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施微微,谢景川-第1章 玩具不懂轻重

第1章 玩具不懂轻重

凌晨。开门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很突兀。宋悠然却跑过去打开门,笑着张开双臂拥抱半夜回家的男人,“景川,生日快乐。”谢景川漠然的瞥了她一眼,冷冷道:“有病。”她张开的双臂始终空着,唇角上扬的僵化在那里。慢慢的,笑容不见了。谢景川把钥匙扔在玄关的柜子上。假装没有看见宋悠然一瞬间暗淡下来的眼睛。反正这个女人百毒不侵。等下就自己好了。还会像只烦人的猫一样凑上来,赶都不赶不走。果然。谢景川边脱外套边往里走了几步,宋悠然已经跟上来接过了他的西装外套,“蛋糕是刚做好的,没有特别甜……点上蜡烛许个愿吧。”她眼中带着期许。穿着淡粉色的长睡裙,眉眼竟然看起来七分温柔,三分可怜。谢景川揉了揉眉心,俊脸满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宋悠然,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装成温柔贤淑的样子,让人很恶心吗?”宋悠然微怔。谢景川已经不耐烦的绕过她,站到茶几那头。修长白皙的手拿着打火机,把一根根蜡烛全部点亮。宋悠然的眉眼一下子也跟着鲜活如初。谢景川从来不让宋悠然参与他的生活圈子,谢家的人和他那些朋友,也十分默契地略过她这位谢太太。即便是过生日,她也只能在凌晨占用他一小会儿的时间。蜡烛的火焰微微摇动,笼罩着谢景川俊美清冷的脸庞,少了年少时令人怦然心动的暖意,更多了几分成年男人的冷峻疏离。宋悠然带着笑意,双手合十,“景川,许个愿吧。”谢景川透过微弱的烛光,看着对面总是笑吟吟的女人,冷冷一笑:“这五年来,我只有一个愿望:“宋悠然,请你永远消失在我面前。”宋悠然脸上的血色一瞬间消失殆尽。伸手一把拉住离去的男人。谢景川声音骤然低沉,“放开。”宋悠然抬眸看着他,“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厌恶我?连看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这个问题,还用我回答吗?”谢景川忽然笑了笑,眉目俊朗,眸中却没有一点温度。有的只是无尽的厌恶,“宋悠然,我谢景川这辈子最恶心的人就是你。这句话,够清楚?够明白了吗?”宋悠然一直都知道。谢景川伤她,一向都不遗余力。明明是最亲最近的夫妻,却像是不死不休的杀父仇人。恨不得亲手把她千刀万剐才好。宋悠然桃花眼里渐渐泛起了水光,死死的拽着男人不放,“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她忽然攀上男人的肩膀,柔软的腰身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吻上他的唇,一下子像是发了疯一样。直到尝到对方唇齿间的血腥味。谢景川被她缠的乱了呼吸,一把把人推开,面沉如水,“宋悠然,你就真的这么贱?”“是你自己答应娶我的!”宋悠然眼中水光一片,“是你自己说会和我在一起的!话都是你说的!你……凭什么说我贱?”她一直不哭不闹,并代表不委屈。反而越是压抑久了的情绪,一旦爆发起来,越是惊人。“谢太太!”男人着重回味了这三个字,俊脸沉沉,“装了这么久,还是忍不住暴露了本性,早知道这样,还假模假样那么久干什么?”“是啊……”宋悠然淡淡笑着,“真不知道我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她的情绪异于平常,冰凉的指尖,轻轻勾勒着谢景川俊脸的轮廓,动作暧昧,声音勾人:“男人嘛,不过就是个床上的玩具,我对你那么好干什么?”“宋悠然!”谢景川俊脸黑沉,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力道重的几乎要把她的手生生折断,“你找死!”“呵,我们谢大少不愿意听了呢。”宋悠然看着男人愤怒的眼眸,心口像滴血一样疼,面上的笑容却越发明艳,“你不过就是我用50亿换来的玩具,谢景川,你凭什么不爱我?”男人俊脸上青筋暴起,随时有可能一把将她掐死。宋悠然踮起脚尖,吻上男人的唇,声音嘶哑的低语,“谢景川,我要你。”谢景川俊脸沉沉,撕裂了她身上的睡袍,让宋悠然的小脸瞬间变得煞白。他把她压在沙发上,两人纠缠着,茶几上的蛋糕被碰翻在地上,摔成了一滩乱泥。谢景川的声音像是冰冻三尺,“玩具可不懂轻重,谢太太好好享受吧。”

凌晨。

开门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很突兀。

宋悠然却跑过去打开门,笑着张开双臂拥抱半夜回家的男人,“景川,生日快乐。”

谢景川漠然的瞥了她一眼,冷冷道:“有病。”

她张开的双臂始终空着,唇角上扬的僵化在那里。

慢慢的,笑容不见了。

谢景川把钥匙扔在玄关的柜子上。

假装没有看见宋悠然一瞬间暗淡下来的眼睛。

反正这个女人百毒不侵。

等下就自己好了。

还会像只烦人的猫一样凑上来,赶都不赶不走。

果然。

谢景川边脱外套边往里走了几步,宋悠然已经跟上来接过了他的西装外套,“蛋糕是刚做好的,没有特别甜……点上蜡烛许个愿吧。”

她眼中带着期许。

穿着淡粉色的长睡裙,眉眼竟然看起来七分温柔,三分可怜。

谢景川揉了揉眉心,俊脸满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宋悠然,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装成温柔贤淑的样子,让人很恶心吗?”

宋悠然微怔。

谢景川已经不耐烦的绕过她,站到茶几那头。

修长白皙的手拿着打火机,把一根根蜡烛全部点亮。

宋悠然的眉眼一下子也跟着鲜活如初。

谢景川从来不让宋悠然参与他的生活圈子,谢家的人和他那些朋友,也十分默契地略过她这位谢太太。

即便是过生日,她也只能在凌晨占用他一小会儿的时间。

蜡烛的火焰微微摇动,笼罩着谢景川俊美清冷的脸庞,少了年少时令人怦然心动的暖意,更多了几分成年男人的冷峻疏离。

宋悠然带着笑意,双手合十,“景川,许个愿吧。”

谢景川透过微弱的烛光,看着对面总是笑吟吟的女人,冷冷一笑:“这五年来,我只有一个愿望:“宋悠然,请你永远消失在我面前。”

宋悠然脸上的血色一瞬间消失殆尽。

伸手一把拉住离去的男人。

谢景川声音骤然低沉,“放开。”

宋悠然抬眸看着他,“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厌恶我?连看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这个问题,还用我回答吗?”

谢景川忽然笑了笑,眉目俊朗,眸中却没有一点温度。

有的只是无尽的厌恶,“宋悠然,我谢景川这辈子最恶心的人就是你。

这句话,够清楚?够明白了吗?”

宋悠然一直都知道。

谢景川伤她,一向都不遗余力。

明明是最亲最近的夫妻,却像是不死不休的杀父仇人。

恨不得亲手把她千刀万剐才好。

宋悠然桃花眼里渐渐泛起了水光,死死的拽着男人不放,“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她忽然攀上男人的肩膀,柔软的腰身紧紧贴着他的胸膛。

吻上他的唇,一下子像是发了疯一样。

直到尝到对方唇齿间的血腥味。

谢景川被她缠的乱了呼吸,一把把人推开,面沉如水,“宋悠然,你就真的这么贱?”

“是你自己答应娶我的!”

宋悠然眼中水光一片,“是你自己说会和我在一起的!话都是你说的!你……凭什么说我贱?”

她一直不哭不闹,并代表不委屈。

反而越是压抑久了的情绪,一旦爆发起来,越是惊人。

“谢太太!”

男人着重回味了这三个字,俊脸沉沉,“装了这么久,还是忍不住暴露了本性,早知道这样,还假模假样那么久干什么?”

“是啊……”

宋悠然淡淡笑着,“真不知道我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

她的情绪异于平常,冰凉的指尖,轻轻勾勒着谢景川俊脸的轮廓,动作暧昧,声音勾人:“男人嘛,不过就是个床上的玩具,我对你那么好干什么?”

“宋悠然!”

谢景川俊脸黑沉,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力道重的几乎要把她的手生生折断,“你找死!”

“呵,我们谢大少不愿意听了呢。”

宋悠然看着男人愤怒的眼眸,心口像滴血一样疼,面上的笑容却越发明艳,“你不过就是我用50亿换来的玩具,谢景川,你凭什么不爱我?”

男人俊脸上青筋暴起,随时有可能一把将她掐死。

宋悠然踮起脚尖,吻上男人的唇,声音嘶哑的低语,“谢景川,我要你。”

谢景川俊脸沉沉,撕裂了她身上的睡袍,让宋悠然的小脸瞬间变得煞白。

他把她压在沙发上,两人纠缠着,茶几上的蛋糕被碰翻在地上,摔成了一滩乱泥。

谢景川的声音像是冰冻三尺,“玩具可不懂轻重,谢太太好好享受吧。”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