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秦绾绾心,魏离陌-第2章 看清楚,我是谁?

第2章 看清楚,我是谁?

傍晚,魏府,北苑。“咳……咳咳……”秦绾绾的旧疾犯了,坐在床边,手执丝帕轻掩口鼻费力咳嗽,另一只手腕系着一条红绳,延伸至屏风外,悬丝诊脉。许久,萧何收起丝线,神色复杂。秦绾绾身子畏寒,将手缩进袖里,轻声问:“萧太医有话就直说吧。”萧何隔着屏风瞧了她纤瘦的身型一眼,沉重道:“公主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您体内的寒气已经入骨,倘若再蔓延至心肺,便药石无医。”秦绾绾轻笑:“除此呢?可还有别的?”萧何猛然站起,不顾身份之别,绕过屏风来到秦绾绾面前俯首作揖,诚恳道:“恳请公主随卑职回宫,相信皇上定会召集全城最好的太医为公主诊治,到时定能……”“阿青。”秦绾绾打断萧何的话,招手唤来侍女,吩咐道:“去把萧太医的诊金拿过来。”萧何脸色一沉,直接喊她名字:“秦绾绾!”秦绾绾顿住,抬眸看向他。萧何深吸口气,放轻了语气:“你这样为了那个魏离陌值得吗?”“值得不值得,这不是萧太医应该关心的事。”秦绾绾对萧何的怒意视而不见,待阿青拿着银子过来了,便吩咐道:“老规矩,带萧太医从后门走,别让人发现了。”“喏。”侍女阿青上前,将银子递萧何,“萧太医,请吧。”萧何生气,一把撞掉阿青手上的银两,背起药箱踏出房门,身后传来秦绾绾微弱带着恳求的声音:“别告诉父皇……”他微微顿住,眼眸一沉,带着沉重快步朝后门走去。阿青将地上的银子捡起,回到秦绾绾身边,小脸神色凝重欲言又止。秦绾绾岂会不知这丫头的心思:“他又去万花楼了?”阿青嘟着嘴,一脸委屈:“嗯,驸马爷昨夜烂醉倒在路上还差点掉进湖里,被下人们发现给抬了回来。可今日一早,这酒还没完全醒呢,转眼间又去了。”“咳咳……”这些话,秦绾绾听得多了,也就没有起初那么动怒,可心底还是微微地牵动着,抽疼着。阿青继续说:“奴婢不懂,公主为何一直如此纵容驸马,就算当年阿玲的死那也是……”听到这个名字,秦绾绾神色一变:“闭嘴!”阿青赶紧跪下:“奴婢该死!可今天就算公主打死奴婢,奴婢也要说,驸马不知好歹,公主何其尊贵不计身份下嫁于他。可他明知道公主体虚身患寒疾,竟还要让公主住在北边的院子,还故意在南边种下青竹,使本就阴暗潮湿的屋子更是连日光都照不到,这才导致公主旧疾日渐加重!奴婢替公主感到委屈,驸马不但不体恤公主,还要公主抛下身份在家替他洗衣做羹照顾挑剔的婆婆,甚至还要替他照顾那个女人留下的哑巴儿子!”秦绾绾倏地站起来,怒喝:“够了!”阿青红了眼,昂着头倔强地不让眼泪掉下来,秦绾绾心有不忍别过头,可怒意难收,指着门口道:“去领杖三十,今晚不准吃饭。”“喏。”阿青弯着腰,退了出去。秦绾绾无力地坐在床上,心里何尝不知阿青说的委屈。众人皆知秦国长公主秦绾绾害死魏不离的生母叶玲,欠了魏家一条命,屈尊下嫁魏离陌是为了还债。却没人知道,秦绾绾现在用的这双眼原先是叶玲的眼睛!更没人知道秦绾绾爱魏离陌爱了整整十年,这份隐忍跟屈辱,皆是因爱他胜过爱自己。

傍晚,魏府,北苑。

“咳……咳咳……”

秦绾绾的旧疾犯了,坐在床边,手执丝帕轻掩口鼻费力咳嗽,另一只手腕系着一条红绳,延伸至屏风外,悬丝诊脉。

许久,萧何收起丝线,神色复杂。

秦绾绾身子畏寒,将手缩进袖里,轻声问:“萧太医有话就直说吧。”

萧何隔着屏风瞧了她纤瘦的身型一眼,沉重道:“公主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您体内的寒气已经入骨,倘若再蔓延至心肺,便药石无医。”

秦绾绾轻笑:“除此呢?可还有别的?”

萧何猛然站起,不顾身份之别,绕过屏风来到秦绾绾面前俯首作揖,诚恳道:“恳请公主随卑职回宫,相信皇上定会召集全城最好的太医为公主诊治,到时定能……”

“阿青。”秦绾绾打断萧何的话,招手唤来侍女,吩咐道:“去把萧太医的诊金拿过来。”

萧何脸色一沉,直接喊她名字:“秦绾绾!”

秦绾绾顿住,抬眸看向他。

萧何深吸口气,放轻了语气:“你这样为了那个魏离陌值得吗?”

“值得不值得,这不是萧太医应该关心的事。”

秦绾绾对萧何的怒意视而不见,待阿青拿着银子过来了,便吩咐道:“老规矩,带萧太医从后门走,别让人发现了。”

“喏。”侍女阿青上前,将银子递萧何,“萧太医,请吧。”

萧何生气,一把撞掉阿青手上的银两,背起药箱踏出房门,身后传来秦绾绾微弱带着恳求的声音:“别告诉父皇……”

他微微顿住,眼眸一沉,带着沉重快步朝后门走去。

阿青将地上的银子捡起,回到秦绾绾身边,小脸神色凝重欲言又止。

秦绾绾岂会不知这丫头的心思:“他又去万花楼了?”

阿青嘟着嘴,一脸委屈:“嗯,驸马爷昨夜烂醉倒在路上还差点掉进湖里,被下人们发现给抬了回来。可今日一早,这酒还没完全醒呢,转眼间又去了。”

“咳咳……”这些话,秦绾绾听得多了,也就没有起初那么动怒,可心底还是微微地牵动着,抽疼着。

阿青继续说:“奴婢不懂,公主为何一直如此纵容驸马,就算当年阿玲的死那也是……”

听到这个名字,秦绾绾神色一变:“闭嘴!”

阿青赶紧跪下:“奴婢该死!可今天就算公主打死奴婢,奴婢也要说,驸马不知好歹,公主何其尊贵不计身份下嫁于他。可他明知道公主体虚身患寒疾,竟还要让公主住在北边的院子,还故意在南边种下青竹,使本就阴暗潮湿的屋子更是连日光都照不到,

这才导致公主旧疾日渐加重!奴婢替公主感到委屈,驸马不但不体恤公主,还要公主抛下身份在家替他洗衣做羹照顾挑剔的婆婆,甚至还要替他照顾那个女人留下的哑巴儿子!”

秦绾绾倏地站起来,怒喝:“够了!”

阿青红了眼,昂着头倔强地不让眼泪掉下来,秦绾绾心有不忍别过头,可怒意难收,指着门口道:“去领杖三十,今晚不准吃饭。”

“喏。”阿青弯着腰,退了出去。

秦绾绾无力地坐在床上,心里何尝不知阿青说的委屈。

众人皆知秦国长公主秦绾绾害死魏不离的生母叶玲,欠了魏家一条命,屈尊下嫁魏离陌是为了还债。

却没人知道,秦绾绾现在用的这双眼原先是叶玲的眼睛!

更没人知道秦绾绾爱魏离陌爱了整整十年,这份隐忍跟屈辱,皆是因爱他胜过爱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