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林子昂,林老三-第1章 还钱

第1章 还钱

21世纪每个人都感觉穿越回九十年代,随便发挥一下就有大把大把的钱。

毕竟,这是一个遍地拾黄金的年代。

饶夏也觉得,只要知道未来走向,70年代去深圳,80年代去海南,90年代去浦东,随便买上一堆没人要的瓦片房子坐等拆迁,当一个每天收租的包租婆也很简单啊。

然而,真正穿越过来,绕夏还是有点绝望。

她想穿的是遍地黄金的年代,不是穿成新婚当天就丧夫,没有一毛钱存款的寡妇!

饶夏看着面前的三个孩子。

自己前世还没嫁人呢!如今还成了三个小拖油瓶的后妈。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可谓是家徒四壁的旧房子,最后看着面前箱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唯一值钱的,就是个旧得发黑的金戒指。

倒是在一个锁着的箱子里翻出了个贷款单子,前年以房产抵押贷款的合同,金额五千,贷款年限五年,先息后本,合同签字是林大成。也就是她的“亡夫”,三个拖油瓶的爸爸。

至于钱……饶夏看了一下存折,余额六块五毛。

合着没有存款,她还得在后年替“亡夫”还五千块钱?对了,每年还有一笔不菲的利息。

她正琢磨着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就听到一个气弱地声音问,“她是不是也不要我们了?”

说话的是个一个七八岁,却瘦弱得像是五六岁的男孩,这会儿他正一脸怯懦又害怕看着她。

饶夏还没开口,旁边一脸桀骜,又带着愤恨表情的少年拽了他一把,握拳怒目看着饶夏,“你走可以,但是,这是我家的东西,你给我放下!”

饶夏又瞅了他一眼,这就是最大的拖油瓶。

也是她穿进来的这本书最大的反派,林子昂。不过,此时,这个反派只是个十三四岁瘦得可怜的孩子。

那个被他拽了一把的是他弟弟,林子朔。林子朔手里还牵着个小的,看着最多两岁,脑袋大,身子小,瘦得叫人害怕的小女孩。

她穿越过来刚弄清楚这一家的名字,就反应过来,这是她穿越前刚看完的一本小说。而面前这三个拖油瓶,就是本书未来的三大反派!

此时,林子昂正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伸手就要去夺她拿走的东西,饶夏被吓了一跳,还没开口,门已经被撞得哐哐作响,“开门,开门!林子昂把门打开!”

“林子昂!林子朔!两个小混蛋不要装死,快给我出来!”

……

林子朔抱着小丫,瑟缩了一下,仰头去看自己大哥。

林子昂显然知道门外的人是谁,脸色变了变,直接一把捞起了旁边的弯刀,一脸愤恨的看向门外…

饶夏脸色一变,熊孩子,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林子昂立马怒目看向了她,“你们是一伙的是不是!”

他再怎么蛮狠,也瘦得只有一把骨头,饶夏一把抢过了手里的弯刀,“小孩子不要玩刀。”

“也不怕削了自己。”她可不想这个“儿子”以后还继续混社会,成个大反派,再不小心被人砍死,或者沉到海里。

饶夏记得,原书里,他们就是因为这一次的冲突被赶出家,才引发了后续的所有悲剧,也彻底让三个悲剧的孩子变成了三个反派。

门外来要账的也不是外人,而是林家的亲戚。

原书里,在这帮混不要脸的亲戚逼迫中,林子昂砍伤了一个亲戚,让人借此理由直接将他们三个赶出了家门,抢了他们的房子。

如果不是已经是春天,只怕当天晚上这个混小子就带着弟弟妹妹被冻死在马路上了。

饶夏说完,没管林子昂愤怒的目光,也没有放下手中的弯刀,大步走了出去,大门已经被撞得哐哐作响,眼看着随时掉下来的样子。

饶夏从里面用弯刀狠狠砍了一下门板的缝隙,大门哐得一声震了回去,弯刀的刀尖也这么穿了出去,门外有人尖叫了一声,静了一瞬后又个中年女人的声音骂开了,“杀千刀的林子昂!你给我出来!你出来!老娘扒了你的皮!你给老娘出来!”

只是,这次门外喊得凶,却是不敢再拍门撞门了。

饶夏这才从里打开了门,手中握着把弯刀,冷冷地看着门外这些所谓的亲戚族人。

门外的人喊得再怎么凶,这会儿一见这动静,也都一时之间寂静无声了片刻,其中一个妇人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看着饶夏有些慌,听说这是个傻子,脑子有些笨有些呆的,别是有神经病吧?

神经病砍死了人都不用偿命的,再说,她的命可精贵,可不能跟这神经病对着砍。

“饶夏,你这是干什么呢?你男人欠了我们那么大笔的钱,咋,你还想杀人啊?”一个高个男人怒道。

饶夏手里的弯刀砍在旁边门边,又是哐得一声,几个人脸色又变了变,着实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凶悍。

“你干什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有这个理。”

林子昂听到这话,气得脸都白了,怒气冲冲就要屋里冲出来,“到底是谁欠……”

“借条呢?”饶夏冷着脸压着他,冲着对面的人问。

他们也是有备而来的,三个人一起拿了借条,合计也不过是五百块钱,大概就是这次林大成买媳妇花的钱,至于剩下的几个都是嘴炮,嚷嚷着要钱,说是口头借钱,没有欠条。

林子昂立马从背后怒声上前,“我爸不过问你们借了五百块钱而已!那你们借了我家的钱呢?”

他恨恨的看着其中一个男人道,“大姑父!我爸前几年借给你们家了六百块钱。”

“你可别胡咧咧!什么就成了我们借你们家钱了?你这个后娘都是我们花钱给买,娶回来的。”

林子昂盯着他,眼神又怒又急,“我记得清清楚楚。你说我大姑要住院,跟我爸要了六百块钱,还写了欠条。还有一次,借了三百!”

就这还只是他知道的,他不知道的还不知道借了多少钱。

对面男人脸色涨红,怒道,“什么六百块钱,欠条呢?欠条呢?”

林大成都死了,他不信欠条还在。几个混小子加一个傻子,还能翻出花儿来?

林子昂当然不知道欠条在哪里,气得不轻却没办法,扭头看向了旁边的人,“二婶,你在我家接二连三的借了那么多次五六十,七八十的钱,每次说揭不开锅,拿走了我们家多少袋粮?”

“还有二姑,三叔,你们也借了钱的!不要以为我不记得!”他声音喊得都要嘶了。

早两年林家突然暴富,这一个个亲戚都是来借过钱的,而且是借了一次又一次,从来没有还过。

偏偏上次林大成去跟他们要钱,他们不肯还,生生逼着他写了个五百块钱的借条,说是去别家替他借了五百块钱。

林子昂脸上涨得通红,脸色格外的难看,这就是他的叔叔伯伯婶婶,姑姑,姑父……

对面一群人,走出来了一个,正是林家老三。

林老三皱眉看着林子昂,“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知道什么?什么叫我们跟你们借钱了?你现在住的房子可是咱家老太太的!你们还有钱借给我们?!这房子当初可是借给老大住的,既然现在老大没了,那你们也赶紧的搬出去,这房子老太太要自己住。”

饶夏看出来了,这群人的重头戏在这里。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