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寒星霍沉短文伍家,伍易-第3章 要多少

第3章 要多少

“砰砰”阮寒星敲了敲门,门内一片寂静无声。“霍先生,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就进来了。”说完,顶着身边佣人震惊的目光,她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走了进来。这会儿是正午,房间内却一片昏沉阴暗,厚重的窗帘将所有的光线都挡在外面。“霍先生,初次见面,我想我们需要互相认识一下。”阮寒星反客为主,冷静地抬手开灯:“我是……”“出去!”伴随着灯光骤然亮起,低哑的声音裹挟暴怒砸了过来。房间深处,一个有些瘦削的男人坐在轮椅上,漆黑的眼眸看过来的时候,杀气扑面,叫人忍不住腿软。阮寒星却面色如常,抬眼打量着他。看得出来他这些日子过得并不好,脸颊凹陷了进去,发丝有些紊乱。然而这并不有损他的俊美,反倒给他增添了几分颓废的美感。男人有一双英气的剑眉,冷厉的眉眼被长而浓的眼睫拉长,薄唇抿紧透出几分冷漠。眼神里带着麻木,摆着一张厌世脸让人忍不住心疼。不愧是曾经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霍先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总要跟我认识一下。”没被他吓退,阮寒星笑着走到落地窗面前,一把扯开窗帘,让光线肆意地洒进来。伸手:“再介绍一遍,我是你的新婚妻子,阮寒星。”霍沉的目光死气沉沉,极冷淡地掠过她,沉声道:“我不需要妻子。”“得益于霍氏的强大,在您没有亲自在场的情况下,我们已经领证了。”阮寒星向前倾身,后背绷成流畅的优美线条:“法律意义上来说,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霍沉的眼中闪过怒意,很快又压下去。阮寒星清楚他的怒火不是对着自己,继续道:“霍先生,以后就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沟通一下,对吗?”沉默了片刻,霍沉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递过来。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长久不见阳光显得有些苍白,跟黑色的卡面交织在一起形成强烈的对比,格外的华贵漂亮。晃了下神,阮寒星接过卡:“这是?”“如果你是为了钱,这里应该够了,如果你不是为了钱,那这里的钱也足够你以后的生活了。”“这是我的副卡。”霍沉垂眸:“拿去用。”阮寒星忍不住笑了,漂亮的眉眼间充盈着纯然的喜悦。即使她这个妻子是被强塞过来、,意志消沉的霍沉依然没有迁怒,外面传他瘸了之后,暴躁易怒,是个消沉的疯子。尽管说出来的话让人不爱听,可是她却发现,他比她见过的许多人都要好,好很多。这让她忍不住有些得寸进尺,笑道:“任我刷吗?”霍沉没说话,是默认了。她笑容更盛,试探道:“我最近对投资有些感兴趣,想跟霍先生借一笔钱,到时候利益五五分,怎么样?”她踩着阮泽明的底线要了一百万,花了一部分,剩下的打算想办法钱生钱。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她重生而来,总是有些先机的。似乎有些意外,一直雕像似的男人英俊的脸上总算有了点表情,抬眼深深地看她一眼。她长得很好看,明艳大方,没有贫民窟养出来的自闭怯懦,也没有浑身的尖刺,反倒透出几分洒脱随性。眉眼中带着点桀骜坚韧,衬得她越发的耀眼,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优雅好看。这会儿笑意盈盈,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漂亮逼人,青春靓丽。霍沉复又垂下眼,道:“要多少?”权当让小朋友拿去买东西玩,并没有把她说的五五分账放在心上。纵容的样子,看起来很好欺负。“五千万,可以吗?”阮寒星细嫩纤长的食指蜻蜓点水般掠过他的手背。指尖下意识蜷缩,腿断了之后古井无波的心湖起了波澜,霍沉转过眼,直接签了支票。递过去,他冷声道:“安分一点,不要过来打扰我。”“这是霍先生对我的要求吗?”接过支票,阮寒星摇了摇头:“霍先生,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一家人,就该有一家人的样子。”“请放心,投资我,霍先生不会失望的。”这时候,突然传来小心翼翼的敲门声。见霍沉没有反应,阮寒星抬高了声音:“进来。”门被推开,房间一片光明,新来的女主人婀娜的身形靠坐在霍沉对面的桌面上。佣人的心下一惊,重新估量了这位女主人的分量,恭敬道:“钟家的少爷强行闯到楼下,要见夫人。”钟少阳?就算不在乎,阮寒星过去的经历依然在昨天摆在了他的桌面上,霍沉立刻反应过来,是他新婚妻子的追求者。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他抬眼看了她一眼,却见她也正含笑看着他。目光相接,她俯下身,轻柔的吐息落在他的耳畔:“看来咱们家里的佣人该早些退休了,连门都看不住。”霍沉目光沉沉,应了一声,心绪有些乱。咱们家?她真是……寂静的环境她的声音格外明显,更何况也没故意收敛音调。原本还心中有些轻视的佣人心惊肉跳,下意识地问:“夫人?”汪助理敲了敲门,看到房内的情况有短暂的诧异,如常道:“先生,三少学校打来电话,三少在学校里跟人打架了,要求家里过去处理。”霍沉没说话,汪助理也不意外:“我这就去接三少。”见霍沉没反对,他转身就走,却听一道清亮温柔的女声道:“等等。”“三少,霍景轩?”她嫁过来之前也做过基本的功课,得到肯定之后垂眸道:“既然这样,我去一趟吧。”汪助理和佣人都意外地看她。到底是去接霍景轩,还是找借口去见钟少阳?霍沉深深地看她一眼。

“砰砰”

阮寒星敲了敲门,门内一片寂静无声。

“霍先生,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就进来了。”

说完,顶着身边佣人震惊的目光,她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走了进来。

这会儿是正午,房间内却一片昏沉阴暗,厚重的窗帘将所有的光线都挡在外面。

“霍先生,初次见面,我想我们需要互相认识一下。”阮寒星反客为主,冷静地抬手开灯:“我是……”

“出去!”

伴随着灯光骤然亮起,低哑的声音裹挟暴怒砸了过来。

房间深处,一个有些瘦削的男人坐在轮椅上,漆黑的眼眸看过来的时候,杀气扑面,叫人忍不住腿软。

阮寒星却面色如常,抬眼打量着他。

看得出来他这些日子过得并不好,脸颊凹陷了进去,发丝有些紊乱。

然而这并不有损他的俊美,反倒给他增添了几分颓废的美感。

男人有一双英气的剑眉,冷厉的眉眼被长而浓的眼睫拉长,薄唇抿紧透出几分冷漠。

眼神里带着麻木,摆着一张厌世脸让人忍不住心疼。

不愧是曾经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霍先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总要跟我认识一下。”没被他吓退,阮寒星笑着走到落地窗面前,一把扯开窗帘,让光线肆意地洒进来。

伸手:“再介绍一遍,我是你的新婚妻子,阮寒星。”

霍沉的目光死气沉沉,极冷淡地掠过她,沉声道:“我不需要妻子。”

“得益于霍氏的强大,在您没有亲自在场的情况下,我们已经领证了。”阮寒星向前倾身,后背绷成流畅的优美线条:“法律意义上来说,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霍沉的眼中闪过怒意,很快又压下去。

阮寒星清楚他的怒火不是对着自己,继续道:“霍先生,以后就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沟通一下,对吗?”

沉默了片刻,霍沉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色的卡,递过来。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长久不见阳光显得有些苍白,跟黑色的卡面交织在一起形成强烈的对比,格外的华贵漂亮。

晃了下神,阮寒星接过卡:“这是?”

“如果你是为了钱,这里应该够了,如果你不是为了钱,那这里的钱也足够你以后的生活了。”

“这是我的副卡。”霍沉垂眸:“拿去用。”

阮寒星忍不住笑了,漂亮的眉眼间充盈着纯然的喜悦。

即使她这个妻子是被强塞过来、,意志消沉的霍沉依然没有迁怒,外面传他瘸了之后,暴躁易怒,是个消沉的疯子。

尽管说出来的话让人不爱听,可是她却发现,他比她见过的许多人都要好,好很多。

这让她忍不住有些得寸进尺,笑道:“任我刷吗?”

霍沉没说话,是默认了。

她笑容更盛,试探道:“我最近对投资有些感兴趣,想跟霍先生借一笔钱,到时候利益五五分,怎么样?”

她踩着阮泽明的底线要了一百万,花了一部分,剩下的打算想办法钱生钱。

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她重生而来,总是有些先机的。

似乎有些意外,一直雕像似的男人英俊的脸上总算有了点表情,抬眼深深地看她一眼。

她长得很好看,明艳大方,没有贫民窟养出来的自闭怯懦,也没有浑身的尖刺,反倒透出几分洒脱随性。

眉眼中带着点桀骜坚韧,衬得她越发的耀眼,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优雅好看。

这会儿笑意盈盈,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漂亮逼人,青春靓丽。

霍沉复又垂下眼,道:“要多少?”

权当让小朋友拿去买东西玩,并没有把她说的五五分账放在心上。

纵容的样子,看起来很好欺负。

“五千万,可以吗?”阮寒星细嫩纤长的食指蜻蜓点水般掠过他的手背。

指尖下意识蜷缩,腿断了之后古井无波的心湖起了波澜,霍沉转过眼,直接签了支票。

递过去,他冷声道:“安分一点,不要过来打扰我。”

“这是霍先生对我的要求吗?”接过支票,阮寒星摇了摇头:“霍先生,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一家人,就该有一家人的样子。”

“请放心,投资我,霍先生不会失望的。”

这时候,突然传来小心翼翼的敲门声。

见霍沉没有反应,阮寒星抬高了声音:“进来。”

门被推开,房间一片光明,新来的女主人婀娜的身形靠坐在霍沉对面的桌面上。

佣人的心下一惊,重新估量了这位女主人的分量,恭敬道:“钟家的少爷强行闯到楼下,要见夫人。”

钟少阳?

就算不在乎,阮寒星过去的经历依然在昨天摆在了他的桌面上,霍沉立刻反应过来,是他新婚妻子的追求者。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他抬眼看了她一眼,却见她也正含笑看着他。

目光相接,她俯下身,轻柔的吐息落在他的耳畔:“看来咱们家里的佣人该早些退休了,连门都看不住。”

霍沉目光沉沉,应了一声,心绪有些乱。

咱们家?她真是……

寂静的环境她的声音格外明显,更何况也没故意收敛音调。

原本还心中有些轻视的佣人心惊肉跳,下意识地问:“夫人?”

汪助理敲了敲门,看到房内的情况有短暂的诧异,如常道:“先生,三少学校打来电话,三少在学校里跟人打架了,要求家里过去处理。”

霍沉没说话,汪助理也不意外:“我这就去接三少。”

见霍沉没反对,他转身就走,却听一道清亮温柔的女声道:“等等。”

“三少,霍景轩?”她嫁过来之前也做过基本的功课,得到肯定之后垂眸道:“既然这样,我去一趟吧。”

汪助理和佣人都意外地看她。

到底是去接霍景轩,还是找借口去见钟少阳?

霍沉深深地看她一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