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案原著顾远,白时梦-第4章 三

第4章 三

翌日一早,顾远换了一身便衣。如果说巡捕警服衬得他一身正气,那么一身便衣则让他内敛不少。刚踏入巡捕房,康一臣便像个小狗崽似的摇着尾巴,凑到他身边邀功请赏:“顾探长,白老爷为何昏迷的事情,我查清了。白老爷一个月前,也就是四月十八日住的院。护士说,白少爷送白老爷来医院的时候,后脑开了个口子,血流不止,后面跟来的还有二姨太和白时香。之后,白老爷一直昏迷不醒。”

顾远问:“伤口在哪里?”

康一臣指着自己的后脑勺:“这里。护士说,不是被撞伤就是被打伤的。”

“撞伤?打伤?”顾远摸摸下巴。

“还有啊——”

“还有什么?”

“伺候白老爷的两名下人被二姨太给换了。现在医院里的下人,是半个月前雇的。”

“那最近都有谁去看望过白老爷?”

“二太太、白少爷。”

顾远点头。听完康一臣的汇报,他忽然问:“咱们巡捕房原有的探员呢?”

康一臣顿了一下,说:“全部死了。”

顾远讶异:“为何?”

康一臣嘟哝:“为了救上一位被刺杀的探长,他们全部中枪身亡了。”

顾远失笑:“我这探长的位子,还真是有点烫手呢。”

康一臣急忙说:“不是的!上一位探长卷入了帮会之间的恩怨,才会被刺杀的。顾探长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帮会没有任何关系,自然无人来找你的麻烦。”

顾远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和帮会没关系?”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多多少少和帮会都有点关系,这对所有人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对他的问话,康一臣这么回答:“直觉。”

“直觉?”

“对,直觉。我觉得,顾探长是个好人。”

顾远摇头失笑:这样的世道下,哪有什么真正的好人啊。这人啊,还是太年轻了。

“既然如此,只能在巡捕里挑几个人做探员了。”难怪,陆连魁让他找严云舟要人。

康一臣嘿嘿一笑:“顾探长,算我一个吧。”巡捕房里,他的差事和其他巡捕一样,都是在街头巡守。可从昨天顾远来了之后,他竟然能跟着查案,这是以前他不敢想的。

两人踏出探长室下楼,刚到一楼楼梯时,便看到一身白衣黑裤的车素薇。康一臣正要开口大声招呼的时候,顾远忽然拦住了他。

不知顾远要干什么,康一臣闭上了嘴巴。

于是,两人看到了发生在巡捕房大厅里的一幕:车素薇走过一楼大厅,有巡捕故意撞上前,她眉头皱起灵活避开。其他巡捕脸上露出鄙夷轻蔑的表情,有巡捕甚至羞辱她:“车素薇,你看过这么多男人的身体,肯定没见过像我们这样活生生的男人身体吧,是不是啊?”

车素薇表情冷漠,早已习惯这些人的恶言相向,她打算置之不理,免得脏了自己的口。可这些巡捕似乎不打算放过她。开口说话的巡捕对另外一个巡捕使了个眼色,然后故意冲撞上来。

眼看车素薇被他们撞倒,康一臣想上前,被顾远拉住了。

接着,两个巡捕前后夹击撞过来。车素薇身体一侧一矮,两道寒光从手中闪现,闪着白光的锋利解剖刀顶住了他们的下巴。

血丝从刀尖上流下,汗水从那两个巡捕的额头渗出。车素薇两只手上的解剖刀微微往上一顶,两巡捕便踮起了脚尖,他们磕磕巴巴地说道:“车、车小姐,有、有话好好说!先、先把刀子放下!”再往上顶,他们的下颚就该被刺穿了!

车素薇缓缓收回刀子,两巡捕吊起的心也终于落下。

车素薇背过身打算离开,转身的一刹那,刚脱离解剖刀威胁的巡捕便想一个擒拿手去偷袭!顾远身影一上,“咔嚓”两声,两个巡捕一个被他折断了手臂,另一个被他踹飞到巡捕房大门前。

巡捕们看到突然出现的顾远,纷纷退后一步,不敢多说一句话。

康一臣急忙上前问车素薇:“薇姐,你没事吧?”

车素薇看向顾远:“没事。”

顾远脸上笑意盈盈:“各位兄弟找车小姐比试?不过,找女人比试可不是好汉所为。下次你们想要比试身手的话,尽管来找我吧。”

见巡捕们不敢吱声,顾远笑脸依旧:“好了,大家都别紧张,都干活去吧。”他的话音一落,大多巡捕都拿好警笛、警棍和枪跑出去巡逻去了。剩下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被摔到大门口的巡捕,痛苦地呻吟想伸手求救,“汪汪汪——”叫声响起。顾远往巡捕房大门看去,大门前,文牍科的管理员宋修走进来,仿佛没看到趴在地上的巡捕似的,直接从对方的身上踩过去。从头被踩到尾的巡捕更加痛苦了。跟在宋修身后的黄毛大狗踩上那个巡捕,趴到他的脸上,随即站起,抬脚朝着他的脸撒了一泡尿。

宋修经过顾远身边时,看了顾远一眼。顾远对他点点头,宋修收回目光往楼上去。

至于那条被康一臣称为蠢狗的长毛大黄狗,摇着尾巴对着车素薇转了一圈,汪汪叫了两声,在车素薇弯腰伸手摸摸它的脑袋后,才心满意足地跟着主人上楼去。

顾远问车素薇:“车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顾探长出手相助。”车素薇心中莫名复杂。

“不客气,下次他们再欺负你,你下手再狠一点,他们就㞞了。”

他的话让车素薇瞬间无言以对,这人,还真是奇怪。顾远说完,便吆喝着还没出门的巡捕:“兄弟——”

那巡捕指着自己:“我?”

顾远道:“对,就是你。你叫什么?”

巡捕慌忙回道:“成英勋。”

顾远继续道:“成兄弟,帮帮忙,把门口的人送医院看一下。”

“哦,好好好,我这就送。”成英勋急忙上前背起断了肋骨,还被狗撒了一身尿的巡捕去医院了。

环视了一圈,康一臣说:“顾探长,人都走光了,还怎么找探员?”听到他的问话,车素薇把目光放在顾远的脸上,说:“如果顾探长打算找探员查白府上的案子,不如让我加入调查。”

顾远身上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她看不透这个男人。很奇怪,她觉得自己好似在哪里见过顾远,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一臣说过,巡捕房里,你帮忙破获了不少案件。作为车检察长的义女,我相信你和我们一起联手的话,能尽快破掉这个案子。”顾远含笑迎视对方的目光。

“谢谢顾探长。”其实,她想过了,如果顾远不同意,她也会私下调查。上一个探长制造了不少冤案,最终是靠她找到了蛛丝马迹逆转案情的。所以,那位死去的探长特别厌恶她。

“不必客气,你们跟我来。”

“好。”

三人上楼,到探长室坐下。顾远拿起笔在纸上开始画不规则的线条,他说:“一臣,你去调查被解雇的那两个下人,请务必把他们带回来。”

他又看向车素薇:“车小姐,劳烦你去帮我查一下白家是做什么生意的,家中生意,又是谁在全权打理。”

顾远手中的笔停下,他合上本子:“我向白府邻居打听打听他们家的事。”

车素薇问:“白府上的案子,顾探长可有线索了?”

顾远摇头:“暂时没有。”

车素薇点头离开,去调查白家生意上的事情,康一臣也道:“顾探长,我也去了。”

“去吧。”

顾远下楼刚踏出捕房大门,便看到陆连魁从车子上下来。看他一身街头市井的打扮,陆连魁招呼:“顾远,上哪儿去啊?”

顾远头也不回:“查案。”

陆连魁摸摸下巴,随他去了。

来到白府附近,顾远假装给妹妹找工作,向左邻右舍打听白府的事情。

“如果你想让自家妹妹进白府做事,大婶劝你算了吧。”

“为何?我听说白府现在缺下人啊?”

“嘘,我告诉你啊,白府有鬼。”

“大婶你莫糊弄我啊。”

“嘿,我糊弄你干什么。十六年前,我见过白府有个小男孩,他鬼鬼祟祟地趴在我家墙头上,后来消失不见了。”

“大婶见到的男孩怕是白家大少爷吧。”

“那肯定不是白家大少爷。咱们两家相邻,是不是他我能认不出来吗?”

“那也不是鬼啊。”

“若不是,那小孩哪儿来的?”

“若不是白府家的亲戚孩子,那就是您眼花了。”

“嘿,大婶我眼睛利着呢。”

“既然如此,那你说那小孩长什么模样?”

“长得、长得漂亮极了,和二十年前去世的白太太长得特别像。”

“咦?和她长得像?说起来,白太太是怎么去世的?”

“难产。生下白家大小姐后就去世了,所以,白大小姐身体不好,这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二十年来,我只见过白大小姐出过两次门,真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啊。若不是她身子骨不好,我们家太太早上门提亲了,我们家少爷啊,开有几家茶庄,白大小姐配我家少爷绰绰有余。”

听到这里,顾远眉头一皱。

“白家正室夫人既然在当年去世了,那为何不扶正二太太?”

“那还用问,肯定是白老爷还念正室太太,所以不扶也不纳妾。”

“原来如此……大婶,我听说,白老爷上个月受伤住院,不知道白家发生了什么事?”

“你问我这个,我也不知道啊,白太太去世后,这白家便大门紧闭,就是以前和我家丫头一起去买菜的白府丫头也甚少往来。唉,不往来也好,听说里面闹鬼死了两个丫头,真是晦气。”

“哦,能把以前和白府下人往来的丫头叫出来谈谈吗?”

“唉,我说你这人,打听得这么清楚,是不是想干什么啊?”大婶忽然警惕起来。

“大婶啊,我只是想给妹妹打听清楚,免得她误入火坑啊。”顾远抹了一把汗水,有点口干舌燥。

大婶围着他转了一圈,犀利的目光来来回回扫视顾远,随即,她点点头:“我看你一副老实相,就信了你吧。进来,我让人给你送水喝。”

顾远露出憨厚的笑容:“谢谢大婶。”

于是,大婶把顾远带进家门,进门后,大婶扯开大嗓门:“小雪儿!”

西小院里传来丫头的回应声:“秋婶,我在做点心呢。”

大婶对顾远道:“走吧,跟我去灶房取水喝。”

顾远抹了一把脸:“谢谢大婶。”五月的烈阳,真是不讨人喜欢。

跟着大婶走到西南小院的灶房,顾远看到一口水井。顾远问道:“大婶,是不是所有人家的水井都打在灶房附近啊?”

大婶回道:“那可不,这井啊,也是有讲究的。”

“什么讲究啊?”

“水井最好打在西边的方向,且不能对着大门。不然晦气,会给家里招灾。你进十户人家的大门,就有九户人家把水井打在这个方向,而灶房也会布置在这个位置,这样也方便取水做饭。”

顾远不懂风水学里面的讲究,但从大婶的话中得知,这一路下去的人家,似乎都是把水井打在这个方位。

忽然,有什么东西闪过大脑。

他勾唇一笑。

白府灶房小院设在西南角落里,它有两道门,前门通往前院大厅,另外一个拱门,则通向下人们居住的地方。方厨子一旦起床,便可经过拱门直接进入灶房小院给白府的人做早饭。

大婶把顾远带进灶房里,她对在做点心的小雪儿说:“给这小子倒碗水。”

“是,秋婶。”于是,小雪儿给顾远倒了一碗水,顾远接过道谢,然后一口气喝下。大热天的,喝上一碗水,实在是爽快。

“你有什么话,快点问。不过,我还是要劝你,别把自家亲妹往火坑里推。”大婶催促。

“谢谢大婶。”道过谢,顾远问小雪儿,“雪儿姑娘,我听说你和白府的下人有来往。”

小雪儿停下手中的活计,她回:“有是有,不过莲子已经不在白府了。”

“莲子?”白府里的下人,可没这号人物。

“嗯,莲子原本是伺候白家大小姐的。因大小姐喜欢她亲手做的饭菜,所以每天出门买食材,这一来二去,我们就认识了。可在一个多月前,我再也没有见过莲子了。问起其他下人,他们都说莲子回乡下去了。”说完,小雪儿叹了一口气,“可我不相信他们说的话。”

“为何?”

“莲子很喜欢大小姐,每天能和我说许许多多关于大小姐的事情,她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大小姐呢?就算真的回乡下了,也会和我道个别啊。”

“雪儿姑娘和莲子姑娘感情真好。”

“那可不。”

“那你知道莲子老家在哪儿吗?”

“不知道。”

“那其他白府上的人,雪儿姑娘可有往来?”

“还有伺候白少爷的元庆,不过,最近他避着我,说是二太太下令不许家中下人和别人往来。”

接着,小雪儿又说起白府其他下人。

最后,顾远提起已死亡的春翠和夏美两人,小雪儿说:“我不喜欢春翠和夏美,同样是下人,只不过是伺候的主子不同,却傲得像只母鸡。”

听到这里,大婶打断他们:“好了好了,问也问清楚了,水也喝了,赶紧出去吧。这死丫头,仗着太太的宠爱,还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讲。”

离开大婶的主人家,顾远继续向邻人打听白府的事情。下午回巡捕房吃了晚饭又折回探长室时,康一臣和车素薇都还没有回来。他继续等,这一等,等到值晚班的巡捕换班。

“坐。”

隔着桌子,车素薇与顾远相对。

“白老爷以前是洋行买办,通过这个,他赚了不少钱。洋行倒闭后,他把钱投进酒楼,在公共租界及华界共开有五家酒楼。这酒楼生意上的事情,一直是白时英在跟着他做。目前,酒楼的实际掌权人还是白老爷。原本,他们打算在法租界开第六家酒楼,但因白老爷受伤昏迷住院给耽搁了。”

“白时英对酒楼的生意打理得怎么样?”

“从酒楼管事口中得知,他对生意上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他不仅敬重白老爷,人际圈的声誉也不错。”

“这就奇怪了,白时英二十岁,白老爷为何不把手中的生意全权交给他呢?”

“有两个可能,一是四十多岁的白老爷还不想放权退下来,二是白老爷想把酒楼交给另外的人打理。”

“白时英身上毫无瑕疵,白老爷何不退下来好好享福?有趣,有趣。假设,白老爷不想把酒楼交给白时英,那么,他想把酒楼交到谁手中?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一个身体多病,足不出户,一个迟早要嫁出去。不给白时英,他想给谁?”

“或许,或许这就是白老爷受伤住院的原因。”

“也许吧。”

“可白老爷受伤和被吓死的两个下人又有什么关系?”

顾远把玩着手中的笔,他说:“车小姐,往往看似无关的东西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白家,笼罩着一团迷雾,人要是走偏了,便迷失其中,真相就再也看不到了。”现在他们手中,看似没有任何线索,可又似乎已抓住了某种重要线索。现在,他只需要慢慢抽丝剥茧,就能找出吓死那两个下人的犯罪者。

车素薇离开后,顾远又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康一臣回来,他起身关灯下楼回家。

这个时间,外面已是灯火通明。顾远走过夜晚喧嚣的街道,穿越法租界,进入华界,然后转身进入混居了三教九流的小巷中,往租住的家中去。上了楼,回到家中,顾远洗漱换衣刚躺下没一会儿,外面便传来枪声。

这上海,依旧这么混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