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昀,苏大-第6章 君山县城半日游

第6章 君山县城半日游

翌日天朗气清,苏青宁昨晚与苏大海约好了要去一趟县城,于是便早早起床来想到堰塘里帮着苏大海网鱼,可走出房间却见苏大海已经带着沈昀打了鱼回来了,用垫了油纸的箩筐装了水养在里面。

“青丫头起了,吃点馍馍咱们这就进城去。”

昨天苏青宁做的馍馍还剩得有,一家人凑合着吃了,于氏在家继续种没种完的生姜,苏大海带着沈昀和苏青宁一块儿进城。

大包梁村离着县城有十来里地,苏大海一人挑着担子太累,带上沈昀却是有个人换的意思。

只要不是打骂沈昀,正常的使唤苏青宁一般不会说什么,毕竟总不能为了护着沈昀累着她爹吧。

走了近一个时辰方才到了县城,苏青宁直奔县城最大的酒楼醉风楼。

走到门口,醉风楼的伙计看他们是来卖鱼的,捏着鼻子客气地说他们酒楼不买鱼。

苏青宁看他服务态度还成,并没有因为他们的穿着而随便赶人,当对这家酒楼大概心里有数了。

她上前告诉小二他们是来吃饭的,他们这么大个酒楼,总不能把客人往外赶吧。

“青儿……”苏大海蒙了,怪自己来的时候没有问清楚自家闺女的打算,现在瞧她这般任性的要上酒楼吃饭,他身上可只有两百文钱,远远不够在这里吃一顿的,况且这钱还得用来买油盐酱醋之类的东西。

苏青宁看苏大海着急,连忙朝他打眼色,示意他只管听她的不要怕。

苏大海是兜里没钱胆气不足,可拉扯间苏青宁已经在跑堂小二的带领下率先进了酒楼,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了,还点起了菜。

她要求倒奇特,别的菜不要,只让厨房师傅把她带来的鱼做两尾端上来。

“一应的加工费烹饪费我照市价给就成。”

苏青宁来之前打听过的,知道县里的酒楼确有这个规矩,食材可自带,只加工费要另算。

店小二揣着犹豫拎了两尾鱼进了后厨房,边走边想他们醉风楼在这君山县是独一份,谁也不敢在此吃霸王餐,同时他也想看看这三个客人是如何能够吃下那么腥的鱼肉的。

君山县有河流经过多产鱼,可暂时还没有人有办法去除掉鱼腥味,故而大家多是不愿吃,尤其是不缺钱下得起馆子的主,更不会拿自己的胃口开玩笑。

所以醉风楼闻名君山县的高大厨也只能做出腥味如一的鱼来。

看着端上桌的鱼肉,苏青宁只吸了吸鼻子,便心里有数了,擦了擦手给苏大海挑了一筷子。

苏大海从未吃过酒楼里烧的鱼,以为怎么样都该比自家烧的好吃,当下很是期待地咬了一大口,只刚刚入嘴,他便皱紧眉头一口吐了出来:“啊呸,这都什么味儿?”

比他家闺女烧得难吃多了,肉又腥又柴,这还是县城最出名的酒楼吗?

苏青宁顿时把一颗心放回了肚子,不过为了知己知彼,她忍着鱼腥味挑了一小筷子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品尝着。

果然入嘴便有腥味,虽然比于氏先前烧得好几分,但到底还是没有处理掉鱼腥味,苏青宁小心吐了出来抿了抿嘴,薄唇不可自抑地扬了起来。

他们做得不好,这就是她的机会。

她当即叫来小二,表达了对菜品的不满,小二见是他们三个,当下便觉得他们像是有意来找茬的,当下也是没有了好脸色,还悄悄地请来了酒楼中坐镇的掌柜。

苏青宁看来人身着一身石青色织锦圆领长袍,头上戴着员外帽,面容白胖,颔下微须,看着一副好相处的模样,只不过做生意的人,尤其是能够把酒楼经营成这般规模的岂是等闲之人。

她扯了一把有些吓住的苏大海上前拱手行了一礼。

来者正是醉风楼掌柜董其金,他先前一直都在二楼临窗的雅间里与人谈生意,这才刚刚结束把人送走,就碰上这么回事。

起先他也当苏大海一行是那不长眼来寻衅挑事之辈,但见他们知礼且也没有大声闹腾,便起了过来一探之心。

“可是菜不好吃?”董其金是生意人,本着和气生财的原则先礼后兵。

苏大海虽然胆不够大,但也不是怕事的,见状拦在苏青宁面前直言不讳地嫌弃:“这位掌柜,鱼烧得的确不好吃,不如我家闺女十分之一。”

“哦,你家闺女会烧鱼?”董其金挑眉好奇地看了一眼侧了半个身子的纤细少女。

她穿着粗布衣衫,梳着双丫髻,皮肤黑亮,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乡间丫头。

如果苏大海说她会烧别的菜,那他倒也没有什么好奇的,哪个乡野之间的丫头不会做灶下那些活计,但是听见苏大海用这么笃定的语气说她会做鱼,做得比他家酒楼的大厨师都好,他觉得他要么是在吹牛,要么就是真的。

这么一想董其金还真起了好奇之心,当下询问苏大海能不能让他闺女现场做一份,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苏大海还在考虑,苏青宁低着头心里乐开花了。

她轻轻扯了扯苏大海的衣袖说既然人家不信她,不如她就露一手。

苏青宁也不要别人的帮助,只留了沈昀帮她切鱼片,没办法,好的刀功绝非一日之功,她暂时是学不会了。

在家里做鱼都做了好几次了,苏青宁按部就班地除腥去味,很快做好了一盘红烧鱼。

董其金看着端出来的大盘鱼肉,还没到跟前就已经香气四溢,惹得旁边的食客都伸长了脖子往这儿看。

他吸了吸鼻子,闻着鱼肉的香味了,连忙拿公筷夹了一块放进自己的盘盏中,尝之鲜嫩喷香,做得又嫩又滑,入口即化。

“嗯,好吃,的确好吃。”董其金吃了一块又连忙夹了第二块,吃得连连竖起大拇指。

旁边桌一直关注着这边动静的食客中有人因为美食动心,竟然不顾董其金已经动了筷子,上前来说要出一两银子把这盘鱼买下。

苏青宁听了立刻盘算起来,这条鱼毛重四斤,加上调料撑死也不过二十文,这人竟然要出一两银子。

“我出二两,卖给我。”另一波食客也开口了。

这菜的味道实在是太香了,让人无法不动心。

董其金不愧是做惯生意的人,脑子极其灵活,他先拱手道声失礼,说他们都是酒楼里的常客,他不好厚此薄彼,便只管让人拿出两个小碗来,将大碗鱼一分为二。

说这菜他已经动过筷子了,虽则用的公筷,但再卖却是不妥,便直接送给了两桌人。

苏青宁心里暗暗赞叹董其金,他倒是聪明,自己尝过还不算,竟当众让食客检验起她这鱼的质量来。

结果嘛,鱼刚被分出去,很快就被那些食客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夹没了,然后又叫嚷着要点一盘。

董其金看向苏青宁,聪明如他,早就看出来了,虽然这里有三个人,其中两个还是父女俩,但其实面前这个小丫头便是个能作主的,问她爹还不如问她来得强些。

苏青宁已经得了机会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这会子却是不着急了,低着头拿了馒头撒向箩筐喂着鱼。

董其金闻弦知雅意,客气地朝她拱手:“姑娘会得一手好厨艺,董某甚是佩服,看你们的样子像是出来卖鱼的,如此不嫌弃的话,你们带来的鱼不如就留在我们酒楼吧。”他全买了。

苏青宁停了手上的动作看着董其金笑了笑:“那感情好,董掌柜的收了,也免得我们去市场上转悠,只不知作价几何?”

这会儿正是好议价的时候。

董其金大概估算了一下这道菜的市价,又心算了一下成本道:“两文一斤收如何?”市场上的鱼才一文一斤,甚至还经常性卖不出去,他直接给翻了一倍,这个价钱理应算是公道了。

苏青宁心理价位便是两文一斤,听着合理当即就要答应,却突然觉得衣袖被拉了一把。

她狐疑地回头,见一直未曾开过口的沈昀扯住了她的衣袖,但面上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苏青宁寻思他是不是有话要说。

这般一犹豫,旁边的食客已经焦急地催促起来,让他们赶紧再上鱼,他们还没有吃够。

董其金忙于生意敲敲手指干脆地道:“姑娘嫌少的话不如每斤再加一文。”这已经是他的底价了,虽然目前看来鱼肉大有可为,但毕竟才刚刚开始,况且他这么大家子酒楼,开销也不小,当然得留些赚头。

苏青宁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被沈昀一扯还有意外之喜,也不矫情了赶紧答应下来:“好,成交。”

她当即让沈昀把鱼挑进后厨,又回过头来拉已经高兴呆了的苏大海。

到了厨房,苏青宁请苏大海盯着鱼过称,而她则十分自觉地带着沈昀收拾起鱼肉来。

很快便烧好了两条四斤重的鱼,装了满满两大碗,让小二端出去,可算是平了外面食客骚动的心。

董其金对于苏青宁小小年纪,便有此等行事作风十分惊讶,再瞧她的时候便下意识地少了轻视,多了几分郑重。

他问她可愿意卖那做鱼的方子。

苏青宁心头“咯噔”一跳,做鱼的方子也能卖?

她原本打算只要董其金买她家的鱼她就白送做鱼方子,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眨着眼睛转了转眼珠道:

“其实做鱼的方子我可以白送给你们,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想必董掌柜的也看到了只要你们按照我给你们的方子做,红烧鱼这道菜一定会大卖,酒楼里肯定会需要大量的鱼,如果我家能够长期给酒楼供鱼……”

董其金还以为她要提出什么条件,原来只是这个,松了一口气,暗道这乡野之地的丫头虽有几分小聪明,但本质上倒是纯朴的,他要卖红烧鱼这道菜,正好需要鱼,如此便一口答应下来。

苏青宁怕口说无凭,到时候董其金不在酒楼里,这里的采购耍无赖,要求立字为据,写下采购协议。

董其金笑了,其实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保护。

鱼的做法是瞒不住的,只要大家知道了怎么做鱼好吃,往后鱼价估计得涨,如今这一纸文书立下,不说别人家,反正他们酒楼的采购价就涨不了了。

双方达成了一致,很快写好了文书,一式两份,签字画押,另外约好,为保证鱼肉的新鲜,苏大海需得三日或者五日左右上门送鱼一次。

接着苏青宁当着董其金和酒楼大厨的面把她片鱼腌鱼去腥做鱼的一整套演示了一遍,还十分贴心地请沈昀用笔抄录了一份红烧鱼的做法给他们。

苏青宁行事这么稳妥得体,董其金愈发高兴,顿觉面前这个小丫头是个可交之人,当即拍板,让人先结了过称的八十斤鱼的钱二百四十文。

另外还还给了她十吊大钱,据说这是买苏青宁做红烧鱼方子的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