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的情深如海(贺兰心厉博深)第1章 回T市-厉少的情深如海(贺兰心厉博深)第1章 回T市阅读

第1章 回T市

A市,墓园,这天秋高气爽,阳光灿烂。

顾念立身于一座墓碑前,头上的蝴蝶发夹闪耀着亮光,一双清澈的眼眸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眸光变得柔和,而嘴角也扬起一片温柔。

“俊熙哥,今天我是跟你来道别的,我决定回T市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我也不会让你孤零零在下面久等的,等我妥善好一切后就回来陪你,你一定要等我!”

一阵风吹过,吹动顾念一头垂直的黑发。

顾念上前一步,蹲下身子,伸手轻轻的覆上墓碑上的照片,说道:“俊熙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不瞑目的!”说到这儿,顾念眼里迸发出寒光:“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照片中林俊熙五官俊朗,眼眸温柔、嘴角微扬,墓碑左下方刻着年龄二十五!英年早逝可惜了!

顾念看着照片中的温润男子,笑了:“你眼神还是如往昔般对我温柔相待,等我,我会很快回来!”

话毕,顾念站起身子冲着林俊熙再次笑了笑,随后又走向一边的碑,鞠了三躬:“林伯,我走了!”

林伯是林俊熙的父亲,曾今林伯是贺家的管家,很早以前他们父子一直生活在贺家,后来事出有因,他们父子离开了贺家,再后来自己从贺家离开就随着林伯他们居住在A市。

下了山,顾念便看到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停在山下。

很快从驾驶位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材高大魁梧,他是厉博深的司机兼保镖,名叫孟浩。

他打开后座示意顾念上车,顾念淡淡得冲孟浩点了下头坐上了车。

上了车,孟浩发动车子,而顾念随意拿起刚才来时路上买的几本财经杂志。

选了选几本,最后双眸定格在一本杂志封面上,杂志封面上赫然的标题以及一个精致五官的女子引起了顾念注视。

标题是:A市日升集团现任董事长顾曼贞今天正式全面收购A市以及一些地区的大小日化企业,从而垄断了本土所有日化业的市场。自从顾曼贞两年前坐镇日升,全面接管日升所有业务后,日升的业绩再创新高……

顾念翻看杂志细细看着关于日升以及关于顾曼贞一切的报道。

打心里顾念对日升这位年轻掌舵者心生佩服,年纪轻轻这般魄力、能干实属难得!

顾曼贞不过大自己五岁,能稳坐日升,又让日升的业绩更上一层楼,绝不是简单的人物。也对,她的父亲可是顾振寒,响当当人物的子女岂是庸人?

对于顾曼贞,作为A市市民并不陌生,因为她是赫赫有名日升集团原董事长的长女,又因为她也是日升总经理陆未远的未婚妻,而陆未远在商界又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再加上顾曼贞和陆未远的那段感情也是被人广为流传,尤其他们那一年接二连三所发生的事,A市无人不晓无人不知。

所有市民也曾祝福这对璧人,只可惜命运捉弄人,陆未远客死他乡。

顾念看着“顾曼贞”,心底轻轻叹了声气,替她跟那个陆未远感到惋惜,终究两人没在一起。

说实在她跟陆未远在一起倒是真般配,一个俊朗一个美丽,而且都是聪明能干的人,只可惜……

然顾念此刻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她跟顾曼贞一样在商界独领风骚,而且又因为身世、经历都很相似,彼此欣赏又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好的合作伙伴!

两大女财阀在商界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如同两匹耀眼的黑马,可谓震惊了商界!

顾念合上杂志,不看了,心里一片怆然,让她又想起了自己跟林俊熙,他们又何尝不是造物弄人,最终也是阴阳相隔吗?

--经过几个小时的行程,车子很快开到了T市。

过收费站时,原本闭目休憩的顾念骤然睁眼,看了眼窗外,问道:“到T市了?”

“是的顾小姐,我们已经到T市了,再行驶一个小时很快就到兰博雅苑了!”

“嗯!”顾念应了声便托腮看向窗外,嘴角扬起一抹冷冷的弧度:T市,我终于回来了!所有的债我一并慢慢讨回来!

--劳斯莱斯轿绕过几个道终于朝一处盘山公路上驶去,它的方向正是向半山腰的一座别墅去。

顾念坐在后座上,伸手摇下车窗,本是秋天,因此沿途放眼看去,道路两旁树木上的大部分树叶都渐渐变黄了,从枯枝上缤纷掉落下来,再远处一大片的枫叶,火红火红的晕染了大地,为秋天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顾念薄唇扬起淡淡的弧度,伸出嫩白的纤手,适时扑捉秋的味道。

微微抬眼,耀眼的阳光刺得顾念眯起了眼眸,天空如此宁静如此蔚蓝。

而天空的白云有如羊群,又有如棉花糖一样铺洒在天际,此刻的天空仿佛被海水洗过了,如羽毛一般的轻盈碧蓝。

顾念看着天空,不知怎的天空倒映出一张俊朗的容颜,而他的脸上扬起一抹阳光般的笑容,似乎“他”又张开薄薄的嘴唇,轻声冲着自己说道“念念,我爱你”。

刹那让顾念心口狠狠一扯,眼前有点模糊了,唇瓣喃喃道:“俊熙哥,俊熙哥!”

顾念迷蒙的眼眸很想再看清天空中那张俊脸时,可看到的唯独白茫茫一片。

他还是走了,终于撇下孤零零自己独自走了。

顾念模糊的视线刹那水蒙蒙一片,在泪水快掉下来的时候,抬手擦去。

将车窗摇上,抬手捂脸,闭着眼,而泪腺丝毫不受控制,还是那么不客气的从指缝中簌簌而下。

俊熙哥这场事故让你我从此阴阳相隔,生死相望。你还是狠心啊,只留我一人在世上!

俊熙哥,我答应你,等我报完仇,我一定守诺来找你,你一定等我!

--“顾小姐,兰博雅苑到了!”司机看着后视镜,以为顾念闭目睡着了,于是轻声提醒了句。

顾念泪早已干了,听闻司机的话,蓦地睁眼,心口下意识跳了下,然后呼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脸颊,既来之则安之。

随后摇下车窗探出头,看着前方一个大大的石墩上写着“兰博雅苑”四个字,尤其看到第一个字时,顾念不经意蹙了下眉,随后心里又不禁想着,这个别墅的主人怎么取了“兰博”两字?倒是让她想起名车兰博基尼了,如果取个“逸枫雅居”倒显得诗意盎然,可“兰博”两字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点俗又难听!幸好后面“雅苑”两字倒是贴了一丝韵味。

门卫早已将滑动门打开,司机开着车径直进入兰博雅苑。

这是顾念第一次来兰博雅苑,但对于兰博雅苑的传闻也有所耳闻。

听说该主人厉博深私下是个很懂生活也很享受生活的人,这个兰博雅苑曾耗巨资打造出来的世外桃源。

兰博雅苑整个居住环境小到细节,大到整个别墅格局,包括周遭景致的建造,都是厉博深规划图纸,然后聘请一流的建筑师建造而成的。

他要的就是一种惬意舒适的生活环境,半山腰后面还有一片大海,有山有水确实是个好居处,这个男人倒是修身养性挺会享受生活的。

顾念看向窗外,放眼过去,那一棵棵落尽了叶的参天大树盘织交错在天空,其中所熟知的有杨树、榆树、槐树等还有一些叫不上名来的树,那些树木的枝干一直延伸的天际,仿佛触手可及那一片苍穹。

若是来年春天长出叶子,枝繁叶茂倒是挺适合夏天避暑的好地方。

沿途中鸟语花香,没想到已是秋天,可里面竟然开满了一些顾念未曾看过的花草。

满园芳香关不尽,唯有墨香驻于心,百花争艳,芳香怡人,倒是惊艳了顾念的眉眼。

顾念不由叹道,这兰博雅苑果不其然如外界所传说的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师傅,若步行要多长时间才能到达主别墅?”如果很快的话,她倒是宁愿下车走走,看看兰博雅苑内的自然景色。

“如果步行的话起码半个多小时?”

半个多小时?嗯,确实有点长,不过若是漫步此景,感受一下这番美景,走一走也无妨,也不枉虚来此一遭。

“师傅,我想下车走走可以吗?”

“可是主人还在别墅等顾小姐呢?”

闻言,顾念不再多说,想想也是,今天来这儿本身是因为有事,岂能让他久等?何况有些事自己必须提前说清楚,倒也作罢!

“好!”顾念应了声,而视线始终落向外面的景色。

司机点头,车子没开几分钟骤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顾念好奇转头。

“主人就在前面!”司机说着当即解开安全带,然后下了车。

顾念一惊,心口又下意识起伏,又有点紧张,但很快平复各种情绪,再次呼了口气抬头看向前方。

只见前方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渐渐临近,一些斑驳的光影投射在他身上,影影绰绰,但还是可以看到他俊朗的面孔。

顾念平静看着临近的男人,深吸一口气开门下车,当一只脚刚迈下地面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就这么笼罩下来,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夹着几许薄荷味就这么扑鼻而来。

顾念抬头,视线就这么对上一张太过冷峻的脸,同时视线不由撞入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心口微微波动。

“来了?”厉博深扬起嘴角绅士地伸手。

厉博深的声音很好听,低沉磁性,很让人蛊惑,尤其对女人而言。

顾念点头,将手放于厉博深的掌心。

顾念的纤手很细很滑又很白,盈盈一握,手感挺好!厉博深眸子深深,顾念敛下眼眸下了车,厉博深自然适时放开了手。

“我本应该亲自接顾小姐来兰博雅苑,可临时公事繁忙,刚忙到现在匆匆返回兰博雅苑,适才打电话才知道顾小姐也在途中,原本想在雅苑门口等你!没想到你已经进来!”

闻言,顾念淡淡道:“不碍事!我怎能让厉董亲自迎接等候呢?”

这C市堂堂厉市集团,谁人不晓谁人不知呢?尤其像厉博深三个响当当的名字便是震惊商界,他的名气跟A市陆未远有一拼,不过陆未远毕竟替人打工,而他可谓真正钻石王老五,因此她一个无名小卒的女子怎能让厉博深亲自接驾等候呢?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绝不会跟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自己普通老百姓,而他却是身份煊赫的厉市集团董事长,简直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最后却因为一张契约而牵扯在一起。

顾念心里不禁嘲讽,真是命运捉弄。

厉博深挑眉,薄唇扬了下,心里不禁“啧”了下,这小妮子性子虽然寡淡,言辞倒是永远犀利,变相讥讽,有意思!

“第一次来兰博雅苑,不知顾小姐是否愿意步行走一遭,沿途可以看一下厉某舍下的雅苑景色?”

“好!”顾念点头。

厉博深勾唇,双手背手放于身后,步子早已迈开走向前方。

顾念随即跟上,抬眸看着周遭的丛林灌木,呼吸间尽是花香芬芳,空气清新。

抬眼,前方一株株挺拔笔直的椰子树,在蔚蓝的天空下,叶子像孔雀尾似的散开,犹如长长的羽毛一样,有风时树影婆娑,没风时也飘逸秀美。

高高的椰子树像一把太阳伞,不约而同的向一边倾斜着,微微地弯着腰。

“那边是海?”问这话,顾念纯粹只想打破这寂静的氛围,免得沿途两人无话可说,生出尴尬。

“听到海浪声了?没想到顾小姐的听觉很好,一听便知道哪个方向朝海!”厉博深顿步,转身,勾唇问道。

他的眼睛很黑很亮,又如一潭深渊。顾念移开视线:“不是听觉厉害,而是这大片的椰子树叶都倾向同一个方向,所以我认为椰子树叶所朝的位置必定是大海!

闻言,厉博深的眸子更深,笑道:“顾小姐果真是聪慧过人,鉴貌辨色的本事不错!”

“厉董,鉴貌辨色这成语不适合在这句话形容!”顾念淡淡说道,眸子沉静。

厉博深心底又“啧”了声,这小妮子!

一丝笑意蔓延厉博深的瞳仁深处,随即挑眉:“那顾小姐说该如何形容这句话呢?”

顾念看了眼厉博深,没有接话,只是低眸欣赏眼前风景了。

厉博深不恼,反而心中愉悦,这小妮子倒是有胆量,竟然直接无视自己的话,这世上怕是她是第一个敢在自己面前这般镇定自若和无视了!

再走几步,一大片枫树林豁然呈现在顾念眼前,顾念上前,心中自是欢喜,可她从小冷漠淡然惯了,再怎么喜欢的事物,她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表现在脸上,让人感到她是欢快无比的。

置身枫树林中,那数不尽的红叶就好似栖满枝头的红蝴蝶,那斑驳的树影清晰地投在小路上,好似一幅幅浓淡相宜的剪纸画,简直美极了!

一阵风吹过,枯黄的树叶沙沙地响着,洋洋洒洒飘下几片枫叶。

顾念伸手接住了一片落叶,不知怎的,看着手中的落叶,心里徒生出一片荒芜和感伤。

不由想起林俊熙曾唱过的一句歌词:我用秋的言语,为这段爱伏笔,笑声里蕴藏我们记忆,我用秋的诗句埋下永久痕迹,最后一片落叶还是你!

坏情绪悄然而至,顾念再也没有心思来欣赏这沿途风景,吁了口气向前走。

顾念叹气本是很轻,照理说厉博深听不清的,可偏偏厉博深听到了。于是他转身,看着顾念低眸满脸的黯淡神情,微微蹙眉。

“顾小姐,倘若累了,我们还是坐观光车到主别墅吧!”

顾念抬眸,看了厉博深一秒,点头应道:“好!”看到周遭的落叶,想起林俊熙已然没有这个心情继续漫步观赏了。

很快观光车开到顾念身边,厉博深打开车门让顾念先坐进去,然后自己才上了车。

上了车,顾念转头看向窗外思绪游离,厉博深看了眼,淡淡收回视线,眸中隐隐一丝笑意蔓延!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