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孙平安,朱荣富和-第5章 破门

第5章 破门

所有苏家女性高管的眼中,都露出无比眼红之意。这一件首饰,包括苏家老太太在内,一辈子都别想拥有。为了区区七千万的欠账,却送了八千八百万的礼物赔罪,这样的操作,所有人,都无法理解。苏浅月一惊再惊,看着叶开,神色从震惊到平静,然后到冷漠。她看了叶开一眼,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要离开苏家议会大厅。苏伯翁看着苏浅月离开,嘴巴张了几下,终于不顾脸面地开口挽留。“浅月请留步,刚才是我言重了。”“你已经要回了欠债,不但无损公司利益,而且大大有功。”“我希望你能继续留在苏氏集团,担任雅莱国际的执行总裁。”苏伯翁这话一说出来,苏灿顿时不乐意了。他刚想说话,就被苏伯翁一个狠厉的眼神堵住了嘴巴。苏浅月转身,一声冷笑。“家主不赶我苏浅月离开苏氏集团了吗?”苏伯翁叹了一口气,向苏浅月走了过来,脸上露出和善之意。“浅月,你别怨大伯,都是为了家族利益着想,赏罚分明,才能服众,我也是身不由己。”苏浅月摇了摇头,玩味地看着苏伯翁。“大伯,我威胁到了苏灿的地位,你想赶我出苏氏集团,不是一天两天了吧?”苏伯翁的脸色,顿时一僵。苏浅月说着,目光一个个扫过众多苏家人。“那好,我苏浅月宣布,从今天开始,雅莱国际和苏家,再无关系!”苏伯翁的脸色难看起来,苏灿却是一声冷笑。“苏浅月,你别以为你要回了欠债就牛逼,没有了家族的支持,你那个小公司分分钟垮掉。”“我敢保证,用不了一个月,你就会狗一般回来,跪在这里,求苏家收留。”苏浅月不理会众人,直接向大厅门外走去。叶开冷笑一声,看着所有的苏家人,目光凌厉犹如刀锋。“我保证,一个月后的今天,雅兰国际重新开业,市值会超过苏氏集团一百倍,苏家将会为你们今天的言行,付出天大的代价。”苏家全场哗然。叶开不理会,尾随苏浅月而去。叶开刚刚出门,苏浅月就开车到了叶开的面前,面色冰冷。“叶开,上车,我有话要问你。”叶开上了车,苏浅月发动车子,驶出了苏家总部。车上,苏浅月一眼也不看叶开,脸色冰冷。“叶开,你说清楚,是不是你背着我对唐总干了什么非法的勾当,他有把柄在你的手中,是不是?”苏浅月再如何无知,也知道唐礼上门的所作所为,幕后绝不简单。叶开奇怪地看着苏浅月。“你觉得我能有胁迫唐总的能力?”苏浅月冷笑一声,黑亮水润的眼睛,死死盯着叶开。“那你如何解释今天的一切?”叶开有些头疼。五年前,听雪湖惨案,叶开的父母,莫名其妙被逼死,叶家家破人亡,牵扯到一件天大的秘密。这些年来,叶开一直在调查此事,他要是显露出阎罗身份,一定会打草惊蛇。所以,叶开的身份,此刻绝对不能公开。如果把叶开的身份告诉苏浅月,更会给她带来无法预测的危险。叶开知道这事绕不过去,只好编了一个理由。“好吧,我说,我有一个朋友在一家跨国公司做主管,和唐礼有生意往来,我刚才给他打过电话,他发话了。”他见苏浅月依然不肯相信,笑着摇了摇头。“做生意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唐礼绝对不敢得罪我的朋友。”“只要我那个朋友给他一个大单子,八千万不过是一单生意的利润而已。”啪!苏浅月突然抬手,重重给了他一耳光。叶开愣住了。苏浅月的眼泪,哗哗流了下来,显得无比失望。“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苦苦等着你回来,没想到,你竟然学得满嘴谎话,十足的伪君子。”“你刚刚回来不到一个小时,如何联系到你那个朋友的?你什么时候打的电话?”叶开无言以对,看着苏浅月失望哀伤的眼睛,只觉得心中刺疼。“浅月,我……”苏浅月厉声喝道:“哪怕你一无所有,只要你踏踏实实,从零开始,我也认定你必将登临绝顶,可是你……你太让我失望了。”叶开还想解释,苏浅月已经厉声喝道:“你给我下车,我不想再看见你。”叶开一脸懵然地下了车,看着大众车飞驰而去,一脸黑线。大众车上,苏浅月喃喃自语,有些歉疚。“他说的是真的吗?唉,盼了五年,他终于回来了,我怎么又出手打他?”时间过得很快,一晃数天过去。雅莱国际退出苏氏集团之后,从零开始,百废待兴,苏浅月更忙了。叶开忍着岳翠兰和苏国庆的奚落和骂声,住进了苏家小院。虽然丈母娘和老丈人对他百般挑刺,动辄讽刺谩骂,然而能每天亲近宝贝女儿落落,叶开还是开心得很。他每天接送宝贝女儿上下幼儿园,买菜做饭,忙得不亦乐乎。他这种家庭煮男的行为,被岳翠兰骂成窝囊废,苏国庆整天黑着脸,更是被江州商界无数精英人士讥讽为废物。但是,这样的日子,却是五年来,叶开无数次梦寐以求的日子。除了苏浅月对他不冷不热,不让他上床之外,一切近乎完美。这一日,对叶开和苏浅月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今日是苏浅月的生日,也是叶开的生日。没错,两人的生日在同一天,只是叶开大了苏浅月一岁。下午四点,叶开从菜市场回来,大包小提地拎着各种新鲜蔬菜。叶开突然注意到苏家小院前的绿化带中,一辆黑色奥迪a6,霸道地停在其中,把草坪都压坏了。看着那熟悉的车牌,叶开哼了一声,脸上浮现出阴冷之色,冷冷地自言自语。“孙平安这王八蛋怎么来了?明目张胆追求我老婆,真是不知死活。”这些日子,叶开已经融入了苏浅月的生活,对她周围的人,认识了不少。他最讨厌的,便是这个一直纠缠苏浅月的孙平安。

所有苏家女性高管的眼中,都露出无比眼红之意。

这一件首饰,包括苏家老太太在内,一辈子都别想拥有。

为了区区七千万的欠账,却送了八千八百万的礼物赔罪,这样的操作,所有人,都无法理解。

苏浅月一惊再惊,看着叶开,神色从震惊到平静,然后到冷漠。

她看了叶开一眼,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要离开苏家议会大厅。

苏伯翁看着苏浅月离开,嘴巴张了几下,终于不顾脸面地开口挽留。

“浅月请留步,刚才是我言重了。”

“你已经要回了欠债,不但无损公司利益,而且大大有功。”

“我希望你能继续留在苏氏集团,担任雅莱国际的执行总裁。”

苏伯翁这话一说出来,苏灿顿时不乐意了。

他刚想说话,就被苏伯翁一个狠厉的眼神堵住了嘴巴。

苏浅月转身,一声冷笑。

“家主不赶我苏浅月离开苏氏集团了吗?”

苏伯翁叹了一口气,向苏浅月走了过来,脸上露出和善之意。

“浅月,你别怨大伯,都是为了家族利益着想,赏罚分明,才能服众,我也是身不由己。”

苏浅月摇了摇头,玩味地看着苏伯翁。

“大伯,我威胁到了苏灿的地位,你想赶我出苏氏集团,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苏伯翁的脸色,顿时一僵。

苏浅月说着,目光一个个扫过众多苏家人。

“那好,我苏浅月宣布,从今天开始,雅莱国际和苏家,再无关系!”

苏伯翁的脸色难看起来,苏灿却是一声冷笑。

“苏浅月,你别以为你要回了欠债就牛逼,没有了家族的支持,你那个小公司分分钟垮掉。”

“我敢保证,用不了一个月,你就会狗一般回来,跪在这里,求苏家收留。”

苏浅月不理会众人,直接向大厅门外走去。

叶开冷笑一声,看着所有的苏家人,目光凌厉犹如刀锋。

“我保证,一个月后的今天,雅兰国际重新开业,市值会超过苏氏集团一百倍,苏家将会为你们今天的言行,付出天大的代价。”

苏家全场哗然。

叶开不理会,尾随苏浅月而去。

叶开刚刚出门,苏浅月就开车到了叶开的面前,面色冰冷。

“叶开,上车,我有话要问你。”

叶开上了车,苏浅月发动车子,驶出了苏家总部。

车上,苏浅月一眼也不看叶开,脸色冰冷。

“叶开,你说清楚,是不是你背着我对唐总干了什么非法的勾当,他有把柄在你的手中,是不是?”

苏浅月再如何无知,也知道唐礼上门的所作所为,幕后绝不简单。

叶开奇怪地看着苏浅月。

“你觉得我能有胁迫唐总的能力?”

苏浅月冷笑一声,黑亮水润的眼睛,死死盯着叶开。

“那你如何解释今天的一切?”

叶开有些头疼。

五年前,听雪湖惨案,叶开的父母,莫名其妙被逼死,叶家家破人亡,牵扯到一件天大的秘密。

这些年来,叶开一直在调查此事,他要是显露出阎罗身份,一定会打草惊蛇。

所以,叶开的身份,此刻绝对不能公开。

如果把叶开的身份告诉苏浅月,更会给她带来无法预测的危险。

叶开知道这事绕不过去,只好编了一个理由。

“好吧,我说,我有一个朋友在一家跨国公司做主管,和唐礼有生意往来,我刚才给他打过电话,他发话了。”

他见苏浅月依然不肯相信,笑着摇了摇头。

“做生意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唐礼绝对不敢得罪我的朋友。”

“只要我那个朋友给他一个大单子,八千万不过是一单生意的利润而已。”

啪!

苏浅月突然抬手,重重给了他一耳光。

叶开愣住了。

苏浅月的眼泪,哗哗流了下来,显得无比失望。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苦苦等着你回来,没想到,你竟然学得满嘴谎话,十足的伪君子。”

“你刚刚回来不到一个小时,如何联系到你那个朋友的?你什么时候打的电话?”

叶开无言以对,看着苏浅月失望哀伤的眼睛,只觉得心中刺疼。

“浅月,我……”

苏浅月厉声喝道:“哪怕你一无所有,只要你踏踏实实,从零开始,我也认定你必将登临绝顶,可是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叶开还想解释,苏浅月已经厉声喝道:“你给我下车,我不想再看见你。”

叶开一脸懵然地下了车,看着大众车飞驰而去,一脸黑线。

大众车上,苏浅月喃喃自语,有些歉疚。

“他说的是真的吗?唉,盼了五年,他终于回来了,我怎么又出手打他?”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数天过去。

雅莱国际退出苏氏集团之后,从零开始,百废待兴,苏浅月更忙了。

叶开忍着岳翠兰和苏国庆的奚落和骂声,住进了苏家小院。

虽然丈母娘和老丈人对他百般挑刺,动辄讽刺谩骂,然而能每天亲近宝贝女儿落落,叶开还是开心得很。

他每天接送宝贝女儿上下幼儿园,买菜做饭,忙得不亦乐乎。

他这种家庭煮男的行为,被岳翠兰骂成窝囊废,苏国庆整天黑着脸,更是被江州商界无数精英人士讥讽为废物。

但是,这样的日子,却是五年来,叶开无数次梦寐以求的日子。

除了苏浅月对他不冷不热,不让他上床之外,一切近乎完美。

这一日,对叶开和苏浅月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

今日是苏浅月的生日,也是叶开的生日。

没错,两人的生日在同一天,只是叶开大了苏浅月一岁。

下午四点,叶开从菜市场回来,大包小提地拎着各种新鲜蔬菜。

叶开突然注意到苏家小院前的绿化带中,一辆黑色奥迪a6,霸道地停在其中,把草坪都压坏了。

看着那熟悉的车牌,叶开哼了一声,脸上浮现出阴冷之色,冷冷地自言自语。

“孙平安这王八蛋怎么来了?明目张胆追求我老婆,真是不知死活。”

这些日子,叶开已经融入了苏浅月的生活,对她周围的人,认识了不少。

他最讨厌的,便是这个一直纠缠苏浅月的孙平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