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美容师玉氏,楚雨沁-第2章 偏心

第2章 偏心

“娘,我来洗衣服吧!”楚雨沁停下思考,从玉氏手里抢过木盆,“你在地里干活已经很累了,这点粗活儿交给我干。”

“不不!你这些年都没有干过粗活儿,瞧你的手,哪是干粗活儿的?交给娘就好了。”玉氏说道。

原主毕竟是做大丫环的,那双手比起小户人家的小家碧玉也不差了。

郑大少爷是郑家最贵重的公子,留在他身边的大丫环,当然有不少人巴结,就算上好的胭脂水粉也有人送。这双手确实养得娇气。

不过,这也是楚雨沁满意的。

楚雨沁见玉氏这样小心翼翼,无奈地开口。

“娘,你打算把我当菩萨供起来吗?供得了一时,还能供一辈子吗?”

说着,在玉氏发愣的时候,把她手里的东西抢了过来。

“娘只是觉得你的手这么好看,要是弄粗了,那就可惜了。娘对不起你,不想再委屈你。”

楚雨沁扬唇笑了起来:“这不是委屈。我现在在家里,不是谁的奴才,不用看谁的脸色,更不用对谁跪来跪去的。在这里我是楚雨沁,不是丫环雨沁。”

“是爹娘无能,才把你卖了,害你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玉氏听她这样说,心里更加难受了。

楚雨沁原本是想安慰玉氏,没想到反而让她想起了那些难堪的过往。

她放下手里的盆子,抱住了玉氏。

“娘,我在郑家为奴为婢,虽然有苦有难,但是也有收获的。我在郑家学了很多东西。以后你就知道了。”

想要改变这个家的现状,楚雨沁肯定会重操旧业。

就算不是为了他们,为了她自己也会这样做。

现在给玉氏这样说,也是提前做个铺垫,等玉氏和楚大山以后问起来,就说她的本事都是在郑家学的。

“娘......”

楚雨兰可怜巴巴地站在厨房门口。

“咱们家的玉米面没了。今天晚上没有办法给姐姐做糊糊了。”

玉氏面露愁容,“这可怎么办?”

“娘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没了就没了。”楚雨沁不以为意。

“不过娘,总是这样吃野菜,你们的身体也受不住。距离收粮食还有三四个月,这段时间怎么办?只怕扛不到那个时候,大家都倒下了。”

更何况他们家的田地本来就不多,那点田地种出来的庄稼养不活他们全家人,哪怕是省吃俭用也不行。

“明天是赶集日,我去城里问问有没有哪家要洗衣服的,到时候接个洗衣服的活儿。洗个十件八件也能赚个二三文,玉米面是三文钱一斤。要是运气好,或许能找到活儿。”

玉氏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出路。

“五年前我就是郑府的大丫环,那时候每个月带回来一两银子,有时候还有赏银之类的。就算这些年用了些,也应该有点存银吧?还是说与大宅分家,连一点儿银子都没有分给我们?”

分家的时候,原主被郑家打了二十个板子,在床上昏迷不醒,根本不知道分家的具体情况。

“你奶奶说用完了。”玉氏说道。

“就算是用完了,也不是用在我们家的人身上。大伯开店,三叔读书,那些都要银子。姐姐送了这么多银子回来,爹提出让哥哥去读书,奶奶差点没把爹的头打破了。”

楚雨兰控诉道:“姐姐的银子早被大宅折腾没了。”

“二丫!”

玉氏斥道:“给你姐姐说这些做什么?银子没了就没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分了家,我们自己干自己的活儿,不用像以前那样干最重的活儿,连野菜汤都喝不饱。以前的事情就算了吧!”

“娘大度,可是我这人小气。”楚雨沁淡淡地说道,“娘,衣服先放在这里,我回来再洗。”

“你去哪里?”

玉氏见楚雨沁往外面走,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

她连忙拉着楚雨沁的手。

“别去找你奶奶。她泼辣得很,你怎么是她的对手?到时候闹大了,反而落了埋怨,说你不敬老人。”

“我的银子不能打了水漂。那是我冒着生命危险赚的血汗钱。他们想吃也可以,至少给个说法。”

楚雨沁说完,大步朝外面走去。

“大丫......”

玉氏拦不住,责怪楚雨兰,“瞧瞧你干的事情。给你姐姐说这些做什么?她大伤初愈,受不得刺激。”

楚雨兰委屈,撅嘴。

“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好久了。姐姐又不是外人,我还不能埋怨几句吗?再说了,那是姐姐赚的银子,她有权知道银子去了哪里。姐姐苦了多年,回来连玉米糊糊都吃不上!”

“你平时这么乖巧,没想到闹腾起来惹这么大的麻烦。不行,我得赶过去瞧瞧,可不能闹大了。”

......

大宅距离楚大山家有些远。

奶奶方氏和爷爷楚松是跟大房和三房过的,三房还没有讨媳妇,所以没有分家。

大房的大伯在城里开了个店铺,虽然小了点,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就算做小本生意,每个月也能赚个几两银子。

方氏的小儿子还在读私塾,这是老来得子,宝贝得像什么似的。

不过根据原主的记忆知道,这人根本不是读书的料。他在城里整天和狐朋狗友到处花天酒地,结实了一些作风不正的人。

只是这一切,方氏和楚松都不知道。

“哟,瞧瞧这是谁呀?”住在隔壁的张氏打量着楚雨沁。

“伤好了?气色不错嘛!雨沁丫头,郑家回不去了,有没有想过其他出路?李员外向我打听了你几次,你要是有意的话......”

张氏的话没有说完,被楚雨沁射过来的眼刀吓得闭嘴了。

她看着楚雨沁进了隔壁院子,拍了拍胸口,“这臭丫头的眼神像刀子似的,可真瘆人。得了!人家看不上员外,还想嫁到大户人家做少奶奶呢!”

老宅与楚大山家不同,他们的房子是瓦房,差不多有七八个房间,其中不包括厨房,茅房,以及杂物房。

方氏正在院子里晒菜干,新鲜蔬菜吃不完,就做成菜干,留着以后吃。

瞧她长得腰圆臀肥的,与楚大山那家子面黄肌瘦的人成了鲜明的对比。

“楚小翠,你这个死丫头,磨磨蹭蹭半天不出来,打算在里面孵蛋吗?”

晒好菜干,方氏朝房间里的人骂道。

“老娘一大把年纪了,还要伺候你这个赔钱货。你爹能赚银子,但是那是给你弟弟的,给老娘滚出来扫院子。”

大房的女儿楚小翠扎着新头绳,穿着新衣服,皱着眉头走出来。

“奶奶,爹爹今天要回来。我要是把衣服弄脏了,把头发弄乱了,爹爹还以为我在家里受苦了呢!奶奶也不想爹爹生气吧?爹爹说了,我到了说亲的年纪就要好好地保养一下了,不能像个村姑似的,这样他就没办法给我说个秀才老爷。”

“你爹真的要给你许秀才老爷?”

方氏突然消了气,眼里闪着亮光。

“当然。爹说了,要是我把脸和皮肤保养好了,给我找个举人老爷也是有可能的。到时候还能帮三叔呢!”

方氏马上敛了怒气,“那你别干了。”

说完,又气呼呼地说道:“早知道就不分家了。以前还有大山家的干活,现在什么事情都要老娘干。”

“原来在奶奶的眼里,我们二房就是干粗活的奴才。同样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奶奶还真是偏心。”楚雨沁刚走进大门就听见说方氏这样的话,顿时忍不住讥讽出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