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系初恋第5章 你的名字-甜系初恋第5章 你的名字阅读

第5章 你的名字

姜晚早上按时起床,洗漱好出来,见餐桌上留着纸条。“晚晚,桌上的早餐记得吃,今天妈妈值班,晚上就不回来了。”姜晚抿了抿唇,将纸条折了下,扔进垃圾桶。妈妈周凌意是护士,他们住的小区也是当初医院分的老房子。周凌意所在的科室很忙,消化内科,再加上她自己也很拼,所以经常值班加班,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常态了。姜晚剥了个鸡蛋,又从冰箱里拿了盒纯牛奶,眼看着上学快来不及了,立马就背着包包出了门。小区里,守车棚的张大爷正坐在棚子外抽烟,旁边放着一袋毛桃,见着姜晚,笑得和蔼可亲,“姜姜丫头,上学去啊?”“嗯。张爷爷早。”姜晚手里还拿着没喝完的牛奶,笑着点头。“来,吃俩桃子。乡下的亲戚一大早送来的,又脆又甜,但是得削皮啊。”张大爷随手拿了两个毛桃递给姜晚,似乎觉得不够,又拿了俩。“谢谢,但是张爷爷,我吃不了这么多,拿一个就够了。”姜晚只拿了其中一个,然后小跑着进了车棚。“这孩子。”就是太懂事儿,也太客气了。张大爷无奈地笑笑,放下手里的毛桃,又拿起旁边的蒲扇摇了起来。姜晚推着车刚出了小区门儿,就看见了陆淮舟,他坐在自行车上,修长的双腿随意搭在地面。少年眉眼间都带着倦意,鼻梁立挺,俊美的脸白皙好看,一副极懒散的模样。看见姜晚出来,眼底浮现出淡淡的笑。姜晚蹙了蹙眉,也是觉得太巧了,因为她早上经常遇见陆淮舟,不是在车棚,就是小区门口。见她嘴里还要咬着牛奶吸管,少年薄唇轻启,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懒懒的,带着些许笑意,“多喝点儿牛奶,长高高啊。”说完,他身子一侧,白皙的大掌按住了她的脑袋,揉了揉。柔软的发丝手感极好,他不禁多揉了两下。小姑娘身上那甜甜的香味扑入鼻中,像是洗发水的味道,但又不像。陆淮舟想,小企鹅大概天生就是香的。“陆淮舟!”被揉了脑袋的姜晚有些炸毛,伸出手就要打他,少年敏锐地躲了过去。他眉尾上扬,修长白皙的手指握住黑色的自行车把手,骨节分明,格外好看。他轻笑了下,骑着车走了。姜晚把空牛奶盒扔进垃圾桶,气鼓鼓的追了上去。-唐柠昨天是第一天住校,失眠了。八个人挤一个宿舍,也没空调,就顶上挂了两个大风扇,嗡嗡嗡地吹着,她一晚上没睡着。姜晚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唐柠单手撑着脑袋,打呵欠,黑眼圈特别明显。“姜姜,你终于来了。”“我跟你说,咱们学校是真变态,住校生每天六点半还得起来做早操!本来我就一宿没睡,现在真是身心都受到了摧残……”姜晚听着唐柠的抱怨,笑着从书包里把书和试卷拿出来,偏过头道:“习惯就好啦。”唐柠生无可恋的趴在桌上,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姜晚,“姜姜,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找二班的王佳佳借几本书啊,听说她上周买了好几本言情小说。还有飞言情和爱格……”“我手机被黄师傅收了,也看不了小说,就指着实体书打发漫漫长夜了。”住校生都得上交手机,谁也不例外。姜晚疑惑地看着她,“你自己怎么不去借啊?再说,阿姨让你住校就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你就背着她看小说呢。”“我昨天问她借了,她不借给我。上学期咱们班有人借了她的书,被老师没收了。她说以后都不借给咱班的人了。”“你人缘好,咱们学校没人不给你面子,她肯定要借给你。”说着,唐柠扯着姜晚的校服袖子,摇了摇,“好姜姜,我真的太需要言情小说给我力量了。求求你了。”看着唐柠一副狗腿又可怜的样子,姜晚点了点头。毕竟,她也挺想看的。今天早上的早读课是语文。一班的语文老师是位经验丰富的女老师,五十岁左右,穿得很有气质。叫文允芝。文老师站在讲台上,手里还提着个香奈儿的包,“大家把背诵小册子拿出来背啊,记不牢的多背几遍。”刹那间,教室里哇啦哇啦都是背书的声音。沈欢不喜欢语文,所以语文课都是拿来摸鱼的。这里翻翻,那里看看。这会儿,正偷偷拿着手机打游戏。见文老师走过来了,他随便翻开一本书,恰好就翻到了王勃的《滕王阁序》。害怕文老师说他不认真,他赶紧敞开嗓门儿读了起来,“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诶?等等,渔舟唱晚?沈欢蓦然停了下来,他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啊?舟?晚?忽然,沈欢咧嘴一笑,拿着书回过头,对着后桌的陆淮舟道:“舟哥,你看,这不是你和姜晚的名字吗?”“渔舟唱晚。还挺有意境。”陆淮舟正在思考一道微积分题,听见沈欢的声音,他挑了下眉,看向沈欢指的地方,懒懒道:“无聊。”沈欢摸了摸鼻子,哎呀,舟哥就是这性子,对谁都冷,习惯了习惯了。他讪讪地转过身去,见文老师出去了,又拿出手机继续玩游戏。陆淮舟的视线盯着那道微积分题,轻拧了下眉,而后,视线不受控制地往姜晚的方向看了眼。小姑娘正关着书背课文呢,坐得端端正正。她语文是全年级最好的,想来这些早就已经背熟了。就是不知道,她注意到那句了吗……下了早自习,沈欢对刚才那事儿还有些上心,既然舟哥不爱搭理他,他就找姜晚说去。姜晚接了水过来,正好遇见了沈欢。“姜晚,有个事儿我特好奇。”“你这名字,有什么寓意没?”沈欢笑得特别友善,那俩好奇的眼珠子直直盯着她。姜晚觉得他问得有些突然,但还是拧眉想了想,“没什么寓意啊,我爸取的,就是很常见的名字。”“你问这个干什么?”沈欢正准备回答,却被许健康的声音打断了,“欢欢,我们其实都还挺好奇你的名字的。为什么你爸妈给你取了个欢字?”这名字着实有些太柔了。说完,许健康喝了口杯子里的热水,里面加了板蓝根。说起名字,沈欢就不乐意了。他有些烦躁地扒拉了一下自个儿的头发,轻叹了声,“这都拜我爹妈所赐,我们家是出了名的重女轻男。”“他们就想要个闺女,所以我出生之前他们早早就把名字取好了。谁知道生了个儿子。”“我爸就说:唉,这名字就凑合着用吧,反正就是个代号。”说着,沈欢无奈地摇头,瘪着嘴,一脸幽怨。姜晚笑着打趣,“你们有钱人家取名字都这么随意啊。”沈欢闻言,立马反驳,“不。我们舟哥的名字一点儿也不随意,听名字就是出自文化大家。”姜晚闻言,没有否认。陆淮舟家据说是很有钱的,他妈妈是大学物理教授,来开过两次家长会。至于他爸是干什么的,他不说,也没人敢问。刚参入讨论的唐柠却摇了摇头:“要我说啊,我觉得四班的宋景砚名字好听。听着就特有文化的样子,跟他气质也相符。”“是吧?姜姜。”说着,唐柠还冲着姜晚眨了眨眼。姜晚没说话,抱着水杯抿了口热水,跟她有什么关系啊?四班是文科重点班,宋景砚是文科第一名。人长得帅,又温柔,最重要的是很有才,无论是语文作文,还是政治历史,都很擅长,说得夸张点儿,都有博古通今那本事了。而且书画乐器,他也都精通一些。以至于,全校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因为宋景砚和姜晚的语文作文几乎每次都是满分,所以他俩成了一部分同学心里头的CP。唐柠这嘴巴有些太准了,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时,门口传来班里同学的声音,“姜晚,宋景砚找。”姜晚朝门口看去,便看见穿着校服的少年,瘦高白净,戴着眼镜儿,眉梢扬着笑意。一眼看去,阳光清爽,干净得像是纤尘不染。正趴在桌上睡觉的陆淮舟,听见宋景砚的名字,懒散地睁开眼,直直地看向教室门口。原本惺忪倦怠的眸子,在看见门口那人后,瞬间染上一层冷意。

姜晚早上按时起床,洗漱好出来,见餐桌上留着纸条。

“晚晚,桌上的早餐记得吃,今天妈妈值班,晚上就不回来了。”

姜晚抿了抿唇,将纸条折了下,扔进垃圾桶。妈妈周凌意是护士,他们住的小区也是当初医院分的老房子。

周凌意所在的科室很忙,消化内科,再加上她自己也很拼,所以经常值班加班,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常态了。

姜晚剥了个鸡蛋,又从冰箱里拿了盒纯牛奶,眼看着上学快来不及了,立马就背着包包出了门。

小区里,守车棚的张大爷正坐在棚子外抽烟,旁边放着一袋毛桃,见着姜晚,笑得和蔼可亲,“姜姜丫头,上学去啊?”

“嗯。张爷爷早。”姜晚手里还拿着没喝完的牛奶,笑着点头。

“来,吃俩桃子。乡下的亲戚一大早送来的,又脆又甜,但是得削皮啊。”张大爷随手拿了两个毛桃递给姜晚,似乎觉得不够,又拿了俩。

“谢谢,但是张爷爷,我吃不了这么多,拿一个就够了。”姜晚只拿了其中一个,然后小跑着进了车棚。

“这孩子。”就是太懂事儿,也太客气了。张大爷无奈地笑笑,放下手里的毛桃,又拿起旁边的蒲扇摇了起来。

姜晚推着车刚出了小区门儿,就看见了陆淮舟,他坐在自行车上,修长的双腿随意搭在地面。

少年眉眼间都带着倦意,鼻梁立挺,俊美的脸白皙好看,一副极懒散的模样。看见姜晚出来,眼底浮现出淡淡的笑。

姜晚蹙了蹙眉,也是觉得太巧了,因为她早上经常遇见陆淮舟,不是在车棚,就是小区门口。

见她嘴里还要咬着牛奶吸管,少年薄唇轻启,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懒懒的,带着些许笑意,“多喝点儿牛奶,长高高啊。”

说完,他身子一侧,白皙的大掌按住了她的脑袋,揉了揉。

柔软的发丝手感极好,他不禁多揉了两下。小姑娘身上那甜甜的香味扑入鼻中,像是洗发水的味道,但又不像。

陆淮舟想,小企鹅大概天生就是香的。

“陆淮舟!”被揉了脑袋的姜晚有些炸毛,伸出手就要打他,少年敏锐地躲了过去。

他眉尾上扬,修长白皙的手指握住黑色的自行车把手,骨节分明,格外好看。他轻笑了下,骑着车走了。

姜晚把空牛奶盒扔进垃圾桶,气鼓鼓的追了上去。

-

唐柠昨天是第一天住校,失眠了。八个人挤一个宿舍,也没空调,就顶上挂了两个大风扇,嗡嗡嗡地吹着,她一晚上没睡着。

姜晚进教室的时候,就看见唐柠单手撑着脑袋,打呵欠,黑眼圈特别明显。

“姜姜,你终于来了。”

“我跟你说,咱们学校是真变态,住校生每天六点半还得起来做早操!本来我就一宿没睡,现在真是身心都受到了摧残……”

姜晚听着唐柠的抱怨,笑着从书包里把书和试卷拿出来,偏过头道:“习惯就好啦。”

唐柠生无可恋的趴在桌上,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姜晚,“姜姜,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找二班的王佳佳借几本书啊,听说她上周买了好几本言情小说。还有飞言情和爱格……”

“我手机被黄师傅收了,也看不了小说,就指着实体书打发漫漫长夜了。”

住校生都得上交手机,谁也不例外。

姜晚疑惑地看着她,“你自己怎么不去借啊?再说,阿姨让你住校就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你就背着她看小说呢。”

“我昨天问她借了,她不借给我。上学期咱们班有人借了她的书,被老师没收了。她说以后都不借给咱班的人了。”

“你人缘好,咱们学校没人不给你面子,她肯定要借给你。”

说着,唐柠扯着姜晚的校服袖子,摇了摇,“好姜姜,我真的太需要言情小说给我力量了。求求你了。”

看着唐柠一副狗腿又可怜的样子,姜晚点了点头。

毕竟,她也挺想看的。

今天早上的早读课是语文。

一班的语文老师是位经验丰富的女老师,五十岁左右,穿得很有气质。叫文允芝。

文老师站在讲台上,手里还提着个香奈儿的包,“大家把背诵小册子拿出来背啊,记不牢的多背几遍。”

刹那间,教室里哇啦哇啦都是背书的声音。

沈欢不喜欢语文,所以语文课都是拿来摸鱼的。这里翻翻,那里看看。这会儿,正偷偷拿着手机打游戏。

见文老师走过来了,他随便翻开一本书,恰好就翻到了王勃的《滕王阁序》。

害怕文老师说他不认真,他赶紧敞开嗓门儿读了起来,“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

诶?等等,渔舟唱晚?沈欢蓦然停了下来,他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啊?

舟?晚?忽然,沈欢咧嘴一笑,拿着书回过头,对着后桌的陆淮舟道:“舟哥,你看,这不是你和姜晚的名字吗?”

“渔舟唱晚。还挺有意境。”

陆淮舟正在思考一道微积分题,听见沈欢的声音,他挑了下眉,看向沈欢指的地方,懒懒道:“无聊。”

沈欢摸了摸鼻子,哎呀,舟哥就是这性子,对谁都冷,习惯了习惯了。

他讪讪地转过身去,见文老师出去了,又拿出手机继续玩游戏。

陆淮舟的视线盯着那道微积分题,轻拧了下眉,而后,视线不受控制地往姜晚的方向看了眼。小姑娘正关着书背课文呢,坐得端端正正。

她语文是全年级最好的,想来这些早就已经背熟了。就是不知道,她注意到那句了吗……

下了早自习,沈欢对刚才那事儿还有些上心,既然舟哥不爱搭理他,他就找姜晚说去。

姜晚接了水过来,正好遇见了沈欢。

“姜晚,有个事儿我特好奇。”

“你这名字,有什么寓意没?”沈欢笑得特别友善,那俩好奇的眼珠子直直盯着她。

姜晚觉得他问得有些突然,但还是拧眉想了想,“没什么寓意啊,我爸取的,就是很常见的名字。”

“你问这个干什么?”

沈欢正准备回答,却被许健康的声音打断了,“欢欢,我们其实都还挺好奇你的名字的。为什么你爸妈给你取了个欢字?”这名字着实有些太柔了。

说完,许健康喝了口杯子里的热水,里面加了板蓝根。

说起名字,沈欢就不乐意了。他有些烦躁地扒拉了一下自个儿的头发,轻叹了声,“这都拜我爹妈所赐,我们家是出了名的重女轻男。”

“他们就想要个闺女,所以我出生之前他们早早就把名字取好了。谁知道生了个儿子。”

“我爸就说:唉,这名字就凑合着用吧,反正就是个代号。”

说着,沈欢无奈地摇头,瘪着嘴,一脸幽怨。

姜晚笑着打趣,“你们有钱人家取名字都这么随意啊。”

沈欢闻言,立马反驳,“不。我们舟哥的名字一点儿也不随意,听名字就是出自文化大家。”

姜晚闻言,没有否认。陆淮舟家据说是很有钱的,他妈妈是大学物理教授,来开过两次家长会。至于他爸是干什么的,他不说,也没人敢问。

刚参入讨论的唐柠却摇了摇头:“要我说啊,我觉得四班的宋景砚名字好听。听着就特有文化的样子,跟他气质也相符。”

“是吧?姜姜。”说着,唐柠还冲着姜晚眨了眨眼。

姜晚没说话,抱着水杯抿了口热水,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四班是文科重点班,宋景砚是文科第一名。人长得帅,又温柔,最重要的是很有才,无论是语文作文,还是政治历史,都很擅长,说得夸张点儿,都有博古通今那本事了。而且书画乐器,他也都精通一些。以至于,全校很多女生都喜欢他。

因为宋景砚和姜晚的语文作文几乎每次都是满分,所以他俩成了一部分同学心里头的CP。

唐柠这嘴巴有些太准了,说曹操,曹操就到。

这时,门口传来班里同学的声音,“姜晚,宋景砚找。”

姜晚朝门口看去,便看见穿着校服的少年,瘦高白净,戴着眼镜儿,眉梢扬着笑意。一眼看去,阳光清爽,干净得像是纤尘不染。

正趴在桌上睡觉的陆淮舟,听见宋景砚的名字,懒散地睁开眼,直直地看向教室门口。

原本惺忪倦怠的眸子,在看见门口那人后,瞬间染上一层冷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