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龙帅苏游龙第5章 姐,我决定把公司还给你-巅峰龙帅苏游龙第5章 姐,我决定把公司还给你阅读

第5章 姐,我决定把公司还给你

周一白被这一耳光抽懵了。他身后的那些同学更是被吓得呆滞原地,直到现在也无法相信,这个苏游龙竟然跟丰州商会长齐子辰认识?“带着你的这帮狐朋狗友,滚!别搅扰了苏先生和曲小姐用餐……”赵思诚眼神冷冽的盯着周一白,这话一出身后那些察言观色的保安马上涌了上来,气势汹汹!凭白挨了这一耳光,周一白也只能带着那些同学灰溜溜的离开,他敢让父亲去找齐子辰讨说法么?笑话,他还没傻到去跟丰州商会硬碰硬的程度……更何况齐子辰是何许人?区区周家在他面前根本没有面子可言!只是周一白,临走时不忘深深看了曲惊鸿一眼。暗道晦气,没想到这贱婊子倒是找到了靠山,这次算自己倒霉,踢到铁板……这顿饭曲惊鸿也吃的满心疑惑。离开酒店她仍然未从先前的震撼中彻底回过神来,忍不住朝苏游龙发问:“之前那位赵管事说,你是丰州商会长齐子辰的朋友?你,怎么会认识他?”曲惊鸿不明白,如今连苏游龙的最大底牌鸿蒙集团都在佟兰跟杨天鸣手中,他离开三年重回丰州,堪称一穷二白,怎么会忽然跟丰州商会扯上关系……“我离开云州这三年其实是从军入伍,在一次任务中,我救了齐子辰。”苏游龙面不改色的随口说着,曲惊鸿也从他真切的眼神中看不到丝毫欺骗,也就微微点头相信。原来这三年苏游龙从军入伍,怪不得他现在气质和以前都不一样了……只是她哪里知道,苏游龙的确救过齐子辰不假,那是因为齐子辰回云州继承云州商会前,曾是苏游龙手底下的一个兵!苏游龙曾给了这个差点成了逃兵的男人,无价的尊严!傍晚时分,回到夕阳小区,让曲惊鸿诧异的是,一辆红色福特野马轿车停在楼下……苏游龙发现见到车前站着的那个年轻男人时,曲惊鸿连连皱眉。看到苏游龙和曲惊鸿,那男人一脸惊喜的表情,旋即快步迎上前:“姐,你可让我好等!听说你还活着的消息,我跟爸妈简直高兴疯了!”“你的眼睛现在也能看见了?还交了新男朋友?太好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男人望着攥紧曲惊鸿纤纤玉手的苏游龙,眉头一挑却故作不识。苏游龙听到那男人称呼曲惊鸿为‘姐’,自然猜出来他就是曲惊鸿的弟弟曲青,只是曲青此刻虽然语气惊喜……但从眼中却看不出一点喜色,反而更多的是诧异和藏不住的厌恶。苏游龙皱了皱眉,他若真的关心曲惊鸿,这三年怎么不见救她逃出生天……反而自己才把曲惊鸿从夜总会救出来不久,他就找来了?怕是曲青跟那个毒妇佟兰,脱不开干系!“曲青,三年前你们把我赶出来的时候,我跟曲家就已经彻底脱离关系,你不用再假惺惺的来骗我!”曲惊鸿红着眼睛,语气倔强,作势拉着苏游龙离开,然而曲青却纠缠着又快步跟了上来……“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咱们一家人毕竟血浓于水,就是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爸妈?就是他们让我来接你回去,今晚给你摆桌设宴,我还有一份大礼要给你!”曲青的话让曲惊鸿愈发气愤,什么血浓于水,什么斩不断的骨肉亲情,这三年自己经受折磨时他们在哪儿?自己根本不需要他们的可怜!曲惊鸿去意已决,大步远离,身后的曲青一咬牙下定决心,从车上取出一份合同那在手中……远远扬声道:“连你的秋水集团,也不想要了么?”“什么?”曲惊鸿闻言骤然停步,扭转过头。三年前她和苏游龙一样都是丰州商界天才,虽然没有后者那么妖孽,但花数年打造出的秋水集团也曾是她的一切,那是曲惊鸿曾经立誓要奋斗一生的事业!自从出了事故后就一直被曲家接管,如今被曲青重新提起,她怎么能不惊讶?“你突然失踪之后,我不过是代你掌管秋水集团,现在你还活着也能看见了,自然是物归原主!这份股权转让合同是今晚宴会上我要送你的大礼,你不信我也只能提前拿出来了!”“签了它,公司就重归你手。”“姐,这回你肯相信我是真正向你认错来了么?”曲惊鸿上前几步接过合同,眸中泪光泛滥,仿佛心爱之物失而复得一般惊喜……“是真的,是真的。”她求助一般望向苏游龙,此刻仍旧不可置信。“你不需要再害怕了,你的身后有我在,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谁若敢欺骗你,我必让其付出代价!”苏游龙微眯双眸望向曲青,虽然此刻仍旧觉得事出反常,但他怡然不惧。苏游龙那如同兽中王者般的眼神,让曲青来不及闪避,没来由打了个寒颤。曲惊鸿此刻终于有勇气签下那份合同。她决定再相信一次曲青。曲青帮姐姐连夜搬回了云州市中心的曲家,正如他所言,整个家热切欢迎着蜕蝶重生的女儿。亲人相聚,自然是一番相拥相泣。老太爷曲建国高坐主位亲自为曲惊鸿接风……一家人仿佛并不排斥苏游龙这个女婿,甚至对如今一穷二白的他未曾有过一句冷嘲热讽,岳父曲天豪和岳母沐秋菊推杯换盏,连连夹菜。宴席上的气氛和和睦睦,苏游龙眼看着三年来未曾感受到一丝亲情的曲惊鸿红了眼眶,哭的稀里哗啦,彻底情绪崩溃。抱着不会喝酒醉倒的她回房,苏游龙发现这丫头醉倒时嘴角仍然挂着笑容。她可能太希望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家了吧?只希望曲青是真的在悔改,倘若今晚这一切是场戏,他真不知曲惊鸿心里会遭受怎样的打击!然而老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第二天,秋水集团大厦,曲惊鸿兴冲冲的早早赶来,却感觉到了大不对劲。苏游龙也发现,整座大厦空空荡荡,曲惊鸿新官上任召开的第一场董事局会议,等到上午十点却没一人到场!桌面上却摆放着财务科整理好的厚厚一叠负债报表……“不可能,这不可能。”曲惊鸿面无血色的呢喃着,一直颓然慌乱的呆坐到中午十二点,直到曲青打来了最后一通电话。“曲惊鸿,你还真是跟三年前一样的傻!也不想想我凭什么爽快的把公司还你?我不过是找你背黑锅而已……”“曲青你个王八蛋!”曲惊鸿咬牙切齿。“骂吧,尽管骂吧!秋水集团这三年林林总总欠了得有几千万外债,对了,你别想做财产清算还债,我替你断了后路,卸任前我早把大厦给抵押榨干了最后一点油水!让我算算,现在应该人都跑光了吧?你不仅是个光杆司令……”“身上应该背着差不多一亿的债务!后天你的债主们就会来收房顺带找你麻烦……”“你慢慢应付,我要去马尔代夫度假享福喽。”曲青的声音里充满了戏谑和胜利者的高傲姿态,曲惊鸿就像是个被猫戏耍的老鼠一般,颓然瘫软在椅子上。曲青的声音接着传来……“不过我这人就是心善,不忍心看你陷入绝地,给你留了杨天鸣杨少的电话,他可是对你垂涎已久。你现在也不残疾了,不妨牺牲色相让他睡了你。没准能帮你渡过难关……”“现在你是不是觉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哼,你也别指望那个穷光蛋苏游龙?还敢威胁我,什么东西,他现在跟丧家之犬可没什么两样!”“杨少马上就会收拾他……”

周一白被这一耳光抽懵了。

他身后的那些同学更是被吓得呆滞原地,直到现在也无法相信,这个苏游龙竟然跟丰州商会长齐子辰认识?

“带着你的这帮狐朋狗友,滚!别搅扰了苏先生和曲小姐用餐……”

赵思诚眼神冷冽的盯着周一白,这话一出身后那些察言观色的保安马上涌了上来,气势汹汹!

凭白挨了这一耳光,周一白也只能带着那些同学灰溜溜的离开,他敢让父亲去找齐子辰讨说法么?笑话,他还没傻到去跟丰州商会硬碰硬的程度……

更何况齐子辰是何许人?区区周家在他面前根本没有面子可言!

只是周一白,临走时不忘深深看了曲惊鸿一眼。

暗道晦气,没想到这贱婊子倒是找到了靠山,这次算自己倒霉,踢到铁板……

这顿饭曲惊鸿也吃的满心疑惑。

离开酒店她仍然未从先前的震撼中彻底回过神来,忍不住朝苏游龙发问:“之前那位赵管事说,你是丰州商会长齐子辰的朋友?你,怎么会认识他?”

曲惊鸿不明白,如今连苏游龙的最大底牌鸿蒙集团都在佟兰跟杨天鸣手中,他离开三年重回丰州,堪称一穷二白,怎么会忽然跟丰州商会扯上关系……

“我离开云州这三年其实是从军入伍,在一次任务中,我救了齐子辰。”

苏游龙面不改色的随口说着,曲惊鸿也从他真切的眼神中看不到丝毫欺骗,也就微微点头相信。

原来这三年苏游龙从军入伍,怪不得他现在气质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只是她哪里知道,苏游龙的确救过齐子辰不假,那是因为齐子辰回云州继承云州商会前,曾是苏游龙手底下的一个兵!

苏游龙曾给了这个差点成了逃兵的男人,无价的尊严!

傍晚时分,回到夕阳小区,让曲惊鸿诧异的是,一辆红色福特野马轿车停在楼下……

苏游龙发现见到车前站着的那个年轻男人时,曲惊鸿连连皱眉。

看到苏游龙和曲惊鸿,那男人一脸惊喜的表情,旋即快步迎上前:“姐,你可让我好等!听说你还活着的消息,我跟爸妈简直高兴疯了!”

“你的眼睛现在也能看见了?还交了新男朋友?太好了,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男人望着攥紧曲惊鸿纤纤玉手的苏游龙,眉头一挑却故作不识。

苏游龙听到那男人称呼曲惊鸿为‘姐’,自然猜出来他就是曲惊鸿的弟弟曲青,只是曲青此刻虽然语气惊喜……

但从眼中却看不出一点喜色,反而更多的是诧异和藏不住的厌恶。苏游龙皱了皱眉,他若真的关心曲惊鸿,这三年怎么不见救她逃出生天……

反而自己才把曲惊鸿从夜总会救出来不久,他就找来了?

怕是曲青跟那个毒妇佟兰,脱不开干系!

“曲青,三年前你们把我赶出来的时候,我跟曲家就已经彻底脱离关系,你不用再假惺惺的来骗我!”

曲惊鸿红着眼睛,语气倔强,作势拉着苏游龙离开,然而曲青却纠缠着又快步跟了上来……

“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咱们一家人毕竟血浓于水,就是你不相信我还不相信爸妈?就是他们让我来接你回去,今晚给你摆桌设宴,我还有一份大礼要给你!”

曲青的话让曲惊鸿愈发气愤,什么血浓于水,什么斩不断的骨肉亲情,这三年自己经受折磨时他们在哪儿?

自己根本不需要他们的可怜!

曲惊鸿去意已决,大步远离,身后的曲青一咬牙下定决心,从车上取出一份合同那在手中……

远远扬声道:“连你的秋水集团,也不想要了么?”

“什么?”

曲惊鸿闻言骤然停步,扭转过头。

三年前她和苏游龙一样都是丰州商界天才,虽然没有后者那么妖孽,但花数年打造出的秋水集团也曾是她的一切,那是曲惊鸿曾经立誓要奋斗一生的事业!

自从出了事故后就一直被曲家接管,如今被曲青重新提起,她怎么能不惊讶?

“你突然失踪之后,我不过是代你掌管秋水集团,现在你还活着也能看见了,自然是物归原主!这份股权转让合同是今晚宴会上我要送你的大礼,你不信我也只能提前拿出来了!”

“签了它,公司就重归你手。”

“姐,这回你肯相信我是真正向你认错来了么?”

曲惊鸿上前几步接过合同,眸中泪光泛滥,仿佛心爱之物失而复得一般惊喜……

“是真的,是真的。”

她求助一般望向苏游龙,此刻仍旧不可置信。

“你不需要再害怕了,你的身后有我在,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谁若敢欺骗你,我必让其付出代价!”

苏游龙微眯双眸望向曲青,虽然此刻仍旧觉得事出反常,但他怡然不惧。

苏游龙那如同兽中王者般的眼神,让曲青来不及闪避,没来由打了个寒颤。

曲惊鸿此刻终于有勇气签下那份合同。

她决定再相信一次曲青。

曲青帮姐姐连夜搬回了云州市中心的曲家,正如他所言,整个家热切欢迎着蜕蝶重生的女儿。

亲人相聚,自然是一番相拥相泣。

老太爷曲建国高坐主位亲自为曲惊鸿接风……

一家人仿佛并不排斥苏游龙这个女婿,甚至对如今一穷二白的他未曾有过一句冷嘲热讽,岳父曲天豪和岳母沐秋菊推杯换盏,连连夹菜。

宴席上的气氛和和睦睦,苏游龙眼看着三年来未曾感受到一丝亲情的曲惊鸿红了眼眶,哭的稀里哗啦,彻底情绪崩溃。

抱着不会喝酒醉倒的她回房,苏游龙发现这丫头醉倒时嘴角仍然挂着笑容。

她可能太希望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家了吧?只希望曲青是真的在悔改,倘若今晚这一切是场戏,他真不知曲惊鸿心里会遭受怎样的打击!

然而老话说得好……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第二天,秋水集团大厦,曲惊鸿兴冲冲的早早赶来,却感觉到了大不对劲。

苏游龙也发现,整座大厦空空荡荡,曲惊鸿新官上任召开的第一场董事局会议,等到上午十点却没一人到场!

桌面上却摆放着财务科整理好的厚厚一叠负债报表……

“不可能,这不可能。”

曲惊鸿面无血色的呢喃着,一直颓然慌乱的呆坐到中午十二点,直到曲青打来了最后一通电话。

“曲惊鸿,你还真是跟三年前一样的傻!也不想想我凭什么爽快的把公司还你?我不过是找你背黑锅而已……”

“曲青你个王八蛋!”

曲惊鸿咬牙切齿。

“骂吧,尽管骂吧!秋水集团这三年林林总总欠了得有几千万外债,对了,你别想做财产清算还债,我替你断了后路,卸任前我早把大厦给抵押榨干了最后一点油水!让我算算,现在应该人都跑光了吧?你不仅是个光杆司令……”

“身上应该背着差不多一亿的债务!后天你的债主们就会来收房顺带找你麻烦……”

“你慢慢应付,我要去马尔代夫度假享福喽。”

曲青的声音里充满了戏谑和胜利者的高傲姿态,曲惊鸿就像是个被猫戏耍的老鼠一般,颓然瘫软在椅子上。

曲青的声音接着传来……

“不过我这人就是心善,不忍心看你陷入绝地,给你留了杨天鸣杨少的电话,他可是对你垂涎已久。你现在也不残疾了,不妨牺牲色相让他睡了你。没准能帮你渡过难关……”

“现在你是不是觉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哼,你也别指望那个穷光蛋苏游龙?还敢威胁我,什么东西,他现在跟丧家之犬可没什么两样!”

“杨少马上就会收拾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