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余笙,黄烟-第3章 赶尽杀绝

第3章 赶尽杀绝

余笙艰难回到凌霄阁,已经面色苍余,头冒虚汗。仙女小青慌忙前去将她搀扶入屋。“太子妃,您这是怎么了?”小青看着余笙衣裳上的血迹,慌忙拿出仙丹,就着温水让她服下。随着仙丹入肚,余笙身上的擦伤印子渐渐消散,但胸前衣襟上的血渍,依旧触目惊心。“今日之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余笙对着小青吩咐,没有多言。小青慌忙点头,看着自家主子,眼中满是担忧。休整几日,余笙的身子稍稍好转。这阵子,君逸一直没有回凌霄阁,也没有担心过他那一掌有没有伤到自己。这个本应他们婚后一同居住的地方,却成了余笙一人的相思地。收敛心底的失落,余笙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一个人看仙册,一个人练仙术,一个人吃饭睡觉。九百年时间,她早已习惯了这种来自骨头里的孤独。可是心脏时不时传来的绞痛,却让她有些恐慌和害怕。再过些日子,若她跟那冰棺中的雪鸢一样无法醒来,君逸会怎样?谁来照顾他那挑剔的性格,谁来照顾他被魔族大军伤过的身体?他会不会,也为自己铸造一副用万年玄冰打造的冰棺?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有那么一点点难过……余笙恍着神,屋外传来一阵仿若银铃般的清脆女子笑声。她起身走到窗口,看到了刺眼的一幕。君逸用仙术变幻出五彩斑斓的蝴蝶,逗得凉亭中一个年轻的女子咯咯直笑。而他的脸上,也有着余笙从未见过的柔情宠溺。那个女人,余笙认识,是雪鸢的妹妹雪棠。自雪鸢死后她便无依无靠,一直被君逸当做侍女陪在身边。到底是侍女,还是因为那张跟雪鸢相似的脸,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心,被狠狠刺痛!余笙关上窗,用灵力将房间笼罩,也将外面的声音阻隔在外。她不要听,也不要看到自己丈夫对着别的女人温柔似水!两行热泪从脸颊滑落到地上,余笙听到了心脏碎裂的声音。……入夜。冷清的阁楼中,只有熏香炉散发着淡淡清香,袅袅烟雾缭绕升腾。“叮叮……”一阵清脆的铃铛响由远及近,面容姣好的雪棠摇摆着婀娜身子,走进了余笙的殿堂。“雪棠见过余笙殿下。”雪棠微微颔首,算是行过礼了。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女人,余笙依旧翻阅着手中的仙册,不打算搭理她。“余笙殿下是生气小仙没有唤您做太子妃吗?太子哥哥说了,他心中的太子妃只有我姐姐雪鸢一个,命我不得那般唤您,还请不要介意。”雪棠没有得到余笙的回应,便自说自话起来。余笙蹙了蹙眉,神情冷漠地扫了她一眼:“有事直说,本宫没功夫陪你闲聊。”雪棠一怔,没想到余笙会这般不近人情。她转了转眼眸,阿笙一笑:“这几百年来,太子哥哥不是去忆雪殿陪姐姐,就是不分昼夜地陪着我,余笙殿下独守空房这些年,受苦了……”雪棠话里行间的轻蔑嘲讽显而易见,余笙放下手中的仙册,面上波澜不惊:“本宫从不跟死人较劲,倒是你无依无靠怪可怜,以后等你寻得一门好婚事,君逸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余笙脸上淡定得没有半点怒色,让雪棠再也无法抑制住胸膛里燃起的嫉妒之火。“以后?你都纠缠了太子哥哥九百年,还没让他正眼看你一回!余笙殿下,你不觉得自己很下贱吗?”余笙怔住,一时没有说话。这时,屋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雪棠心生一计,瞄准余笙身侧的流星鞭,袖中玉指一转,那流星鞭便‘嗖’地朝她挥来!“啊!”雪棠惨叫一声,流星鞭将她玲珑有致的身子勒出了道道血痕。“小仙知道殿下容不得姐姐,可姐姐已经死了,现在殿下还要对小仙赶尽杀绝吗?”余笙错愕听着雪棠的胡言乱语,站起来准备收回莫名失控的流星鞭。但她还来不及运转灵力,一道凝聚蓝光的长剑就直直捅进了她的胸口,鲜血瞬间四溅!

余笙艰难回到凌霄阁,已经面色苍余,头冒虚汗。

仙女小青慌忙前去将她搀扶入屋。

“太子妃,您这是怎么了?”小青看着余笙衣裳上的血迹,慌忙拿出仙丹,就着温水让她服下。

随着仙丹入肚,余笙身上的擦伤印子渐渐消散,但胸前衣襟上的血渍,依旧触目惊心。

“今日之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余笙对着小青吩咐,没有多言。

小青慌忙点头,看着自家主子,眼中满是担忧。

休整几日,余笙的身子稍稍好转。

这阵子,君逸一直没有回凌霄阁,也没有担心过他那一掌有没有伤到自己。

这个本应他们婚后一同居住的地方,却成了余笙一人的相思地。

收敛心底的失落,余笙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一个人看仙册,一个人练仙术,一个人吃饭睡觉。

九百年时间,她早已习惯了这种来自骨头里的孤独。

可是心脏时不时传来的绞痛,却让她有些恐慌和害怕。

再过些日子,若她跟那冰棺中的雪鸢一样无法醒来,君逸会怎样?

谁来照顾他那挑剔的性格,谁来照顾他被魔族大军伤过的身体?

他会不会,也为自己铸造一副用万年玄冰打造的冰棺?

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余笙恍着神,屋外传来一阵仿若银铃般的清脆女子笑声。

她起身走到窗口,看到了刺眼的一幕。

君逸用仙术变幻出五彩斑斓的蝴蝶,逗得凉亭中一个年轻的女子咯咯直笑。

而他的脸上,也有着余笙从未见过的柔情宠溺。

那个女人,余笙认识,是雪鸢的妹妹雪棠。

自雪鸢死后她便无依无靠,一直被君逸当做侍女陪在身边。

到底是侍女,还是因为那张跟雪鸢相似的脸,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心,被狠狠刺痛!

余笙关上窗,用灵力将房间笼罩,也将外面的声音阻隔在外。

她不要听,也不要看到自己丈夫对着别的女人温柔似水!

两行热泪从脸颊滑落到地上,余笙听到了心脏碎裂的声音。

……

入夜。

冷清的阁楼中,只有熏香炉散发着淡淡清香,袅袅烟雾缭绕升腾。

“叮叮……”

一阵清脆的铃铛响由远及近,面容姣好的雪棠摇摆着婀娜身子,走进了余笙的殿堂。

“雪棠见过余笙殿下。”雪棠微微颔首,算是行过礼了。

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女人,余笙依旧翻阅着手中的仙册,不打算搭理她。

“余笙殿下是生气小仙没有唤您做太子妃吗?太子哥哥说了,他心中的太子妃只有我姐姐雪鸢一个,命我不得那般唤您,还请不要介意。”

雪棠没有得到余笙的回应,便自说自话起来。

余笙蹙了蹙眉,神情冷漠地扫了她一眼:“有事直说,本宫没功夫陪你闲聊。”

雪棠一怔,没想到余笙会这般不近人情。

她转了转眼眸,阿笙一笑:“这几百年来,太子哥哥不是去忆雪殿陪姐姐,就是不分昼夜地陪着我,余笙殿下独守空房这些年,受苦了……”

雪棠话里行间的轻蔑嘲讽显而易见,余笙放下手中的仙册,面上波澜不惊:“本宫从不跟死人较劲,倒是你无依无靠怪可怜,以后等你寻得一门好婚事,君逸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余笙脸上淡定得没有半点怒色,让雪棠再也无法抑制住胸膛里燃起的嫉妒之火。

“以后?你都纠缠了太子哥哥九百年,还没让他正眼看你一回!余笙殿下,你不觉得自己很下贱吗?”

余笙怔住,一时没有说话。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雪棠心生一计,瞄准余笙身侧的流星鞭,袖中玉指一转,那流星鞭便‘嗖’地朝她挥来!

“啊!”雪棠惨叫一声,流星鞭将她玲珑有致的身子勒出了道道血痕。

“小仙知道殿下容不得姐姐,可姐姐已经死了,现在殿下还要对小仙赶尽杀绝吗?”

余笙错愕听着雪棠的胡言乱语,站起来准备收回莫名失控的流星鞭。

但她还来不及运转灵力,一道凝聚蓝光的长剑就直直捅进了她的胸口,鲜血瞬间四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