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尊龙帅叶尊龙,楚凌烟-第4章 沉冤得雪

第4章 沉冤得雪

“治安局的,来咱们家干什么?”刘丽萍也注意到了。“妈,这还用问嘛,肯定是姓叶的又犯事儿了。”楚玉莲阴阳怪气。“林局亲自带队,事情肯定小不了。”楚国雄皱眉。“向东,你不是见过林局吗,能不能搭上话?”“爸你放心,这点儿面子我还是有的。”得意的看过叶尊龙和楚凌烟,谭向东像打了鸡血似的迎了上去。“林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大驾光临,真正的蓬荜生辉啊。”“你是谁?”林高远眉头一皱。“咱们认识吗?”额……谭向东脸一红,尴尬的解释。“您贵人多忘事,上次参加活动时有幸见过您,有印象了吗?”“没有。”“我叫谭向东,我父亲是谭步群。”“不认识。”再次吃瘪,谭向东只能小心的陪笑。“那个,林局……冒昧的问下,您来这里是?”林高远懒得再搭理他,高声问着。“请问,哪位是叶尊龙先生?”“我是。”应声,叶尊龙面不改色的迎了上去。“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行动。”“是,林局。”一队治安局的人领命,朝着叶尊龙围了上去。“妈,没错吧,他绝对又犯事儿了。”“狗改不了吃屎,等着再去坐牢吧。”“凌烟,看清楚吗,这就是你等了七年的男人,一个不知悔改的杀人犯。”“我相信尊龙是清白的。”口中倔强的反驳着,楚凌烟心里却在七上八下的打鼓。治安局的人都找上门儿了,怎么可能会没事儿?孔江南,一定是孔江南的事情闹大了。“清白个屁。”谭向东不敢造次,嘀咕一句。“现在,我郑重宣布一件事情。”林高远环视楚国雄等人,不怒自威。“叶先生当年入狱纯属被人栽赃嫁祸,既没有酒后驾车,也没有危害公共安全,一切罪名全都不成立。”“我此次登门,一是还叶先生清白,二是受上级领导委托,致以深深的歉意同时,送上赔偿款。”什么,赔偿款?叶尊龙真是清白的?当年车祸案有人栽赃?楚家的几口子人,脑袋就像被人狠狠敲了一棍子,瞠目结舌的愣在了原地。这时他们才看清楚,围上去的那一队人,正在恭恭敬敬的请叶尊龙签字。治安局长亲自登门,以后看谁还敢侮辱自己和尊龙。楚凌烟心中颤抖,喜极而泣,跑着进了厨房。叶尊龙回家的第一顿饭,必须由自己亲手来做。“叶先生,我们一定尽快把真凶绳之以法,请您务必收下这笔钱。”林高远敬礼后,双手捧卡深深鞠躬。“看在你致歉诚恳的份儿上,这卡我收了。”叶尊龙也不客气,直接把卡拿了过来。这一幕,又把楚国雄等人吓了个半死。林高远是什么人,京州市治安局一把手,权利层的核心人物。竟然给叶尊龙鞠躬了?这个不知死的东西,还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他把自己当成谁了?以后还想不想在京州混了?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林高远比他们更加紧张。紧张的腿都在发软,擦汗的手更是颤抖不止。“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以后谁在造谣叶先生是杀人犯,别怪我请他去局里喝茶。”额……刘丽萍等人大眼瞪小眼,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叶尊龙让林高远现在过来,跟自身没有关系。毕竟独尊龙帅的名号,已经天下皆知。况且,他还是名将阁的暗阁之主,羽翼遍及九州。权力之大,仅次于掌控明阁的国主。但楚凌烟不一样,这些年她承受了太多的屈辱和委屈,必须还以有力度的清白。死于阴谋车祸的父母,更需要一个彻头彻尾的交代。现在,清白已还,是该去要个交代了。同时,也要给逍遥法外七年的凶手,送上一份儿大礼。沿着叶尊龙走的路一直向西,坐落着一间古香古色的大宅。老家主孔怀远,今日升任云江省古玩协会主席,全家正聚在一起庆贺。孔怀远一身唐装,满面红光。“今天,不仅是我的升迁礼,更是全家的大喜日,理当好好庆祝一番。”“不久之后,咱们孔家必将成为全省屈指可数的名门望族。”“恭喜父亲。”四儿三女,外加女婿儿媳,纷纷道喜。十几个小辈,也都兴奋的附和。“老吴,一会儿去后院把我埋的酒挖出来,开封畅饮。”“老爷,后院有两种酒,开哪个?”老管家拿不准。“当然是七年的。”长子孔玉忠笑道,“难道你们忘了,今天是孔雨荷跟叶百穹那对贱人七周年的忌日。”“说起来还得感谢那对狗男女,宋代钧瓷洗拍出了两个亿,让咱们家有了起步的资本。西周的兮甲盘,更是价可敌国,让爸在今天当上了会长,稍后都别忘了请他们喝杯酒。”二子孔玉祥阴笑道。孔怀远冷哼,老脸狰狞。“当年我不是没给他们机会,是他们非要将两样东西上交国家,所以才让玉忠设计车祸弄死了他们。”“但凡识相点,我也会留点余地,虽然孔雨荷是养女,毕竟占了孔姓。今日大喜,姓氏也该收回了。”“父亲英明,继续让那个贱人用咱们家姓氏,只会脏了我孔家之名。”三女孔雨霞说道。“好了,别再聊那对狗男女,晦气。”孔怀远说道。“爸,我听说独尊龙帅载誉归乡,今晚在皇朝大酒店设宴款待各界名流,咱们要不要去凑凑热闹?”四子孔玉恒,见机询问着。“不必。”孔怀远直接拒绝:“今晚去赴宴的,肯定都是军政商届的,我们是学术圈的人,最好别跟他们搅和在一起。”“还有,当今的和平盛世,百无一用是武夫。什么独尊龙帅,都是吓唬人的虚名而已,只有钱才是硬通货。”“就是,狗屁的独尊龙帅。”一众小辈,纷纷讥笑。

“治安局的,来咱们家干什么?”刘丽萍也注意到了。

“妈,这还用问嘛,肯定是姓叶的又犯事儿了。”楚玉莲阴阳怪气。

“林局亲自带队,事情肯定小不了。”楚国雄皱眉。

“向东,你不是见过林局吗,能不能搭上话?”

“爸你放心,这点儿面子我还是有的。”

得意的看过叶尊龙和楚凌烟,谭向东像打了鸡血似的迎了上去。

“林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大驾光临,真正的蓬荜生辉啊。”

“你是谁?”林高远眉头一皱。

“咱们认识吗?”

额……

谭向东脸一红,尴尬的解释。

“您贵人多忘事,上次参加活动时有幸见过您,有印象了吗?”

“没有。”

“我叫谭向东,我父亲是谭步群。”

“不认识。”

再次吃瘪,谭向东只能小心的陪笑。

“那个,林局……冒昧的问下,您来这里是?”

林高远懒得再搭理他,高声问着。

“请问,哪位是叶尊龙先生?”

“我是。”

应声,叶尊龙面不改色的迎了上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行动。”

“是,林局。”

一队治安局的人领命,朝着叶尊龙围了上去。

“妈,没错吧,他绝对又犯事儿了。”

“狗改不了吃屎,等着再去坐牢吧。”

“凌烟,看清楚吗,这就是你等了七年的男人,一个不知悔改的杀人犯。”

“我相信尊龙是清白的。”

口中倔强的反驳着,楚凌烟心里却在七上八下的打鼓。

治安局的人都找上门儿了,怎么可能会没事儿?

孔江南,一定是孔江南的事情闹大了。

“清白个屁。”

谭向东不敢造次,嘀咕一句。

“现在,我郑重宣布一件事情。”

林高远环视楚国雄等人,不怒自威。

“叶先生当年入狱纯属被人栽赃嫁祸,既没有酒后驾车,也没有危害公共安全,一切罪名全都不成立。”

“我此次登门,一是还叶先生清白,二是受上级领导委托,致以深深的歉意同时,送上赔偿款。”

什么,赔偿款?

叶尊龙真是清白的?

当年车祸案有人栽赃?

楚家的几口子人,脑袋就像被人狠狠敲了一棍子,瞠目结舌的愣在了原地。

这时他们才看清楚,围上去的那一队人,正在恭恭敬敬的请叶尊龙签字。

治安局长亲自登门,以后看谁还敢侮辱自己和尊龙。

楚凌烟心中颤抖,喜极而泣,跑着进了厨房。

叶尊龙回家的第一顿饭,必须由自己亲手来做。

“叶先生,我们一定尽快把真凶绳之以法,请您务必收下这笔钱。”

林高远敬礼后,双手捧卡深深鞠躬。

“看在你致歉诚恳的份儿上,这卡我收了。”

叶尊龙也不客气,直接把卡拿了过来。

这一幕,又把楚国雄等人吓了个半死。

林高远是什么人,京州市治安局一把手,权利层的核心人物。

竟然给叶尊龙鞠躬了?

这个不知死的东西,还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他把自己当成谁了?

以后还想不想在京州混了?

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林高远比他们更加紧张。

紧张的腿都在发软,擦汗的手更是颤抖不止。

“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以后谁在造谣叶先生是杀人犯,别怪我请他去局里喝茶。”

额……

刘丽萍等人大眼瞪小眼,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

叶尊龙让林高远现在过来,跟自身没有关系。

毕竟独尊龙帅的名号,已经天下皆知。

况且,他还是名将阁的暗阁之主,羽翼遍及九州。

权力之大,仅次于掌控明阁的国主。

但楚凌烟不一样,这些年她承受了太多的屈辱和委屈,必须还以有力度的清白。

死于阴谋车祸的父母,更需要一个彻头彻尾的交代。

现在,清白已还,是该去要个交代了。

同时,也要给逍遥法外七年的凶手,送上一份儿大礼。

沿着叶尊龙走的路一直向西,坐落着一间古香古色的大宅。

老家主孔怀远,今日升任云江省古玩协会主席,全家正聚在一起庆贺。

孔怀远一身唐装,满面红光。

“今天,不仅是我的升迁礼,更是全家的大喜日,理当好好庆祝一番。”

“不久之后,咱们孔家必将成为全省屈指可数的名门望族。”

“恭喜父亲。”

四儿三女,外加女婿儿媳,纷纷道喜。

十几个小辈,也都兴奋的附和。

“老吴,一会儿去后院把我埋的酒挖出来,开封畅饮。”

“老爷,后院有两种酒,开哪个?”老管家拿不准。

“当然是七年的。”长子孔玉忠笑道,“难道你们忘了,今天是孔雨荷跟叶百穹那对贱人七周年的忌日。”

“说起来还得感谢那对狗男女,宋代钧瓷洗拍出了两个亿,让咱们家有了起步的资本。西周的兮甲盘,更是价可敌国,让爸在今天当上了会长,稍后都别忘了请他们喝杯酒。”二子孔玉祥阴笑道。

孔怀远冷哼,老脸狰狞。

“当年我不是没给他们机会,是他们非要将两样东西上交国家,所以才让玉忠设计车祸弄死了他们。”

“但凡识相点,我也会留点余地,虽然孔雨荷是养女,毕竟占了孔姓。今日大喜,姓氏也该收回了。”

“父亲英明,继续让那个贱人用咱们家姓氏,只会脏了我孔家之名。”三女孔雨霞说道。

“好了,别再聊那对狗男女,晦气。”孔怀远说道。

“爸,我听说独尊龙帅载誉归乡,今晚在皇朝大酒店设宴款待各界名流,咱们要不要去凑凑热闹?”

四子孔玉恒,见机询问着。

“不必。”

孔怀远直接拒绝:“今晚去赴宴的,肯定都是军政商届的,我们是学术圈的人,最好别跟他们搅和在一起。”

“还有,当今的和平盛世,百无一用是武夫。什么独尊龙帅,都是吓唬人的虚名而已,只有钱才是硬通货。”

“就是,狗屁的独尊龙帅。”

一众小辈,纷纷讥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