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竟将我当做什么沈彻,邬沉央-第1章 楚皇九女

第1章 楚皇九女

楚国四十二年冬。林梦秋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就那么僵硬的站在大殿外,满面泪水。冰辛的冷气混着浓厚的血腥侵袭着她的呼吸,难闻至极,令她心口一窒。那个原本应该坐着她父皇的皇位上,如今坐着的却是那个她熟悉万分,却又陌生无比的男人。而她的父皇,楚国的皇帝,此刻已是再无声息的尸体。一别不过数月,明明他送的玉还握在掌心,明明他走时,他们还是彼此相知的夫妻,他还亲近吻过她眉眼,唤她一声秋儿……可现在,他成了杀她父母亲人,灭她故国乡里的仇敌!沈彻,那个曾看到血就发抖的男子,终究因为家国的亡败而成长。“楚国皇室,暴政苛刑,天感百姓深受凄苦,遂临梦于朕,推翻暴君,重建盛世,今日起,改国号夏凉,世上再无楚国!”他冷峙的声音响起,冰的林梦秋浑身一抖,霎时清醒。“沈彻,放了我皇兄!”一句话,听起来硬气,却满是哀求。“林梦秋,林家的儿女,只能站着死,绝不苟且活!”皇兄气急的声音响在耳畔。林梦秋却没有看他,只是望着面无表情的沈彻,无声的对峙着。“你……是在用什么身份同我说这话?”沈彻开口了,话却让林梦秋不明。什么身份?她是楚国的九公主,林皇最宠爱的女儿,皇兄最疼爱的妹妹……同样,也是他沈彻的……妻子?那一瞬间,林梦秋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这是让她做选择么?楚国的皇室遗孤不配做夏凉皇的妻子,要么,她用他们的一切换皇兄的活,要么,就用皇兄的命洗刷他秦国的怨!“林皇九女,林梦秋,愿以轻贱之命,只愿夏凉皇放我皇兄生路!”林梦秋说完,大殿之上一片寂静,原本挣扎求死的楚国皇子被强制的扭站在一旁,无法出声,只能以眼神谴责着无视他心思的林梦秋。“……林皇九女?”沈彻的语气森幽,带着寒意。林梦秋听得心中一抖,耳畔里只听见,他说:“林梦秋,你的命,担不起夏凉的以后!”如雷声轰响,刀插入血肉的声音震的林梦秋双目圆瞪,溅在脸上温热的血滴却如滚烫的沸水浇在她心上,痛彻心扉!她怔怔的看着皇兄躺倒在地的身影,胸前的鲜血绽放出花,却如同她父皇一般,任她呼唤,再无回应。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林梦秋笑了,尽是嘲讽。是啊,她林梦秋一条贱命,怎么能承担放走楚国皇室余孽的后果!可是,沈彻可曾想过,她又怎么承受如今这一切?沈彻,作为秦国皇子,他自幼被送至楚国做质子,在楚国待了十四年。楚国四十一年,林秦交战,秦国覆灭。作为秦国皇子必死的他,却因一道赦令苟活。那道赦令是林梦秋求来的,她跪在雪地之中整整两日。只是那道赦令还有附加条件,便是他沈彻要娶林梦秋为妻!于是在那之后不久,他便迎娶了林梦秋,成为楚国的驸马。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悦冲掉了林梦秋的担忧,她以为他放下了,甚至劝说她的父皇放他们回秦国故都看看,却忘了如此国仇家恨,岂能说忘就忘?于是在半年后,也就是现在,楚国的四十二年冬,她和楚国一同付出了代价。呼吸之间,林梦秋将皇兄身上的短刀拔下,抬起手,狠狠捅向自己的胸口。利器插入血肉,手臂滑落,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刀分毫不剩的没入其中,刺骨的寒凉冰的她浑身发抖,缓缓倒下……“沈彻,你认为林家欠你的,如今你都亲手拿了。当年因着我,你留了一命,如今,这条命,我不要你还了……”

楚国四十二年冬。

林梦秋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就那么僵硬的站在大殿外,满面泪水。

冰辛的冷气混着浓厚的血腥侵袭着她的呼吸,难闻至极,令她心口一窒。

那个原本应该坐着她父皇的皇位上,如今坐着的却是那个她熟悉万分,却又陌生无比的男人。

而她的父皇,楚国的皇帝,此刻已是再无声息的尸体。

一别不过数月,明明他送的玉还握在掌心,明明他走时,他们还是彼此相知的夫妻,他还亲近吻过她眉眼,唤她一声秋儿……

可现在,他成了杀她父母亲人,灭她故国乡里的仇敌!

沈彻,那个曾看到血就发抖的男子,终究因为家国的亡败而成长。

“楚国皇室,暴政苛刑,天感百姓深受凄苦,遂临梦于朕,推翻暴君,重建盛世,今日起,改国号夏凉,世上再无楚国!”

他冷峙的声音响起,冰的林梦秋浑身一抖,霎时清醒。

“沈彻,放了我皇兄!”

一句话,听起来硬气,却满是哀求。

“林梦秋,林家的儿女,只能站着死,绝不苟且活!”皇兄气急的声音响在耳畔。

林梦秋却没有看他,只是望着面无表情的沈彻,无声的对峙着。

“你……是在用什么身份同我说这话?”沈彻开口了,话却让林梦秋不明。

什么身份?

她是楚国的九公主,林皇最宠爱的女儿,皇兄最疼爱的妹妹……

同样,也是他沈彻的……妻子?

那一瞬间,林梦秋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这是让她做选择么?

楚国的皇室遗孤不配做夏凉皇的妻子,要么,她用他们的一切换皇兄的活,要么,就用皇兄的命洗刷他秦国的怨!

“林皇九女,林梦秋,愿以轻贱之命,只愿夏凉皇放我皇兄生路!”

林梦秋说完,大殿之上一片寂静,原本挣扎求死的楚国皇子被强制的扭站在一旁,无法出声,只能以眼神谴责着无视他心思的林梦秋。

“……林皇九女?”沈彻的语气森幽,带着寒意。

林梦秋听得心中一抖,耳畔里只听见,他说:“林梦秋,你的命,担不起夏凉的以后!”

如雷声轰响,刀插入血肉的声音震的林梦秋双目圆瞪,溅在脸上温热的血滴却如滚烫的沸水浇在她心上,痛彻心扉!

她怔怔的看着皇兄躺倒在地的身影,胸前的鲜血绽放出花,却如同她父皇一般,任她呼唤,再无回应。

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林梦秋笑了,尽是嘲讽。

是啊,她林梦秋一条贱命,怎么能承担放走楚国皇室余孽的后果!

可是,沈彻可曾想过,她又怎么承受如今这一切?

沈彻,作为秦国皇子,他自幼被送至楚国做质子,在楚国待了十四年。

楚国四十一年,林秦交战,秦国覆灭。

作为秦国皇子必死的他,却因一道赦令苟活。

那道赦令是林梦秋求来的,她跪在雪地之中整整两日。

只是那道赦令还有附加条件,便是他沈彻要娶林梦秋为妻!

于是在那之后不久,他便迎娶了林梦秋,成为楚国的驸马。

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悦冲掉了林梦秋的担忧,她以为他放下了,甚至劝说她的父皇放他们回秦国故都看看,却忘了如此国仇家恨,岂能说忘就忘?

于是在半年后,也就是现在,楚国的四十二年冬,她和楚国一同付出了代价。

呼吸之间,林梦秋将皇兄身上的短刀拔下,抬起手,狠狠捅向自己的胸口。

利器插入血肉,手臂滑落,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刀分毫不剩的没入其中,刺骨的寒凉冰的她浑身发抖,缓缓倒下……

“沈彻,你认为林家欠你的,如今你都亲手拿了。当年因着我,你留了一命,如今,这条命,我不要你还了……”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