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姝色第1章 选秀-后宫姝色第1章 选秀阅读

第1章 选秀

上好的白石铺造着的地面一尘不染,百级玉石台阶上的宫殿被袅袅水气笼罩着,看着有些不太真切,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檀香木雕刻的飞檐,一切显示着皇家的威严与尊贵。

苏静翕亦随着大批的秀女站立在巨大的广场上,等待着被传召。

“本朝选秀,乃是为皇上充实后宫,繁衍宗室后代,凡为选秀者,皆为正七品官员以上的家眷,尔等需血统纯正,体态健美,仪容出众,逐一接受甄别,听从咱家的安排,不得有异议。”

不多时,一位较年长的公公手持拂尘走过来,肃着一张脸说道,略带有压迫性的目光微微扫过下方。

不论心里作何感想,众位候选秀女皆一副温婉柔顺之态,齐声应是。

苏静翕头微微低垂,眼睛看着前面一位秀女的裙摆,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满。

初选,是为第一道甄选,即检查众位候选秀女的五官,细致到发、耳、额、眉、鼻、口、颔、肩等,亦是淘汰最多的。

其严格自然不用说,就连身上有一颗痣都会被直接淘汰。

将近要淘汰掉三分之二的人数,而在这一道初选被淘汰的人,即使被送回家中,那也是不好婚配的。

初选上被淘汰,代表的是身体上有一定的缺陷。

脱光了衣服,站在这里,等待着麽麽的检查,饶是心里做了再多的建设和准备,苏静翕还是感受到了一丝屈辱之意。

一旁的麽麽时不时的拿着一支笔在手里的纸张上纪录着什么,苏静翕余光看见麽麽的表情,知道自己这道甄选是过了的。

此刻,她才是一名真正的秀女。

塞了一个荷包给麽麽,苏静翕微微福身,麽麽连忙侧身躲过,苏静翕也不计较,宫里的人自然不会这么没有眼力见的。

由一个小宫女带着去了一侧的一个小宫殿,说是宫殿,也不尽然,只是为了让她们这些通过第一道甄选的秀女住在一起,感受宫廷生活。

说到底,这也是第二道试探。

苏静翕很淡然,进了分给她的这间房子,她爹只是一个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在这诺大的京城,完全是不够看的。

据她了解,这批秀女中,还有太后的亲外孙女,已故长公主的女儿上官湄,京城第一美女之称的左都御史之女郁洵美,京城第一才女安舒窈,也是辅国公之女。

不论是谁,都是苏静翕不能够比的,所以,她住在这里,她们住在另一个地方。

人与人,从来都是有差距的。

“姑娘,这是您的房间,有什么需要就喊奴婢,奴婢就在旁边的屋子里,”被分给她的小宫女有些紧张,急急说道,害怕她不喜欢这个屋子。

苏静翕笑了笑,“你不必害怕,过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半蓝,”徐步走过来,抬头快速的看了她一眼,复又低下头去。

“你是新进的宫女?多大了?”

半蓝露出一个笑容,闻言明显放松了不少,“奴婢是前段时间小选进来的,今年已经十四了。”

“十四啊?十四真好,和我一样大呢,”苏静翕也跟着笑起来,面上一派温柔之态。

“姑娘看起来很漂亮呢,我从来没有见过姑娘这么漂亮的人,像仙女一样……”

“半蓝,我累了,能不能帮我去端点热水过来,我想擦擦,”苏静翕打断了她的话,揉了揉肩膀说道。

半蓝一片懊悔之色,自觉失言,“好,姑娘您等着,我马上去。”

苏静翕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无心还是又一个试探?

应该不会是后者,她的身份真的说不上是高,在那些上位者的眼里,完全不够看的,他们应该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只是,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就着那一盘热水,随便擦擦过后,又用了几口饭菜,苏静翕直接脱了鞋,早早的上床睡觉了。

如果是在家就好了,苏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是苏静翕上头有两位哥哥,又是家里唯一的嫡女,自小就受宠非常。

起码,泡澡这种事还是可以的。

第二天,苏静翕卯时三刻就起了床,在宫里,自然样样不比自己家里,小心驶得万年船。

自己动手收拾好了自己,清晰秀雅的双螺髻,配上一支蜜花色水晶发钗,一身蝶戏水仙裙衫,看着素雅娴静。

不争,不显,方为上道。

谢绝了其他几位秀女上门拜访相约去赏菊的提议,苏静翕安安静静的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也许过于小心谨慎,但是她实在是不想惹出什么祸端出来。

毕竟她现在只是一只蝼蚁,任谁都可以踩踏,冲撞了什么贵人,或者撞见什么不该撞见的,这些随便哪一条都不够她掉命的。

至于,遇见皇上,这种概率实在小的不能再小的事,苏静翕觉得可以直接忽略不计。

“姑娘,姑娘,您听说了吗?”半蓝跑进来,对正在做绣活的苏静翕说道。

苏静翕抬头看了她一眼,手里动作未停,“什么事?”

“就那个,那个阮姑娘刚在梅苑遇见皇上了,直接就被皇上带走了。”

“哦,”还真的被她遇到了啊,看来概率即使再小也不代表没有可能。

半蓝急了,“姑娘,你怎么没有反应啊?你不应该……”

“应该什么?你说我是该哭还是该笑?”苏静翕露出一个笑容,打趣道。

半蓝闻言也笑了,“姑娘还是好好做绣活吧,只在心里后悔就好了。”

“你个丫头,竟然敢调笑我了……”

苏静翕不论心里作何感想,面上却是不显,皇上行事,自然轮不到底下人来置喙,除非是有人不想要命了。

而她,目前要做的,就是守本分,起码在她有能力之前,她都必须这么做。

否则,一步错,步步错。

第二天一早,就收到消息,阮攸宁被封为了美人,赐居储秀宫皓月轩。

消息一出,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绞碎了帕子,气得落了泪,晚上睡不着觉。

但苏静翕很淡定,每天除了跟着姑姑学习规矩,其余时间依旧是选择待在自己的屋子里。

每天还是有其他秀女纷纷效仿,只是效果并不明显,不止没有遇到皇上,反而传出有人冲撞了湘婕妤,被罚跪两个时辰。

而这个人,就是前两天才被封的阮美人。

也不知道这最后是便宜了谁,众多秀女出动,扰了皇上及后宫高位者的清静,湘婕妤出手罚了人,其他人便不敢再随便效仿,既顺了他人的心意,也立了威。

湘婕妤也不愧是当今皇上最受宠的妃嫔之一。

她看准了时机再出手,自然也是看准了人的,阮攸宁只是一个太仆寺卿的女儿,官职不大不小,刚好可以震慑住底下的人。

绣了几个荷包后,苏静翕算计着时间,终于可以快要熬过去了。

傍晚,“诸位秀女,明日将是殿选的日子,也是决定诸位今后的前途的日子,之前奴婢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周到,还请诸位多多担待,”教导礼仪的姑姑说到这里行了一个礼,说道。

底下苏静翕和其他秀女皆回礼,连声应道不敢。

确实不敢,能被派来教导秀女的姑姑,背后的人地位绝对不会太低,傻子才会往上冲。

“既然如此,诸位秀女,请回吧,余下也不再学习规矩了,奴婢祝各位会有一个锦绣前程。”

苏静翕回到自己的屋里,“半蓝,这个送给你,算是做一个纪念吧。”

平心而论,这几天的相处,她还是蛮喜欢这个小姑娘的,也算是这么多天无聊的时候的一点慰籍。

“奴婢不敢,奴婢……”

苏静翕把荷包塞到她的手上,她也不敢给什么钗子首饰之类的,一来这次进宫她自己也没有带多少,二来为了不再引发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一点碎银,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荷包是我自己绣的,喜欢就留着,不喜欢就随便你处置好了。”

“姑娘,奴婢……奴婢谢姑娘,”半蓝眼含泪水,哽咽说道。

苏静翕摇了摇头,太单纯的人在这深宫里是活不下去的,“你以后做事一定要多深思熟虑,所有的事只有活着才能做。”

半蓝知道她这是在隐晦的提醒她,心里感动,“姑娘放心,奴婢这也只是在姑娘面前才这样,奴婢有好几个心眼呢。”

“奴婢祝愿姑娘明日旗开得胜,奴婢会在宫里等着姑娘。”

苏静翕失笑,“旗开得胜是这么用的么?”

有没有心眼都不是口头上说的算,说有心眼的人,不一定就有心眼,自然,也不一定没有心眼。

不过,不论如何,她的提醒也仅此而已,算是全了这些天的主仆情分,毕竟明日过后,她们此生也许不会再见。

半蓝有些尴尬,“奴婢没有读过书,是听其他姐姐说的,反正奴婢的意思,姑娘知道了就行。”

苏静翕笑着点了点头,明天过后,不论是何种情况,选的上选不上,她都可以回家了。

可以回家,真好。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