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慎一-第2章 成濑Ⅰ

第2章 成濑Ⅰ

した―み【下見】事先进行调查。考察。常用作比他人先行出游或是先行就餐时的正当理由。“当初来~的时候,天气还好得很哪。”

“成濑哥,穿着警服的人肯定是警察。”久远在旁边努嘴说。

成濑耸耸肩。“打扮成圣诞老人的,基本都不是圣诞老人。”

久远朝来时的方向跷起拇指,又重复了一次“不可能”,接着又说:“怎么看他都是个警察。”

成濑不情愿地停住,转过身,仰起头。阳光很温暖,但夏天仍然遥远,街道上弥漫着慵懒的气息。大约三十米开外,可以看见一个邮筒。邮筒旁边,一个身着深蓝色制服的男人正叫住一名路人。男人有着格斗家一般健硕的身体。

“成濑哥,你说那家伙是个冒牌货?”

“那男的在说谎。”

“绝对不可能。”久远说。二十岁的他好奇心旺盛得好似一只狗。

“你看他,正在那里跟人说话吧?那是一副正在说谎的嘴脸。他只是随便找个人,模仿警察在盘问而已。”

“可是,那为什么呢?”

“以前听新闻上说,曾经有铁路迷乔装成乘务员混上火车,好像还真去查旅客的票了。他应该也是那种人。人一旦着迷,进取心和求知欲都会过度旺盛。不管什么人,只要积累了足够的理论知识,都会想付诸实践。”

“热衷于假扮警察?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个普通警察。”久远伸着脖子若有所思,但又随即点头道,“不过只要成濑哥这么说,那肯定错不了。”

“不管我再怎么说,鲸鱼都是哺乳类动物。”

“那我们就来验证一下吧。”

“鲸鱼?”

“不是。看他到底是不是警察。”

“别多事。我们还有正事要办。”成濑带着一成不变的表情,“何苦自找麻烦。”

“但是如果那家伙真是个冒牌货呢?那就是说他明明没有任何权力,却在搞盘查哦。”

“话是这么说。”

“这总不是什么好事吧。”

“对我们来说,当务之急是去银行踩点。”

“但是假警察也不能轻饶哦。”

“就随他去吧。”

“假警察危害社会秩序!”久远撂下这么一句,顺着来时的路开始往回走。

这是抢银行的劫匪该说的话吗?成濑叹了口气,无奈地尾随其后。他看了看表,离银行下班还有两个小时。

而此时,一个戴眼镜的上班族正谄媚地鞠着躬,想从制服男身边溜走。制服男面色阴沉地环视四周,昂首挺胸地站在路中间,那气派简直是警察中的警察,制式帽也戴得端端正正。

可是,逐渐靠近的成濑越来越确信,他不是警察。

成濑可以看穿一切谎言。就好像有人可以凭直觉感知地下水的脉络流向一样,他可以看穿谎言。从动作和表情,或是说话方式,就可以立刻分辨。

渗出的汗滴,扭曲的脸庞,无端的假笑,摸鼻子的手,紧皱的眉头,扩张的鼻孔,甚至是“我可没撒谎哟”这种此地无银的开场白,人们会以形形色色的方式提醒别人自己在说谎。成濑觉得,相信所谓“完美谎言”真的存在的人,才是最不可思议的存在。

“成濑哥,你今年多大来着?”

“三十七。”

“你一直就对谎话敏感吗?三十七年来始终这样?”

“应该是吧,从一开始就这样。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人都会为了掩饰什么而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

成濑还只是个孩子时,母亲带着哭腔告诉他“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他就知道那并不是她的真心话。果不其然,不出一年她就抛家弃子没了音讯,而且肯定活得逍遥自在。

高中时,他在书店遇到的女同学指着他手中的书说“我也喜欢那个”,他就知道那是谎言。

七年前,他的儿子正志被诊断出自闭症时亦是如此。当岳母说“这种事我无所谓”时,虽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知道那话与真心相去甚远。

“对了,响野哥说过。”久远开口道。

“说什么?”

“说这世上唯一不会说谎的,就是成濑哥的老婆。”

“准确地说,是已经离婚的老婆。”成濑纠正道。

她是个不会说谎的女人,至少在成濑看来的确如此。不管是婚礼时在相机前摆出V字手势时,还是在得知正志患有自闭症的夜晚哭着说“糟透了”的时候,或是几年前微笑着说“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可以再要一次儿子的话,我还是要我的正志”,并且玩笑似的摸着正志的头呢喃着“真是可爱到不行了”的时候,她都没有说谎。

“响野刚好相反,他开口肯定没真话。”

“成濑哥,你高中和响野哥是同学吧?”久远问,“那时候他也是满口胡言吗?”

“他生来就那副德行,胡言乱语绝对比真心话要多。”

“你这话听起来不像在开玩笑,反倒让我很苦恼。”

警察装扮的男人正背对着二人,久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

男人转过身来瞪着久远,好像在说“少在后头碍事”。他比成濑他们要高出一头,肩膀更宽,胸膛似乎也更厚实。

“那个—”久远清了清嗓子,“喂。”

对方露出十分不耐烦的表情,从中可以读出叱责,像是在说:“我正执行重要任务,你还敢出声?!”

久远心虚地看了成濑一眼,好像在确认:“这家伙,不会真是警察吧?”确实,不管是警帽、警服还是别在皮带上的手铐和无线对讲机,还有停在一边的警用自行车,甚至是他飒爽的站姿,一切都让他看起来只能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警察。

“你真的是警察?”成濑问道。

细看起来,对方其实年纪还很轻。体格很好,但额头上的青春痘都还没消,脸上流露出一种年轻人特有的、刻意隐藏情感、拒人千里的阴郁。

“这还看不出来吗?你们忽然叫住我,到底是要干吗?”对方不耐烦地回答。

成濑默默地对久远点了点头。绝对错不了,谎言。这个男人在说谎。

“冒充警察可是犯罪哟。”久远指着男人说。

男人忽然间红了脸,连声音都亢奋起来。“你给我看好了。”他将制服左侧胸口部位略微朝前亮了亮,“看清楚这个胸章!”

确确实实,那是一枚附有警徽的胸章,还可以看见一些英文字母和数字。

“很遗憾,只不过是个冒牌货戴个冒牌胸章而已。”成濑面不改色地一语道破。

男人满面通红,腮帮由于愤怒而鼓了起来。“我还有警察手册!”说着,他拿出一个折叠式月票夹似的东西,将其竖着摊开。

“真家伙!”久远条件反射般吓了一跳。

“只不过是看起来很像真的。”

“少跟警察找麻烦!”男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同时挥着手,摆出一副“你们给我滚一边去”的架势。

“是啊,久远,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成濑不想再纠缠下去。赶紧去踩好点才是正事。

“可是,如果他真是冒牌货……”

“没有如果,这家伙就是个冒牌货。”

“还废话!”男人的声音彻底失控。他迈步上前,像是要抓成濑,却又被久远占了先机挡在二人之间。男人强壮的上半身撞了久远一个踉跄。“你们给我识相点!”男人怒道。

成濑其实想立刻离开。他不想卷入无谓的争端,也不喜欢看着这样一个一味沉溺于谎言的青年。

就在这时,久远忽然又说:“哦,原来你叫范夫啊。”

他手中拿着一本皮革材质的警察手册。准确地说,只是一个看上去像警察手册的东西。男人脸色骤变,一只手开始在制服里摸索。

成濑很是佩服。久远偷警察手册时,他并无察觉。

“哼哼,”久远又瞟了一眼警察手册,“可以打电话跟警察局确认嘛,”他边说边掏出手机,“问一下是不是有这名字和号码的人,也就是举手之劳。”

“别、别啊。”男人动摇了。

“看吧,果然是个假警察。”

男人的双唇在颤抖。似乎是被久远的话戳到了痛处,他的表情凶狠起来。

此时成濑忽然意识到,假警察说不定也分两种:真面目被戳穿后失去理智拔枪相向的人,和不那样做的人。而他们面前的男人属于前者。

男人忽然失去理智,左手揪起久远的衣领,同时右手摸向皮带,掏出手枪指向久远。“别拿我当傻子!”男人十分亢奋。

成濑一时间慌了手脚。碰上了个麻烦的家伙,着实让人头痛。不考虑周围情况,不考虑前因后果,只目光短浅逞一时之强的年轻人,实在令人讨厌。

面对来自男人的胁迫和眼前的枪口,久远难以招架。“慢着!停,停!”

“真要是警察,就不会这么轻易掏出手枪。”成濑慢慢靠近。

“别拿老子当傻瓜!”男人的眼睛开始充血。

“没当你是傻子。”久远瞪圆了眼睛,不停地摆手,“从我出生到现在这二十年里,一次也没有当你是傻瓜。我服了,服了!”

“你听着。”成濑不动声色地说。

男人面带亢奋,将目光转向成濑。

“听好了,我们并不是要拿你寻开心。你本来就不是警察,我没说错吧?”

男人虽未给出答复,但确实在听。

“你只是单纯地想打扮成警察的样子,是这样吧?不管你是想扮警察,还是想扮邮递员,我们都不关心。你有你该做的事,我们也有我们的工作要做。对他人的做事方法指手画脚,是很没风度的。但是,你在这条路上欺骗无辜的路人,这不是什么好事。”

“欺骗?”

“你把人叫住,跟他们说‘我是警察’,还盘问他们,对吧?这不是欺骗吗?如果你说‘我是个看上去像警察的人’,那倒是没多大关系。”成濑扬起一边的眉毛,做出一副同情的表情。

“我才没想骗他们。”男人咬牙切齿地说。

“另外,你那样举着枪,过路的人可能会起疑心。他们可能会报警。如果你真的开枪,那我更是只能报警。你看是不是?真变成那样,我们双方都脱不了干系。我的时间也耽误了,你以后扮警察也没那么容易了。而且如果你当真朝我兄弟开枪,那事情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收场。”

“啊?还真要挨枪子啊?”久远惊呼。

“但是,如果你就这么收回枪,骑着你的自行车离开这里,不再骗人,那么现在的这种不愉快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了,对吧?大家和平相处,你我都开心。”

至此,男人僵硬的脸终于缓和下来。附身在他背后的“叛逆之神”也似乎离他而去。

“怎样才最妥当,我想你应该明白。”

男人沉默片刻,又自言自语了些什么,最终还是弃权似的垂下持枪的右手。“我只是想试一次看看。”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成濑露出不悦的表情,带着哭腔的青年他也不喜欢。

“我只是想体会一下而已。”男人的肩膀无力地塌了下去。

久远面带难色。成濑也一样面露不快地瞅着男人。

怎么一下子变这么可怜—这句话久远仅做出口形,并未发出声音。“确实,制服啊皮带啊,既然都准备到这个地步了,也确实会想体会一次警察到底是什么感觉。”他点头道,“我懂。”

成濑也附和着。他将手轻轻放在男人背上,像在鼓励他。“你看上去像是个堂堂正正的警察。”

听到这话,男人忽然又喜笑颜开。

幼稚又肤浅的家伙,成濑很无奈。

“嗯。比真的还真呢。”久远又添了一句,“别做多余的事,只要站在那里就好。”

“你那身警服很容易弄到手吗?”成濑想岔开话题,随便问道。

“我们这些爱好相同的人有聚会,要弄到手很简单。”男人忽然发出充满活力的声音。

“哦,是这样啊。”

“你们要是想要,我可以弄到。”

“要是什么时候真需要了,还请你多帮忙。”成濑垂下眉毛,不置可否。他知道应该没有需要的可能。“那把枪是真家伙吗?”

“啊,这个啊。”男人伸出右手蹭了蹭鼻子,表情很是自豪,“高仿真手枪。你看,跟普通的模型枪不一样,枪口还开了孔呢。”

这一点成濑也注意到了。“能打子弹吗?”

“开玩笑。”男人露出嘲讽般的笑容,把枪指向马路。虽然他有格斗家般的体格,脸却仍是少年。

成濑二人还没来得及觉得有什么不妥,男人已扣动扳机。啪的一声,从枪口喷出了碎纸屑。

“这算什么玩意儿啊。不就是个纸筒礼花嘛!”久远刚才一直被枪指着,他觉得自己很有资格去指责一下这把枪。

“笨蛋!”男人怒气冲天,唾沫横飞,“不准拿它跟那种联欢会的助兴道具相提并论。”

“是,是,是。”久远就只剩下这一个字作为答复,表情很不痛快。

成濑也有同样感觉。这样的家伙已经没必要跟他纠缠下去了。

“你们要是想要,制服也好,手枪也好,都可以帮你们搞到哦。”男人更进一步,连鼻翼都张开了,“你们想要几套?如果三套以内,现在我手头就有。”

像这种制服收藏爱好者,到底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让他们为社会做贡献呢?成濑想到这里,随口答道:“我们总共有四个人,得要四套。”

“三套的话,还可以替你们准备好。”

最终,男人将手枪插回皮带,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随后便跨上一直停在旁边的自行车离开了。

成濑和久远面面相觑,无奈叹息。

“真是什么奇怪的人都有啊。”

“所以我说不应该跟他纠缠。”

“他到底在干什么啊?”久远十分不解地说。

“他爱警察可真是爱得疯狂啊。收集制服到一定程度,就来了兴致,跑到这条街上想尝试一下盘问别人的感觉。”

“又扮警察又发狂,最后又忽然蔫了,真是个奇怪的年轻人。”

“你明明也跟他差不多年纪。”

久远耸耸肩。“但打扮成那样,还真是没人敢怀疑。任谁都会以为真是警察。”

“因为外形很重要嘛。不久前我还听说过一件事。不知道哪里的一个强盗团伙,其中一个人为了搞笑,故意打扮成警察去找同伙。就是跟刚才那家伙一样的制服装扮。”

“结果呢?”

“才刚露面,就被爆头了。”

“不可能吧?怎么会认不出是同伙呢。”

“人会被外貌蒙骗,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第一印象很重要。”

“区区一件制服真能骗到人吗?”

“如果我打扮成警察走在街上,你肯定会行着礼跑过来问路。我敢打赌。”

“那不可能。”

“你要是穿了警服,肯定谁也认不出你。”

“都说了不可能。”

“不也有人对着一把喷纸屑的玩具枪服软吗?这世上不管什么事都有可能。”

“你在嘲笑我刚才很傻,是不是?”

成濑耸耸肩,朝要去考察的银行迈出脚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