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神时代陈小易,金色拳头-第6章 男人至死是少年

第6章 男人至死是少年

“下辈子做个人吧!”陈小易骂了一阵老疯子后,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毕竟两年了,他都快要习惯007的挖矿日子了,想不到真的能遇到一个给自己飞鸿留爪的人。他又看了一眼那伤,的确是鸿爪。“现在已经遇到了,我可以变回法力无边的陈小易了吧?”陈小易靠在黑棺上,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除了十分糟糕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生。神命依然被封的死死的。“难道这个改变,指的是傍上骆青雯这个富婆,从此过上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他愣了下,想到所谓的“改变”,可能是这样……好倒也是好,骆青雯不仅有钱,长得真是没话说,就不知道她喜欢哪种类型的癞蛤蟆。“咚。”陈小易胡思乱想着,石室内突然又传来声音。“什么鬼?”陈小易一下警觉,难道又有人偷跑进来?那这还算什么禁地中的禁地,守卫可以全部送去矿上挖煤了。他小心的将自己身体藏在黑棺后。“咚。”又是一声。陈小易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声音就来自眼前的这口黑棺内。“老兄,我只是借你的屋子靠一下,既然不乐意,那我走了。”陈小易头皮都炸毛了,双腿发抖,加上失血过多,急忙一拐一拐的往洞口拐去。黑棺内又“咚”的一下,一股难以觉察的无形能量扩散出来。陈小易越走越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他回过头,见那黑棺就跟在自己身后。“老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此止步,不要再送了,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陈小易魂都吓出来了,继续往前拼命拐。他发现那洞口的距离好像没什么变化,这才反应过来,不是黑棺跟着自己,而是自己根本就没走多远。怎么回事?明明拐了这么久啊。他冷静下来,突然觉察到一股异样,这种感觉他曾经也有过。“难道是……”他猛地抬起头来,盯着那黑棺失声叫道:“神命!”“这黑棺内,埋葬的是神将……”陈小易张大嘴巴,呆了一阵,随即就镇定下来,反而不那么害怕了。人的恐惧都是源于未知。他发现黑棺表面上有几块血迹,正在慢慢变淡,被黑棺吸收进去,正是先前自己靠在上面时候留下的。原来是自己的血触发了上面禁制。他又仔细观察黑棺上的回路刻纹,极为古老繁复,竟完全看不懂。在这个世界里,万物都蕴含原力,当原力形成回路的时候,就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但回路有千千万万种,这就导致了力量也有千千万万种。比如军部六技,便是六种不同路径的原力回路。骆青雯传承的红棺上,刻的是一种回路,陈小易还能看懂。此刻的黑棺上,又是另一种回路,却看得云里雾里了。“这有几千年了吧?”人类自从掌控原力以来,对回路的理解和设计都在不断更替进步,这黑棺上的回路刻纹,是早已绝迹了的手法。他壮着胆子,上前用手抚摸那些刻纹,感受其中的能量路径。“咚!”里面又是一下响声。“算了算了,我还是走吧,太诡异了。”陈小易听得心里一阵发毛,虽然知道不是鬼,但还是极度不适,总感觉有事要发生,还是及早离去是王道。他刚转身,那“咚”的声音一下变得深远悠长,整个石室都在这声音的回荡下,好似一扇古老的大门被打开。陈小易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他捂着耳朵往洞口跑去,突然其它棺椁像是被传染了,一个个里面都相继发出“咚”的声音,随后连成一片,形成“隆隆”的青铜音场。“搞什么鬼,这是要开演唱会吗?”陈小易有些慌,感觉要出事了。下一刻,一道光芒从一口棺椁内冲了出来,直入上空,然后幻化出一道人影,盘坐在棺椁上方。人影是透明的,他体内悬着一柄古朴的宽大宝剑。随后第二道光芒,自另一口棺椁中冲出,同样化出透明人影,盘坐虚空,体内悬着一柄老式长筒火枪。随后第三道光芒……,人影中是一本金色的书。随后第四道、第五道……各种五颜六色的光芒争相出现在空中,幻化成绝世战将,都是张家先祖意志的存续。一时间,百棺齐鸣,百将齐现,晃瞎了陈小易的双眼。而这些人影体内呈现出来的东西,是棺椁中原力实质的投影。“百将齐鸣,意志争锋?!”陈小易彻底傻住了。他愣了一秒,立即回过神来,拔腿就跑,什么都不顾了,有多快跑多快。就在这时,那黑棺一下化作纯金色,里面冲出一道绚丽的金芒,照亮整个石室,成为最靓的仔。所有光芒都变得暗淡,百将一下失去颜色。“果然是神命!”陈小易心中骇然,这神命居然在棺椁内延续了数千年不灭,此刻如金色火焰一般在空中燃烧,彰显着它曾经的强大与王者霸气。他内心极度震撼和感慨。但下一刻,他就感慨不出来了。那纯金色的光辉在空中飞速收缩,最后化成一只金色拳头,如彗星般向他击落下来。陈小易:“……”那些百棺上的投影,在这金色拳头的力量下,一道道相继灭去,不敢与之争锋。“你妹的,要我领饭盒直说啊,干嘛费这么大周章?”陈小易大骂了一声,内心反而平静下来,他突然有些理解骆青雯当时的那种眼神了。生亦何哀,死亦何苦。不知为何,从来不抽烟的他,此刻想抽一支。可能吞云吐雾的时候,有种淡淡的忧郁,很吸引人,这样会死的帅一些。也可能是想抒发一下内心的惆怅。“轰!”金色拳头轰在他身上,冲入体内。陈小易全身的感应一瞬间放大,时间像是放慢了百倍,他能清晰的感应到那拳头冲入到身体里,直接轰在他的神命上。然后神命就被轰了出去,在身后显形出来,是一个和他身材相似的金色光体,但额头处凹陷下去,里面有一块暗黑色石头,将光体中的所有回路都截断。神命离体一刹那,又回归到体内。然后拳头的澎湃能量迅速蔓延至全身。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天赋至高,叱咤风云的时候,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十条回路在被冲开一刹那后,又相继封闭,回归到虚弱的凡体状态。所有这些感觉像是一瞬间完成,又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每一个细微的过程都感受的清清楚楚。陈小易往后一倒,“砰”的摔在地上。“死就死,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至死是少年。”石室安静了下来,回归到先前的宁静与黑暗之中。百棺静静的躺在那,竖的、斜的、横的、凌乱不堪,却又错落有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口金棺退回到黑色,只是相比之前,显得有些死寂。“哈,没死?”陈小易躺在地上,感觉自己还在,只是全身僵硬的无法动弹。他拼命的勾动手指,想要恢复自己对身体的感知和控制,慢慢的,十个指头都能轻轻动了,然后这种控制蔓延到全身。他努力的爬起来,先将石室内的各种痕迹清理掉,然后在暗色之中,飞速往远处离去。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张家之人肯定会被惊动,再不走就真要交代在这了。他此刻的身体状况比想象中的要好,一路狂奔,跳进水里,再顺着原路游回去。没多久,就上了岸。陈小易有些奇怪,怎么回来的路感觉比去时要短?不科学啊。去时是顺水,回来是逆水,难道是受到惊吓太大,导致感觉出错了?嗯,多半是这样。他将藏在花圃内的衣服取出来穿好,再将自己挖的洞小心掩埋,就一路小跑回屋内。“呼!”到家后才真正松了口气。屋内一切如故,只是桌子上放了一个精致的食盒,想必是桂儿送来的。陈小易将食盒打开,扑鼻的香气散发出来,顿时让他饥肠辘辘。这么好的饭菜,在矿上可没见过。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顿风卷残云,就将几个盘子吃的干净。“额……”他靠在椅子上,打了几个饱嗝。看着那些光盘,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是不是吃的太快了?这么多食物,怎么没两下就吃完了,就算是太饿,也不会这么快吧?陈小易皱了下眉。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随即,巨大的困意席卷上来,他一头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下辈子做个人吧!”

陈小易骂了一阵老疯子后,情绪渐渐的稳定下来。

毕竟两年了,他都快要习惯007的挖矿日子了,想不到真的能遇到一个给自己飞鸿留爪的人。

他又看了一眼那伤,的确是鸿爪。

“现在已经遇到了,我可以变回法力无边的陈小易了吧?”

陈小易靠在黑棺上,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除了十分糟糕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生。

神命依然被封的死死的。

“难道这个改变,指的是傍上骆青雯这个富婆,从此过上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他愣了下,想到所谓的“改变”,可能是这样……

好倒也是好,骆青雯不仅有钱,长得真是没话说,就不知道她喜欢哪种类型的癞蛤蟆。

“咚。”

陈小易胡思乱想着,石室内突然又传来声音。

“什么鬼?”

陈小易一下警觉,难道又有人偷跑进来?那这还算什么禁地中的禁地,守卫可以全部送去矿上挖煤了。

他小心的将自己身体藏在黑棺后。

“咚。”又是一声。

陈小易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声音就来自眼前的这口黑棺内。

“老兄,我只是借你的屋子靠一下,既然不乐意,那我走了。”

陈小易头皮都炸毛了,双腿发抖,加上失血过多,急忙一拐一拐的往洞口拐去。

黑棺内又“咚”的一下,一股难以觉察的无形能量扩散出来。

陈小易越走越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他回过头,见那黑棺就跟在自己身后。

“老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此止步,不要再送了,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陈小易魂都吓出来了,继续往前拼命拐。

他发现那洞口的距离好像没什么变化,这才反应过来,不是黑棺跟着自己,而是自己根本就没走多远。

怎么回事?

明明拐了这么久啊。

他冷静下来,突然觉察到一股异样,这种感觉他曾经也有过。

“难道是……”

他猛地抬起头来,盯着那黑棺失声叫道:“神命!”

“这黑棺内,埋葬的是神将……”

陈小易张大嘴巴,呆了一阵,随即就镇定下来,反而不那么害怕了。

人的恐惧都是源于未知。

他发现黑棺表面上有几块血迹,正在慢慢变淡,被黑棺吸收进去,正是先前自己靠在上面时候留下的。

原来是自己的血触发了上面禁制。

他又仔细观察黑棺上的回路刻纹,极为古老繁复,竟完全看不懂。

在这个世界里,万物都蕴含原力,当原力形成回路的时候,就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但回路有千千万万种,这就导致了力量也有千千万万种。

比如军部六技,便是六种不同路径的原力回路。

骆青雯传承的红棺上,刻的是一种回路,陈小易还能看懂。

此刻的黑棺上,又是另一种回路,却看得云里雾里了。

“这有几千年了吧?”

人类自从掌控原力以来,对回路的理解和设计都在不断更替进步,这黑棺上的回路刻纹,是早已绝迹了的手法。

他壮着胆子,上前用手抚摸那些刻纹,感受其中的能量路径。

“咚!”里面又是一下响声。

“算了算了,我还是走吧,太诡异了。”

陈小易听得心里一阵发毛,虽然知道不是鬼,但还是极度不适,总感觉有事要发生,还是及早离去是王道。

他刚转身,那“咚”的声音一下变得深远悠长,整个石室都在这声音的回荡下,好似一扇古老的大门被打开。

陈小易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他捂着耳朵往洞口跑去,突然其它棺椁像是被传染了,一个个里面都相继发出“咚”的声音,随后连成一片,形成“隆隆”的青铜音场。

“搞什么鬼,这是要开演唱会吗?”

陈小易有些慌,感觉要出事了。

下一刻,一道光芒从一口棺椁内冲了出来,直入上空,然后幻化出一道人影,盘坐在棺椁上方。

人影是透明的,他体内悬着一柄古朴的宽大宝剑。

随后第二道光芒,自另一口棺椁中冲出,同样化出透明人影,盘坐虚空,体内悬着一柄老式长筒火枪。

随后第三道光芒……,人影中是一本金色的书。

随后第四道、第五道……

各种五颜六色的光芒争相出现在空中,幻化成绝世战将,都是张家先祖意志的存续。

一时间,百棺齐鸣,百将齐现,晃瞎了陈小易的双眼。

而这些人影体内呈现出来的东西,是棺椁中原力实质的投影。

“百将齐鸣,意志争锋?!”

陈小易彻底傻住了。

他愣了一秒,立即回过神来,拔腿就跑,什么都不顾了,有多快跑多快。

就在这时,那黑棺一下化作纯金色,里面冲出一道绚丽的金芒,照亮整个石室,成为最靓的仔。

所有光芒都变得暗淡,百将一下失去颜色。

“果然是神命!”

陈小易心中骇然,这神命居然在棺椁内延续了数千年不灭,此刻如金色火焰一般在空中燃烧,彰显着它曾经的强大与王者霸气。

他内心极度震撼和感慨。

但下一刻,他就感慨不出来了。

那纯金色的光辉在空中飞速收缩,最后化成一只金色拳头,如彗星般向他击落下来。

陈小易:“……”

那些百棺上的投影,在这金色拳头的力量下,一道道相继灭去,不敢与之争锋。

“你妹的,要我领饭盒直说啊,干嘛费这么大周章?”

陈小易大骂了一声,内心反而平静下来,他突然有些理解骆青雯当时的那种眼神了。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不知为何,从来不抽烟的他,此刻想抽一支。

可能吞云吐雾的时候,有种淡淡的忧郁,很吸引人,这样会死的帅一些。

也可能是想抒发一下内心的惆怅。

“轰!”

金色拳头轰在他身上,冲入体内。

陈小易全身的感应一瞬间放大,时间像是放慢了百倍,他能清晰的感应到那拳头冲入到身体里,直接轰在他的神命上。

然后神命就被轰了出去,在身后显形出来,是一个和他身材相似的金色光体,但额头处凹陷下去,里面有一块暗黑色石头,将光体中的所有回路都截断。

神命离体一刹那,又回归到体内。

然后拳头的澎湃能量迅速蔓延至全身。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天赋至高,叱咤风云的时候,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十条回路在被冲开一刹那后,又相继封闭,回归到虚弱的凡体状态。

所有这些感觉像是一瞬间完成,又像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每一个细微的过程都感受的清清楚楚。

陈小易往后一倒,“砰”的摔在地上。

“死就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男人至死是少年。”

石室安静了下来,回归到先前的宁静与黑暗之中。

百棺静静的躺在那,竖的、斜的、横的、凌乱不堪,却又错落有致。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口金棺退回到黑色,只是相比之前,显得有些死寂。

“哈,没死?”

陈小易躺在地上,感觉自己还在,只是全身僵硬的无法动弹。

他拼命的勾动手指,想要恢复自己对身体的感知和控制,慢慢的,十个指头都能轻轻动了,然后这种控制蔓延到全身。

他努力的爬起来,先将石室内的各种痕迹清理掉,然后在暗色之中,飞速往远处离去。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张家之人肯定会被惊动,再不走就真要交代在这了。

他此刻的身体状况比想象中的要好,一路狂奔,跳进水里,再顺着原路游回去。

没多久,就上了岸。

陈小易有些奇怪,怎么回来的路感觉比去时要短?

不科学啊。

去时是顺水,回来是逆水,难道是受到惊吓太大,导致感觉出错了?

嗯,多半是这样。

他将藏在花圃内的衣服取出来穿好,再将自己挖的洞小心掩埋,就一路小跑回屋内。

“呼!”

到家后才真正松了口气。

屋内一切如故,只是桌子上放了一个精致的食盒,想必是桂儿送来的。

陈小易将食盒打开,扑鼻的香气散发出来,顿时让他饥肠辘辘。

这么好的饭菜,在矿上可没见过。

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顿风卷残云,就将几个盘子吃的干净。

“额……”

他靠在椅子上,打了几个饱嗝。

看着那些光盘,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是不是吃的太快了?

这么多食物,怎么没两下就吃完了,就算是太饿,也不会这么快吧?

陈小易皱了下眉。

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但随即,巨大的困意席卷上来,他一头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