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系初恋第3章 小企鹅-甜系初恋第3章 小企鹅阅读

第3章 小企鹅

高三之前,七中走读生是九点二十下晚自习,住校生则是十点。下晚自习之前,大部分同学都在抓紧时间写卷子做作业,教室里只有翻书写字的声音。只有沈欢,时不时地瞅瞅墙上的时钟,见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他赶紧开始收书包,准备溜。拉好书包拉链,沈欢转过头对陆淮舟道:“舟哥,今天晚上去网吧开黑不?”陆淮舟正在做物理卷子,他手里还拿着原本属于姜晚的黑色签字笔,在卷子上写了个答案,算是做好了。他放下手里的笔,打了个呵欠,“去。”不过那游戏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对手都太菜。“那我在外面等你。”说完,沈欢抱起书包,正准备溜,就见班主任进来了。黄飞宏在外面站了有一会儿了,其他人都老老实实地在做作业看书,就这个沈欢,老早就开始收拾书包,人倒是在教室,恐怕心早就飞出去了。“沈欢,这还没下课呢,你拿着书包干什么?”平时上课没精神,下课倒是溜得最快。见黄师傅板着脸质问,沈欢讪讪地将手里的书包放下,笑嘻嘻道:“我就是抱着玩儿,这我妈给我买的新书包,我看看合不合适。”黄飞宏:“……把书包放下。”玩儿玩儿,整天就知道玩!沈欢就是班里让人头疼的学生之一,也最调皮,总给他惹事儿。黄飞宏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门儿,“大家先把手里事儿放放,我通知个事儿啊。”“从这学期开始,高三的晚自习结束时间要延后,这也是咱们学校历年来的规矩。从明天开始,走读生晚自习上到十点,住校生上到十点四十,也就多上一节课的时间。”这话一出,班里的同学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啊~”了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几十张脸都写着不情愿。黄飞宏招呼着大家保持安静,“你们已经高三了,要多花时间在学习上,这点儿毅力都没有,还怎么高考?”“学校考虑到走读生晚上回家太晚,出于安全考虑,所以这学期没有报名住校的同学可以和家长商量一下,我呢是建议大家都住校,特别是女同学啊。”“如果不住校呢,大家每天尽量结伴回家,或者让家长来接。”黄飞宏的话说完,下课铃就响了。班里又是一阵躁动。“好了,走读生回去和家长商量一下,这周内就要给我答复,住校生们继续上晚自习。”沈欢第一个背着书包冲出去,反正他是不可能住校的,打死都不能。住校还得上交手机,一个宿舍八个人,洗澡都挤。-晚上九点半,夏日的热气并未完全褪去,校门口卖炸土豆的大叔,穿着红色背心,光膀子,一边和下了晚自习的同学唠嗑,一边将炸好的土豆条捞起来,放在不锈钢铝盆里,再倒入香油,辣椒……动作熟练。姜晚和唐柠推着自行车从校门口出来。唐柠叹了口气,“姜姜,我可能要对不起你了。”“嗯?”姜晚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好端端的,怎么说这话?“我妈让我这学期住校,说是什么现在高三了,让我待在学校好好学习,省得我每天回家玩儿手机。”“为这事儿,我跟我妈闹好几天了。”姜晚听明白了。她和唐柠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又是好朋友,大多时候,都是一起上学,一起回家。虽然两人家庭条件不太一样,但唐柠家就住姜晚家对面那条街,挨得也近。“我觉得,你还是听阿姨的吧,虽然我也希望回家时能有个伴儿,但你现在这成绩,也就考个普通一本,冲个211都难。你得把心放在学习上了。”“再说,尚谦不是也一直住校吗?说不定你住校了你俩还能成。”姜晚瞅着她,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唐柠偏过头,蔫蔫的,“那我住校了,谁陪你一块儿回去啊,你妈妈工作那么辛苦,又不可能来接你。”“你看见那边那几个小混混了吧?他们经常在这一片晃悠,听说前两天还打了我们学校一个男生。”“你一个人我是真不放心。”姜晚顺着唐柠说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三个混混,不过也是十几岁的年纪,站在昏暗的大树下,在抽烟,时不时能听见他们的笑骂声。他们盯着校门口的方向,就像小偷踩点儿一样。“没事儿,我不怕。我骑自行车,他们也追不上我。”姜晚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像是在向唐柠保证。唐柠摇摇头,忽而,她瞧见了前面一群熟悉的身影,眼前一亮,“对了姜姜,你可以和陆淮舟一起回家啊。”“你和他不是住一个小区吗?”姜晚闻言,连忙摇头,声音有些大,又像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虚,“我才不跟他一起呢,我自己一个人可以。”虽然她胆子不大,但和陆淮舟一起?才不要!不远处的陆淮舟,听见两人的对话,骑自行车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刚才姜晚说的那句话,他倒是完全听见了。他那俊逸的眉头微拧,眸光清冷,散漫地笑了笑,快速骑着自行车,走了。沈欢直在后面喊:“舟哥,你慢点儿,等等我。”-陆淮舟十一点才回家,一打开门,就听见电视里传来尖锐的戏曲声。他换了鞋进屋,见外公秦魏坐在沙发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老花镜松松垮垮地挂在鼻梁上。陆淮舟走到茶几前,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有些无奈,“您说您都困成这样了,还不去睡觉?”他每天回来得晚,也跟外公说过不要等他的。外公听见陆淮舟的声音,用手背揉了揉眼睛,重新将老花镜戴好,又从沙发上起身。“我这不是在等你吗?你这孩子……”“厨房有熬的绿豆汤,你喝点儿,降暑。今儿必须得喝啊,不准敷衍我。”“我就守着你喝。”老爷子语气倔强,像是害怕陆淮舟耍赖似的。陆淮舟无声地叹了口气,没说话。他兀自将书包放下,去厨房拿了汤,坐在餐桌前喝起来。秦老爷子在他对面坐下,满脸笑意盯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陆淮舟抬眸睨了他一眼,就听老爷子说到:“淮舟啊,你看,你现在都高三了,这个学习任务压力都挺大的,你在我这儿吧,我周末又得去中医院上门诊,也照顾不好你……”陆淮舟喝汤的动作一顿,“哦,你要赶我走。”他语气平淡,眼帘下垂。虽然他没什么表情,但惹得老爷子有些慌了。“外公不是这个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说,外公就是害怕照顾不好你。你看,你要是回家呢,家里有佣人给你做饭,你能吃得好睡得好,每天上学还有人接送。”“对对对,你还能跟那个沈欢,欢欢,你俩还可以结伴回家,多好。”陆淮舟听他说了这么多,慢悠悠地放下手里碗,白瓷碗碰击桌面,发出低闷的声音。只见,他轻扯了下嘴角,语气散漫,“不带你这样过河拆桥的,小老头儿。”“两年前你生病了,他们都没空照顾你,是谁每天守着你?是谁照顾你的?”“现在你病好了,赶我走?”秦魏:“……”两年前,他肺上长了个瘤子,做手术化疗,杂七杂八的事儿一大堆。这孩子那会儿初中刚毕业,就过来照顾他了。他病好了以后呢,这小子就一直住在这儿。给他搭了个伴儿。还未等老爷子回答,陆淮舟就起身往自个儿房间走去,“高中毕业之前我就住儿,你早点睡。”老爷子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笑着摇了摇头。他原是担心这孩子在他这儿不习惯的,毕竟高三了,耽搁不得。既然他不愿意走,那就随他去。他这个糟老头子也有个伴儿,挺好。陆淮舟回到房间,打开空调,将手里的书包随意地扔在旁边的椅子上。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向对面某个窗户。那头的灯还亮着,隐约能看见模糊的人影,坐在书桌旁,低头看书……他轻笑了声,收回视线。薄唇微启,声音低低的,无奈又宠溺,“小企鹅。”“还挺拼。”

高三之前,七中走读生是九点二十下晚自习,住校生则是十点。

下晚自习之前,大部分同学都在抓紧时间写卷子做作业,教室里只有翻书写字的声音。只有沈欢,时不时地瞅瞅墙上的时钟,见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他赶紧开始收书包,准备溜。

拉好书包拉链,沈欢转过头对陆淮舟道:“舟哥,今天晚上去网吧开黑不?”

陆淮舟正在做物理卷子,他手里还拿着原本属于姜晚的黑色签字笔,在卷子上写了个答案,算是做好了。

他放下手里的笔,打了个呵欠,“去。”不过那游戏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对手都太菜。

“那我在外面等你。”说完,沈欢抱起书包,正准备溜,就见班主任进来了。

黄飞宏在外面站了有一会儿了,其他人都老老实实地在做作业看书,就这个沈欢,老早就开始收拾书包,人倒是在教室,恐怕心早就飞出去了。

“沈欢,这还没下课呢,你拿着书包干什么?”平时上课没精神,下课倒是溜得最快。

见黄师傅板着脸质问,沈欢讪讪地将手里的书包放下,笑嘻嘻道:“我就是抱着玩儿,这我妈给我买的新书包,我看看合不合适。”

黄飞宏:“……把书包放下。”玩儿玩儿,整天就知道玩!

沈欢就是班里让人头疼的学生之一,也最调皮,总给他惹事儿。

黄飞宏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门儿,“大家先把手里事儿放放,我通知个事儿啊。”

“从这学期开始,高三的晚自习结束时间要延后,这也是咱们学校历年来的规矩。从明天开始,走读生晚自习上到十点,住校生上到十点四十,也就多上一节课的时间。”

这话一出,班里的同学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啊~”了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几十张脸都写着不情愿。

黄飞宏招呼着大家保持安静,“你们已经高三了,要多花时间在学习上,这点儿毅力都没有,还怎么高考?”

“学校考虑到走读生晚上回家太晚,出于安全考虑,所以这学期没有报名住校的同学可以和家长商量一下,我呢是建议大家都住校,特别是女同学啊。”

“如果不住校呢,大家每天尽量结伴回家,或者让家长来接。”

黄飞宏的话说完,下课铃就响了。

班里又是一阵躁动。

“好了,走读生回去和家长商量一下,这周内就要给我答复,住校生们继续上晚自习。”

沈欢第一个背着书包冲出去,反正他是不可能住校的,打死都不能。

住校还得上交手机,一个宿舍八个人,洗澡都挤。

-

晚上九点半,夏日的热气并未完全褪去,校门口卖炸土豆的大叔,穿着红色背心,光膀子,一边和下了晚自习的同学唠嗑,一边将炸好的土豆条捞起来,放在不锈钢铝盆里,再倒入香油,辣椒……动作熟练。

姜晚和唐柠推着自行车从校门口出来。

唐柠叹了口气,“姜姜,我可能要对不起你了。”

“嗯?”姜晚不明所以地看着她,好端端的,怎么说这话?

“我妈让我这学期住校,说是什么现在高三了,让我待在学校好好学习,省得我每天回家玩儿手机。”

“为这事儿,我跟我妈闹好几天了。”

姜晚听明白了。她和唐柠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又是好朋友,大多时候,都是一起上学,一起回家。

虽然两人家庭条件不太一样,但唐柠家就住姜晚家对面那条街,挨得也近。

“我觉得,你还是听阿姨的吧,虽然我也希望回家时能有个伴儿,但你现在这成绩,也就考个普通一本,冲个211都难。你得把心放在学习上了。”

“再说,尚谦不是也一直住校吗?说不定你住校了你俩还能成。”姜晚瞅着她,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唐柠偏过头,蔫蔫的,“那我住校了,谁陪你一块儿回去啊,你妈妈工作那么辛苦,又不可能来接你。”

“你看见那边那几个小混混了吧?他们经常在这一片晃悠,听说前两天还打了我们学校一个男生。”

“你一个人我是真不放心。”

姜晚顺着唐柠说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三个混混,不过也是十几岁的年纪,站在昏暗的大树下,在抽烟,时不时能听见他们的笑骂声。

他们盯着校门口的方向,就像小偷踩点儿一样。

“没事儿,我不怕。我骑自行车,他们也追不上我。”姜晚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像是在向唐柠保证。

唐柠摇摇头,忽而,她瞧见了前面一群熟悉的身影,眼前一亮,“对了姜姜,你可以和陆淮舟一起回家啊。”

“你和他不是住一个小区吗?”

姜晚闻言,连忙摇头,声音有些大,又像是在掩饰自己的心虚,“我才不跟他一起呢,我自己一个人可以。”虽然她胆子不大,但和陆淮舟一起?

才不要!

不远处的陆淮舟,听见两人的对话,骑自行车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刚才姜晚说的那句话,他倒是完全听见了。

他那俊逸的眉头微拧,眸光清冷,散漫地笑了笑,快速骑着自行车,走了。

沈欢直在后面喊:“舟哥,你慢点儿,等等我。”

-

陆淮舟十一点才回家,一打开门,就听见电视里传来尖锐的戏曲声。

他换了鞋进屋,见外公秦魏坐在沙发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老花镜松松垮垮地挂在鼻梁上。

陆淮舟走到茶几前,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有些无奈,“您说您都困成这样了,还不去睡觉?”

他每天回来得晚,也跟外公说过不要等他的。

外公听见陆淮舟的声音,用手背揉了揉眼睛,重新将老花镜戴好,又从沙发上起身。

“我这不是在等你吗?你这孩子……”

“厨房有熬的绿豆汤,你喝点儿,降暑。今儿必须得喝啊,不准敷衍我。”

“我就守着你喝。”老爷子语气倔强,像是害怕陆淮舟耍赖似的。

陆淮舟无声地叹了口气,没说话。他兀自将书包放下,去厨房拿了汤,坐在餐桌前喝起来。

秦老爷子在他对面坐下,满脸笑意盯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陆淮舟抬眸睨了他一眼,就听老爷子说到:“淮舟啊,你看,你现在都高三了,这个学习任务压力都挺大的,你在我这儿吧,我周末又得去中医院上门诊,也照顾不好你……”

陆淮舟喝汤的动作一顿,“哦,你要赶我走。”他语气平淡,眼帘下垂。虽然他没什么表情,但惹得老爷子有些慌了。

“外公不是这个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说,外公就是害怕照顾不好你。你看,你要是回家呢,家里有佣人给你做饭,你能吃得好睡得好,每天上学还有人接送。”

“对对对,你还能跟那个沈欢,欢欢,你俩还可以结伴回家,多好。”

陆淮舟听他说了这么多,慢悠悠地放下手里碗,白瓷碗碰击桌面,发出低闷的声音。

只见,他轻扯了下嘴角,语气散漫,“不带你这样过河拆桥的,小老头儿。”

“两年前你生病了,他们都没空照顾你,是谁每天守着你?是谁照顾你的?”

“现在你病好了,赶我走?”

秦魏:“……”两年前,他肺上长了个瘤子,做手术化疗,杂七杂八的事儿一大堆。这孩子那会儿初中刚毕业,就过来照顾他了。

他病好了以后呢,这小子就一直住在这儿。给他搭了个伴儿。

还未等老爷子回答,陆淮舟就起身往自个儿房间走去,“高中毕业之前我就住儿,你早点睡。”

老爷子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笑着摇了摇头。

他原是担心这孩子在他这儿不习惯的,毕竟高三了,耽搁不得。既然他不愿意走,那就随他去。

他这个糟老头子也有个伴儿,挺好。

陆淮舟回到房间,打开空调,将手里的书包随意地扔在旁边的椅子上。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向对面某个窗户。

那头的灯还亮着,隐约能看见模糊的人影,坐在书桌旁,低头看书……

他轻笑了声,收回视线。

薄唇微启,声音低低的,无奈又宠溺,“小企鹅。”

“还挺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