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秦宇,于天-第4章 身患重病

第4章 身患重病

二十分钟后。玉竹小区。林雨晴抱着女儿下车,秦宇也跟下来。“你跟我来。”林雨晴喊了一句,秦宇跟着她上楼。二楼最右侧的一个房间,这是林雨晴的住所。秦宇对于房间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净整洁,稍稍有些杂乱的无非就是玩具。房间面积不大,也算不上豪华,却让人感觉很温馨。“你先在我家躲一躲,我带女儿去治病。”“为什么要躲?”“郑军家庭背景很硬,不管是官方亦或者是社会上,他都有人脉,你把他打的那么惨,他一定不会轻饶你!”林雨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事儿也算是因我而起,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别出事,我会尝试跟郑军沟通。”说罢,林雨晴抱着女儿又要离开,秦宇却直接拉住了她的手臂。林雨晴转头,有些不满的瞪着秦宇,她对于异性有些抵触,特别是身体上的触碰,更让她不舒服。察觉到林雨晴的不自然,秦浩立马放开手:“你不用操心,那种货色对我产生不了任何威胁。”“秦宇,我不知道这五年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事儿,不过我知道你可能会点功夫,可你也必须要清楚一点,只会一些拳脚功夫,在这个社会上,并不能够占到便宜。”林雨晴很严肃的看着秦宇,开口说道:“现如今这个社会,金钱权利最重要,这两样你都比不过郑军,他想要整你太容易了。”“我觉得比起这些事儿,女儿的情况更值得在意。”秦宇把目光放在女儿身上,有些担忧:“这一来二去拖了挺长时间,她的脸都发烫了,小孩儿发烧不及时就诊的话,很容易出事。”“我知道,所以我才要送她去医院。”“如果医院能够治好她的话,你也不会去回春堂求人了,雨晴,我能治好她。”“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林雨晴已经有些生气了。尽管现在的秦宇,已经不同往日,却依旧不能够让林雨晴完全信任。至少,她不会轻易把女儿的安全,交托给秦宇。“雨晴,她是你的女儿,同样是我的女儿,我不可能拿她的性命开玩笑。”“……”林雨晴很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小童确实是秦宇的骨肉。哪怕五年的时间,秦宇从未出现过,不过林雨晴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和秦宇一样,都只是权利的牺牲品。秦宇有错吗?或许没有吧。错的只是那些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残渣败类。秦宇没有等待林雨晴的回答,他自顾自的伸手触碰女儿额头,温度出奇的高。一般的风寒感冒,属于呼吸道感染疾病,不会导致如此高温。秦宇突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他又很仔细的看了看女儿身体其他地方。当他的目光注意到女儿手臂上,瞳孔突然放大,整个人更是不安了起来。在女儿那白皙嫩红的手臂上,有着几颗不算很显眼的紫色斑点。“她这几天是不是经常性的四肢乏力,严重还会呕吐腹泻?”秦宇突然提问,林雨晴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幼儿园老师给我打过电话,她确实说小童这两天经常昏睡,午休时候也总是呕吐,不过医务人员声称这是感冒,给她吃过药了,今天我接小童放学,才发现她烧的很厉害。”“别再带着她瞎跑了,放沙发吧。”“不行,我不能拿小童的生命安全开玩笑。”“你掀开她的衣服瞧瞧,后背是不是有一些紫色斑点?”林雨晴觉得秦宇的脸色很认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当即掀起了小童的衣服,她很仔细的盯着小童后背瞧去。果真发现十来个不显眼的紫色斑点。“这是怎么回事儿?”林雨晴有些慌了,她之前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东西。“小童不是感冒,她这段时间是不是接触过外来禽类?”林雨晴仔细回忆了一下,猛然回答:“我上个星期带小童去过宠物市场,她应该是触碰过那些国外品种的猫狗。”“那就对了。”秦宇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小童感染了病毒,这种病毒会由禽类传染,国内暂时没有这种病例,国外却发现过数百起这种病例。”“不会吧?”“我会拿自己女儿的性命开玩笑嘛?赶紧把她放沙发去吧,国外数百起病例,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很严重!”林雨晴一听,腿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对于她而言,小童比自身性命更重要。若是小童出了事儿,那么林雨晴的希望便会破灭,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意义。眼看着林雨晴发愣,秦宇霸道的从她手上把小童抱走,放在了客厅沙发上。再一次检查小童全身,秦宇可以确认病症。他从衣服内兜里拿出一个精致小盒,打开小盒后,大小各不相同的银针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秦宇拿出几根银针捏在两指之间,肉眼可见这几根银针剧烈震动起来,居然发出了嗡鸣之声。一分钟后,秦宇掀起小童的衣服。“你别乱来!”林雨晴已经相信秦宇懂点医术,却依旧不敢下注。中医已然没落,银针更是少见,林雨晴不相信几根银针就能够把所谓的病毒清除。万一穴位扎错,会出人命!“本就是雨天,你带着小童瞎跑,感染风寒事小,耽误最佳治疗时间确很严重,雨晴,五年前我被迫离开滨海,这五年,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们母女两人。”秦宇很认真的看着林雨晴,开口说道:“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加害你和小童,唯独我,绝对不会。”林雨晴不由的望向秦宇双眸。那原本充满杀意的双眸,这一刻却是被坚定与柔情所替代。人的眼睛不会骗人。或许只有这一刻,林雨晴才真正感觉到所谓的安全感。五年时间,所有的非议,所有的压力,她全部一个人扛了下来。这一天,突然出现的秦宇,却像是大山一般,为她撑起了那快要坍塌下来的天。这种感觉……轻松无比。深呼吸一口气,林雨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秦宇,你下针吧。”

二十分钟后。

玉竹小区。

林雨晴抱着女儿下车,秦宇也跟下来。

“你跟我来。”

林雨晴喊了一句,秦宇跟着她上楼。

二楼最右侧的一个房间,这是林雨晴的住所。

秦宇对于房间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净整洁,稍稍有些杂乱的无非就是玩具。

房间面积不大,也算不上豪华,却让人感觉很温馨。

“你先在我家躲一躲,我带女儿去治病。”

“为什么要躲?”

“郑军家庭背景很硬,不管是官方亦或者是社会上,他都有人脉,你把他打的那么惨,他一定不会轻饶你!”

林雨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事儿也算是因我而起,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别出事,我会尝试跟郑军沟通。”

说罢,林雨晴抱着女儿又要离开,秦宇却直接拉住了她的手臂。

林雨晴转头,有些不满的瞪着秦宇,她对于异性有些抵触,特别是身体上的触碰,更让她不舒服。

察觉到林雨晴的不自然,秦浩立马放开手:“你不用操心,那种货色对我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秦宇,我不知道这五年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事儿,不过我知道你可能会点功夫,可你也必须要清楚一点,只会一些拳脚功夫,在这个社会上,并不能够占到便宜。”

林雨晴很严肃的看着秦宇,开口说道:“现如今这个社会,金钱权利最重要,这两样你都比不过郑军,他想要整你太容易了。”

“我觉得比起这些事儿,女儿的情况更值得在意。”

秦宇把目光放在女儿身上,有些担忧:“这一来二去拖了挺长时间,她的脸都发烫了,小孩儿发烧不及时就诊的话,很容易出事。”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送她去医院。”

“如果医院能够治好她的话,你也不会去回春堂求人了,雨晴,我能治好她。”

“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林雨晴已经有些生气了。

尽管现在的秦宇,已经不同往日,却依旧不能够让林雨晴完全信任。

至少,她不会轻易把女儿的安全,交托给秦宇。

“雨晴,她是你的女儿,同样是我的女儿,我不可能拿她的性命开玩笑。”

“……”

林雨晴很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小童确实是秦宇的骨肉。

哪怕五年的时间,秦宇从未出现过,不过林雨晴心里比谁都清楚。

她和秦宇一样,都只是权利的牺牲品。

秦宇有错吗?

或许没有吧。

错的只是那些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残渣败类。

秦宇没有等待林雨晴的回答,他自顾自的伸手触碰女儿额头,温度出奇的高。

一般的风寒感冒,属于呼吸道感染疾病,不会导致如此高温。

秦宇突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他又很仔细的看了看女儿身体其他地方。

当他的目光注意到女儿手臂上,瞳孔突然放大,整个人更是不安了起来。

在女儿那白皙嫩红的手臂上,有着几颗不算很显眼的紫色斑点。

“她这几天是不是经常性的四肢乏力,严重还会呕吐腹泻?”

秦宇突然提问,林雨晴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幼儿园老师给我打过电话,她确实说小童这两天经常昏睡,午休时候也总是呕吐,不过医务人员声称这是感冒,给她吃过药了,今天我接小童放学,才发现她烧的很厉害。”

“别再带着她瞎跑了,放沙发吧。”

“不行,我不能拿小童的生命安全开玩笑。”

“你掀开她的衣服瞧瞧,后背是不是有一些紫色斑点?”

林雨晴觉得秦宇的脸色很认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当即掀起了小童的衣服,她很仔细的盯着小童后背瞧去。

果真发现十来个不显眼的紫色斑点。

“这是怎么回事儿?”林雨晴有些慌了,她之前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东西。

“小童不是感冒,她这段时间是不是接触过外来禽类?”

林雨晴仔细回忆了一下,猛然回答:“我上个星期带小童去过宠物市场,她应该是触碰过那些国外品种的猫狗。”

“那就对了。”

秦宇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小童感染了病毒,这种病毒会由禽类传染,国内暂时没有这种病例,国外却发现过数百起这种病例。”

“不会吧?”

“我会拿自己女儿的性命开玩笑嘛?赶紧把她放沙发去吧,国外数百起病例,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很严重!”

林雨晴一听,腿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

对于她而言,小童比自身性命更重要。

若是小童出了事儿,那么林雨晴的希望便会破灭,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意义。

眼看着林雨晴发愣,秦宇霸道的从她手上把小童抱走,放在了客厅沙发上。

再一次检查小童全身,秦宇可以确认病症。

他从衣服内兜里拿出一个精致小盒,打开小盒后,大小各不相同的银针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秦宇拿出几根银针捏在两指之间,肉眼可见这几根银针剧烈震动起来,居然发出了嗡鸣之声。

一分钟后,秦宇掀起小童的衣服。

“你别乱来!”

林雨晴已经相信秦宇懂点医术,却依旧不敢下注。

中医已然没落,银针更是少见,林雨晴不相信几根银针就能够把所谓的病毒清除。

万一穴位扎错,会出人命!

“本就是雨天,你带着小童瞎跑,感染风寒事小,耽误最佳治疗时间确很严重,雨晴,五年前我被迫离开滨海,这五年,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们母女两人。”

秦宇很认真的看着林雨晴,开口说道:“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加害你和小童,唯独我,绝对不会。”

林雨晴不由的望向秦宇双眸。

那原本充满杀意的双眸,这一刻却是被坚定与柔情所替代。

人的眼睛不会骗人。

或许只有这一刻,林雨晴才真正感觉到所谓的安全感。

五年时间,所有的非议,所有的压力,她全部一个人扛了下来。

这一天,突然出现的秦宇,却像是大山一般,为她撑起了那快要坍塌下来的天。

这种感觉……轻松无比。

深呼吸一口气,林雨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秦宇,你下针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