根别人用过的验孕棒。徐医生听到我的请求时,自然是诧异的要命,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我也不想说出口。从早上出门到现在,我的心都被满满的仇恨感冲蚀着,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可我就是想报复,一心的,想要报复。徐医生碍于和我母亲的交情,不得不答应了我的请求。我在妇产科的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徐医生塞给了我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刚好是两根,是孕妇测试过的。拿到东西之后,我本打算直接回家,但半路上,我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是昨晚给我发短信的庄管家,询问我现在是否有时间去他那里一趟,让我把家教的授课协议签一下。我本想拒绝,因为我手里还拎着两根验孕棒,这样去人家家里,太不礼貌。但那个庄管家说,他下午还要带着小少爷参加别的培训班,只有中午的时间能见面。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我的客户,我就是再不方便,也要排除万难。答应了对方的邀请后,我打车去了庄管家发给我的地址,是市中心偏北的一个别墅住宅区,地理位置很优越,四周都是商圈,很多大型的企业集团总部,都在这附近。而最让人羡慕的是,车子开进别墅园区后,真的是一点都不吵闹,园区的绿化做的相当到位,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精心修剪过的树林和花园,真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我曾经听说过这里的房价,大概只能用天价来形容了,就是让我再打工500年,也未必能买得起。看样子,我即将要授课的这位小朋友,家世还是很显赫的,应该是这座城市里数一数二的财阀后代了。心情渐渐忐忑之时,出租车忽然停在了人行路边,司机师傅回过头,说道:“前面你要自己步行了,他们这的治安特别严格,出租车只能开到这里。”我礼貌的点头道了谢,付过款后,便下了车。巧合的是,出租车刚离开,我的面前,就迎面开过来了一辆黑色宾利,车子正正好好的停在我身边,下车的人,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那老头很有绅士气派的冲我点了点头,声音浑厚道:“是唐小姐吧,我是给你打电话的庄管家,请上车吧!”我生涩的点了点头,接着坐上了车,“麻烦您了,庄管家。”庄管家很慈祥的笑了笑,“不麻烦,很快就会到了。”在经历了这充满仪式感的开车接送之后,我整个人也跟着拘谨了起来,毕竟是大户人家,我怎么都要把身上的那股子散漫气收一收。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小细节的对比,我才发现,我最近竟然萎靡不振这么长时间了。车子开进的途中,我抬头看了看后视镜里的自己,脸色苍白的一塌糊涂,一点气色都没有。希望,一会儿不被人嫌弃就好。抵达目的地之后,我跟着庄管家下了车,车子停在了一个很大的花园院落当中,视线所及之处,是两栋紧挨着的三层德式别墅,建筑的规划很简约,满满的工业美感。单是看这房子,就知道房子的主人一定是个严肃而干练的人。我跟着庄管家走进了别墅,在一睹屋内构造和装饰风格时,着实被惊艳了一把,一楼大厅里的装修设计,都是有考究的,而大部分的装饰物,都出自名设计师之手。那些艺术品,我只在杂志上见到过。大厅里的空间很大,右手边有一趟红木制的楼梯,可以通往二楼客房。庄管家示意我在沙发上稍作休息,随后便去了餐厅准备茶水。我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来回巡视着屋子里的构造,虽然我已经在心里惊叹的语无伦次,但表面上,还是要故作镇静。等了没多久,庄管家就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他递给我一杯温热的花茶,说道:“唐小姐,关于薪资待遇,公司那边有和您交代吗?”我摇摇头,“没有,我一般是按授课次数收费的,当然也有家长要求按小时收费,我都可以。”庄管家低头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合同,而这时,我的身旁,忽然就飘过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我条件反射的回过头,结果,却看到了一个穿着无脸男动漫服的小鬼头。我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我随手就轻轻捏了一下小家伙的脸蛋,笑着说:“你就是小川吧!”瞬间,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小型无脸男,就愣在了原地,他一把摘下自己身上的道具装,当他那张稚嫩俊俏的小脸蛋出现在我面前时,他满眼诧异的盯着我说:“你怎么可以摸我的脸!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接着,他气呼呼的就转身跑上了楼,那模样,别提有多生气了!我有点恍惚,难道小家伙是生我的气了?沙发上的庄管家立马就坐不住了,急忙说道:“唐小姐,你等我一下,我去看一下小少爷。”庄管家一走,整个大厅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不得不说,这种状态下的豪宅,多少显得有些冷清。我安静的坐在沙发里,而耳边断断续续的,响起了花洒喷水的水流声。我回头望了望洗漱间的位置,那里的玻璃门打了雾化灯,里面似乎是有人。难道是这个家的男主人吗?还是,女主人?我继续端坐在原地,可这时,洗漱间的方向,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把门口的浴巾帮我递进来。”这声音很浑厚,又很空旷。瞬间,我整个人都变的精神抖擞,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家里还有其他人在。不过,这个声音倒是蛮好听的,音调淡淡又重重的,听起来感觉很舒服。我回头看了两眼,确定楼上的庄管家不会在短时间内下楼,便壮着胆子走到了洗漱间的门口,我拿起摆放在竹篓里的浴巾,小心翼翼的把洗漱间的房门开了一个小缝。接着,将浴巾递了进去。大概是里面的男人察觉出了我是个外人,当我把浴巾递进去的时候,他迟疑了好几秒,最后才接过我手里的浴巾,并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我松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沙发上。

为了不被发现,我两步钻进了被窝里,右手死死的按压在左手手心上,企图能止住簌簌流淌的鲜血。隔了没一会儿,周子昂果真进了屋,他小声小气的躺到了我旁边,在确定我没有醒来之后,安心的转过了身,渐渐的,呼吸匀称了起来。我抓着自己的左手,鲜血依旧在止不住的流,我怕这样硬挺下去伤口会感染,便动作轻缓的下了床,走去了洗手间。开灯的一瞬,我差点被自己的手掌心给吓到,两只手满是鲜血,伤口足足有一个大拇指那么长,如果不敷药,根本就止不住血。我将洗手间的门反锁,打开水龙头开始清洗伤口,望着满池子的红色血水,我的眼眶渐渐模糊了起来。我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尽管我在心里千百遍的告诉自己,唐未晚,别懦弱,别认输,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好像这么多年的感情,都顺着伤口流失殆尽了,而我对过往的那些留恋,也都变的虚无而廉价。伤口处理好之后,我将那些用过的纸巾团成团,准备扔进垃圾桶内。可无意间,我在垃圾桶的一角,看到了一张排卵试纸。细细长长的一条,遮盖在几张碎纸屑的下面。我探头望了两眼,再次确认,那就是排卵试纸。这东西,只有在备孕的时候,才会用到。家里就这么几个人,能用上这东西的,也只有袁桑桑。看来,她已经在谋策着怀孕的计划了,看样子,她是铁了心的,要拴住周子昂。我狠狠的团紧了拳头,心底的愤恨不断的冲击着我的理智,我甚至忘记了手掌心的疼痛,眼下的这一瞬,只想回击和报复。或许仇恨就是在这一刻积累迸发的,伤口的疼痛,心脏的疼痛,以及这些年所有的怨恨与委屈,全都破土而出。好,既然你们都在逼迫我,那我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不就是演戏吗,你们会演,我也会!天亮的一大早,我被厨房里的声音吵醒,起身后,看到袁桑桑正陪着婆婆在厨房里忙东忙西。婆婆被逗的不亦乐乎,彷佛袁桑桑的到来,给她带来了极大的乐趣。我侧头看了一眼刚睡醒的周子昂,他温存的视线停留在袁桑桑的身上,那眼神,别提多宠溺了。我清了清嗓,说道:“桑桑这样的女人,应该没有男人不喜欢吧!你说是么?”我故意观察着周子昂的脸色,他眨了眨眼,急忙收回注意力,说道:“你们女人就是喜欢互相比较,我怎么知道她有没有男人喜欢,她在我眼里,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呵呵,孩子?可以随便开房的孩子?我掀开被子起了身,继续有意无意的说道:“既然是孩子,就不要难为她代孕了,我想你应该也舍不得。”周子昂没回答我,假装犯困的重新躺在了床上。早上出门之后,我先去了医院,在找到了妇产科的徐医生之后,我请求她帮我寻要两根别人用过的验孕棒。徐医生听到我的请求时,自然是诧异的要命,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我也不想说出口。从早上出门到现在,我的心都被满满的仇恨感冲蚀着,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可我就是想报复,一心的,想要报复。徐医生碍于和我母亲的交情,不得不答应了我的请求。我在妇产科的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徐医生塞给了我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刚好是两根,是孕妇测试过的。拿到东西之后,我本打算直接回家,但半路上,我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对方自称是昨晚给我发短信的庄管家,询问我现在是否有时间去他那里一趟,让我把家教的授课协议签一下。我本想拒绝,因为我手里还拎着两根验孕棒,这样去人家家里,太不礼貌。但那个庄管家说,他下午还要带着小少爷参加别的培训班,只有中午的时间能见面。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我的客户,我就是再不方便,也要排除万难。答应了对方的邀请后,我打车去了庄管家发给我的地址,是市中心偏北的一个别墅住宅区,地理位置很优越,四周都是商圈,很多大型的企业集团总部,都在这附近。而最让人羡慕的是,车子开进别墅园区后,真的是一点都不吵闹,园区的绿化做的相当到位,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精心修剪过的树林和花园,真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我曾经听说过这里的房价,大概只能用天价来形容了,就是让我再打工500年,也未必能买得起。看样子,我即将要授课的这位小朋友,家世还是很显赫的,应该是这座城市里数一数二的财阀后代了。心情渐渐忐忑之时,出租车忽然停在了人行路边,司机师傅回过头,说道:“前面你要自己步行了,他们这的治安特别严格,出租车只能开到这里。”我礼貌的点头道了谢,付过款后,便下了车。巧合的是,出租车刚离开,我的面前,就迎面开过来了一辆黑色宾利,车子正正好好的停在我身边,下车的人,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那老头很有绅士气派的冲我点了点头,声音浑厚道:“是唐小姐吧,我是给你打电话的庄管家,请上车吧!”我生涩的点了点头,接着坐上了车,“麻烦您了,庄管家。”庄管家很慈祥的笑了笑,“不麻烦,很快就会到了。”在经历了这充满仪式感的开车接送之后,我整个人也跟着拘谨了起来,毕竟是大户人家,我怎么都要把身上的那股子散漫气收一收。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小细节的对比,我才发现,我最近竟然萎靡不振这么长时间了。车子开进的途中,我抬头看了看后视镜里的自己,脸色苍白的一塌糊涂,一点气色都没有。希望,一会儿不被人嫌弃就好。抵达目的地之后,我跟着庄管家下了车,车子停在了一个很大的花园院落当中,视线所及之处,是两栋紧挨着的三层德式别墅,建筑的规划很简约,满满的工业美感。单是看这房子,就知道房子的主人一定是个严肃而干练的人。我跟着庄管家走进了别墅,在一睹屋内构造和装饰风格时,着实被惊艳了一把,一楼大厅里的装修设计,都是有考究的,而大部分的装饰物,都出自名设计师之手。那些艺术品,我只在杂志上见到过。大厅里的空间很大,右手边有一趟红木制的楼梯,可以通往二楼客房。庄管家示意我在沙发上稍作休息,随后便去了餐厅准备茶水。我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来回巡视着屋子里的构造,虽然我已经在心里惊叹的语无伦次,但表面上,还是要故作镇静。等了没多久,庄管家就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他递给我一杯温热的花茶,说道:“唐小姐,关于薪资待遇,公司那边有和您交代吗?”我摇摇头,“没有,我一般是按授课次数收费的,当然也有家长要求按小时收费,我都可以。”庄管家低头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合同,而这时,我的身旁,忽然就飘过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我条件反射的回过头,结果,却看到了一个穿着无脸男动漫服的小鬼头。我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我随手就轻轻捏了一下小家伙的脸蛋,笑着说:“你就是小川吧!”瞬间,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小型无脸男,就愣在了原地,他一把摘下自己身上的道具装,当他那张稚嫩俊俏的小脸蛋出现在我面前时,他满眼诧异的盯着我说:“你怎么可以摸我的脸!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接着,他气呼呼的就转身跑上了楼,那模样,别提有多生气了!我有点恍惚,难道小家伙是生我的气了?沙发上的庄管家立马就坐不住了,急忙说道:“唐小姐,你等我一下,我去看一下小少爷。”庄管家一走,整个大厅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不得不说,这种状态下的豪宅,多少显得有些冷清。我安静的坐在沙发里,而耳边断断续续的,响起了花洒喷水的水流声。我回头望了望洗漱间的位置,那里的玻璃门打了雾化灯,里面似乎是有人。难道是这个家的男主人吗?还是,女主人?我继续端坐在原地,可这时,洗漱间的方向,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把门口的浴巾帮我递进来。”这声音很浑厚,又很空旷。瞬间,我整个人都变的精神抖擞,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家里还有其他人在。不过,这个声音倒是蛮好听的,音调淡淡又重重的,听起来感觉很舒服。我回头看了两眼,确定楼上的庄管家不会在短时间内下楼,便壮着胆子走到了洗漱间的门口,我拿起摆放在竹篓里的浴巾,小心翼翼的把洗漱间的房门开了一个小缝。接着,将浴巾递了进去。大概是里面的男人察觉出了我是个外人,当我把浴巾递进去的时候,他迟疑了好几秒,最后才接过我手里的浴巾,并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我松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沙发上。

为了不被发现,我两步钻进了被窝里,右手死死的按压在左手手心上,企图能止住簌簌流淌的鲜血。

隔了没一会儿,周子昂果真进了屋,他小声小气的躺到了我旁边,在确定我没有醒来之后,安心的转过了身,渐渐的,呼吸匀称了起来。

我抓着自己的左手,鲜血依旧在止不住的流,我怕这样硬挺下去伤口会感染,便动作轻缓的下了床,走去了洗手间。

开灯的一瞬,我差点被自己的手掌心给吓到,两只手满是鲜血,伤口足足有一个大拇指那么长,如果不敷药,根本就止不住血。

我将洗手间的门反锁,打开水龙头开始清洗伤口,望着满池子的红色血水,我的眼眶渐渐模糊了起来。

我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尽管我在心里千百遍的告诉自己,唐未晚,别懦弱,别认输,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处。

好像这么多年的感情,都顺着伤口流失殆尽了,而我对过往的那些留恋,也都变的虚无而廉价。

伤口处理好之后,我将那些用过的纸巾团成团,准备扔进垃圾桶内。

可无意间,我在垃圾桶的一角,看到了一张排卵试纸。

细细长长的一条,遮盖在几张碎纸屑的下面。

我探头望了两眼,再次确认,那就是排卵试纸。

这东西,只有在备孕的时候,才会用到。

家里就这么几个人,能用上这东西的,也只有袁桑桑。

看来,她已经在谋策着怀孕的计划了,看样子,她是铁了心的,要拴住周子昂。

我狠狠的团紧了拳头,心底的愤恨不断的冲击着我的理智,我甚至忘记了手掌心的疼痛,眼下的这一瞬,只想回击和报复。

或许仇恨就是在这一刻积累迸发的,伤口的疼痛,心脏的疼痛,以及这些年所有的怨恨与委屈,全都破土而出。

好,既然你们都在逼迫我,那我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不就是演戏吗,你们会演,我也会!

天亮的一大早,我被厨房里的声音吵醒,起身后,看到袁桑桑正陪着婆婆在厨房里忙东忙西。

婆婆被逗的不亦乐乎,彷佛袁桑桑的到来,给她带来了极大的乐趣。

我侧头看了一眼刚睡醒的周子昂,他温存的视线停留在袁桑桑的身上,那眼神,别提多宠溺了。

我清了清嗓,说道:“桑桑这样的女人,应该没有男人不喜欢吧!你说是么?”

我故意观察着周子昂的脸色,他眨了眨眼,急忙收回注意力,说道:“你们女人就是喜欢互相比较,我怎么知道她有没有男人喜欢,她在我眼里,不过是个孩子而已。”

呵呵,孩子?可以随便开房的孩子?

我掀开被子起了身,继续有意无意的说道:“既然是孩子,就不要难为她代孕了,我想你应该也舍不得。”

周子昂没回答我,假装犯困的重新躺在了床上。

早上出门之后,我先去了医院,在找到了妇产科的徐医生之后,我请求她帮我寻要两根别人用过的验孕棒。

徐医生听到我的请求时,自然是诧异的要命,她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我也不想说出口。

从早上出门到现在,我的心都被满满的仇恨感冲蚀着,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可我就是想报复,一心的,想要报复。

徐医生碍于和我母亲的交情,不得不答应了我的请求。

我在妇产科的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徐医生塞给了我一个黑色塑料袋,里面刚好是两根,是孕妇测试过的。

拿到东西之后,我本打算直接回家,但半路上,我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

对方自称是昨晚给我发短信的庄管家,询问我现在是否有时间去他那里一趟,让我把家教的授课协议签一下。

我本想拒绝,因为我手里还拎着两根验孕棒,这样去人家家里,太不礼貌。但那个庄管家说,他下午还要带着小少爷参加别的培训班,只有中午的时间能见面。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我的客户,我就是再不方便,也要排除万难。

答应了对方的邀请后,我打车去了庄管家发给我的地址,是市中心偏北的一个别墅住宅区,地理位置很优越,四周都是商圈,很多大型的企业集团总部,都在这附近。

而最让人羡慕的是,车子开进别墅园区后,真的是一点都不吵闹,园区的绿化做的相当到位,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精心修剪过的树林和花园,真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我曾经听说过这里的房价,大概只能用天价来形容了,就是让我再打工500年,也未必能买得起。

看样子,我即将要授课的这位小朋友,家世还是很显赫的,应该是这座城市里数一数二的财阀后代了。

心情渐渐忐忑之时,出租车忽然停在了人行路边,司机师傅回过头,说道:“前面你要自己步行了,他们这的治安特别严格,出租车只能开到这里。”

我礼貌的点头道了谢,付过款后,便下了车。

巧合的是,出租车刚离开,我的面前,就迎面开过来了一辆黑色宾利,车子正正好好的停在我身边,下车的人,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

那老头很有绅士气派的冲我点了点头,声音浑厚道:“是唐小姐吧,我是给你打电话的庄管家,请上车吧!”

我生涩的点了点头,接着坐上了车,“麻烦您了,庄管家。”

庄管家很慈祥的笑了笑,“不麻烦,很快就会到了。”

在经历了这充满仪式感的开车接送之后,我整个人也跟着拘谨了起来,毕竟是大户人家,我怎么都要把身上的那股子散漫气收一收。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小细节的对比,我才发现,我最近竟然萎靡不振这么长时间了。

车子开进的途中,我抬头看了看后视镜里的自己,脸色苍白的一塌糊涂,一点气色都没有。

希望,一会儿不被人嫌弃就好。

抵达目的地之后,我跟着庄管家下了车,车子停在了一个很大的花园院落当中,视线所及之处,是两栋紧挨着的三层德式别墅,建筑的规划很简约,满满的工业美感。

单是看这房子,就知道房子的主人一定是个严肃而干练的人。

我跟着庄管家走进了别墅,在一睹屋内构造和装饰风格时,着实被惊艳了一把,一楼大厅里的装修设计,都是有考究的,而大部分的装饰物,都出自名设计师之手。

那些艺术品,我只在杂志上见到过。

大厅里的空间很大,右手边有一趟红木制的楼梯,可以通往二楼客房。

庄管家示意我在沙发上稍作休息,随后便去了餐厅准备茶水。

我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来回巡视着屋子里的构造,虽然我已经在心里惊叹的语无伦次,但表面上,还是要故作镇静。

等了没多久,庄管家就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他递给我一杯温热的花茶,说道:“唐小姐,关于薪资待遇,公司那边有和您交代吗?”

我摇摇头,“没有,我一般是按授课次数收费的,当然也有家长要求按小时收费,我都可以。”

庄管家低头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合同,而这时,我的身旁,忽然就飘过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我条件反射的回过头,结果,却看到了一个穿着无脸男动漫服的小鬼头。

我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我随手就轻轻捏了一下小家伙的脸蛋,笑着说:“你就是小川吧!”

瞬间,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小型无脸男,就愣在了原地,他一把摘下自己身上的道具装,当他那张稚嫩俊俏的小脸蛋出现在我面前时,他满眼诧异的盯着我说:“你怎么可以摸我的脸!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接着,他气呼呼的就转身跑上了楼,那模样,别提有多生气了!

我有点恍惚,难道小家伙是生我的气了?

沙发上的庄管家立马就坐不住了,急忙说道:“唐小姐,你等我一下,我去看一下小少爷。”

庄管家一走,整个大厅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不得不说,这种状态下的豪宅,多少显得有些冷清。

我安静的坐在沙发里,而耳边断断续续的,响起了花洒喷水的水流声。

我回头望了望洗漱间的位置,那里的玻璃门打了雾化灯,里面似乎是有人。

难道是这个家的男主人吗?还是,女主人?

我继续端坐在原地,可这时,洗漱间的方向,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

“把门口的浴巾帮我递进来。”这声音很浑厚,又很空旷。

瞬间,我整个人都变的精神抖擞,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家里还有其他人在。

不过,这个声音倒是蛮好听的,音调淡淡又重重的,听起来感觉很舒服。

我回头看了两眼,确定楼上的庄管家不会在短时间内下楼,便壮着胆子走到了洗漱间的门口,我拿起摆放在竹篓里的浴巾,小心翼翼的把洗漱间的房门开了一个小缝。

接着,将浴巾递了进去。

大概是里面的男人察觉出了我是个外人,当我把浴巾递进去的时候,他迟疑了好几秒,最后才接过我手里的浴巾,并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

我松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沙发上。

小说《春暖雪不融》第8章机灵鬼小川试读结束。

强力推荐
顶级富家少爷
书名是顶级富家少爷的小说是讲述韩三刀白流苏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顶级富家少爷小说全集在线阅读。韩三刀之前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不得不低调行事,后来却因为这样,被人家看不起和嘲笑,但是他并不愿意让白流苏跟着自己受苦。
更新时间:2020-03-05
阅读榜
  •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
    作者伊人为花写的秦阮霍云艽为主角的小说是《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一起来看看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吧。霍爷夫人又去天桥摆摊了小说讲述了:看到秦阮穿好衣服,韩可心眸光微闪。随即她扬起下巴,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满脸讽刺,目光鄙夷盯着秦阮,就如同看一个垃圾。其他人的态度,也不遑多让。“哟,秦阮你这是跟哪个男人厮混了?瞧瞧这满身痕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被强了呢!”
  • 报告王妃王爷又被打了
    报告王妃王爷又被打了
    小说《报告王妃王爷又被打了》正在火热,这是一部穿越古代小说,由作者云浅创作而成的,主角是慕凉宁少柏。小说主要讲述了:秦环御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从一开始的担惊受怕,变成了诧异。连祥瑞赌坊的老板都在宁夫人面前跌了跟头,宁夫人当真是有些底气的,否则,也不敢那般叫嚣。
  • 婚途漫漫情似海
    婚途漫漫情似海
    作品《婚途漫漫情似海》是由作者晴小天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婚途漫漫情似海》精彩章节节选:许老师弹奏得也很好。”舒情敷衍地说。这时,一个穿着黑西服的中年人向他们走来。舒情顿时愣住了,这不是庄园的管事安叔吗?什么事?本人的马甲不会掉下来吧!
  • 酷宝妈咪美又飒
    酷宝妈咪美又飒
    《酷宝妈咪美又飒》小说免费阅读这里看!提供酷宝妈咪美又飒小说全文阅读。酷宝妈咪美又飒小说讲述了没时间回答他,她又吃了一盘虾,又吃了几只鲍鱼,才奚落他:“少壮不努力,老爷子还伤悲,你说你上学时都干些什么?”江书言:“忙于睡觉,现在已经睡着了,我还有机会再来一次吗?
  • 大佬们逼我当海王
    大佬们逼我当海王
    李含烟游柏是现代言情小说大佬们逼我当海王中的主角,小说乔希文笔精炼高超,情节刻画不落俗套。为您提供李含烟游柏大佬们逼我当海王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李含烟也笑了:“你记得这回事?您可不一样,从小就这么成熟,谁都喜欢围着您转。”与卓彦聊天时,李含烟不由自主地有些心不在焉。以前她曾拒绝过云慕的邀请,不知云慕此时是否也在参加宴会?是不是该找个别的女人呢?
  • 穿越到八十年代
    穿越到八十年代
    现代重生郭湘顾振南顾正南王贵英全集在哪里可以看?这里有郭湘顾振南顾正南王贵英小说完整版。该小说是网文作者顾清渏最新力作,描写了「果儿!」郭湘向果儿招手,“过来,让嫂子看一下…”果儿抿着嘴,眼里含着泪水,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叫,“嫂子…”郭湘心疼地为她擦眼泪,“果儿今天真勇敢,真善良……可是果儿今天做错了事,小孩子不应该拿刀玩。”《穿越到八十年代》在作者凝练老道的文笔之下,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郭湘顾振
点击榜
  • 春风扶腰:那些温柔乡里的蜜糖刀
    春风扶腰:那些温柔乡里的蜜糖刀
    魏纤凝姜霆小说《春风扶腰那些温柔乡里的蜜糖刀》是一本很好看的古代短篇小说,这里有魏纤凝姜霆小说全文阅读:可魏纤凝却一宿没合眼。她曾经也觉得就这么依附在姜霆之下,舒舒服服的过这一生也挺好,肉体交易要是能交易一辈子,或多或少也沾染点爱情的味道,这点味道就足以让她满足了。
  • 穿越系统
    穿越系统
    南宫曌叶玄的小说穿越系统,本站为您收集了多本优质内容。穿越系统小说讲述了叶玄到了宗门司前,早已人满为患。剑仙宗弟子数千,手持玉牌,排队领取灵石丹药。执事弟子将一袋袋早已分好的灵石、丹药分下去。看到叶玄前来,不少人脸色古怪。之前叶玄与南宫掌门过度亲密、招摇过市情形,早已传遍全宗门。
  • 我是你妹妹呀
    我是你妹妹呀
    想看《我是你妹妹呀》小说全文,就可以满足你的需求,该小说主角是徐衍梨歆,我是你妹妹呀小说讲述了:不知是人种原因还是个人优势,十二三岁的科瑞安已经比一米六的梨歆高出一个头多了。它向前走着,脱掉皮甲之后,它的身体显得特别瘦长。因为父亲是一名猎户,所以科瑞安家的房子就算在小镇东边的最外面。
  • 天灵战纪
    天灵战纪
    《天灵战纪》最新章节由为大家带来,这本书由作者平凡的围巾创作,主角是云逍江兰,小说主要讲述了:云逍困惑不解,但对方甚至懒得说出一个拒绝的理由,直接把他轰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爷爷的推荐信都不认?云逍以为只是这个脾气怪异的家庭,结果等他把邻城的所有学院都试了一遍,终于明白了。
  • 废材公主美又飒
    废材公主美又飒
    (完整版)洛清吟紫云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就在。洛清吟和紫云宸是凤冲霄所著小说《废材公主美又飒》中的主人公。小说故事行云流水,让人犹如身临其境,实力推荐各位看官朋友阅读!钱其多欺她实力弱,用足玄气发出一声爆喝,“好你个娘们,竟然指使你家的傻女把我儿子打成重伤!”在场的人,除了钱家三兄弟,全都不超过武者二阶,被钱其多的喝声一震,只觉得两耳一阵轰鸣,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 无限破产危机
    无限破产危机
    现代言情小说无限破产危机讲述了赵倩倩、云珞之间的故事,为您提供无限破产危机小说第23章在线阅读。云晴:机会刚刚到来。云珞:“以前没告诉过你,暂时没有好的投资项目,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云珞:“你说要照我的话办,你说要照我的话办?”周楚晗哑口无言。突然她发现,云珞说得没错。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很难耐心的等待下去。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