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神时代陈小易,金色拳头-第2章 药引子

第2章 药引子

不知过了多久,陈小易在迷迷糊糊中醒来,好像躺在一间屋子里,周围有人。先是听到那中年男子的声音:“检查过了,确实是凡体,没有一条回路可以走通。”屋内安静了下来。陈小易闻到淡淡的香味,好像那少女也在。果然,没多久就听见那少女的声音:“无所谓了,对我而言,他只是一个药引子,他是什么人,甚至叫什么,都无所谓。”陈小易全身冒起一股寒意,这是什么话?难道要拿我入药?他突然想到有些传闻,喜欢取人身上的器官入药,顿时浑身发毛。求求你们做个人吧。他全身动弹不得,像是被麻醉了,心中涌起浓浓的悲哀,我怎么这么倒霉?刚逃过一劫,又来一劫。不久后,困意袭来,再次沉沉的睡去。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间精美的屋子里。暖暖的白色床被,富丽堂皇的家具,墙上到处是名画,还有各种精巧的摆件。陈小易检查了下身体,确定是得救了,而不是再次穿越。“你醒了?”房外推门而入一个少女,皮肤白嫩,长得精致,不待陈小易回答,便自言自语道:“我这就去通知小姐。”说完,又将门关上走了。没过多久,那少女又推门而入说道:“你跟我来吧。”陈小易想起朦朦中听见的“药引子”,细思极恐道:“不去行不行?”少女面色有些古怪:“你觉得呢?”陈小易问道:“你家小姐是什么人?”少女蹙了下眉头,不耐烦的说道:“你跟我来就是了,该告诉你的,小姐自然会说,不该告诉你的,我也不便多说。”陈小易心想,这丫头长得精致,说话嘴严,果然是士族阶层,他们劫刑场救下一个死囚,怕真的是要拿我做药引子。惨了。但不去又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去。走出屋子,发现这地方极大,房子错落有致,道路掩映在大量的翠绿之中,地上落满了各种花瓣和树叶。两人走了一阵,不见一个人影。又穿过几个院子后,来到一栋红色的屋子前,丫头对着房内说道:“小姐,那人来了。”“让他进来,你就守在外面。”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正是救陈小易的那名女子,声音明明很好听,不知为何却充满寒意。陈小易推门而入,里面并不大,装潢的有些典雅,一名少女正坐在沙发上,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五官精美,大大的眼睛清澈如许,黑色长发散在身后。顶级美女!陈小易一下看呆了,被这神仙颜值惊住了,还有那雪白的皮肤,修长的大腿,饱满的身材,几乎全是满分。他想到有些士族阶层的贵妇,喜欢用男人炼药,以保青春容颜,难道自己遇到的就是这种变态?“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少女并未叫他坐下,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那冰冷的声音就像是要吃了他,吓得陈小易一阵胆寒。“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胡扯!”少女皱眉喝道:“你的情况我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标准的流民,靠挖矿混饭吃,哪来的老母小儿?”“一清二楚了你还问?”陈小易觉得好委屈。“你!”少女怒道:“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若是有半点虚假,我把你投进焚尸炉。”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果然是长得越美,心肠越毒吗?陈小易内心奔过一万头羊驼,但他知道这些士族自己惹不起,只能老老实实说道:“就我一个。”少女这才脸色好看些,又问道:“你当人男宠了?”“噗!——”陈小易喷出一口老血,大叫道:“冤枉啊!你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岂会不知我是被冤枉的?”他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少女冷笑道:“谁知道呢,我是让你回答我,不是让你反问我。”“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我用人格担保!”“人格?”少女忍不住一笑:“多么古远的词汇,现在还有人讲这个吗?”见陈小易脸色不善,她也懒得再继续追问,转换话题说道:“罢了,这些我都没兴趣,我只想知道的是,在你身上有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说特别的经历,与常人不同之处。”特别的地方或经历?陈小易一惊,难道她知道自己是穿越的?不不,绝无可能,这件事天上地下,都只有自己一人知道。他想了下,便说道:“说起来,我还真有很多地方和常人不一样。比如说我就比常人要好看一些,五官精致一些,身材高大威猛一些,智商出类拔萃一些,品德高尚一些,说话好听一些,干活多一些等等。”少女耐着性子听完,继续问道:“还有没?”似乎对这些都极为不满。糟了!我忘了这小妮子是要拿我做药引子,怎么尽捡好的说了!陈小易急忙补充道:“有!还很多,比如我这人极不讲卫生,喜欢随地大小便,从来不洗澡,身体内外都是臭的,常年充斥着一股味道,又喜欢乱吃东西,骨血和筋肉里都是毒,十个手指里全是泥……”少女的脸直接绿了,眼中射出杀人的目光。陈小易见她模样,越说越欢:“十个脚丫都被我扣烂了,只要天一热,就会发脓疮……”“够了!”少女一声厉喝,就站起身来,指着门口怒道:“滚出去!”声音有些颤抖。“好的,我这就滚。”这些士族阶层真不好伺候,喜怒无常,整天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样子,陈小易巴不得早点走。“对了,我还喜欢用手抓饭,毕竟矿上条件不好。”陈小易又补充了一点,见少女真要杀了人,这才急忙一溜烟跑走。少女捂着嘴,胃里一阵翻滚。不知为何,大大的眼睛里突然就有了泪水,扑簌簌的滚落下来。“委屈你了。”房间的角落中,传来一道声音,一扇暗门被推开,走出来两个人。说话的是名老者,气势威严,穿着正装,头发已经半白,是张家之主张潮生。另外一位是名中年男子,气质儒雅,穿着宽袖的长袍,有种出尘的姿态,叫无世。正是他们三人将陈小易从刑场劫了下来。少女擦了下眼泪,对两人行礼。张潮生道:“此人虽是凡体,但我见他还是有不凡之处的,至少在你面前不卑不亢,这点就算是普通士族弟子,都很难做到。况且体质为凡,并不代表前途尽绝,我观此人心思镇定,思维活络,将来张家的许多利益,都可以交给他管理。”少女道:“不用了,此人将来如何,与我无关。”她望向无世,泪水再次滚落下来:“我只是想再确认一下,真是此人吗?”张潮生皱了下眉,轻喝道:“不得无礼,无世大人乃当代星曜,群师之首,岂会弄错。”无世道:“青雯小姐会有疑虑,我能理解,即便是我自己,对这‘非生非死’的命格,也不能参透。但此事折损了三位天衍师,我亦流失了十年寿元,断不会错的。”少女作揖道:“多谢星曜大人理解。”自己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若是弄错了,那真是生不如死。张潮生道:“既已确认,当尽早行事。”少女顿时脸颊通红,忽然极度的委屈想哭。哪个少女不憧憬脚踏云彩的盖世英雄?她风华绝代,天赋惊人,才华与美貌上都力压整个帝国年轻一代。可命运的安排,等待她的,却是一只半点原力都没的凡体癞蛤蟆,还极其恶心不讲卫生。想到这,内心无限悲凉,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簌簌的滚落下来。张潮生见她悲哭,宽慰道:“此事会严格保密,谁敢泄露半分,格杀勿论!再者,将来你成为女君、神将,也足以弥补今日委屈了。”少女点了点头,伤心道:“我答应了家主的事,一定会做到。只是刚刚家主也听到了,那人太邋遢,太恶心,实在难以下口,望家主再宽限我几日。”太一生水说第一次首发起点,起点APP好像有点复杂,暂时还不通透,我先摸索几天。谢谢大家的支持,我每天都会固定个时间把所有评论看下。

不知过了多久,陈小易在迷迷糊糊中醒来,好像躺在一间屋子里,周围有人。

先是听到那中年男子的声音:“检查过了,确实是凡体,没有一条回路可以走通。”

屋内安静了下来。

陈小易闻到淡淡的香味,好像那少女也在。

果然,没多久就听见那少女的声音:“无所谓了,对我而言,他只是一个药引子,他是什么人,甚至叫什么,都无所谓。”

陈小易全身冒起一股寒意,这是什么话?难道要拿我入药?他突然想到有些传闻,喜欢取人身上的器官入药,顿时浑身发毛。

求求你们做个人吧。

他全身动弹不得,像是被麻醉了,心中涌起浓浓的悲哀,我怎么这么倒霉?刚逃过一劫,又来一劫。

不久后,困意袭来,再次沉沉的睡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间精美的屋子里。

暖暖的白色床被,富丽堂皇的家具,墙上到处是名画,还有各种精巧的摆件。

陈小易检查了下身体,确定是得救了,而不是再次穿越。

“你醒了?”房外推门而入一个少女,皮肤白嫩,长得精致,不待陈小易回答,便自言自语道:“我这就去通知小姐。”说完,又将门关上走了。

没过多久,那少女又推门而入说道:“你跟我来吧。”

陈小易想起朦朦中听见的“药引子”,细思极恐道:“不去行不行?”

少女面色有些古怪:“你觉得呢?”

陈小易问道:“你家小姐是什么人?”

少女蹙了下眉头,不耐烦的说道:“你跟我来就是了,该告诉你的,小姐自然会说,不该告诉你的,我也不便多说。”

陈小易心想,这丫头长得精致,说话嘴严,果然是士族阶层,他们劫刑场救下一个死囚,怕真的是要拿我做药引子。

惨了。

但不去又不行,只能硬着头皮去。

走出屋子,发现这地方极大,房子错落有致,道路掩映在大量的翠绿之中,地上落满了各种花瓣和树叶。

两人走了一阵,不见一个人影。

又穿过几个院子后,来到一栋红色的屋子前,丫头对着房内说道:“小姐,那人来了。”

“让他进来,你就守在外面。”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

正是救陈小易的那名女子,声音明明很好听,不知为何却充满寒意。

陈小易推门而入,里面并不大,装潢的有些典雅,一名少女正坐在沙发上,穿着淡蓝色的连衣裙,五官精美,大大的眼睛清澈如许,黑色长发散在身后。

顶级美女!

陈小易一下看呆了,被这神仙颜值惊住了,还有那雪白的皮肤,修长的大腿,饱满的身材,几乎全是满分。

他想到有些士族阶层的贵妇,喜欢用男人炼药,以保青春容颜,难道自己遇到的就是这种变态?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少女并未叫他坐下,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那冰冷的声音就像是要吃了他,吓得陈小易一阵胆寒。

“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

“胡扯!”

少女皱眉喝道:“你的情况我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标准的流民,靠挖矿混饭吃,哪来的老母小儿?”

“一清二楚了你还问?”

陈小易觉得好委屈。

“你!”少女怒道:“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若是有半点虚假,我把你投进焚尸炉。”

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果然是长得越美,心肠越毒吗?

陈小易内心奔过一万头羊驼,但他知道这些士族自己惹不起,只能老老实实说道:“就我一个。”

少女这才脸色好看些,又问道:“你当人男宠了?”

“噗!——”

陈小易喷出一口老血,大叫道:“冤枉啊!你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岂会不知我是被冤枉的?”

他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少女冷笑道:“谁知道呢,我是让你回答我,不是让你反问我。”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我用人格担保!”

“人格?”

少女忍不住一笑:“多么古远的词汇,现在还有人讲这个吗?”

见陈小易脸色不善,她也懒得再继续追问,转换话题说道:“罢了,这些我都没兴趣,我只想知道的是,在你身上有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说特别的经历,与常人不同之处。”

特别的地方或经历?

陈小易一惊,难道她知道自己是穿越的?

不不,绝无可能,这件事天上地下,都只有自己一人知道。

他想了下,便说道:“说起来,我还真有很多地方和常人不一样。比如说我就比常人要好看一些,五官精致一些,身材高大威猛一些,智商出类拔萃一些,品德高尚一些,说话好听一些,干活多一些等等。”

少女耐着性子听完,继续问道:“还有没?”

似乎对这些都极为不满。

糟了!

我忘了这小妮子是要拿我做药引子,怎么尽捡好的说了!

陈小易急忙补充道:“有!还很多,比如我这人极不讲卫生,喜欢随地大小便,从来不洗澡,身体内外都是臭的,常年充斥着一股味道,又喜欢乱吃东西,骨血和筋肉里都是毒,十个手指里全是泥……”

少女的脸直接绿了,眼中射出杀人的目光。

陈小易见她模样,越说越欢:“十个脚丫都被我扣烂了,只要天一热,就会发脓疮……”

“够了!”

少女一声厉喝,就站起身来,指着门口怒道:“滚出去!”

声音有些颤抖。

“好的,我这就滚。”

这些士族阶层真不好伺候,喜怒无常,整天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样子,陈小易巴不得早点走。

“对了,我还喜欢用手抓饭,毕竟矿上条件不好。”

陈小易又补充了一点,见少女真要杀了人,这才急忙一溜烟跑走。

少女捂着嘴,胃里一阵翻滚。

不知为何,大大的眼睛里突然就有了泪水,扑簌簌的滚落下来。

“委屈你了。”

房间的角落中,传来一道声音,一扇暗门被推开,走出来两个人。

说话的是名老者,气势威严,穿着正装,头发已经半白,是张家之主张潮生。

另外一位是名中年男子,气质儒雅,穿着宽袖的长袍,有种出尘的姿态,叫无世。

正是他们三人将陈小易从刑场劫了下来。

少女擦了下眼泪,对两人行礼。

张潮生道:“此人虽是凡体,但我见他还是有不凡之处的,至少在你面前不卑不亢,这点就算是普通士族弟子,都很难做到。况且体质为凡,并不代表前途尽绝,我观此人心思镇定,思维活络,将来张家的许多利益,都可以交给他管理。”

少女道:“不用了,此人将来如何,与我无关。”她望向无世,泪水再次滚落下来:“我只是想再确认一下,真是此人吗?”

张潮生皱了下眉,轻喝道:“不得无礼,无世大人乃当代星曜,群师之首,岂会弄错。”

无世道:“青雯小姐会有疑虑,我能理解,即便是我自己,对这‘非生非死’的命格,也不能参透。但此事折损了三位天衍师,我亦流失了十年寿元,断不会错的。”

少女作揖道:“多谢星曜大人理解。”

自己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若是弄错了,那真是生不如死。

张潮生道:“既已确认,当尽早行事。”

少女顿时脸颊通红,忽然极度的委屈想哭。

哪个少女不憧憬脚踏云彩的盖世英雄?

她风华绝代,天赋惊人,才华与美貌上都力压整个帝国年轻一代。

可命运的安排,等待她的,却是一只半点原力都没的凡体癞蛤蟆,还极其恶心不讲卫生。

想到这,内心无限悲凉,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簌簌的滚落下来。

张潮生见她悲哭,宽慰道:“此事会严格保密,谁敢泄露半分,格杀勿论!再者,将来你成为女君、神将,也足以弥补今日委屈了。”

少女点了点头,伤心道:“我答应了家主的事,一定会做到。只是刚刚家主也听到了,那人太邋遢,太恶心,实在难以下口,望家主再宽限我几日。”

太一生水说

第一次首发起点,起点APP好像有点复杂,暂时还不通透,我先摸索几天。谢谢大家的支持,我每天都会固定个时间把所有评论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