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栎,韩德让-第1章 功高盖主

第1章 功高盖主

“威武将军,文才武德平定南疆,朕特封为燕妃。”“燕妃?”萧燕燕猛地抬头望着金銮椅上的男人,满脸震惊。四年前他说“不爱”的时候,她以为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共识,自己要么做他手中箭,要么做他解语花,他选了前者。她平海寇,定南疆,远征牧北,终于换来了大昊安宁,可也有了一身伤病,大夫说她活不过半年。“皇上,臣求死守边疆,保家卫国,为将者马革裹尸,万死不辞。”萧燕燕跪在地上,满朝文武静默无声。“燕妃,旨意以下。”韩德让身旁的老太监,冷冷提醒道。萧燕燕望着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神,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他的韩哥哥,而是不容忤逆的帝王。“臣……遵旨。”新婚之夜。萧燕燕一身都是刀剑无眼留下的伤疤,韩德让望着伤口眼底晦涩不明,迟迟没有说话。萧燕燕心里苦笑,顺势用被子挡住,扣住韩德让的酒杯,“我一身伤疤自知配不上陛下,册妃的旨意,陛下随时可以收回。”“陛下?不叫我韩哥哥了?”韩德让抬起萧燕燕的下巴,手指婆娑着贯穿整个右脸的狰狞伤口,眼底都是心疼,“我只是心疼,我的小丫头受苦了……”小丫头的称呼一出,萧燕燕心里翻腾,眼眶热泪涌动,硬生生的逼了回去。她早已不是那个情愫初开的小丫头了。萧燕燕心神摇曳,可很快什么都心思都没了,因为韩德让喝掉了杯中喜酒,细碎的吻落在她的伤疤上……“陛下……郡主从假山上摔下来了。”“什么?”韩德让满脸焦急,“怎么回事?深更半夜她怎么跑假山上去了?越发没规矩了!”语气吐槽,可离去的脚步再利落不过。“郡主是怎么回事?”萧燕燕四年没在宫中,什么时候宫里多了一个郡主了?“禀娘娘,是二年前陛下从猎场带回来的农家女,因为救了陛下一命,被封为“芷兰郡主。”萧燕燕看着男人疾步离去的背影,心底莫名有些慌乱。……“疼……我不要上药,干脆疼死我算了……”叶芷兰踢开御医,趴在床上呜呜哭着。“又闹什么脾气?你们也任由她闹?还不压着郡主让御医上药。”韩德让指着叶芷兰身后两个小宫女呵斥道:“下去领二十大板。”“陛下好大的威风,一来就打我的人,怎么不干脆连我一块打死算了?”“张口闭口就是死,朕金口玉言谁敢让你死?”“金口玉言?我看你说的话也不全作数!”之前还跟她说什么不管时候,只要她放一盏兰花灯,他就会来。今夜要不是为了放灯,她怎么会摔倒?“放肆!”……宫内的人恨不得原地去世,假装什么也没听到,连连告退。叶芷兰嘟着小嘴,醋意冲天的问道:“你其实是爱她的吧?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后又为你征战四方立下赫赫军功,你心里定是有她的!”“陛下,我还是初见那句话,陛下哪日有了真爱的女人,就是芷兰离开之时。”“住嘴。”“我若爱她,当年就不会拒了她,更何况现在她面若修罗,谁会喜欢?”

“威武将军,文才武德平定南疆,朕特封为燕妃。”

“燕妃?”萧燕燕猛地抬头望着金銮椅上的男人,满脸震惊。

四年前他说“不爱”的时候,她以为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共识,自己要么做他手中箭,要么做他解语花,他选了前者。

她平海寇,定南疆,远征牧北,终于换来了大昊安宁,可也有了一身伤病,大夫说她活不过半年。

“皇上,臣求死守边疆,保家卫国,为将者马革裹尸,万死不辞。”萧燕燕跪在地上,满朝文武静默无声。

“燕妃,旨意以下。”韩德让身旁的老太监,冷冷提醒道。

萧燕燕望着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神,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他的韩哥哥,而是不容忤逆的帝王。

“臣……遵旨。”

新婚之夜。

萧燕燕一身都是刀剑无眼留下的伤疤,韩德让望着伤口眼底晦涩不明,迟迟没有说话。

萧燕燕心里苦笑,顺势用被子挡住,扣住韩德让的酒杯,“我一身伤疤自知配不上陛下,册妃的旨意,陛下随时可以收回。”

“陛下?不叫我韩哥哥了?”韩德让抬起萧燕燕的下巴,手指婆娑着贯穿整个右脸的狰狞伤口,眼底都是心疼,“我只是心疼,我的小丫头受苦了……”

小丫头的称呼一出,萧燕燕心里翻腾,眼眶热泪涌动,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她早已不是那个情愫初开的小丫头了。

萧燕燕心神摇曳,可很快什么都心思都没了,因为韩德让喝掉了杯中喜酒,细碎的吻落在她的伤疤上……

“陛下……郡主从假山上摔下来了。”

“什么?”韩德让满脸焦急,“怎么回事?深更半夜她怎么跑假山上去了?越发没规矩了!”

语气吐槽,可离去的脚步再利落不过。

“郡主是怎么回事?”萧燕燕四年没在宫中,什么时候宫里多了一个郡主了?

“禀娘娘,是二年前陛下从猎场带回来的农家女,因为救了陛下一命,被封为“芷兰郡主。”

萧燕燕看着男人疾步离去的背影,心底莫名有些慌乱。

……

“疼……我不要上药,干脆疼死我算了……”叶芷兰踢开御医,趴在床上呜呜哭着。

“又闹什么脾气?你们也任由她闹?还不压着郡主让御医上药。”韩德让指着叶芷兰身后两个小宫女呵斥道:“下去领二十大板。”

“陛下好大的威风,一来就打我的人,怎么不干脆连我一块打死算了?”

“张口闭口就是死,朕金口玉言谁敢让你死?”

“金口玉言?我看你说的话也不全作数!”

之前还跟她说什么不管时候,只要她放一盏兰花灯,他就会来。

今夜要不是为了放灯,她怎么会摔倒?

“放肆!”

……

宫内的人恨不得原地去世,假装什么也没听到,连连告退。

叶芷兰嘟着小嘴,醋意冲天的问道:“你其实是爱她的吧?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后又为你征战四方立下赫赫军功,你心里定是有她的!”

“陛下,我还是初见那句话,陛下哪日有了真爱的女人,就是芷兰离开之时。”

“住嘴。”

“我若爱她,当年就不会拒了她,更何况现在她面若修罗,谁会喜欢?”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