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李思雨,杨军-第1章 重生

第1章 重生

十二月初的东北,早已经被大雪掩盖,山下的一个小院子里,此时吵吵闹闹的。黄泥土房里,传出一阵阵吵闹声,大门外面有几个人在探头探脑的,时不时还在交头接耳。“俺闺女要是有点儿啥事儿,俺就要老张家陪葬!”屋里的炕头上,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太太瞪着小眼睛对着炕边坐着的几个人扫视。老太太旁边还躺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脸上苍白无比,此时正皱着眉头,嘴巴上都干裂脱皮了。“水……”虚弱的声音响起,老太太紧忙看着炕上的小姑娘,“思雨?哎哟,老闺女啊,你咋样啊。”老太太眼泪止不住了,紧紧的抓着叫做思雨的小姑娘。“娘,思雨这是渴了,你别抓着她了。”一旁的大儿媳妇张月梅看不下去了。“知道了还不去给倒杯水!”老太太转头瞪了眼儿媳妇,一点都没给她留面子。水很快就端了过来,竹条编制的暖壶也不保温,早上烧开的热水此时已经变温了。“老闺女啊,起来喝水了。”老太太扶着她起身,将碗凑到她嘴边。李思雨现在是渴的不行了,脑子也乱哄哄的。她记得刚才去继父的仓库例行检查,没想到刚要下车,车子就爆炸了。这车还是继父的,也是倒了血霉了,这种爆炸应该死无全尸了,怎么还活着?李思雨脑子一阵阵痛,喝下水眼睛也没睁,顺着就躺下去睡着了。老太太将人放平盖上被子,抬头白楞了站在炕边的一圈人,“都哪凉快哪待着去,我看着她,别围在这了。”一屋子的人听到这话,如释重负紧忙都出去了。半夜时分,李思雨睁开双眼,楞楞的盯着木头棚。她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处境了。现在的李思雨已经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李思雨了,她是在一九六三年,十六岁的李思雨。大河村老李家的小闺女,要说这个小闺女,那是从小没吃过苦长大的。这还是困难时期,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还有人饿死的年代,她倒是面色红润,跟个城里姑娘似得。老李太太是她的亲娘王大丫,今年已经五十六了,在她四十岁的时候,老爷子就因为组织上修路,被石头砸到脑袋去世了。王大丫伤心欲绝,没想到这时候居然还怀孕了。一家人反对王大丫生下这个孩子,因为老李家已经五个孩子了,大的小的都已经结婚了,孩子也满地跑了,这还来个小孩子。更何况王大丫年纪大,再生育肯定有危险。可王大丫却一意孤行,这没准就是老伴给她最后的礼物了,怎么能打掉,她骂了一群儿女毅然决然的留下了。后来李思雨出生了,王大丫岁数大根本没有奶水,抱着给大儿子家李思国媳妇喂养。大儿媳妇张月梅心里也有点不舒服,这是小姑子啊,喂小姑子吃奶,怎么也是有点尴尬的。王大丫宝贝着李思雨,从小到大比着孙子吃穿都要好。也是养成了个娇气的坏毛病,这么多年也没下过地干活,一直都在上学。今年初中毕业,家里给她定的娃娃亲也出事了。原来大河村的大队长有个儿子,比李思雨大三岁,是家里的独苗苗。张超越今年刚上大学,进了大学的他,自然是有了新思想,拒绝包办婚姻,在大学谈了个女同学,听说还是干部家属。李思雨虽然平时娇气,脾气大,但是面对娃娃亲的超越哥,那是小家碧玉的。知道退亲了以后,别提多难过了。家里人都知道她不开心都不敢惹她,李成才跟李思雨一般大年纪,带着小姑姑就去河边捞鱼,想逗她开心。大冬天的,河水早都冻成冰了,上面砸了个窟窿,李成才就在那看着网子。李思雨心思也不在这,听到李成才抓到鱼了,她凑前一看,一个脚滑直接掉窟窿里面了。李成才吓坏了,一把抓住李思雨的脖领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给人捞了上来。这可把他吓坏了,李思雨也吓坏了,早就呛到了人都没了。等把人抬回家里,村里早就有人传话,说老李家小闺女跳河自尽。李思雨在二十一世纪,是个离异家庭。父母在她十岁的时候分开了,又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刚开始也顾着她,后来又有了孩子,各自的家庭也好,尤其是母亲嫁给了全国连锁超市的公司老总,再也没人顾着她了。两个人开始给她钱财补偿,没有关心陪伴。这让从小跟奶奶长大的李思雨,没有父母疼爱。好在奶奶管她,但是也在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去世了。去继父的公司,李思雨没有那么大的抵触。她是成年人,小孩子的脾气早就没有了,只有钱才能一直陪着自己。继父给她找个视察部门的工作,平时就是去仓库检测。全国属于继父所有的超市都是从物流仓库发出去的,这个部门也算是有点重量。在她出事前,继父给了她汽车钥匙,说让她开车去,以前也没少开继父的车。可就没想到,就这次出事了,想来是竞争对手下的死手,让李思雨做了羔羊。李思雨头疼的叹了口气,反正她也无牵无挂,在哪都一样,而且还年轻了十岁,怎么说都是她赚了。勉强撑起虚弱的身体,李思雨尿急,想去厕所,没想到惊动了一旁的王大丫。“咋了闺女?想尿尿啊?”王大丫看她起身就猜出来了。李思雨有点不好意思,点了点头,黑夜里,王大丫指了指屋子角落里的胶皮筒,“去那尿吧,外面太冷了。”李思雨在原主的记忆里都知道所有的生活,知道所有人屋子里面都有这个筒,扭扭捏捏的也憋不住了,就去解决了。脸红的跳进被窝里,李思雨看着一旁的王大丫,心里有点尴尬。“晚上没吃饭是不是饿了,我给你掏点芝麻饼。”王大丫起来去炕柜里面翻腾一圈,拿出一个油纸包。“这是你姐前两天带过来的,都给你吃,那几个小崽子没有份儿,赶紧吃吧。”王大丫黑夜里关心的看着她,督促着道。

十二月初的东北,早已经被大雪掩盖,山下的一个小院子里,此时吵吵闹闹的。

黄泥土房里,传出一阵阵吵闹声,大门外面有几个人在探头探脑的,时不时还在交头接耳。

“俺闺女要是有点儿啥事儿,俺就要老张家陪葬!”

屋里的炕头上,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太太瞪着小眼睛对着炕边坐着的几个人扫视。

老太太旁边还躺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脸上苍白无比,此时正皱着眉头,嘴巴上都干裂脱皮了。

“水……”

虚弱的声音响起,老太太紧忙看着炕上的小姑娘,“思雨?哎哟,老闺女啊,你咋样啊。”

老太太眼泪止不住了,紧紧的抓着叫做思雨的小姑娘。

“娘,思雨这是渴了,你别抓着她了。”一旁的大儿媳妇张月梅看不下去了。

“知道了还不去给倒杯水!”老太太转头瞪了眼儿媳妇,一点都没给她留面子。

水很快就端了过来,竹条编制的暖壶也不保温,早上烧开的热水此时已经变温了。

“老闺女啊,起来喝水了。”老太太扶着她起身,将碗凑到她嘴边。

李思雨现在是渴的不行了,脑子也乱哄哄的。

她记得刚才去继父的仓库例行检查,没想到刚要下车,车子就爆炸了。

这车还是继父的,也是倒了血霉了,这种爆炸应该死无全尸了,怎么还活着?

李思雨脑子一阵阵痛,喝下水眼睛也没睁,顺着就躺下去睡着了。

老太太将人放平盖上被子,抬头白楞了站在炕边的一圈人,“都哪凉快哪待着去,我看着她,别围在这了。”

一屋子的人听到这话,如释重负紧忙都出去了。

半夜时分,李思雨睁开双眼,楞楞的盯着木头棚。

她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处境了。

现在的李思雨已经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李思雨了,她是在一九六三年,十六岁的李思雨。大河村老李家的小闺女,要说这个小闺女,那是从小没吃过苦长大的。

这还是困难时期,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还有人饿死的年代,她倒是面色红润,跟个城里姑娘似得。

老李太太是她的亲娘王大丫,今年已经五十六了,在她四十岁的时候,老爷子就因为组织上修路,被石头砸到脑袋去世了。王大丫伤心欲绝,没想到这时候居然还怀孕了。

一家人反对王大丫生下这个孩子,因为老李家已经五个孩子了,大的小的都已经结婚了,孩子也满地跑了,这还来个小孩子。更何况王大丫年纪大,再生育肯定有危险。

可王大丫却一意孤行,这没准就是老伴给她最后的礼物了,怎么能打掉,她骂了一群儿女毅然决然的留下了。

后来李思雨出生了,王大丫岁数大根本没有奶水,抱着给大儿子家李思国媳妇喂养。

大儿媳妇张月梅心里也有点不舒服,这是小姑子啊,喂小姑子吃奶,怎么也是有点尴尬的。

王大丫宝贝着李思雨,从小到大比着孙子吃穿都要好。也是养成了个娇气的坏毛病,这么多年也没下过地干活,一直都在上学。

今年初中毕业,家里给她定的娃娃亲也出事了。

原来大河村的大队长有个儿子,比李思雨大三岁,是家里的独苗苗。张超越今年刚上大学,进了大学的他,自然是有了新思想,拒绝包办婚姻,在大学谈了个女同学,听说还是干部家属。

李思雨虽然平时娇气,脾气大,但是面对娃娃亲的超越哥,那是小家碧玉的。知道退亲了以后,别提多难过了。

家里人都知道她不开心都不敢惹她,李成才跟李思雨一般大年纪,带着小姑姑就去河边捞鱼,想逗她开心。

大冬天的,河水早都冻成冰了,上面砸了个窟窿,李成才就在那看着网子。

李思雨心思也不在这,听到李成才抓到鱼了,她凑前一看,一个脚滑直接掉窟窿里面了。

李成才吓坏了,一把抓住李思雨的脖领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给人捞了上来。这可把他吓坏了,李思雨也吓坏了,早就呛到了人都没了。

等把人抬回家里,村里早就有人传话,说老李家小闺女跳河自尽。

李思雨在二十一世纪,是个离异家庭。父母在她十岁的时候分开了,又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刚开始也顾着她,后来又有了孩子,各自的家庭也好,尤其是母亲嫁给了全国连锁超市的公司老总,再也没人顾着她了。

两个人开始给她钱财补偿,没有关心陪伴。这让从小跟奶奶长大的李思雨,没有父母疼爱。

好在奶奶管她,但是也在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去世了。

去继父的公司,李思雨没有那么大的抵触。她是成年人,小孩子的脾气早就没有了,只有钱才能一直陪着自己。

继父给她找个视察部门的工作,平时就是去仓库检测。

全国属于继父所有的超市都是从物流仓库发出去的,这个部门也算是有点重量。

在她出事前,继父给了她汽车钥匙,说让她开车去,以前也没少开继父的车。

可就没想到,就这次出事了,想来是竞争对手下的死手,让李思雨做了羔羊。

李思雨头疼的叹了口气,反正她也无牵无挂,在哪都一样,而且还年轻了十岁,怎么说都是她赚了。

勉强撑起虚弱的身体,李思雨尿急,想去厕所,没想到惊动了一旁的王大丫。

“咋了闺女?想尿尿啊?”王大丫看她起身就猜出来了。

李思雨有点不好意思,点了点头,黑夜里,王大丫指了指屋子角落里的胶皮筒,“去那尿吧,外面太冷了。”

李思雨在原主的记忆里都知道所有的生活,知道所有人屋子里面都有这个筒,扭扭捏捏的也憋不住了,就去解决了。

脸红的跳进被窝里,李思雨看着一旁的王大丫,心里有点尴尬。

“晚上没吃饭是不是饿了,我给你掏点芝麻饼。”王大丫起来去炕柜里面翻腾一圈,拿出一个油纸包。

“这是你姐前两天带过来的,都给你吃,那几个小崽子没有份儿,赶紧吃吧。”王大丫黑夜里关心的看着她,督促着道。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