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苏韵,裴丞-第1章 苏韵,犯贱也要有个限度行不?

第1章 苏韵,犯贱也要有个限度行不?

深秋,寒风刺骨。苏韵裹紧大衣踩着高跟鞋疾步走到别墅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里屋里传来的嬉笑声令人嫉妒。如果是以前,苏韵是绝不会进来的。她会很识相的离开,或是在网吧或是在酒店呆上一晚。只是今天,她实在太累了,不想动。她捏了捏口袋里精致的礼盒,目光无神地走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这是她接到陆清城电话后匆匆从医院赶去店里拿的。分量不重,小小的东西都没有她手掌大小,却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上。想到路上回来的时候,自己心里存着的那点儿希冀,苏韵自嘲地笑了笑。他怎么可能会送自己礼物呢?抬眼扫视了一圈这间已经住了十年的别墅。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不知不觉,她跟了陆清城十年。苏韵一直都知道,陆清城从没把她当一回事。不过是消遣时候的玩意儿,是心上人离开后的慰藉而已。自然,他们俩的关系也算不上是男女朋友关系,充其量算个长期床伴吧。这个床伴还是苏韵死缠烂打穷追不舍求来的。里屋里的欢笑声不绝于耳。苏韵心如刀绞。其实,她知道陆清城在外面有人。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平时,自己不是很会装乖吗?平时,自己不是很擅长自欺欺人吗?放下礼盒离开就是了,为什么偏偏要找不自在呢?苏韵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身心都透支得相当严重,撑不住了,想从陆清城这里找一点儿温暖。这些日子,苏家的公司被竞争对手恶意陷害,资不抵债,形势危急。母亲震怒之下心脏病复发,送到医院抢救,才脱离危险期。礼盒被苏韵扔在桌子上,她起身去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猩红的液体在透明的杯壁攀爬,丝丝缠绕,将苏韵专注的眼眸染红,映荡着其中弥散不开的苦楚。其实,公司的危机是有迹可循的,苏韵知道为什么,却没有阻止。不仅如此,在发现陆清城染指公司的时候,她还不动声色地为他铲平阻碍,将权力一一交付。闺蜜林薇薇得知后,怒不可遏:“苏韵,你他妈犯贱也要有个限度行不?你把他当宝,他把你当什么?用过就扔的套!”苏韵忍受着林薇薇的怒火,呢喃道:“我爱他啊。”她爱陆清城,把他看得比谁都重。只要他想,她的命都是他的,区区公司又算得了什么?苏韵一杯接一杯的喝,很快,酒瓶见底了。她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平躺下来,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视线逐渐蒙了一层水雾。咯吱——门被人推开,穿着黑色针织衫的冷峻男人走出来,在见到苏韵时,眉目间满是厌恶。“东西呢?”苏韵抹了抹脸,从沙发上起来,把礼盒递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听说项链是你自己设计的?”见陆清城不说话,苏韵又问道:“你以前不都是让秘书给那些小情儿,挑成商场里现成的东西么?”陆清城养了不少小情儿。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和林蔓青有几分相似。林蔓青是陆清城的小青梅,他放在心尖尖上疼着爱着的人。陆清城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外面养着的那些玩意儿也配和蔓青相比?”苏韵一怔,无意识地攥了攥手掌,嗓音干涩:“林蔓青回国了?”“蔓青回来了。”

深秋,寒风刺骨。

苏韵裹紧大衣踩着高跟鞋疾步走到别墅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

里屋里传来的嬉笑声令人嫉妒。

如果是以前,苏韵是绝不会进来的。

她会很识相的离开,或是在网吧或是在酒店呆上一晚。

只是今天,她实在太累了,不想动。

她捏了捏口袋里精致的礼盒,目光无神地走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

这是她接到陆清城电话后匆匆从医院赶去店里拿的。

分量不重,小小的东西都没有她手掌大小,却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上。

想到路上回来的时候,自己心里存着的那点儿希冀,苏韵自嘲地笑了笑。

他怎么可能会送自己礼物呢?

抬眼扫视了一圈这间已经住了十年的别墅。

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

不知不觉,她跟了陆清城十年。

苏韵一直都知道,陆清城从没把她当一回事。

不过是消遣时候的玩意儿,是心上人离开后的慰藉而已。

自然,他们俩的关系也算不上是男女朋友关系,充其量算个长期床伴吧。

这个床伴还是苏韵死缠烂打穷追不舍求来的。

里屋里的欢笑声不绝于耳。

苏韵心如刀绞。

其实,她知道陆清城在外面有人。

知道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平时,自己不是很会装乖吗?

平时,自己不是很擅长自欺欺人吗?

放下礼盒离开就是了,为什么偏偏要找不自在呢?

苏韵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身心都透支得相当严重,撑不住了,想从陆清城这里找一点儿温暖。

这些日子,苏家的公司被竞争对手恶意陷害,资不抵债,形势危急。

母亲震怒之下心脏病复发,送到医院抢救,才脱离危险期。

礼盒被苏韵扔在桌子上,她起身去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猩红的液体在透明的杯壁攀爬,丝丝缠绕,将苏韵专注的眼眸染红,映荡着其中弥散不开的苦楚。

其实,公司的危机是有迹可循的,苏韵知道为什么,却没有阻止。

不仅如此,在发现陆清城染指公司的时候,她还不动声色地为他铲平阻碍,将权力一一交付。

闺蜜林薇薇得知后,怒不可遏:“苏韵,你他妈犯贱也要有个限度行不?你把他当宝,他把你当什么?用过就扔的套!”

苏韵忍受着林薇薇的怒火,呢喃道:“我爱他啊。”

她爱陆清城,把他看得比谁都重。

只要他想,她的命都是他的,区区公司又算得了什么?

苏韵一杯接一杯的喝,很快,酒瓶见底了。

她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平躺下来,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视线逐渐蒙了一层水雾。

咯吱——

门被人推开,穿着黑色针织衫的冷峻男人走出来,在见到苏韵时,眉目间满是厌恶。

“东西呢?”

苏韵抹了抹脸,从沙发上起来,把礼盒递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听说项链是你自己设计的?”

见陆清城不说话,苏韵又问道:“你以前不都是让秘书给那些小情儿,挑成商场里现成的东西么?”

陆清城养了不少小情儿。

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和林蔓青有几分相似。

林蔓青是陆清城的小青梅,他放在心尖尖上疼着爱着的人。

陆清城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外面养着的那些玩意儿也配和蔓青相比?”

苏韵一怔,无意识地攥了攥手掌,嗓音干涩:“林蔓青回国了?”

“蔓青回来了。”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