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庸人自扰第3章 为什么是她-不必庸人自扰第3章 为什么是她阅读

第3章 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虽然……你脾气很坏、脸也很臭,可依你的条件,我想不需要花钱聘女友吧?”她这才想起方才老人说的话,明景燊喜欢的,她不喜欢。明景燊也喜欢瘦巴巴的女人吗?“我祖母,就方才拉著你的手说话的那一位,她喜欢那种很有肉的女人。你很对她老人家的胃。”他直言不讳,没有那个时间和她瞎耗。“可你不是喜欢瘦一点的女人?”“可能是瘦的女人给奶奶的感觉和不健康画上等号。”他大略的说了一些家里的事,以及他交往对象的事。“我的初恋女友是我的青梅竹马,她十分的体弱多病,二十三岁那年生病走了,之后我试著想交往的女友也多属于同类型的女子,大概是因为这样,祖母对我交往的对象一直十分有意见,而强制性的替我安排相亲,尤其是最近,她更是勤于安排。”“吃相亲饭没什么不好啊!”吃相亲饭吃到“相中董事长”的好友王谦憧,也是靠相亲才牵线结良缘的。明景燊看了她提在手上的打包物。“看得出来你热衷此道。”“呵呵呵……”尴尬的干笑。她不热中好吗?只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对一个长年在换工作,而且常常领不到薪资的女人而言,相亲宴的大餐是很值得期待的。“我和老人家的眼光不同,打个比方来说,我中意赵飞燕型的女人,可我奶奶老塞给我杨玉环,久而久之,相亲宴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他不是个容易动心的男人,喜欢的类型他都不见得会动心,更何况是不喜欢的?白暖暖有些懂了。“你要我当烟雾弹?”“只要一年。”“为什么?”“在这一年内有你这位假女友,我不会再被逼著去相亲,利用这段时间,我也可以物色自己想娶回家的女子。”说真的,对于婚姻他一向不憧憬,而女人,到目前为止,他清楚什么样外貌的人吸引他;可真的爱上了,非娶回家共度一生的女人,到目前为止,这样的缘份并没有出现。对于他的青梅竹马恋人,他当然喜欢她,也愿意娶她。可说到“爱”字,他怀疑自己爱过她。君华在世的时候,为了事业他常常得出差到外国,有时一个星期,也曾经一待就是一两个月,出差在外的日子他当然会想起她,可绝不是思之欲狂,也没有想赶快飞回她身边的那种狂念,甚至几天才通一次电话。他对她的喜欢一向是淡淡的,不曾有过什么痴恋执著。之后她因为恶疾走了,一两年后他再交往的女人,那种淡淡的相处模式不曾改变过。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很疯狂、很执著、非要不可的执念……这种“爱过了”的好友们经历过的事,他没有领受过。爱情之于他的吸引力远不如事业,可他却也清楚家中老祖母的挂念。找个祖母中意的女人先当挡箭牌,然后再物色自己想要的,在这段期间再慢慢改变祖母的想法,是他目前想到较可行的法子了。他不向往婚姻,对男女情感也没有过份的执念,可他仍尊重婚姻,不认为随便娶娶就算了事。想携手共度一生的女人,他还是希望是他喜欢的。明景燊心甘情愿想娶回家的女子啊,想必是个气质优雅,又瘦又温柔的美人吧?不知道为什么,白暖暖对于明景燊口中的“心甘情愿”四个字有著淡淡的羡慕。

“为什么?虽然……你脾气很坏、脸也很臭,可依你的条件,我想不需要花钱聘女友吧?”她这才想起方才老人说的话,明景燊喜欢的,她不喜欢。

明景燊也喜欢瘦巴巴的女人吗?

“我祖母,就方才拉著你的手说话的那一位,她喜欢那种很有肉的女人。你很对她老人家的胃。”他直言不讳,没有那个时间和她瞎耗。

“可你不是喜欢瘦一点的女人?”

“可能是瘦的女人给奶奶的感觉和不健康画上等号。”他大略的说了一些家里的事,以及他交往对象的事。

“我的初恋女友是我的青梅竹马,她十分的体弱多病,二十三岁那年生病走了,之后我试著想交往的女友也多属于同类型的女子,大概是因为这样,祖母对我交往的对象一直十分有意见,而强制性的替我安排相亲,尤其是最近,她更是勤于安排。”

“吃相亲饭没什么不好啊!”吃相亲饭吃到“相中董事长”的好友王谦憧,也是靠相亲才牵线结良缘的。

明景燊看了她提在手上的打包物。“看得出来你热衷此道。”

“呵呵呵……”尴尬的干笑。她不热中好吗?只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对一个长年在换工作,而且常常领不到薪资的女人而言,相亲宴的大餐是很值得期待的。

“我和老人家的眼光不同,打个比方来说,我中意赵飞燕型的女人,可我奶奶老塞给我杨玉环,久而久之,相亲宴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他不是个容易动心的男人,喜欢的类型他都不见得会动心,更何况是不喜欢的?

白暖暖有些懂了。“你要我当烟雾弹?”

“只要一年。”

“为什么?”

“在这一年内有你这位假女友,我不会再被逼著去相亲,利用这段时间,我也可以物色自己想娶回家的女子。”说真的,对于婚姻他一向不憧憬,而女人,到目前为止,他清楚什么样外貌的人吸引他;可真的爱上了,非娶回家共度一生的女人,到目前为止,这样的缘份并没有出现。

对于他的青梅竹马恋人,他当然喜欢她,也愿意娶她。可说到“爱”字,他怀疑自己爱过她。

君华在世的时候,为了事业他常常得出差到外国,有时一个星期,也曾经一待就是一两个月,出差在外的日子他当然会想起她,可绝不是思之欲狂,也没有想赶快飞回她身边的那种狂念,甚至几天才通一次电话。

他对她的喜欢一向是淡淡的,不曾有过什么痴恋执著。之后她因为恶疾走了,一两年后他再交往的女人,那种淡淡的相处模式不曾改变过。

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很疯狂、很执著、非要不可的执念……这种“爱过了”的好友们经历过的事,他没有领受过。

爱情之于他的吸引力远不如事业,可他却也清楚家中老祖母的挂念。

找个祖母中意的女人先当挡箭牌,然后再物色自己想要的,在这段期间再慢慢改变祖母的想法,是他目前想到较可行的法子了。

他不向往婚姻,对男女情感也没有过份的执念,可他仍尊重婚姻,不认为随便娶娶就算了事。想携手共度一生的女人,他还是希望是他喜欢的。

明景燊心甘情愿想娶回家的女子啊,想必是个气质优雅,又瘦又温柔的美人吧?不知道为什么,白暖暖对于明景燊口中的“心甘情愿”四个字有著淡淡的羡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