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宿敌他抢了我反派剧本宁粥粥-第3章 想抢回去

第3章 想抢回去

它正要开口,她却继续,说话清晰语速很快。

“接下来三分之一的原著剧情是不是就是,站在宁粥粥的角度,我被霸总父亲带回沈家,却发现他的妻子,也就是陆鸢给他生了个儿子,已经六岁。但先天发育不足,不仅身体有残疾智力也有缺陷。”

“可就算是这样,我作为所谓的私生女,因为肖像母亲所以令负罪感极强的霸总父亲不愿意和我多加相处,还有,哪怕我再谨小慎微不争不抢也依旧受尽别人的冷眼,而傻子哥哥却能轻而易举得到所有人的宠爱。久而久之,本就比常人智力优越且深深记住了妈妈离家前遗言的我彻底黑化。”

“在十八岁分化那年偷偷选择成为男人,加重下在傻子哥哥饭菜里的慢性毒药,强占他的青梅,将所有疼爱他的长辈都弄得声名狼藉,再告知已经将家产留给自己的霸总父亲一个残忍的真相,其实我根本不是他的孩子,而是母亲和别人配的种,目的就是为了报复他。”

“最后,我毒死了傻子哥哥,气死了霸总父亲,将与沈家有关的所有人和物都毁得一干二净,最后纵身一跃回归大海深处。就此,虐文全剧终。”

[对!宿主好记性!]

听到系统激情洋溢的夸奖,宁粥粥并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只是望着门的方向冷哼一声,却带出了些不合时宜的小孩嗔娇感。

她不禁哽了下喉,将小胳膊上起的小鸡皮疙瘩搓掉,才跑到冰箱面前,朝着一堆玻璃碎渣一屁股坐去。

眼见宁粥粥白嫩的小胳膊小腿霎时布满了血红色割痕,她却还像是没有任何痛感似地抓起冰冷的剩饭往嘴里塞。

它整个裂开:[宿主你这是干什么?!]

“闭嘴,他来了。”

随着她有些鼓囊的话音刚落,门被人直接撞开。

两个西装革领的男人率先走了进来。

他们在打量完这个屋子,包括看上去甚是狼狈的宁粥粥后,才微微蹙眉朝门外点了点头。

下一秒,一个眉眼冷峻身材拓跋的男人出现。

他径直望向宁粥粥,原本毫无波澜的眸海有了起伏。

“宁……粥粥?”

他的声音得天独厚地低沉好听。

她不禁微微舔了下唇,像舔粉红色的小盒果冻,但很快又紧闭了唇面。

[如果可以,本尊想将这男人抢回去做我的第三十七位小娇夫]

系统:[……做梦]

[噢]她冷淡在脑子里应一声,旋即将自己的小身板往后窝了窝,虽然没有露出胆怯神情,但睫毛微颤,脸颊有被手擦过的血痕,下巴还粘着不少米饭,从表象上已然能给人造成一种瑟缩易碎的感觉。

沈世绅见状,眉心微拧。

屋子里的混乱,空气里的糊味,宁粥粥身上的伤痕。

无一例外都在向他透露着一种讯号——

宁竺意外的逝世,让这小孩受苦了。

在来的路上,他正巧看到了一个比宁粥粥要大一点的小孩,在马路边上闹着不要奶奶抱。

“老师说了,我上了幼儿园就是大孩子了,我能自己走!”

那一刻已经为人父亲的他忍不住随着那奶奶一起嘴角微牵。

可现在,看着宁粥粥还这么小,就因妈妈迟迟没有归家而被迫学着存活,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半晌,他有些哑声:“抱歉,我来晚了。”

系统愣住,好一会芜湖起来:[厉害啊宿主,你居然让霸总父亲心疼了]

在原有剧情里,宁粥粥知道霸总父亲会来,所以选择的是安静等待。

但正是因为她从头到尾都很是安静顺从,才让沈世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肖像宁竺的脸上,于是他心里只有强烈的负罪感,甚至一度想要逃离。

听到预料之中的话,宁粥粥没回应,只是微微瞪大眼睛,漆黑的瞳孔清澈异常却又警惕异常,倒映出沈世绅那张出众的脸。

他不由自主放柔声音:“别怕,我不是坏人。”

系统直接跪:[宿主你这演技绝了!不过,你是不是还可以再主动一点,比如卖个惨撒个娇啥的?]

她咬牙:[还不会]

系统:[……]

也对,它这宿主是谁啊?生来就是高高在上的人儿,能演成这样已经很屈尊了。

嗯,很!屈!尊了!

沈世绅望着她说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最后道:“粥粥,你愿意跟我走吗?”

它情不自禁喊起来:[上啊宿主!去牵住他的手!回沈家!]

宁粥粥却只是抱起沙发上的小羊驼公仔,在离霸总父亲一米开外的位置轻轻点了点头。

沈世绅稍叹口气,收回自己伸出去的手,也没勉强,但在路上略有所思地多看了她好几眼。

……这小孩极强的自我保护意识,真让人惊讶。

而儿子佑池就跟她截然相反,他对任何人都毫不设防,属于典型被人卖了还会替人数钱那种。

至于为何会这样,佑池天生智力发育缓慢是一个原因,从小被保护得太好也是个原因。

豪门世家的办事速度总是很快。

从上私人飞机,到上私人轿车,只花了不过一个小时。

临近别墅地下车库,车速渐渐减缓下来。

沈世绅再三犹豫还是出了声:“今天家里的人可能有点多,你别紧张。”

宁粥粥的视线掠过逐渐黑漆漆的窗外,两条肉乎的小短腿挨得毫无间隙,环紧了手中的小羊驼公仔依旧一言不发。

他抿抿唇不再继续,神情有些疲惫。

[这霸总父亲好像已经被你拿捏死了]系统忽然道。

她不置可否:[未必]

它无法运算出她话中含义,只能老老实实问:[为何?]

宁粥粥的嘴角微不可察勾出点弧度,似笑非笑。

[这是本尊第十二位小娇夫教会我的道理。作为被我施法永葆青春的人族,他在我身边乖了六十年,我自以为把他拿捏死了,结果有一次他趁我醉酒,一匕首捅进了我的心脏。噢,那匕首还是仙家神器,若不是他不会使用,估计我当场就魂飞魄散了]

系统瞠目结舌。

[所以,]她声线凉薄,[在我原来的世界,除了我那些个徒儿,我不会再相信任何人。而这个世界里的人,我更不认为短时间就能攻略得下]

系统恍然大悟:[难怪你见我第一面,就直接抹我脖子!呜呜呜,人家差点都要被你吓死了!]

宁粥粥:[……]

一个系统,会被吓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