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的情深如海(贺兰心厉博深)第4章 婚房-厉少的情深如海(贺兰心厉博深)第4章 婚房阅读

第4章 婚房

厉博深带着顾念上了楼,熟悉各个楼层和房间,然后又带着她进了他们的婚房。

刚进屋,厉博深的电话响了,接起时,眉头跟着一皱,简单应了句:“嗯!”

挂完电话,厉博深笑着对顾念说:“公司有要事,我必须赶去一趟,你先休息一下,有什么需要你可以随时叫佣人或徐妈,晚上我们一起共餐!”

“嗯!”顾念点头应了声。其实她也不想跟他独处,巴不得他赶紧离开。

厉博深笑了笑转身出了房间,下了楼,厉博深走向徐妈。

“少爷!”徐妈放下手中的活,恭敬道!

“徐妈,给顾小姐炖一些滋补养生的汤,等她醒了后给她盛一碗!”她太过消瘦该补补。

“是!”

厉博深刚走几步,倏然顿步,回头,语气轻柔但不乏威力:“徐妈,明日起顾小姐就要与我登记结婚,明天你把婚房布置一下,日后她便是兰博雅远苑的女主人,今后还望徐妈像照顾我那样照顾顾小姐!她今后可是我厉博深的妻子!”言外之意,对她不敬就是对他不敬!

徐妈当即睁大双眸,甚是震惊,少爷说什么?他要结婚了?而且结婚对象就是楼上那位?

--顾念舟车劳顿,又加上之前身体虚弱,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一睡便是沉沉。

等顾念醒来后已是黄昏时分,下楼时,厉博深还没回来。

徐妈见到顾念下楼,马上笑脸相迎:“顾小姐,我刚炖了滋补养生汤,我马上盛来给您!”

顾念抬眼,微不可见挑了下眉,怎么睡了一个下午,这位佣人就对自己的态度截然相反了?之前自己可察觉到她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友善呢?

顾念点了点头径直走向餐厅,徐妈将汤端到顾念桌前:“喝喝看,味道不知合不合顾小姐的口味?”

顾念道了声谢,然后动口。

整个喝汤过程中,徐妈在一边肆无忌惮打量着顾念,她始终不敢相信他们的少爷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而且还娶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

难道这个女人的背景很好?是个隐形富商或是官商的千金?

看着年纪大概二十左右,长相也是一般般的,谈不上倾城倾国。

只是肤白细嫩,五官嘛倒是清秀,尤其眉眼间看似根本不像二十左右的花季少女,反而让人觉得此女颇为沉静深沉老练!

而她举止间大有大家闺秀之风范,根本不像普通家庭出来的子女,难道她真的是有身份的女人?

顾念虽低着头喝汤,但视线的余光还是能感觉到徐妈在打量她。

对于徐妈这份打量和疑惑,顾念明白,所以不会感到特别不舒服。

喝完汤,顾念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举止投足间优雅得体,抬眸:“我先上楼了!”

“好的!”徐妈应道,看着远去的背影,疑惑更深,这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虽然厉博深平时很尊敬她,但有一些事他也不可能跟自己多说什么,毕竟他是这里的主人,做下人把事做好就好!所以自己也不好去问厉博深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顾念上了楼直接奔向二楼的一间书房,整个书房陈列着很多书架,而书架上更是堆满了包罗万象的各种书籍。

每个书架上头写明书籍种类,顾念看了眼走向金融书架类,随后挑了一本金融书籍翻看。

--厉氏,厉博深疲倦地倚在皮椅上,双眸看向落地窗外,若有所思。夕阳漫天,渲染一室金黄。

“听说秦婉有意撮合贺玲跟她的弟弟秦轩婚事,贺婷夫妇没表示赞成也没说不同意,但贺玲本人似乎坚决不同意嫁给秦轩!”身边邓勇说了句。

“哼!这个女人能有男人肯要她不错了,不过是个残花败柳,秦轩若是真娶她,倒是委屈了这么一个青年才俊!”

“也对,亏她当初还想跟老板您……”

厉博深倏然抬头看向邓勇,眼神犀利,惊得邓勇余下的话不敢说出口。

邓勇后知后觉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对了,晚上跟方局长的饭局?”

“取消!”厉博深淡淡说着起身,邓勇急忙将西装外套递给厉博深,并应道:“是!”

--厉博深从公司出来后便坐车回兰博雅苑。途中,由于下班高峰期,堵车堵的要命。

厉博深坐在后座上,眉头紧锁,脸色不悦,抽着烟,时不时看手表,又时不时看向窗外堵得长龙的车子,烦躁低咒一句:“该死!”

今天孟权临时有事,邓勇只好代驾,他看了眼后视镜,心里纳闷,照理说T市堵车不过寻常事,他们早已习惯,而厉博深更是如此。

有时候面对堵车,厉博深向来淡然,然后坐在后面慢条斯理抽着烟,拿着报纸翻阅,又或者将未处理完的公事放在车上处理,但从来没见过他今天为了堵车而不悦或是怒骂的?

难道……邓勇突然想起什么原因了,难不成他们的老板这么迫不及待回家是因为家里的未婚妻?

也不对啊,老板娶那个女子完全是因为利益所需,根本无爱,他又怎么可能心切回家只为了那个贺家千金?

正在邓勇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厉博深不悦开口:“还不开车?”

邓勇一个激灵看向前方,才知道车流开始疏通了,我的乖乖,吓死我了?邓勇汗颜看了眼后视镜。

--终于到达兰博雅苑,厉博深下了车,脚步匆匆走向别墅。

驾驶位的邓勇摸了摸鼻子,他们这位老板今天似乎有点反常。

厉博深进屋别墅时,看了眼四周,冲着其中一个佣人问道:“顾小姐有没有下过楼?”

“四点多下过楼,在餐厅喝了徐妈煲好的汤又上楼了!”佣人恭敬回道。

“嗯,徐妈呢?”

“徐妈在厨房准备晚餐!”

“嗯!”厉博深应了声便上了楼。

来到主卧室,却不见顾念的身影,皱眉,随后眼睛一亮,转身朝书房走去。

厉博深伸手轻轻推开房门,一眼便看到小小的身子蹲坐在地上,双膝曲着,头一耷,几缕垂直的黑发遮住了脸颊,而手中的书本早已垂落在地。

厉博深勾唇,这丫头怎么又睡着了?秋天本是凉意,这么坐在地上睡着不怕着凉了?

放轻脚步上前,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人儿,嘴角上扬,心里叹道真是个孩子,也对,她本来就是个孩子,自己大她整整一轮,她二十三,而自己已经三十五了,相差十二岁,她在自己眼里原本就是孩子!

厉博深弯下腰,低眸看着顾念,睡着的她很安静,长长的睫毛如同羽翼,投下一片阴影。而粉嘟嘟的嘴唇倒是让人忍不住品尝一下。

厉博深这么想着,情难自禁覆下唇瓣轻啄了下顾念的唇然后迅速撤离,呼了口气,心跳加速,有点像做贼的感觉。

被自己的心虚吓了一跳,抚了抚额,低柔唤道:“念念,念念!”

顾念迷糊睁眼,看到眼前的男人,一个激灵,彻底清醒,清了清嗓子:“回来了?”

“在地上睡着很容易着凉,若是困了,吃了晚饭早点休息!”厉博深嗓音轻柔低沉。

“嗯!”

厉博深捡起地上两本书籍,一本是莫顿的《金融学》,还有一本是《货币银行学》。“念念可曾想过继续读研?”厉博深将两本书放在了桌上。顾念顿步,沉默一秒转身淡淡道:“不想,我想尽快进入贺氏。”现在对于她来说只想尽快进入贺氏,铲除异己!然后贺氏到时候看着办!停顿数秒,她又道:“不过这些年我虽然在工作,但从来没有放弃学习,闲暇时我翻看资料了解一些金融动态,生活很充足!俗话说宝剑不磨要生锈,人不学习要落后!”闻言,厉博深挑眉,嘴角笑容加深:“念念说的极是,古人云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念念有这等进取好学的态度实属难得!”顾念没有接话,只是回眸淡然看了眼厉博深便离开书房。废话!我可是贺氏集团大千金,从小受贺家老爷严厉的家教,魔鬼式的训练,又受他老人家熏陶,学习怎能荒废?这番表扬简直太过恭维、虚假!身后厉博深看着那道纤影,笑容蓄满了瞳仁深处,伸手摸着下巴,“啧”,看来自己马屁拍到马蹄上了,这小妮子一点也不领情,反而心底对自己嘲讽不已了!--餐厅里,除了用餐时所发出来的餐具碰撞声,一片寂静。

顾念默默用着餐,用餐过程中无不体现出她是个有修养的女子。

有修养不足为奇,因为她是贺氏千金名门之后,顾念从小熏陶基本礼仪,再加上她从小被贺老内定为贺氏将来继承人,因此各方面对顾念的要求都非常严格。而厉博深也是饭不语的人,所以餐厅氛围就显得安静无比!

当然厉博深总是时不时夹菜给顾念,然后说道:“多吃点,女孩子太瘦不好看!”

顾念细嚼慢咽着食物,低眸看着盘子里堆积如山的食物,抿了抿唇:“太多,我吃不完,浪费!”

“吃不完我吃!”厉博深勾唇笑道。

顾念抬头,四目相对,厉博深眼含笑意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厉博深嘴角的笑意,还是他的话,让顾念微微红了脸,忙低下头继续用餐。

难得见到顾念在自己面前窘羞的样子,再一看,她脸上那抹红晕还是挺可爱的,尤其挂在她略显苍白的脸颊,看上去红润有光泽,倒是真美!

厉博深眸里笑意颇浓,原来这丫头也会难为情!不看她了,怕是看她又让她窘迫了,低头继续用餐!

身边站着的徐妈惊讶于厉博深臉上的笑意,那笑简直如沐春风,原来他们的少爷笑起来这么好看?以前可从未见过他这般心无城府的笑容!

徐妈视线又落在了一边低头默默用餐的顾念身上,这个女子本事不能小看,难道少爷对此女子是真的?_吃了晚餐,厉博深因还有公事处理便进了书房办公,而顾念因白天睡得多,又见时间尚早,于是从书房拿了白天未看完的《金融学》回到卧室继续看。

顾念临出书房门口,厉博深叫住她,双手插兜上前,目光温和:“别看得太晚,累得话早点休息,若是有事尽管找我或是佣人!”

“嗯!”顾念自然点头应道,随即起步离开。

可下一秒又被厉博深叫住,顾念顿步,转身,才知厉博深又离近一步了,近到两人呼息几乎交缠,幸好他比自己高,避免两人脸部相贴,生出尴尬。

顾念不自在敛眸,轻声问道:“什么?”

“明天別忘了一起去民政局!”厉博深越发喜欢看顾念脸红紧张的样子!

“嗯!”顾念脑子微微迟钝,听清后,面无波澜才低声应道。

这是一场契约婚姻,双方各取所需,即便自己再不愿意,也无法逃避事实,所以这场婚约只能认了!

--回到卧室,顾念一想到明天就要与厉博深去民政局,心情忽然很坏,将手中的书随意丢在了桌台上。

胸口有点闷,起身走向阳台,推开落地窗。

凉风袭来,顾念搓了搓脸,双手环胸走向露天。

周遭全是参天大树,风吹来发出沙沙声响,月光倾斜,树影婆娑!

顾念抬头看向月朗星空,心口莫名感伤,眼眶渐渐泛红潮湿。

“俊熙哥,明天我就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了,你会怪我吗?”

一颗眼泪悄然滴了下来,划过顾念的脸庞!

翌日,顾念醒来打开衣柜换衣时,当场震住了!

之前听厉博深说过,厨柜里有为她准备换洗的衣服!却不曾想两排厨柜里竟挂满了琳琅满目四季换洗的衣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