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殿叶天龙第2章 我兄弟马上就来-龙神殿叶天龙第2章 我兄弟马上就来阅读

第2章 我兄弟马上就来

天呀,我这是怎么了?上校看不到叶天龙的车子,才觉得笼罩在身上的威压就好像气泡破裂一样,荡然无存。这……这气势,恐怕至少是宗师级别的了!不,可能还要更强。这种高手!真拼起来,我这个特战连,都不够他塞牙缝的。上校马上给上锋回复,请求下一步行动。“目标进入了市区。”“目标进入了人民路,前方有政府大楼,武装部,法院,市局等单位。”……大哥那个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但根据当时接通卫星定位,就在前面的人民医院。现在那个手机信号还在人民医院。既然顺路,就先去看看大哥吧。叶天龙全速赶路。……住院部,护士站。护士长训话。“小丽,15032床,你怎么还不去收拾,马上就要有新病人入住了。”15032床,就是叶涛的床位。“护士长,病人没出院,怎么不让他住了?”“你不要多事,让你去收拾,你就去。”护士小丽就来到病房,刚换下床单,想要抖动,她就被人叫住。“这是叶涛的床位,他人呢?”护士小丽抬头一眼,是一个身穿迷彩服体形高大强壮的青年男子,那型朗的五官,犀利的眼神,仿佛有一股魔力,能震慑人心又不知不觉吸引着。“叶涛是我大哥,他人呢?”叶天龙再问一句,能从床头的病历卡片中看出就是他大哥叶涛的床位。“你……你就是叶涛说的弟弟?”“是。他人呢?”“我…我不知道,上午他还在,下午我没上班,现在我刚上班,他就不见了。”“谁知道?”“去问护士长,问秦医生。”“秦浩铭?他在哪里?”叶天龙看了病历卡上的医生名单,快速去到楼层的医生办公室。“谁是秦浩铭?”“我是,找我有事?”里面一个身高一米六,带着眼镜的青年医生,原本正在玩手机,听到叶天龙的话,下意识地抬头。“叶涛是我哥,他现在人呢?”叶天龙上前,将病历卡放到对方面前。“这…你是他哥啊,那正好了,他还欠我们医院三万块呢,你去交一下钱吧。”“秦浩铭愣了一下,却是转头调出叶涛的档案,然后打出一个欠款单。”“我哥人呢?”叶天龙皱眉。“先交钱……”哗啦。秦浩铭直接被叶天龙一只手抓住了领口,生生地提了起来,他百三十斤重,此刻在叶天龙手中,根本没有重量般。“同样的问题,我已经问了两遍,要我再问一遍,你就死!叶天龙冷冷地盯着对方。”“我……他出院了。”秦浩铭直接被吓懵了,看叶天龙那眼神,就好像去动物园和老虎狮子注视一眼,那眼神冰冷、残酷、凶猛,令人绝望。“出院了?谁接他出院的?去哪里了?不说,就死!”叶天龙微微用势。“我…我不知道,你…你问他。”秦浩铭顿时感觉到叶天龙身上传来的压迫更加强,就好像十级台风吹来般,也仿佛看到了一只发怒的猛虎,随时都要撕碎他。他忙指了指边上的一个青年医生。那青年就是方才将叶涛送去大桥洞的医护人员。他被叶天龙一个眼神扫来,就好像被冰冷电击中,浑身一激灵。他不敢看,下意识地夺路就要跑。可没出门,就被一只大手从背后提了起来。然后,整个人猛地飞出去,撞在对面墙上。顿时脑中出现满天星。“说,我哥人呢?”在广园路的桥洞下。“你……为什么把我哥送去哪里?”叶天龙感觉到脑海中轰的一声炸了,怒火已经在熊熊燃烧。方才,他看了一眼大哥的病情诊断,双腿筋骨被断裂,内脏多处出血,都是大伤。这样的病人伤员,竟然还被丢到大桥洞下?天理何在?公理何在?人道何在?法理何在?必须给他一个说法,否则,他就用血铺出一条通往道义的路!“薛少的意思,我听薛少的。”“薛少是谁?”“薛星。”薛星!叶天龙记住了这个名字,判了名字主人死刑!“叶涛是我哥,你对他不敬,你就要死!”叶天龙一脚踩死眼前之人,在众人惊呼中,他直接从窗户跳出去。嘭!呼!叶天龙稳稳落地,然后冲向他的车子,朝着广园路奔去。大哥,你要坚持住!等着我!……上校带着军警过来,一部分继续跟踪叶天龙,一部分人快速上来调查一下叶天龙到底来医院做什么?“什么?杀了一个普通医生?”“杀人理由是那医生将叶天龙大哥送去大桥洞?”“快调查叶天龙大哥是谁?他怎么还有个大哥?”上校头大,千防万防,这叶天龙还是杀人了。一个霸天龙已经这么豪横了,再来一个霸天龙大哥,那还得了?他肯定是要开杀戒了,就不知道是杀多少人,杀那些人!江东市,血腥风云汇聚。……桥洞。两三个流浪汉走入大桥洞,发现有人躺在那里。“老爹,我的位置被人占了。”“别慌!他一个人,我们三个,打起来也不怕他。”“嗯,谁占我地方,我就打死谁,像上个月那个不长眼的老头一样。”三人握紧手中的棍子,过去。青年亦步亦趋,稍微靠近,然后暴起,猛地一棍打向地上的人。得手之后,接着再猛打好几棍。“别打了,别真弄死了。抬尸体晦气得很!赶跑就行。”年长流浪汉制止住。可那青年流浪汉还没停,这次朝着地上那人的大腿招呼。打残对方,让对方无力报复。就此时,一束车灯过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三个流浪汉被吓住了,下意识地抬头挡住车灯。车停。叶天龙从车上下来,上前翻转趴在地上的人,赫然是自己的大哥,叶涛。“大哥!”他一探叶涛颈脖,仅存非常微弱的脉搏!“你们,死!”叶天龙抬头一看,三个流浪汉还拿着棍子,竟然殴打重伤的叶涛。直接下死刑!三个流浪汉还没整明白,只觉得被人喝了一声,然后脑子嗡然作响,旋即,坠入无尽黑暗深渊。在车灯中,三个流浪汉直直地站在哪里,眼神空洞,已无生命迹象,七窍流血而死。“大哥!我回来了!你不能死!”叶天龙低吼一声,渡过一缕生命气机,保住叶涛的心脉,甚至还唤醒了叶涛。“小龙?是你吗?”“是我,大哥,是我,我是小龙,我是叶天龙。你……谁欺负你成这样,是谁?”“别管我,快去救你大嫂。江东夜总会,快去救你大嫂。”“大嫂?她叫什么名字?”“姜婉儿。”

天呀,我这是怎么了?

上校看不到叶天龙的车子,才觉得笼罩在身上的威压就好像气泡破裂一样,荡然无存。

这……这气势,恐怕至少是宗师级别的了!

不,可能还要更强。

这种高手!

真拼起来,我这个特战连,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上校马上给上锋回复,请求下一步行动。

“目标进入了市区。”

“目标进入了人民路,前方有政府大楼,武装部,法院,市局等单位。”

……

大哥那个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但根据当时接通卫星定位,就在前面的人民医院。

现在那个手机信号还在人民医院。

既然顺路,就先去看看大哥吧。

叶天龙全速赶路。

……

住院部,护士站。

护士长训话。

“小丽,15032床,你怎么还不去收拾,马上就要有新病人入住了。”

15032床,就是叶涛的床位。

“护士长,病人没出院,怎么不让他住了?”

“你不要多事,让你去收拾,你就去。”

护士小丽就来到病房,刚换下床单,想要抖动,她就被人叫住。

“这是叶涛的床位,他人呢?”

护士小丽抬头一眼,是一个身穿迷彩服体形高大强壮的青年男子,那型朗的五官,犀利的眼神,仿佛有一股魔力,能震慑人心又不知不觉吸引着。

“叶涛是我大哥,他人呢?”

叶天龙再问一句,能从床头的病历卡片中看出就是他大哥叶涛的床位。

“你……你就是叶涛说的弟弟?”

“是。他人呢?”

“我…我不知道,上午他还在,下午我没上班,现在我刚上班,他就不见了。”

“谁知道?”

“去问护士长,问秦医生。”

“秦浩铭?他在哪里?”

叶天龙看了病历卡上的医生名单,快速去到楼层的医生办公室。

“谁是秦浩铭?”

“我是,找我有事?”

里面一个身高一米六,带着眼镜的青年医生,原本正在玩手机,听到叶天龙的话,下意识地抬头。

“叶涛是我哥,他现在人呢?”

叶天龙上前,将病历卡放到对方面前。

“这…你是他哥啊,那正好了,他还欠我们医院三万块呢,你去交一下钱吧。”

“秦浩铭愣了一下,却是转头调出叶涛的档案,然后打出一个欠款单。”

“我哥人呢?”

叶天龙皱眉。

“先交钱……”

哗啦。

秦浩铭直接被叶天龙一只手抓住了领口,生生地提了起来,他百三十斤重,此刻在叶天龙手中,根本没有重量般。

“同样的问题,我已经问了两遍,要我再问一遍,你就死!

叶天龙冷冷地盯着对方。”

“我……他出院了。”

秦浩铭直接被吓懵了,看叶天龙那眼神,就好像去动物园和老虎狮子注视一眼,那眼神冰冷、残酷、凶猛,令人绝望。

“出院了?谁接他出院的?去哪里了?不说,就死!”

叶天龙微微用势。

“我…我不知道,你…你问他。”

秦浩铭顿时感觉到叶天龙身上传来的压迫更加强,就好像十级台风吹来般,也仿佛看到了一只发怒的猛虎,随时都要撕碎他。

他忙指了指边上的一个青年医生。

那青年就是方才将叶涛送去大桥洞的医护人员。他被叶天龙一个眼神扫来,就好像被冰冷电击中,浑身一激灵。

他不敢看,下意识地夺路就要跑。

可没出门,就被一只大手从背后提了起来。

然后,整个人猛地飞出去,撞在对面墙上。

顿时脑中出现满天星。

“说,我哥人呢?”

在广园路的桥洞下。

“你……为什么把我哥送去哪里?”

叶天龙感觉到脑海中轰的一声炸了,怒火已经在熊熊燃烧。

方才,他看了一眼大哥的病情诊断,双腿筋骨被断裂,内脏多处出血,都是大伤。

这样的病人伤员,竟然还被丢到大桥洞下?

天理何在?

公理何在?

人道何在?

法理何在?

必须给他一个说法,否则,他就用血铺出一条通往道义的路!

“薛少的意思,我听薛少的。”

“薛少是谁?”

“薛星。”

薛星!

叶天龙记住了这个名字,判了名字主人死刑!

“叶涛是我哥,你对他不敬,你就要死!”

叶天龙一脚踩死眼前之人,在众人惊呼中,他直接从窗户跳出去。

嘭!

呼!

叶天龙稳稳落地,然后冲向他的车子,朝着广园路奔去。

大哥,你要坚持住!等着我!

……

上校带着军警过来,一部分继续跟踪叶天龙,一部分人快速上来调查一下叶天龙到底来医院做什么?

“什么?杀了一个普通医生?”

“杀人理由是那医生将叶天龙大哥送去大桥洞?”

“快调查叶天龙大哥是谁?他怎么还有个大哥?”

上校头大,千防万防,这叶天龙还是杀人了。

一个霸天龙已经这么豪横了,再来一个霸天龙大哥,那还得了?

他肯定是要开杀戒了,就不知道是杀多少人,杀那些人!

江东市,血腥风云汇聚。

……

桥洞。

两三个流浪汉走入大桥洞,发现有人躺在那里。

“老爹,我的位置被人占了。”

“别慌!他一个人,我们三个,打起来也不怕他。”

“嗯,谁占我地方,我就打死谁,像上个月那个不长眼的老头一样。”

三人握紧手中的棍子,过去。

青年亦步亦趋,稍微靠近,然后暴起,猛地一棍打向地上的人。

得手之后,接着再猛打好几棍。

“别打了,别真弄死了。抬尸体晦气得很!赶跑就行。”

年长流浪汉制止住。

可那青年流浪汉还没停,这次朝着地上那人的大腿招呼。

打残对方,让对方无力报复。

就此时,一束车灯过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三个流浪汉被吓住了,下意识地抬头挡住车灯。

车停。

叶天龙从车上下来,上前翻转趴在地上的人,赫然是自己的大哥,叶涛。

“大哥!”

他一探叶涛颈脖,仅存非常微弱的脉搏!

“你们,死!”

叶天龙抬头一看,三个流浪汉还拿着棍子,竟然殴打重伤的叶涛。

直接下死刑!

三个流浪汉还没整明白,只觉得被人喝了一声,然后脑子嗡然作响,旋即,坠入无尽黑暗深渊。

在车灯中,三个流浪汉直直地站在哪里,眼神空洞,已无生命迹象,七窍流血而死。

“大哥!我回来了!你不能死!”

叶天龙低吼一声,渡过一缕生命气机,保住叶涛的心脉,甚至还唤醒了叶涛。

“小龙?是你吗?”

“是我,大哥,是我,我是小龙,我是叶天龙。你……谁欺负你成这样,是谁?”

“别管我,快去救你大嫂。江东夜总会,快去救你大嫂。”

“大嫂?她叫什么名字?”

“姜婉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