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龙帅苏游龙第2章 徐长乐,我替你管了管儿子-巅峰龙帅苏游龙第2章 徐长乐,我替你管了管儿子阅读

第2章 徐长乐,我替你管了管儿子

徐凯愣神时,苏游龙的身影已经近前……蓬~苏游龙揪住衣领将他提溜起来,如同扔小鸡似的甩出去撞在墙上,不等徐凯吃痛,就看见苏游龙拿起桌上那瓶XO就一滴不剩的灌进了他的嘴里……咳咳~徐凯被呛得猛咳,大惊失色,他知道这酒里可是下了猛药的……“你知道我爸是谁吗?让我全家陪葬,你等着吧,你完了!”酒劲慢慢上头,徐凯叫嚣着第一时间拨电话求援,不断的朝门口退却,避开苏游龙的锋芒……苏游龙压根不理会他,只是望向床上的曲惊鸿,这个自己亏欠无数的女孩!她那双木然的双眼,让苏游龙浑身一颤,痛若钻心!身上的淤青和伤痕,更让苏游龙愧疚万分。“你别过来……”曲惊鸿看不见,只知道有人救了自己,然而感觉到苏游龙接近时,还是下意识往角落里蜷缩。“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救我,你不会弄成这样……”直到苏游龙的声音再度传入她的耳中,曲惊鸿浑身俱颤,对方的身份昭然若揭宛若……掀起她更强烈的怨恨!“苏游龙?”“你回来做什么?我不需要你救,呜呜你滚,你滚……”解开困住曲惊鸿手足的绳子,她如同一头愤怒的小狮子一般挣扎,对苏游龙脚踢拳打,而后者对这一切尽数忍受……霸道的将她拦腰抱起。“从今往后,任何人想伤害你,除非踏过我的尸体!”苏游龙正色的承诺着,曲惊鸿神色一滞,挣扎的动作也瞬间小了许多……这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显然徐凯搬救兵回来了!曲惊鸿脸上浮现出恐惧的神色。“别怕,有我。”苏游龙神色的淡然的迎了上去,冲进包间的那群人里,为首的便是徐凯的父亲,丰州都督徐长乐!“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欺辱我儿?”徐长乐声随人至,身后一帮全副武装的巡查也满脸的凶煞气,来者不善。药效让徐凯脸色通红,此刻唯独眼中还有一丝清明,幸灾乐祸的望向苏游龙,仿佛是在等待后者吃瘪……然而,当徐长乐看见苏游龙时,脸上的表情迅速由愤怒化为惊愕,再后来,便是深深的恐惧!昨夜,北风呼啸。徐长乐在丰州河畔等到了半夜,身后站着的无不是全州各界大佬……前日里国主亲自册封那位北境之主为一品神帅!这称号震慑九州,神州国六部九省四十州无不震动。今早秦省总督亲自打电话给下属额的丰州都督徐长乐,内容只有一句:“神帅要来丰州,伺候好他则前程锦绣,激怒他,你的乌纱帽就戴到头了!”少顷才看见孤舟渡河,船头就站着一身布衣的苏游龙……徐长乐简直高兴疯了,然而他们这些权贵凑上前邀请饭局,人家这位神帅连理会都懒得理会一下!似乎只跟丰州商会长齐子辰多聊了两句……苏游龙走时更是只扔下两个字:“勿扰。”徐长乐冷汗涔涔,却也不敢有一句怨言,待苏游龙走后才寒声嘱咐身后的一众下属:“神帅来了丰州,该怎么做不用我教吧?若哪个不长眼的惹到了他,小命难保!”谁能想到……这命令刚下不到一日,自己这个蠢货儿子就第一个捅了马蜂窝!这位丰州都督此刻只感觉眼前一黑,后背被冷汗彻底打湿。完了……“徐长乐,我替你管了管儿子,怎么,你不服气?”咕噜~徐长乐脸色惨白,差点没吓得跪下,此刻这状况他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神帅重回丰州就是为了这个女孩?一边心惊,一边暗恨自己这个被下半身操纵的蠢儿子不长眼。赶忙擦了擦额头冷汗,上前急道:“哪里的话,这败坏门风的畜生其实我早就想惩戒一番……”“爸,你怕他做什么?”徐凯还欲反驳,却被徐长乐一记冷眼给死盯回去。“住口!我没你这样的畜生儿子!魏恒,给我掌他的嘴!”此令一下,身后的巡查长诧异了一下,旋即马上上前抬手便狠狠给了大公子徐凯几巴掌……啪~啪!徐凯被抽懵了,然而这还不算完,一个巡查慌慌张张的凑到徐长乐耳边:“都督,夜总会外面来了不少黑衣军,把这里合围……”下一刻,肩扛两枚璀璨金星的副将齐轩辕迈步进了包间。对着苏游龙单膝跪地抱拳……“这里,交给你了。”苏游龙微微点头,和他擦肩而过,理也不理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的徐长乐……待苏游龙走远,齐轩辕身上的恭敬之意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肃杀之气!“神帅气度过人,却不代表我可以饶恕你这愚蠢的儿子,想让他活可以,断他一臂!”“徐都督,你亲自出手……”马上有手下给徐长乐递来一根棒球棍,徐长乐颤巍巍的接过,那张向来古井无波的老脸上皱纹剧烈颤抖。那可是自己唯一的亲儿子!三息之后,理智战胜了感情……“啊!”徐凯的惨叫传遍整个夜总会,剧烈的疼痛瞬间冲散药效带来的迷离,他此刻双眸圆睁青筋暴起,眼珠子凸出!此刻算是彻底明白了,苏游龙先前的威胁,绝对不是玩笑。至少自己老爹,非常怕他!夕阳小区。这片地处郊县的老旧待改造城区里,周围基本没什么住户,曲家搬到丰州内城之后,这里就空了。“苏游龙,三年前我救你一命,今晚你又救我出炼狱,扯平了。你走吧,我不喜欢亏欠,更不需要人怜悯……”逼仄积尘的房间里,苏游龙望着受尽折磨重获新生,此刻却仍然倔强的曲惊鸿,喉咙仿佛被堵住一般。“我还欠你一双眼睛!”“什么?”“我能治愈你的眼睛,让你看见这个世界!”苏游龙声音坚定,他能清晰的看见曲惊鸿满脸希冀之色,片刻后却又马上换上一脸黯然。“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你不要再用这个来调侃我,至少看不见阳光底下的尔虞我诈,对我来说挺好的。”显然对此她并不相信。苏游龙也不解释,只是从身上变戏法的捻出一根金针,语气正色:“那不妨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能让你重见光明……”“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让我一辈子照顾你,可好?”这话让曲惊鸿浑身剧颤!她在思考,又像是心怀几分希冀,片刻后释然的笑了笑,反正,自己已经是个遭人嫌弃的废人。微微点头:“嗯。”唉,答应他又能怎么样,也罢,至少让他彻底死心……月明星稀,子夜降临。曲惊鸿身上的金针已经蜕变为银色,和寻常银针无异。如果此刻有专业仪器检测,便能看到曲惊鸿萎缩的视神经已经彻底恢复如常……苏游龙满头大汗的将针收回,帮已经熟睡的她盖好被子,出了门。明早,她便能看到奇迹!小区花园里,副将齐轩辕早已等候多时。“神帅,您真的把造化金针给她用了?那可是国主特意赏赐给您保命用的……”“如果不是她,三年前苏游龙早就死在那场氯气泄漏泄露中了!我欠她的,怎么偿还都不多!”听到苏游龙的话,齐轩辕沉默半晌。“不说这些,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苏游龙沉吟道。“佟兰和杨天鸣十日后将在杨家大宅完婚,按照您的要求,那份大礼已提前送到。不过对付这等作恶多端的宵小,何须如此麻烦?神帅,小小杨家,最多半个时辰,我可带黑衣军将其夷为平地……”“你的手上沾血太多,早已麻木!却不知杀人并不解恨,猫戏老鼠,等到老鼠的恐惧到达极限时,再将其一口吞掉才有意思!”苏游龙语气森然:“这,就叫杀人诛心……与此同时。滨江区,杨家别墅。两口棺木停在别墅门前,一枚丧门钉紧钉着一份黑纸白字的讣告……杨天鸣裹着睡衣,揭下讣告皱眉道:“这是苏游龙送的!这小子回了丰州,扬言要让我们十日后的婚礼变葬礼!”身后,佟兰接到电话,也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一队人马今晚合围了夜总会,曲惊鸿被人救走了。”“苏游龙干的?”“怎么可能!据说人是徐长乐带去的,都督的独子在外乱搞败坏门风,他带人去施以惩戒而已,跟苏游龙有个屁关系!他的鸿蒙集团现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不过捡了个便宜在这狐假虎威吓唬人!”佟兰满脸不屑,和杨天鸣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布满杀意……“曲惊鸿已经成了废人,他就是救出去又能怎样?一条丧家之犬回丰州,不低调苟活反而招摇过市?就凭他也配跟我们放狠话?”“三年前没能斩草除根,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他能唱出什么大戏!看是谁把谁送进棺材!”

徐凯愣神时,苏游龙的身影已经近前……

蓬~苏游龙揪住衣领将他提溜起来,如同扔小鸡似的甩出去撞在墙上,不等徐凯吃痛,就看见苏游龙拿起桌上那瓶XO就一滴不剩的灌进了他的嘴里……

咳咳~徐凯被呛得猛咳,大惊失色,他知道这酒里可是下了猛药的……

“你知道我爸是谁吗?让我全家陪葬,你等着吧,你完了!”

酒劲慢慢上头,徐凯叫嚣着第一时间拨电话求援,不断的朝门口退却,避开苏游龙的锋芒……

苏游龙压根不理会他,只是望向床上的曲惊鸿,这个自己亏欠无数的女孩!

她那双木然的双眼,让苏游龙浑身一颤,痛若钻心!身上的淤青和伤痕,更让苏游龙愧疚万分。

“你别过来……”

曲惊鸿看不见,只知道有人救了自己,然而感觉到苏游龙接近时,还是下意识往角落里蜷缩。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救我,你不会弄成这样……”

直到苏游龙的声音再度传入她的耳中,曲惊鸿浑身俱颤,对方的身份昭然若揭宛若……

掀起她更强烈的怨恨!

“苏游龙?”

“你回来做什么?我不需要你救,呜呜你滚,你滚……”

解开困住曲惊鸿手足的绳子,她如同一头愤怒的小狮子一般挣扎,对苏游龙脚踢拳打,而后者对这一切尽数忍受……

霸道的将她拦腰抱起。

“从今往后,任何人想伤害你,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苏游龙正色的承诺着,曲惊鸿神色一滞,挣扎的动作也瞬间小了许多……

这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显然徐凯搬救兵回来了!

曲惊鸿脸上浮现出恐惧的神色。

“别怕,有我。”

苏游龙神色的淡然的迎了上去,冲进包间的那群人里,为首的便是徐凯的父亲,丰州都督徐长乐!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欺辱我儿?”

徐长乐声随人至,身后一帮全副武装的巡查也满脸的凶煞气,来者不善。

药效让徐凯脸色通红,此刻唯独眼中还有一丝清明,幸灾乐祸的望向苏游龙,仿佛是在等待后者吃瘪……

然而,当徐长乐看见苏游龙时,脸上的表情迅速由愤怒化为惊愕,再后来,便是深深的恐惧!

昨夜,北风呼啸。

徐长乐在丰州河畔等到了半夜,身后站着的无不是全州各界大佬……

前日里国主亲自册封那位北境之主为一品神帅!这称号震慑九州,神州国六部九省四十州无不震动。

今早秦省总督亲自打电话给下属额的丰州都督徐长乐,内容只有一句:“神帅要来丰州,伺候好他则前程锦绣,激怒他,你的乌纱帽就戴到头了!”

少顷才看见孤舟渡河,船头就站着一身布衣的苏游龙……

徐长乐简直高兴疯了,然而他们这些权贵凑上前邀请饭局,人家这位神帅连理会都懒得理会一下!

似乎只跟丰州商会长齐子辰多聊了两句……

苏游龙走时更是只扔下两个字:“勿扰。”

徐长乐冷汗涔涔,却也不敢有一句怨言,待苏游龙走后才寒声嘱咐身后的一众下属:“神帅来了丰州,该怎么做不用我教吧?若哪个不长眼的惹到了他,小命难保!”

谁能想到……

这命令刚下不到一日,自己这个蠢货儿子就第一个捅了马蜂窝!

这位丰州都督此刻只感觉眼前一黑,后背被冷汗彻底打湿。

完了……

“徐长乐,我替你管了管儿子,怎么,你不服气?”

咕噜~徐长乐脸色惨白,差点没吓得跪下,此刻这状况他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神帅重回丰州就是为了这个女孩?

一边心惊,一边暗恨自己这个被下半身操纵的蠢儿子不长眼。

赶忙擦了擦额头冷汗,上前急道:“哪里的话,这败坏门风的畜生其实我早就想惩戒一番……”

“爸,你怕他做什么?”

徐凯还欲反驳,却被徐长乐一记冷眼给死盯回去。

“住口!我没你这样的畜生儿子!魏恒,给我掌他的嘴!”

此令一下,身后的巡查长诧异了一下,旋即马上上前抬手便狠狠给了大公子徐凯几巴掌……

啪~啪!

徐凯被抽懵了,然而这还不算完,一个巡查慌慌张张的凑到徐长乐耳边:“都督,夜总会外面来了不少黑衣军,把这里合围……”

下一刻,肩扛两枚璀璨金星的副将齐轩辕迈步进了包间。

对着苏游龙单膝跪地抱拳……

“这里,交给你了。”

苏游龙微微点头,和他擦肩而过,理也不理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的徐长乐……

待苏游龙走远,齐轩辕身上的恭敬之意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肃杀之气!

“神帅气度过人,却不代表我可以饶恕你这愚蠢的儿子,想让他活可以,断他一臂!”

“徐都督,你亲自出手……”

马上有手下给徐长乐递来一根棒球棍,徐长乐颤巍巍的接过,那张向来古井无波的老脸上皱纹剧烈颤抖。

那可是自己唯一的亲儿子!

三息之后,理智战胜了感情……

“啊!”

徐凯的惨叫传遍整个夜总会,剧烈的疼痛瞬间冲散药效带来的迷离,他此刻双眸圆睁青筋暴起,眼珠子凸出!

此刻算是彻底明白了,苏游龙先前的威胁,绝对不是玩笑。至少自己老爹,非常怕他!

夕阳小区。

这片地处郊县的老旧待改造城区里,周围基本没什么住户,曲家搬到丰州内城之后,这里就空了。

“苏游龙,三年前我救你一命,今晚你又救我出炼狱,扯平了。你走吧,我不喜欢亏欠,更不需要人怜悯……”

逼仄积尘的房间里,苏游龙望着受尽折磨重获新生,此刻却仍然倔强的曲惊鸿,喉咙仿佛被堵住一般。

“我还欠你一双眼睛!”

“什么?”

“我能治愈你的眼睛,让你看见这个世界!”

苏游龙声音坚定,他能清晰的看见曲惊鸿满脸希冀之色,片刻后却又马上换上一脸黯然。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你不要再用这个来调侃我,至少看不见阳光底下的尔虞我诈,对我来说挺好的。”

显然对此她并不相信。

苏游龙也不解释,只是从身上变戏法的捻出一根金针,语气正色:“那不妨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能让你重见光明……”

“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让我一辈子照顾你,可好?”

这话让曲惊鸿浑身剧颤!

她在思考,又像是心怀几分希冀,片刻后释然的笑了笑,反正,自己已经是个遭人嫌弃的废人。

微微点头:“嗯。”

唉,答应他又能怎么样,也罢,至少让他彻底死心……

月明星稀,子夜降临。

曲惊鸿身上的金针已经蜕变为银色,和寻常银针无异。如果此刻有专业仪器检测,便能看到曲惊鸿萎缩的视神经已经彻底恢复如常……

苏游龙满头大汗的将针收回,帮已经熟睡的她盖好被子,出了门。

明早,她便能看到奇迹!

小区花园里,副将齐轩辕早已等候多时。

“神帅,您真的把造化金针给她用了?那可是国主特意赏赐给您保命用的……”

“如果不是她,三年前苏游龙早就死在那场氯气泄漏泄露中了!我欠她的,怎么偿还都不多!”

听到苏游龙的话,齐轩辕沉默半晌。

“不说这些,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苏游龙沉吟道。

“佟兰和杨天鸣十日后将在杨家大宅完婚,按照您的要求,那份大礼已提前送到。不过对付这等作恶多端的宵小,何须如此麻烦?神帅,小小杨家,最多半个时辰,我可带黑衣军将其夷为平地……”

“你的手上沾血太多,早已麻木!却不知杀人并不解恨,猫戏老鼠,等到老鼠的恐惧到达极限时,再将其一口吞掉才有意思!”

苏游龙语气森然:“这,就叫杀人诛心……

与此同时。

滨江区,杨家别墅。

两口棺木停在别墅门前,一枚丧门钉紧钉着一份黑纸白字的讣告……

杨天鸣裹着睡衣,揭下讣告皱眉道:“这是苏游龙送的!这小子回了丰州,扬言要让我们十日后的婚礼变葬礼!”

身后,佟兰接到电话,也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一队人马今晚合围了夜总会,曲惊鸿被人救走了。”

“苏游龙干的?”

“怎么可能!据说人是徐长乐带去的,都督的独子在外乱搞败坏门风,他带人去施以惩戒而已,跟苏游龙有个屁关系!他的鸿蒙集团现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不过捡了个便宜在这狐假虎威吓唬人!”

佟兰满脸不屑,和杨天鸣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布满杀意……

“曲惊鸿已经成了废人,他就是救出去又能怎样?一条丧家之犬回丰州,不低调苟活反而招摇过市?就凭他也配跟我们放狠话?”

“三年前没能斩草除根,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他能唱出什么大戏!看是谁把谁送进棺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