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听说公主要和离第3章 不能再吊了-嘘,听说公主要和离第3章 不能再吊了阅读

第3章 不能再吊了

“是的,若没有您的吩咐,墨文殿不敢私自做主将公子放下。”“我草,那不是要出人命了!”凌兰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上:“快带路,去墨文殿!”“可是,公主您,您还未更衣……”这种时候哪里还来得及更衣?凌兰随手捞了件床头的浅紫色披风搭在肩头,汲拉着绣鞋急急往宫殿外面跑:“废话少说,快到前面带路!”公主府果然不愧是皇家园林,府中亭台楼阁,假山花园应有尽有。府中建筑应是注重对称,这边有个八角回廊,那么相对应的那边一定有个曲径通幽的长廊,屋檐下的六角宫灯,随风摇摆。耳边偶尔还会传来几声好听的风铃。着急的凌兰无心欣赏美景,大步跟随素衣身后,经过无数个长长的回廊,终于在一处庭院外停下。庭院大门的匾额上用浓墨龙飞凤舞书写了三个大字,不过,也不知是用的什么字体,反正凌兰是一个字都不认识。不过,既然是停下了就应该是到了墨文殿。一个三十来岁的太监早已等在院外,颠着小碎步急急迎上来:“福宝恭迎七公主。”凌兰随意招手,一边进屋一边发问:“你就是福宝?大公子人呢?”“公主放心,大公子还在寝殿,按公主您的吩咐已经吊了他一日一夜。”福宝跟在身后亦步亦趋。“一天一夜!”凌兰推门的手顿住,突然有种心虚害怕的感觉。若是这一推开发现那位大公子已经断气了怎么办?难道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背上一条人命不成?如此一来,自己一定一辈子都不会心安!见了主子顿住的身影,担心她又会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福宝颤着身子躬身说道:“启禀公主,大公子一天一夜未曾进食,真的不能再吊了……”对,不能再吊了,是死是活都先得把人放下来再说。“砰”地推开门,纵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凌兰也被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呆。屋中被吊挂的男子一丝不挂,自床梁上垂下手掌宽的红绸捆绑住修长的双手,缠绕手臂裹住胸前两点,来到腰间似有似无遮住重要位置最后绕过修长的腿部,在脚拇指处打了个结。腰间错乱绯红的伤痕映衬苍白修长的身体,显出一种变态的欲*望。场景糜烂又暧昧!凌兰迅速转身,伸手捂住“咚咚”乱跳的小心脏。这才发现原本跟在身后浩浩荡荡的长龙只剩下贴身丫鬟素衣和墨文殿的福宝。两人低头垂眸,没有乱瞄一眼。定了定心神,凌兰再次转身。仔细看来,才发现男子全身上下仅有脚拇指着地。这时凌兰又想骂人了,也不知道这原来的劳什子公主和这大公子之间到底有怎样的深仇大恨需要如此整治人出气。左右扫视过,发现空旷的寝屋中没有丝毫多余的衣物与布料,只在床头搭着一张宽幅白练。凌兰想也没想伸手拉过,准备遮住男人的身体……

“是的,若没有您的吩咐,墨文殿不敢私自做主将公子放下。”

“我草,那不是要出人命了!”凌兰掀开被子,赤脚踩在地上:“快带路,去墨文殿!”

“可是,公主您,您还未更衣……”

这种时候哪里还来得及更衣?

凌兰随手捞了件床头的浅紫色披风搭在肩头,汲拉着绣鞋急急往宫殿外面跑:“废话少说,快到前面带路!”

公主府果然不愧是皇家园林,府中亭台楼阁,假山花园应有尽有。

府中建筑应是注重对称,这边有个八角回廊,那么相对应的那边一定有个曲径通幽的长廊,

屋檐下的六角宫灯,随风摇摆。耳边偶尔还会传来几声好听的风铃。

着急的凌兰无心欣赏美景,大步跟随素衣身后,经过无数个长长的回廊,终于在一处庭院外停下。

庭院大门的匾额上用浓墨龙飞凤舞书写了三个大字,不过,也不知是用的什么字体,反正凌兰是一个字都不认识。

不过,既然是停下了就应该是到了墨文殿。

一个三十来岁的太监早已等在院外,颠着小碎步急急迎上来:“福宝恭迎七公主。”

凌兰随意招手,一边进屋一边发问:“你就是福宝?大公子人呢?”

“公主放心,大公子还在寝殿,按公主您的吩咐已经吊了他一日一夜。”福宝跟在身后亦步亦趋。

“一天一夜!”凌兰推门的手顿住,突然有种心虚害怕的感觉。

若是这一推开发现那位大公子已经断气了怎么办?难道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背上一条人命不成?

如此一来,自己一定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见了主子顿住的身影,担心她又会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福宝颤着身子躬身说道:“启禀公主,大公子一天一夜未曾进食,真的不能再吊了……”

对,不能再吊了,是死是活都先得把人放下来再说。

“砰”地推开门,纵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凌兰也被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呆。

屋中被吊挂的男子一丝不挂,自床梁上垂下手掌宽的红绸捆绑住修长的双手,缠绕手臂裹住胸前两点,

来到腰间似有似无遮住重要位置最后绕过修长的腿部,在脚拇指处打了个结。

腰间错乱绯红的伤痕映衬苍白修长的身体,显出一种变态的欲*望。

场景糜烂又暧昧!

凌兰迅速转身,伸手捂住“咚咚”乱跳的小心脏。

这才发现原本跟在身后浩浩荡荡的长龙只剩下贴身丫鬟素衣和墨文殿的福宝。

两人低头垂眸,没有乱瞄一眼。

定了定心神,凌兰再次转身。

仔细看来,才发现男子全身上下仅有脚拇指着地。

这时凌兰又想骂人了,也不知道这原来的劳什子公主和这大公子之间到底有怎样的深仇大恨需要如此整治人出气。

左右扫视过,发现空旷的寝屋中没有丝毫多余的衣物与布料,只在床头搭着一张宽幅白练。

凌兰想也没想伸手拉过,准备遮住男人的身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