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龙尊薛洋-第5章 两份寿礼

第5章 两份寿礼

王海香的眼中,薛洋的身影越来越近。

带着周身凝而不坠的杀意,从林家大门口的台阶走下。

嗜血孤狼的双眸,把在众位林家子弟一一扫过,落在林妃身上。

气机被牢牢锁定之下,她刚准备一脚再踩在林雨欣身上。却是悬在半空,霎时间“蹬蹬蹬”连退三步。

“是......是你?”

林妃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薛洋并没有作答。

只是一步一步,走到林雨欣跟前。杀意暂收,眼中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爱怜。

“疼吗?”

看着薛洋蹲下,扶着自己的双臂。

林雨欣心中一暖,摇了摇头。

“爸爸,我不疼!”

看薛洋温柔一笑,将林雨欣从地上搀扶起身,抹去她衣裙上的尘土血渍。

林妃从强势威压中缓过劲来,嗤笑一声。

“薛洋,林家老宅重地。你一条狗,来干什么?”

一句话,薛洋越过林雨欣。双眼寒芒,死死地钉在林妃身上。

良久,却是淡淡一笑。

“我今天来。”

“是作为林家孙女婿,为老太君送上寿礼。”

送礼?

“送礼你特么瞪本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打我呢!”

林妃拍了拍自己胸脯,故作一副怕怕的表情把周遭的林家子弟全都给逗笑了。

“三小姐,就薛洋这种废物,哪有胆子打你啊?”

“你看!自己老婆被打成这样,他不还跟狗一样摇着尾巴要给老太君送礼?”

正厅上首,林老太君也是冷笑一声。

“老身,可不敢收你这明珠头号倒插门的礼。”

“还是赶紧滚吧!”

“要不然,别怪我大喜日子,让人把你轰......”

还不等听完林老太君的冷声呵斥,薛洋直接开口打断。

“老太君,你先别急着骂。”

“等见到贺礼。”

“你怕是,得把我供起来。”

啥?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包括林老太君在内的众人全都傻眼。

“薛洋,你是昨晚假酒喝多了没睡醒吧?”

“是不是在国外呆久了,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呵!说不定人家在国外已经改了个洋气的名!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口出狂言?”

在场众人尽皆一阵嬉笑,就连林老太君都跟着“哈哈”了两声。

“就你,也配让老身把你供起来?”

“哼!”

“真是放屁,臭不可闻!”

林老太君的话,如一锤定音。薛洋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付之一笑。

适时,林家老宅门外又传来一道沉重的脚步声。

是身穿制式黑衣的海龙,扛着两米高的重物缓缓而来。

“薛先生。”

“你要给林老太君的寿礼,到了。”

为了隐藏身份,海龙特地改了称谓。

随着重物卸地,林家所有人的双眼都跟铜铃一样瞪得大大的。

钟?

青绿色框架,看似古色古香的铜钟一排五个,呈九五之数。

这薛洋,竟然敢在林家老太君的寿宴上送钟?

仅一瞬间,林家上下对着薛洋都是怒目而视。

“薛洋,你个人不如狗的废物东西!”

“这就是你送给奶奶的贺礼?”

“你家那白痴疯了乱咬人还不够,你也来触奶奶眉头。我看你特么是想找死!”

啪!

林妃的污言秽语还没吐尽,突然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怒然转头,刚要破口大骂。却发现刚才动手的,竟然是不知何时已走到自己身边的林老太君。

“奶奶,你......”

“混账东西,你才找死吧!”

“我的好孙女婿,也是你能骂的?”

林妃:???

“没见识的东西!”

林老太君杵着拐杖,又是往编钟处近了几步。

“这口编钟,可是秦皇陵墓出土的青铜编钟!”

“九五为数,暗喻九五之尊!”

“上个星期,老身还听说它在卢浮宫被一位大夏国富豪以千万天价拍了下来。”

林老太君一番话,林家所有人心中“轰”地炸开,面面相觑。

被神秘富豪拍下的天价编钟,被薛洋当做寿礼送到了林家。

那岂不就是意味着......

尽管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可林老太君还是强压心中激动,转身对薛洋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那位力压全球诸多顶尖豪门的神秘富豪,可就是你?”

薛洋淡淡一笑。

“老太君过寿,小小贺礼不成敬意。”

好好好!

林老太君眼中的精光是再也藏不住了。

“好孙女婿!”

“快快快,你请上座!”

何赛花指了指正厅上首平时那张只有她能坐的梨花木太岁椅,又好似想到了什么。

杵着拐杖挪步,照着将王海香左右架住的族中子弟“啪啪”就是两巴掌。

两人受惊松手,她对重获自由的儿媳妇讪讪一笑。

“这些孩子,平时都被我惯坏了。”

“阿香啊,你也别跟妈生气。以后,我一定好好管教他们!”

话落,林老太君开口高呼。

“下人呢,死哪去了?还不快带我们林家大夫人和大小姐下去洗洗?”

“再把我那株千年野山参拿来,给雨欣泡泡伤口!”

亲眼目送着家中的下人,搀扶着满脸茫然的王海香和林雨欣拐入后院。

林老太君这才转身,对上座的薛洋赔笑。

“孙女婿!奶奶的安排,你还满意?”

坐在太岁椅上,薛洋摆弄着青花瓷茶杯淡笑着努了努嘴。

“老太君。”

“其实这青铜编钟,还只是见面礼。”

哦?

“还有,第二份贺礼?”

见何赛花兴奋地搓了搓手,薛洋“呵”地笑了一声朝门外抬了抬眼。

“来了!”

顺着薛洋的目光,以林老太君为首的众人蓦然转头。

只见是八名壮汉,抬着被红布遮蔽之物由远及近。

“砰”一声,落地。

薛洋大手一挥,旁人将红布一扯。

在何赛花兴奋的目光中,先是一道金光闪过。

而后呈现在所有人眼中的,竟是一口纯金打造的棺材。

两头没有对称,上左下右歪斜。

其上,还有几个血淋淋的红漆大字:寿终,不得正寝!

这几个跟薛青青坟头木牌上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字眼,已让林老太君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眼角开始抽搐。

哐当!

开棺了。

林老太君再细看,里面居然还躺着个人!

尽管此人双腿已经被长钉凿穿钉在棺材之中,尽管此人脸上已是鲜血淋漓。

但何赛花还是依稀能分辨出,他就是张家大少爷张亮!

霎时间,林老太君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适时,耳边又响起了薛海夹杂着笑意的冰冷话音。

“何赛花!”

“这第二份大礼,你可还满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