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开局成纣王第3章 乱象-封神:开局成纣王第3章 乱象阅读

第3章 乱象

“嗯?”许是被修炼礼包改造过,林峯的感官变得灵敏了许多。在生死存亡之际,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便本能地朝后一仰,挥手一抓。‘嗖’的一声。林峯的左手上就多了一支铁箭。毫无征兆。箭羽还在有规律地颤抖着。“有刺客!”百官大骇,卫兵布阵。望着手中的箭羽,林峯脸色变得煞白。要是自己反应慢上些许,他的脑袋瓜子就要给手上这支箭戳个洞洞。好在纣王本就是武者,又得系统改造,才堪堪躲过一劫。“叮,系统发布任务,查出刺客背后主谋,完成任务将获得封神大礼包一个。”查,必须查,想要杀自己的人,一定要挖出来,干掉他。他同时想到,封神榜里,祭拜女娲神庙后,可没有被刺杀这一出。可能是因为自己穿越过来,天道才改变了原有轨迹。如果是这样的话,想要逆天求生,将会更加艰难。片刻后,武成王黄飞虎来报,抓住刺客三人,有三人逃走,杀死二十三人。“给我抓回去严审!回朝!”这里是人群拥簇的朝歌闹市,随时都有可能再次遭到伏击。这鬼地方,林峯是不想再呆下去了。要是再来一次这种行刺,保不准开局就得把自己命丢了,岂不是成了史上最悲哀的穿越者了吗?在卫兵们愈加严格地保护下,一行人终于回到了皇宫。金銮殿上,殷商百官,乌央乌央跪了一地。帝辛龙颜大怒。“天子脚下,殷商境内,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当街行刺孤,这就是你们给孤管的都城?”“朝歌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孤御下八百镇、各诸侯国,四海八荒,安有孤可以安睡的地方?”林峯怒气冲冲地发完了脾气,再一看百官,发生这么大的事,个个耳观鼻鼻观心,似乎见怪不怪,非但没有表现出战战兢兢的害怕,反而极其淡然。林峯一记重拳打到了棉花上,心里不是滋味。半晌,有一人缓缓从众臣中走了出来,拜道:“禀大王,愚民未被教化,故有此行刺之事,微臣以为,只要广开学堂,就能使愚民开化,杜绝此类事件。”林峯被气得血气翻涌。这位大臣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是在拿自己当小孩耍呢?拿一个公理来论证不搭边的事,摆明了是碰瓷啊,泼皮行径。想不到堂堂大商王朝的朝堂之上,居然也有这么不要脸之人?广开学堂?这不会有错的,这是公理。但广开学堂跟孤被行刺,有啥关联?孤等你开学堂教化二十年,这二十年我被行刺无数次,能活着等到你的教化成果吗?太扯了!林峯眯着双眼,冷冷地望着堂下看似大义凛然的这个大臣,心中已怒不可揭!“被探查者:商容年纪:五十六职位:宰相修为:凡人忠诚度:四十”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眼前这位胡子发白,大商有名的忠直首相,他对纣王的忠诚度仅有可怜的四十。若不是有慧眼识人,他断然会以为这商容也就是魏征那样,顶多是个不懂转弯的刚直宰相。可是结合他只有那么点忠诚度的事实,这里头就大有文章了。林峯当即生起了杀他的心意。看来封电视封神榜里,纣王杀商容,一点儿也不冤。才这点忠诚度,不杀,留着过年吗?林峯怒指商容,大骂道:“商容,你敢用歪理来驳孤,就不怕孤马上杀了你吗?”商容立马跪地伏拜,大声喊道:“君要臣死臣怎敢不死,若是大王能安天下,让百姓过上好日子,死我一个商容又算得了什么呢!老臣,请赴死!”一副为了百姓而慷慨求死的样子。林峯心里暗骂:老油条,滚刀肉。“本王断然不会杀你,这样吧,我已立下诏书,命四路诸侯各进美女百名,以充实皇庭,你替孤去传旨吧。”送旨这事,舟车劳顿,商容这一把老骨头,自然是承受不了马车颠簸的,林峯故意给他一个小鞋,也算是小惩大诫了。商容大袖一挥,朝纣王行了一个大礼,又朗声道:“大王!臣以为,万万不可!陛下後宫,美女不啻百人,今若再行甄选美女,恐生民怨!现如今,各地水旱频繁,妖怪出没,已然民不聊生,大王若不施善救治而把心思放在后宫,必失民望。老臣冒死,恳请大王收回成命!”又一次站在大义的角度,用大义来辩驳小事。林峯要是反驳他,这事传出去,纣王就真的成一代昏君了。这能忍?林峯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指着商容怒骂:“将这匹夫拿出午门,斩了!”一个忠诚度只有四十的臣子,杀就是了,讲那么多废话干嘛。左右护卫还没上前,百官纷纷跪下,口中大呼:“大王!万万不可啊!首相乃三世之股肱,托孤之大臣啊!”“叮,系统发布任务,继续推行选美计划,完成任务将获得修炼大礼包一个。”急火攻心的林峯逐渐冷静了下来。这事急不得。大商王朝是从部落联盟进化到了如今的状态,在思想层面,对君主王权的意识还不是很强烈,某种意义上来说,大王只是联盟头子罢了。而这商容自己本就是一族族长,一镇之首,想要他完全屈服王权,却是不易。纣王一甩宽袖,怒而离席:“哼!明日再议,退朝!”待到纣王离去,只见那商容嘴巴一翘,冷笑连连:“区区小子,胡子都还没长齐,跟我斗?”且说林峯回了寝宫,本是午休时间,他宽衣上了龙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万万没想到,新登基的纣王,在朝堂上震慑力这么低。更让他感到担忧的是,他临下朝前,用慧眼大致扫过殿下百官,大部分官员的忠诚度都不过半,最高忠诚度是一个叫梅伯的上大夫,也只有区区七十多的忠诚度。这种局面,是林峯万万没想到的。金龙殿外,陈义大声禀报:“馨庆宫杨妃,求侍寝问安!”

“嗯?”

许是被修炼礼包改造过,林峯的感官变得灵敏了许多。

在生死存亡之际,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便本能地朝后一仰,挥手一抓。

‘嗖’的一声。

林峯的左手上就多了一支铁箭。

毫无征兆。

箭羽还在有规律地颤抖着。

“有刺客!”

百官大骇,卫兵布阵。

望着手中的箭羽,林峯脸色变得煞白。

要是自己反应慢上些许,他的脑袋瓜子就要给手上这支箭戳个洞洞。

好在纣王本就是武者,又得系统改造,才堪堪躲过一劫。

“叮,系统发布任务,查出刺客背后主谋,完成任务将获得封神大礼包一个。”

查,必须查,想要杀自己的人,一定要挖出来,干掉他。

他同时想到,封神榜里,祭拜女娲神庙后,可没有被刺杀这一出。

可能是因为自己穿越过来,天道才改变了原有轨迹。

如果是这样的话,想要逆天求生,将会更加艰难。

片刻后,武成王黄飞虎来报,抓住刺客三人,有三人逃走,杀死二十三人。

“给我抓回去严审!回朝!”

这里是人群拥簇的朝歌闹市,随时都有可能再次遭到伏击。

这鬼地方,林峯是不想再呆下去了。

要是再来一次这种行刺,保不准开局就得把自己命丢了,岂不是成了史上最悲哀的穿越者了吗?

在卫兵们愈加严格地保护下,一行人终于回到了皇宫。

金銮殿上,殷商百官,乌央乌央跪了一地。

帝辛龙颜大怒。

“天子脚下,殷商境内,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当街行刺孤,这就是你们给孤管的都城?”

“朝歌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孤御下八百镇、各诸侯国,四海八荒,安有孤可以安睡的地方?”

林峯怒气冲冲地发完了脾气,再一看百官,发生这么大的事,个个耳观鼻鼻观心,似乎见怪不怪,非但没有表现出战战兢兢的害怕,反而极其淡然。

林峯一记重拳打到了棉花上,心里不是滋味。

半晌,有一人缓缓从众臣中走了出来,拜道:“禀大王,愚民未被教化,故有此行刺之事,微臣以为,只要广开学堂,就能使愚民开化,杜绝此类事件。”

林峯被气得血气翻涌。

这位大臣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是在拿自己当小孩耍呢?拿一个公理来论证不搭边的事,摆明了是碰瓷啊,泼皮行径。

想不到堂堂大商王朝的朝堂之上,居然也有这么不要脸之人?

广开学堂?这不会有错的,这是公理。

但广开学堂跟孤被行刺,有啥关联?

孤等你开学堂教化二十年,这二十年我被行刺无数次,能活着等到你的教化成果吗?

太扯了!

林峯眯着双眼,冷冷地望着堂下看似大义凛然的这个大臣,心中已怒不可揭!

“被探查者:商容年纪:五十六职位:宰相修为:凡人忠诚度:四十”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眼前这位胡子发白,大商有名的忠直首相,他对纣王的忠诚度仅有可怜的四十。

若不是有慧眼识人,他断然会以为这商容也就是魏征那样,顶多是个不懂转弯的刚直宰相。

可是结合他只有那么点忠诚度的事实,这里头就大有文章了。

林峯当即生起了杀他的心意。

看来封电视封神榜里,纣王杀商容,一点儿也不冤。

才这点忠诚度,不杀,留着过年吗?

林峯怒指商容,大骂道:“商容,你敢用歪理来驳孤,就不怕孤马上杀了你吗?”

商容立马跪地伏拜,大声喊道:“君要臣死臣怎敢不死,若是大王能安天下,让百姓过上好日子,死我一个商容又算得了什么呢!老臣,请赴死!”

一副为了百姓而慷慨求死的样子。

林峯心里暗骂:老油条,滚刀肉。

“本王断然不会杀你,这样吧,我已立下诏书,命四路诸侯各进美女百名,以充实皇庭,你替孤去传旨吧。”

送旨这事,舟车劳顿,商容这一把老骨头,自然是承受不了马车颠簸的,林峯故意给他一个小鞋,也算是小惩大诫了。

商容大袖一挥,朝纣王行了一个大礼,又朗声道:“大王!臣以为,万万不可!陛下後宫,美女不啻百人,今若再行甄选美女,恐生民怨!现如今,各地水旱频繁,妖怪出没,已然民不聊生,大王若不施善救治而把心思放在后宫,必失民望。老臣冒死,恳请大王收回成命!”

又一次站在大义的角度,用大义来辩驳小事。

林峯要是反驳他,这事传出去,纣王就真的成一代昏君了。

这能忍?

林峯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指着商容怒骂:“将这匹夫拿出午门,斩了!”

一个忠诚度只有四十的臣子,杀就是了,讲那么多废话干嘛。

左右护卫还没上前,百官纷纷跪下,口中大呼:“大王!万万不可啊!首相乃三世之股肱,托孤之大臣啊!”

“叮,系统发布任务,继续推行选美计划,完成任务将获得修炼大礼包一个。”

急火攻心的林峯逐渐冷静了下来。

这事急不得。

大商王朝是从部落联盟进化到了如今的状态,在思想层面,对君主王权的意识还不是很强烈,某种意义上来说,大王只是联盟头子罢了。

而这商容自己本就是一族族长,一镇之首,想要他完全屈服王权,却是不易。

纣王一甩宽袖,怒而离席:“哼!明日再议,退朝!”

待到纣王离去,只见那商容嘴巴一翘,冷笑连连:“区区小子,胡子都还没长齐,跟我斗?”

且说林峯回了寝宫,本是午休时间,他宽衣上了龙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万万没想到,新登基的纣王,在朝堂上震慑力这么低。

更让他感到担忧的是,他临下朝前,用慧眼大致扫过殿下百官,大部分官员的忠诚度都不过半,最高忠诚度是一个叫梅伯的上大夫,也只有区区七十多的忠诚度。

这种局面,是林峯万万没想到的。

金龙殿外,陈义大声禀报:“馨庆宫杨妃,求侍寝问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