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顾董,顾念-第2章 顾小姐到了

第2章 顾小姐到了

开车毕竟快的,没一会儿就到了主别墅,车子停下,厉博深说道:“顾小姐到了!”

顾念转头,抿唇点了下头便下了车。

一下车,一栋气派十足的欧式别墅呈现在眼前。

厉博深勾唇,伸手:“请进!”

顾念随之跟上厉博深的脚步进了别墅,厉博深能用金钱砸下外面的世外桃源,那么对于别墅里的装潢自然更不用说,肯定也是贵气十足、奢侈气派!

进了别墅,一些佣人纷纷恭敬站在一边迎候他们,其中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妈子不动声色打量着顾念。

这位老妈人人称她为徐妈,她以前一直侍奉厉博深母亲的,与他母亲感情甚好,而且从小看着厉博深长大,对他也视如己出百般疼爱。

后来因厉博深父母亡故,厉博深又出了意外犯了傻远赴国外治疗,当时徐妈没少握着他的手哭个不停,满满都是心疼,之后厉博深离开厉宅后,徐妈也被厉宅的人赶了出来。

直到厉博深回国,无意再遇上了徐妈,这才让她重回他的身边照顾他的日常起居!

那时徐妈看到厉博深站在自己面前,颇为激动和震惊,激动的哭着说道:“你父母若是在天上看到你这样一定很欣慰!”

这么多年她虽说在兰博雅苑是保姆的身份,但在厉博深眼里她是至亲的人!也很尊敬她!

昨晚当厉博深告知她今天兰博雅苑要接待一个重要朋友,并且这位朋友还要留宿,这让徐妈有点惊讶。

要知道兰博雅苑是从来不招待外来客的,除了厉先生唯一至亲的奶奶外,其余没有厉先生同意一概不准踏进兰博雅苑,甚至连厉先生这么多年来的绯闻女友都不曾来过这儿。

所以当顾念走进别墅时,她不得不打量眼前这个女子!

顾念无视那些人的打量,拿起花茶并不急着饮用,而是抬眸淡淡道:“厉董,我们是否该直接切入主题?”

“不急,眼下时间充裕,顾小姐一路颠簸怕是累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厉博深抬腕看了眼时间笑道。

“不用,我在车上已经闭目休息过了,现在我只想把一些细节交代一下!”

“好!不知顾小姐还有什么细节需要交代?”厉博深挥手示意其他人退下。

那些佣人自然会意便纷纷谴退,徐妈忍不住回头再看了眼顾念,眉头微锁,眼神不太友善方才转身离去。

厉博深从茶几上的烟盒里取出一根烟放于唇边,打开打火机,凑近烟头,眯着眼深吸一口烟,然后身子随意靠在沙发背上,双腿交叠舒适得吐出烟圈:“难道顾小姐对于前一阵子所签的契约有异议?”

别人吸烟若是显得很痞或是有失大雅的话,那么厉博深刚才整个吸烟一气呵成的动作,倒是让人觉得优雅无比。

或许因为他长得帅气,又或许他这个男人有这个资本优雅,所以才不会让人觉得他吸烟很讨厌。

不过厉博深吸烟再酷再帅再优雅,可对于顾念来说还是有点不喜的,因为她向来对烟味有抵触,一闻到这股味道,整个喉咙就开始发痒,像似咽不下又咳不出的感觉。

曾今林俊熙为了顾念再怎么喜欢抽烟,也断然把它戒得干干净净!

顾念从小控制情绪的能力还是有的,面对眼前烟雾萦绕,眉头未曾皱一下,强忍住喉咙的不舒服,清了清嗓子说道:“关于契约我没有任何异议,只是我想说清楚一点,目前我不想任何人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所以对婚事我不想弄得T市人尽皆知,一切从简!”

“可以!”厉博深挑眉认同。

“还有,那就是婚后我想在外面租一间屋子,这样你我就不会相互干扰,各自有自己的空间!”

厉博深吸着烟,眉头一皱,眯着眼看着顾念,互不相扰?

周遭漫着烟雾,让顾念看不出此刻厉博深真切的神情,看到的只是一贯的讳莫如深。

“你觉得这样好吗?虽然我们只是契约婚姻,但是形式毕竟在的,你婚后居然在外面租房子住,若是有天让别人知道我厉博深的女人这样,让他们如何看我?又如何说我?我厉博深居然养不起自己的女人!?”

“你不是答应我们之间的关系目前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吗?那么外人怎么会知晓?又怎么会说你呢?再者我们本是名义夫妻!”顾念双眸平静看着厉博深。

一句话堵得厉博深竟然毫无反驳之语,行,他怎么忘了,这个小妮子可是贺荣的亲孙女,真是有爷爷必有其孙女,口才一样了得!

厉博深压了压气,伸手掸了下烟灰:“这件事我不同意,虽然外界人不知,但有天势必也会让贺家人知晓,别忘了我们当初的计划!若是被贺家人知道我们根本只是协议婚姻,他们又会作何感想?况且我结婚这么大的事,早已通知别墅上下的人,若是被下人知道我们结了婚还不住在一起,让她们如何看待?背后总会生出一些碎语,我厉博深不允许!”

顾念皱眉,敛眸抿唇,虽然厉博深的话有点牵强,但是自己也明白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决不允许他人忤逆他的一切!

想了想,自己也必须仰仗他的势力才能完成自己的报复计划,也罢了,沉默数秒起唇说道:“那行,我可以居住在这儿,但是我们必须分房睡,还有,趁现在还没回贺家之前,我想出去找间店铺开个花店!”

“开花店?”

“嗯!”

“我不同意,不管怎样你是我厉博深名义上的太太,堂堂厉氏总裁夫人居然开花店?这让别人怎么想?”

当然厉博深还有一点私心没说,因为一旦开花店意味着顾念每天都要与不同的人打交道,而顾念清新雅俗的姿色难免引起男人的注意,即使是名义夫妻,他也不允许!

“厉董,我们只是名义夫妻,条约上写的清清楚楚你我互不打扰对方的生活空间!”顾念一字一顿淡淡道。

厉博深掀眼,拿着烟的的手微微一紧,沉了沉气:“好!”

“到时候花店开张后,我希望我出入兰博雅苑是自由的,而不是每天有司机接送!我不想引人注意!”顾念继续道。

“这个不行,怎么说你也是我名义上的太太,我……”

“我可以坐公交,然后步行一段路上山,当做运动锻炼身体!”顾念直接打断厉博深的话。

很好,顾念,你是第一个敢跟我厉博深这么说话的人,勇气可嘉,我不生气!

厉博深吐了口烟气,然后将烟蒂抿灭,重重说道:“好!”

“谢谢!”顾念才拿起花茶抿了一口。

“既然顾小姐说了一些细节,那么我是否也提出一些意见呢?”厉博深双手一摊,嘴角一扬!

“可以,厉董请讲!”顾念放下茶杯,抬眸。

“明天我就与你去民政局登记结婚,结婚证一领,你我便是夫妻,纵使名义上,那也是夫妻之实。所以以后我可否称呼你念念,而你是否也该叫我名字,若是顾小姐或是厉董称呼,那也太见外了,若是让兰博雅苑上下佣人听了岂不是笑话?”

顾念皱眉,她很不喜他人叫她念念,这称呼有点太过亲昵了。

这世上唯独可以叫她念念的只有早已离世的母亲和俊熙,别人通常叫她都是连名带姓顾念。

厉博深察觉出来了,只是不动声色再次问道:“可好?”

“好!”

“嗯,那么我现在早点改口叫念念可好?”厉博深嘴角一勾。

顾念敛眸,抿了抿唇瓣应道:“嗯!”

厉博深眸子遂亮,笑意甚浓,站起身伸出手:“念念,我带你到楼上熟知一下各个房间以及我们的婚房,嗯?”

顾念抬眸,凝睇数秒后,才将手交于厉博深的手中。

厉博深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倒是好看。被厉博深握着,顾念虽不喜,但谁叫他明天过后就是她的丈夫呢?即使再不喜他的称呼或是亲密举动,她也只能隐忍了,因为她必须仰仗厉博深的势力,才可以顺利报仇!

当然此刻在顾念心里所谓的亲密举动无非只是牵手而起,再无其他。

因为在这场三年的婚姻里,他们黑纸白字写得清清楚楚,这场婚姻只是有名无实!

一个多月前,正逢顾念自己生日,林俊熙当天提早一个钟头下班,回家特地下厨做了一桌丰富的菜肴。

然后骑着自行车去花店接顾念,那时顾念开了一间花店,生意挺好的!

生日总少不了蛋糕,所以顾念将花店门关了后,跟林俊熙去了蛋糕店!

两个人开开心心出了蛋糕店时,谁知正在这时一辆车追风逐电般朝他们驶过来。

顾念惊恐万分,脑子一片混乱,下一秒顾念身体被林俊熙狠狠推倒在一边,而林俊熙却被车子撞飞了很远,而肇事司机当场也死去了。

周遭一片嘈杂声音,当顾念回过神看到的只是不远处林俊熙倒在血泊中时,整个人颤抖不已,脸色煞白。

后来的后来路人报了警,经证实,司机是酒后驾车,是个无业游民,家境清贫,家中只有高龄父母和他的妻儿,妻子是个洗碗工,孩子还在读书,而这个司机生前还欠下巨额高利贷,因此面对这样的情况,就算让肇事司机家属赔偿事故费用都很难。

而林俊熙也被送往医院,经过数小时抢救虽捡回了一条命,但是生命随时都会出现危险迹象!

因为医生对顾念说林俊熙车祸伤势很严重,手术只是暂时成功,随时病患都会出现生命垂危,所以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

当时顾念面对林俊熙出车祸早已失魂落魄,又听医生这么说,顾念泪如泉涌,“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揪着医生白大褂哭道:“医生我求你,求你救救他!”

她已经失去了疼爱她的爷爷、母亲、林伯,她不想再失去一个至亲的人,何况这个人又是自己的挚爱,他若是走了,自己一个人留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们做医生自然会尽力去救病患,只不过你的朋友伤势真的很严重,你还是要随时随地做好心理准备!还有,医疗费用你必须要及时缴费,否则……”

“只要你能救活他,医疗费我会及时上缴的!”顾念话虽这么说,可面对林俊熙高额手术费用,还是杯水车薪!

最后顾念决定将花店卖了,只不过临时也很难找到买主,因此面对这笔昂贵的医疗费可谓倾尽了顾念所有家当。

在A市顾念又没有什么朋友,心急生出一个念头,就是向各大医院输血而换得一些钱,由于输血过多,又因为自身处于极其焦虑紧张害怕的情绪,因此有天顾念刚从医院输完血出来时,在途中,浑身没劲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而当时将顾念送往医院的恰恰是厉博深。

那天醒来,顾念看到一个英气十足的男人坐在床边的时候,一身商务装打扮,而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可见是个成功商人,又觉得似曾面熟。

“醒了?”那个男人开口,嗓音低沉磁性。

“是你送我来医院的?”顾念艰难撑起身子。

那男人赶紧上前扶了一把,让顾念坐稳。

“谢谢,医药费多少?我待会儿还给你!”顾念抬眸,适时才看清这个男人真的很英俊也很潇洒,尤其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就像一汪潭水深不见底,一看便是个英明睿智且危险的人!这个男人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这样频繁输血,你觉得这样就能将医疗费凑够了?”

刹那,顾念眉眼一凛,戒备得看着这个男人,神情即刻变得冰冷淡然:“你是谁?”

“即便你的俊熙真的能活下来,而你呢?身体怕是因输血过多而早已见阎王爷了!”

“你到底是谁?”顾念怒目圆睁。

男人勾唇一字一句道:“我是T市厉氏集团厉博深!”

“你想干什么?”对于厉氏,顾念不陌生,偶尔看财经杂志,多少了解厉氏动态,而对于厉博深,更是从娱乐杂志、财经杂志或是新闻频道看到过此人,怪不得刚才对他有点似曾相似的感觉。

据了解在他成为商业帝国的佼佼者时,听说他十七岁精神出了异样,有点呆傻,后来出国看病,五年后回国就成为睥睨众生的商业巨人!

“不想怎么样,我只是好奇,堂堂贺氏集团贺荣的亲孙女,贺志昌的亲女儿,怎么会沦落到为了钱而不停卖血?只要你开口,我想贺董怎么也不愿看到自己的亲闺女卖血求生存吧?”厉博深嗓音淡淡,话语间没有丝毫嘲讽,只是陈述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而已。

但这些话却惊了顾念,他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