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柳晴,郁家-第2章 娱记围攻

第2章 娱记围攻

男记者双股战战,妈的,他敢个屁!他都要被吓尿了好吗!他急忙将求助的目光落到林肯后面停靠的劳斯莱斯上,驾驶位的门被打开,走下来一个穿着枣红色正装的男人。“哈,我还纳闷为何今日郁家接风宴请不到记者朋友赏光,原来都到郁湛这边来了。”“看来我这个郁家亲儿子,影响力比不上郁家养大的外人!真是的,大家不肯赏脸,我都不好意思回郁家了,只能来这边请大家。”程宿走入众人视线。三天前他还因欠高利贷被追杀,如今人模人样的理了理郁家刚为他量身定做的高级西装,在距离郁湛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微扬下巴想鄙夷郁湛。奈何身高比郁湛矮,长相被郁湛甩了几十条街,气质更是云泥之别,他的动作很滑稽还不自知。郁湛冷淡的扫了他一眼,如同九天神邸对蝼蚁的轻蔑,完全将他当成空气。他朝洛燃伸出手,“我们上去。”洛燃把手交到他手心,学他忽视程宿,配合的“嗯”了声。郎才女貌的组合吸引眼球,两人的不在乎,如同一记无形的巴掌抽在程宿脸上,火辣辣的疼。郁湛已经不是郁家人了,他拽什么拽,他凭什么!见他们要走,程宿郁结的对记者爆料,“请大家不要跟这位小姐一般见识,她从前住在山城小县,没接受过高等教育。”“我认识她,她是柒家流落在外的女儿,当然生母非柒夫人。豪门世家都有这样的私隐,大家别过多议论,她也是个可怜人。”“三日前郁湛被退婚,她刚被接回来,赶鸭子上架就碰上这么一场形婚。哎,还请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为难她!”程宿的嗓音像是被烟火燎过,听的人很不舒服。他故意曝光洛燃身份想要践踏郁湛,让他跌入烂泥被万人踩。郁湛那一身贵气还不是在郁家养出来的,要不是他们被人互换了,如今受万人追捧的贵公子该是他!“晴儿,还不下来恭喜郁湛,好歹你们未婚夫妻一场!”气的青筋微凸,程宿想扳回一城,朝劳斯奈斯副驾驶嚎了一嗓子。一位风情万种的红衣美人进入众人视线,她亲昵的挽住程宿的手,一席酒红小礼服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衬托的诱惑非常。她是这场婚礼本来的新娘柳晴。半个月前,郁家爆出郁湛非亲生子,是被抱错的假太子。郁家老爷子心疼长孙,火速立遗嘱没郁湛的份,他在公司也明升暗降。联姻那家闻风而动,立即取消婚约。三日前,郁家拿出不知多少年前立下的婚约,逼她的“野爹”履行婚约。她“野爹”舍不得自家宠爱有加的大女儿受苦,旋即将她这个私生女接回柒家。昨夜她“野爹”给她下药把她丢上郁湛的床,想要生米煮成熟饭。郁湛很绅士没碰她,把她送去医院,并和她签订了协议。她做他名义上的妻子,她只需要配合出席今日的婚礼,婚后也不需要跟他装恩爱,三年后他会给她一大笔丰厚的报酬。这场婚礼于他而言是名誉上的救赎——他曾贵为n城顶级豪门郁家长公子,身价上亿,皮囊俊美,无数美人趋之若鹜。这也是郁家为了保全声誉必须而为的行动。现下,取消婚约那位站在洛燃的对立面,娇笑嫣然的朝媒体挥手问好后,当着郁湛的面打情骂俏。“宿哥哥你就是心善,路边的阿猫阿狗你都愿意施舍善心,可有的人偏要破坏你的接风宴,其心可诛啊!”

男记者双股战战,妈的,他敢个屁!

他都要被吓尿了好吗!

他急忙将求助的目光落到林肯后面停靠的劳斯莱斯上,驾驶位的门被打开,走下来一个穿着枣红色正装的男人。

“哈,我还纳闷为何今日郁家接风宴请不到记者朋友赏光,原来都到郁湛这边来了。”

“看来我这个郁家亲儿子,影响力比不上郁家养大的外人!真是的,大家不肯赏脸,我都不好意思回郁家了,只能来这边请大家。”

程宿走入众人视线。

三天前他还因欠高利贷被追杀,如今人模人样的理了理郁家刚为他量身定做的高级西装,在距离郁湛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微扬下巴想鄙夷郁湛。

奈何身高比郁湛矮,长相被郁湛甩了几十条街,气质更是云泥之别,他的动作很滑稽还不自知。

郁湛冷淡的扫了他一眼,如同九天神邸对蝼蚁的轻蔑,完全将他当成空气。

他朝洛燃伸出手,“我们上去。”

洛燃把手交到他手心,学他忽视程宿,配合的“嗯”了声。

郎才女貌的组合吸引眼球,两人的不在乎,如同一记无形的巴掌抽在程宿脸上,火辣辣的疼。

郁湛已经不是郁家人了,他拽什么拽,他凭什么!

见他们要走,程宿郁结的对记者爆料,“请大家不要跟这位小姐一般见识,她从前住在山城小县,没接受过高等教育。”

“我认识她,她是柒家流落在外的女儿,当然生母非柒夫人。豪门世家都有这样的私隐,大家别过多议论,她也是个可怜人。”

“三日前郁湛被退婚,她刚被接回来,赶鸭子上架就碰上这么一场形婚。哎,还请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为难她!”

程宿的嗓音像是被烟火燎过,听的人很不舒服。

他故意曝光洛燃身份想要践踏郁湛,让他跌入烂泥被万人踩。

郁湛那一身贵气还不是在郁家养出来的,要不是他们被人互换了,如今受万人追捧的贵公子该是他!

“晴儿,还不下来恭喜郁湛,好歹你们未婚夫妻一场!”

气的青筋微凸,程宿想扳回一城,朝劳斯奈斯副驾驶嚎了一嗓子。

一位风情万种的红衣美人进入众人视线,她亲昵的挽住程宿的手,一席酒红小礼服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衬托的诱惑非常。

她是这场婚礼本来的新娘柳晴。

半个月前,郁家爆出郁湛非亲生子,是被抱错的假太子。

郁家老爷子心疼长孙,火速立遗嘱没郁湛的份,他在公司也明升暗降。

联姻那家闻风而动,立即取消婚约。

三日前,郁家拿出不知多少年前立下的婚约,逼她的“野爹”履行婚约。

她“野爹”舍不得自家宠爱有加的大女儿受苦,旋即将她这个私生女接回柒家。

昨夜她“野爹”给她下药把她丢上郁湛的床,想要生米煮成熟饭。郁湛很绅士没碰她,把她送去医院,并和她签订了协议。

她做他名义上的妻子,她只需要配合出席今日的婚礼,婚后也不需要跟他装恩爱,三年后他会给她一大笔丰厚的报酬。

这场婚礼于他而言是名誉上的救赎——他曾贵为n城顶级豪门郁家长公子,身价上亿,皮囊俊美,无数美人趋之若鹜。

这也是郁家为了保全声誉必须而为的行动。

现下,取消婚约那位站在洛燃的对立面,娇笑嫣然的朝媒体挥手问好后,当着郁湛的面打情骂俏。

“宿哥哥你就是心善,路边的阿猫阿狗你都愿意施舍善心,可有的人偏要破坏你的接风宴,其心可诛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