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从县令开始赵云,赵安父子-第6章 屯粮

第6章 屯粮

买了煤炭后,众人才发现他们没有火炉啊,这可如何是好?便在这时,刘尘又让衙役们搬出了一个个简制火炉,这些火炉就是这几天刘尘亲自教招募来的流民们打造的,成本二十文钱,但刘尘准备卖五十文一个。还是老规矩,没钱的可以打工还债。火炉的制作方法挺简单的,百姓们买一个去后,以后也能彷着自己做,所以这基本是一锤子买卖的事情,刘尘准备趁现在多赚一点,过段时间,火炉就不怎么值钱了。看到这一幕,公孙剑和刘景两人的脸上既是震惊,又是不甘。他们知道,现在,刘尘这个县令怕是真要坐稳了。而且,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犯了个天大的错误,那就是太轻视这个小县令了。因为他们不重视,因为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刘尘必须要依靠他们才能站稳脚跟,所以他们错过了与刘尘交好的大好机会啊。“长风兄,这煤炭还真是宝啊,我看我们也买几千斤回去过冬吧,比烧木炭强多了啊。”公孙剑叹了口气说道。虽然他们不缺木炭,但他们也不傻,煤炭各方面都比木炭好,而且刘尘定的这价格,比木炭还要便宜,他们当然要烧煤炭。“正有此意。”刘景点了点头,他当然也知道煤恢的好处。然后两人都让下人去购买煤炭和火炉,自己却是先离开了。回到各自家里,公孙剑和刘景都第一时间派人去其他地方寻找煤炭。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煤炭的商机,尤其是在幽州这个地方,冬天更是离不开煤炭取暖,这可是一往无利的无本生意啊。而且,与公孙剑和刘景有同样想法的商人还不少,都纷纷派人出去寻找露天煤矿了。只要不傻的商人,都能看出煤炭带来的巨大利益,广宁县这些世家豪族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赚钱的机会。对于这种事情,刘尘当然想得到,而且他还没有办法阻止。因为好多土地都在这些士族的手里,偌大一个广宁县,有煤的地方肯定不少。这种事情,刘尘阻止不了,他也不会去阻止。他现在要解决的是过冬问题,现在过冬问题基本解决了,只要大量屯粮,保证百姓们在这个寒冷的冬季能吃得上低价的粮食就行了。那么接下来,才是想办法应对开春后的黄巾之乱。“老爷,算出来了。”刘尘正在院子里思索如何应对黄巾之乱的问题,管家戏召席便走了进来。戏召席是前两天刘尘招募的管家,还有个煮饭打扫卫生的妇女,是戏召席的妻子。两人其实不是广宁人,只是家乡发生粮荒,两人去投奔他们侄儿戏志才,半路遇到了劫匪,财物被抢,儿子还被杀了,最后流落到了广宁,成为广宁县的流民之一。刘尘见他读过书,还会写字,就招募他来当管家了。这个时代,读过书的人太人了,寒门中更是少之又少。反正上万流民中,刘尘就只发现这个戏召席是读过书的。“多少?”刘尘回头问道。“老爷,昨天一天共开采出来十五万斤煤,全都卖了出去,毛收入就是一万五千钱,除去杂七杂八的开销,昨天一天单单卖煤的收入就有一万四千多钱,合计十四贯钱。还有那四百多个火炉也全部卖完了,一个五十钱,毛利总共两万钱,二十贯,不过大半都是欠账,实际到我们手里的才十五贯。”戏召席激动的说道。十五贯钱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太平年间,一般一户普通人家,一年开销也就四五百钱,要是十五贯钱落在普通人家,那肯定是富豪。“嗯。”刘尘点了点头,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不过一下子获得这么大一笔钱,对于他这个穿越前存款不足两万的月光族来说,也是非常激动的。只是当了几天的县令,他心态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这份激动并没有流露于表。而且照这个速度下去,未来几天的收入还会更高。“给我找几个靠普的粮商,让他们给我大肆收购粮食,有多少收购多少。”刘尘对戏召席说道。现在有钱了,该是屯粮的时候了,官府有屯粮,才能更好的应付各种突发的天灾人祸。手中有了粮,也能更好的控制灾荒中可能不断上升的粮价,让所有百姓都吃得起饭。现在的一石栗米才二十钱,非常的便宜,等黄巾之乱暴发后,粮价差不多要涨到十倍以上,那时候如果广宁县能在黄巾之乱中幸免下来,卖粮又要发一笔横财了。所以,刘尘准备这几个月大肆收购粮食。当然,也有很大的可能为黄巾军做嫁衣。而且以刘尘现在的情况,他相信这个可能性更大一点。“诺。”戏召席行了一礼,便退出去了。刘尘推广煤炭的第十天,整个县城每家每户都基本买了一千斤煤了,而这十天,刘尘也赚取了两百多贯文钱,百姓欠的债不算。这一天,刘尘终于迎来了公孙剑和刘景两大家主的造访。要是在煤炭出来前,公孙剑和刘景两大家主是不可能亲自上门找刘尘的。在他们眼中,刘尘不过一乳臭未干的小子,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此时已非彼时。短短十天时间,整个县城数万人口对这个年轻的县令可谓是尊敬的不得了。而且,此时县衙里的各部也全都招齐了,城防兵招了一千,西山也招了五百安保人员,实力早已今非惜比。就算是县里两大豪族,此时也不敢公然与刘尘叫板。但暗地里给刘尘使些绊子,却是不会少的。比如这段时间刘尘大肆收购粮食,两大家主就联络其他粮商们一起抬价,直接将粮价提到了四十文钱一石。没办法,刘尘只得让人去别的县城收购了。而且他还拿出一部份粮食来贱卖,才算把涨上去的粮价压了下来。可见这些士族的影响之大。

买了煤炭后,众人才发现他们没有火炉啊,这可如何是好?

便在这时,刘尘又让衙役们搬出了一个个简制火炉,这些火炉就是这几天刘尘亲自教招募来的流民们打造的,成本二十文钱,但刘尘准备卖五十文一个。

还是老规矩,没钱的可以打工还债。

火炉的制作方法挺简单的,百姓们买一个去后,以后也能彷着自己做,所以这基本是一锤子买卖的事情,刘尘准备趁现在多赚一点,过段时间,火炉就不怎么值钱了。

看到这一幕,公孙剑和刘景两人的脸上既是震惊,又是不甘。

他们知道,现在,刘尘这个县令怕是真要坐稳了。

而且,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犯了个天大的错误,那就是太轻视这个小县令了。

因为他们不重视,因为他们理所当然的以为刘尘必须要依靠他们才能站稳脚跟,所以他们错过了与刘尘交好的大好机会啊。

“长风兄,这煤炭还真是宝啊,我看我们也买几千斤回去过冬吧,比烧木炭强多了啊。”公孙剑叹了口气说道。

虽然他们不缺木炭,但他们也不傻,煤炭各方面都比木炭好,而且刘尘定的这价格,比木炭还要便宜,他们当然要烧煤炭。

“正有此意。”刘景点了点头,他当然也知道煤恢的好处。

然后两人都让下人去购买煤炭和火炉,自己却是先离开了。

回到各自家里,公孙剑和刘景都第一时间派人去其他地方寻找煤炭。

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煤炭的商机,尤其是在幽州这个地方,冬天更是离不开煤炭取暖,这可是一往无利的无本生意啊。

而且,与公孙剑和刘景有同样想法的商人还不少,都纷纷派人出去寻找露天煤矿了。

只要不傻的商人,都能看出煤炭带来的巨大利益,广宁县这些世家豪族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赚钱的机会。

对于这种事情,刘尘当然想得到,而且他还没有办法阻止。

因为好多土地都在这些士族的手里,偌大一个广宁县,有煤的地方肯定不少。

这种事情,刘尘阻止不了,他也不会去阻止。

他现在要解决的是过冬问题,现在过冬问题基本解决了,只要大量屯粮,保证百姓们在这个寒冷的冬季能吃得上低价的粮食就行了。

那么接下来,才是想办法应对开春后的黄巾之乱。

“老爷,算出来了。”

刘尘正在院子里思索如何应对黄巾之乱的问题,管家戏召席便走了进来。

戏召席是前两天刘尘招募的管家,还有个煮饭打扫卫生的妇女,是戏召席的妻子。

两人其实不是广宁人,只是家乡发生粮荒,两人去投奔他们侄儿戏志才,半路遇到了劫匪,财物被抢,儿子还被杀了,最后流落到了广宁,成为广宁县的流民之一。

刘尘见他读过书,还会写字,就招募他来当管家了。

这个时代,读过书的人太人了,寒门中更是少之又少。

反正上万流民中,刘尘就只发现这个戏召席是读过书的。

“多少?”刘尘回头问道。

“老爷,昨天一天共开采出来十五万斤煤,全都卖了出去,毛收入就是一万五千钱,除去杂七杂八的开销,昨天一天单单卖煤的收入就有一万四千多钱,合计十四贯钱。

还有那四百多个火炉也全部卖完了,一个五十钱,毛利总共两万钱,二十贯,不过大半都是欠账,实际到我们手里的才十五贯。”戏召席激动的说道。

十五贯钱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太平年间,一般一户普通人家,一年开销也就四五百钱,要是十五贯钱落在普通人家,那肯定是富豪。

“嗯。”刘尘点了点头,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不过一下子获得这么大一笔钱,对于他这个穿越前存款不足两万的月光族来说,也是非常激动的。

只是当了几天的县令,他心态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这份激动并没有流露于表。

而且照这个速度下去,未来几天的收入还会更高。

“给我找几个靠普的粮商,让他们给我大肆收购粮食,有多少收购多少。”刘尘对戏召席说道。

现在有钱了,该是屯粮的时候了,官府有屯粮,才能更好的应付各种突发的天灾人祸。

手中有了粮,也能更好的控制灾荒中可能不断上升的粮价,让所有百姓都吃得起饭。

现在的一石栗米才二十钱,非常的便宜,等黄巾之乱暴发后,粮价差不多要涨到十倍以上,那时候如果广宁县能在黄巾之乱中幸免下来,卖粮又要发一笔横财了。

所以,刘尘准备这几个月大肆收购粮食。

当然,也有很大的可能为黄巾军做嫁衣。

而且以刘尘现在的情况,他相信这个可能性更大一点。

“诺。”戏召席行了一礼,便退出去了。

刘尘推广煤炭的第十天,整个县城每家每户都基本买了一千斤煤了,而这十天,刘尘也赚取了两百多贯文钱,百姓欠的债不算。

这一天,刘尘终于迎来了公孙剑和刘景两大家主的造访。

要是在煤炭出来前,公孙剑和刘景两大家主是不可能亲自上门找刘尘的。

在他们眼中,刘尘不过一乳臭未干的小子,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

但此时已非彼时。

短短十天时间,整个县城数万人口对这个年轻的县令可谓是尊敬的不得了。

而且,此时县衙里的各部也全都招齐了,城防兵招了一千,西山也招了五百安保人员,实力早已今非惜比。

就算是县里两大豪族,此时也不敢公然与刘尘叫板。

但暗地里给刘尘使些绊子,却是不会少的。

比如这段时间刘尘大肆收购粮食,两大家主就联络其他粮商们一起抬价,直接将粮价提到了四十文钱一石。

没办法,刘尘只得让人去别的县城收购了。

而且他还拿出一部份粮食来贱卖,才算把涨上去的粮价压了下来。

可见这些士族的影响之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