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剩五个月能活第1章 欠了一条命-仅剩五个月能活第1章 欠了一条命阅读

第1章 欠了一条命

夜晚,雕花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冷风骤现。秦绾绾和衣躺在床上一宿都没有暖和,随着开门的那股冰凉刺骨的寒意宛若见缝插针无孔不入进入身体,直达四肢百骸,如坠冰窖。她抖动着被子,试图将身体捂紧,忽然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秦绾绾才惊觉魏离陌站在床边。“阿陌,你回来啦。”男人不说话,居高临下看着她。“你等会我去给你煮醒酒汤。”秦绾绾掀开被子准备起身,却被大掌扼住了手腕,“你……”魏离陌将她摁在榻上,冰凉的薄唇顺势封住她的嘴,带着淡淡的桂花酿香味充斥着她的口腔。“唔……”“阿玲……”秦绾绾心头一震,原来魏离陌是把她当成叶玲了,难怪会对她做出此举。眼眸逐渐氤氲雾气,五年了,他们成亲五年了,至今没有圆房。她无论怎样做,怎样放下昔日的尊贵与尊严,怎样卑微屈辱,他视而不见,甚至弃之如履。在魏离陌的心里,就只有魏不离的生母叶玲一人。炙热的唇再度凑上来,秦绾绾忽然别过头,使得男人的吻落了空,方才的温度荡然无存。秦绾绾冷然道:“魏离陌,你看清楚,我是谁?”她可以容忍一切,但无法容忍成为啊玲的替身。魏离陌怔住,逐渐回神发现身下的女人是秦绾绾,立即宛如被烫了似的将她推开,掉头就要走。“站住!”秦绾绾坐起来,忍住眼眶的泪水,颤抖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哪怕到了这一刻,她都无法说出过激的话,只因太清楚,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言语有所顾忌,更不会因她的丝毫委屈而妥协。魏离陌瞥了她一眼,说:“只要不是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可以。”他的话,宛若寒冰利刃狠狠刺入她的心。手,兀自攥紧被褥,秦绾绾看着他决然离开的背影强忍泪水。她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勇气,可以挥霍在这段卑微的情感里。次日。阿青端着洗脸盆,一瘸一拐走进来,没见着秦绾绾起身更衣,便过去掀开床边的垂帘道:“公主,该起了。今日是十五,要去祠堂进香,若公主晚到了,老夫人铁定又会借此说事了。”秦绾绾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低声道:“好,我这就起来。”阿青看着她坐了起来,又摇摇欲坠的样子,心知定是又犯病了,慌忙上前扶着:“公主,你脸色很不好,要不……今日就别去了?”秦绾绾摆手:“无碍,本宫可以起来。”魏离陌的母亲是个什么角色,她比谁都清楚,自打进了魏家门的那一刻,她就起誓,不管如何都要尽到妻子的责任,这祠堂进香历年来从未断过,自然今日也不许断了这香火。只是她没想到今日魏离陌也会在祠堂里,而且身边还站着个女人。祠堂重地,非魏家亲属不得入内,就算是她的贴身侍女阿青,也只能在门口驻足停留,而那女人此刻却站在祠堂的灵牌前。

夜晚,雕花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冷风骤现。

秦绾绾和衣躺在床上一宿都没有暖和,随着开门的那股冰凉刺骨的寒意宛若见缝插针无孔不入进入身体,直达四肢百骸,如坠冰窖。

她抖动着被子,试图将身体捂紧,忽然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秦绾绾才惊觉魏离陌站在床边。

“阿陌,你回来啦。”

男人不说话,居高临下看着她。

“你等会我去给你煮醒酒汤。”秦绾绾掀开被子准备起身,却被大掌扼住了手腕,“你……”

魏离陌将她摁在榻上,冰凉的薄唇顺势封住她的嘴,带着淡淡的桂花酿香味充斥着她的口腔。

“唔……”

“阿玲……”

秦绾绾心头一震,原来魏离陌是把她当成叶玲了,难怪会对她做出此举。

眼眸逐渐氤氲雾气,五年了,他们成亲五年了,至今没有圆房。

她无论怎样做,怎样放下昔日的尊贵与尊严,怎样卑微屈辱,他视而不见,甚至弃之如履。

在魏离陌的心里,就只有魏不离的生母叶玲一人。

炙热的唇再度凑上来,秦绾绾忽然别过头,使得男人的吻落了空,方才的温度荡然无存。

秦绾绾冷然道:“魏离陌,你看清楚,我是谁?”

她可以容忍一切,但无法容忍成为啊玲的替身。

魏离陌怔住,逐渐回神发现身下的女人是秦绾绾,立即宛如被烫了似的将她推开,掉头就要走。

“站住!”

秦绾绾坐起来,忍住眼眶的泪水,颤抖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哪怕到了这一刻,她都无法说出过激的话,只因太清楚,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言语有所顾忌,更不会因她的丝毫委屈而妥协。

魏离陌瞥了她一眼,说:“只要不是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可以。”

他的话,宛若寒冰利刃狠狠刺入她的心。

手,兀自攥紧被褥,秦绾绾看着他决然离开的背影强忍泪水。

她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勇气,可以挥霍在这段卑微的情感里。

次日。

阿青端着洗脸盆,一瘸一拐走进来,没见着秦绾绾起身更衣,便过去掀开床边的垂帘道:“公主,该起了。今日是十五,要去祠堂进香,若公主晚到了,老夫人铁定又会借此说事了。”

秦绾绾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低声道:“好,我这就起来。”

阿青看着她坐了起来,又摇摇欲坠的样子,心知定是又犯病了,慌忙上前扶着:“公主,你脸色很不好,要不……今日就别去了?”

秦绾绾摆手:“无碍,本宫可以起来。”

魏离陌的母亲是个什么角色,她比谁都清楚,自打进了魏家门的那一刻,她就起誓,不管如何都要尽到妻子的责任,这祠堂进香历年来从未断过,自然今日也不许断了这香火。

只是她没想到今日魏离陌也会在祠堂里,而且身边还站着个女人。

祠堂重地,非魏家亲属不得入内,就算是她的贴身侍女阿青,也只能在门口驻足停留,而那女人此刻却站在祠堂的灵牌前。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