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童舟,温冉-第2章 看这架势叶老师是打算把你培养成才

第2章 看这架势叶老师是打算把你培养成才

第一章看这架势叶老师是打算把你培养成才

二十一岁那年温冉,走出了的校门。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按部就班地上到高中毕业,辛辛苦苦地考取一所大学,然后再顺理成章地读到毕业,自小,她在大人眼中就是这样一个乖孩子。只是这个乖孩子,在临大学毕业的时候,让身边的人都吃惊了一把。

温冉大学是在A大念的,学的是经济,身边许多同学在毕业之后都顺利拿到了公司的offer,毕竟,A大的名气摆在那里,而且专业也是炙手可热。所以,像她这样还要考研深造的人实属少数。

周围曾有不少人劝她,趁现在专业还好就业,赶紧找个工作,谁知道研究生读出来会是个什么样。对于这样的热心提议,温冉从来都是但笑不语。实际上她已经拿到了B大的录取通知书,想必就是这一纸分量不薄的通知书,才让母亲对她的决定没有过多加以干涉。

记得研究生复试的时候,有一位老师问温冉一个问题:“为什么A大毕业还要选择B大?”

她当时的回答是:“不想放过人生中任何一样想追求的东西。”孩子气的答案,说完她自己先笑了,眉眼弯弯的样子很明媚,“其实,我很贪心。”

面试的老师也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最后的结果已足以证明一切。其实温冉有时候想起来当时的答案会有点儿后悔,最起码现在就是这样,她当时就没想到要去问问清楚,是不是B大对所有的学生都这么抠门?!

站在新宿舍的门口,温冉有些傻眼。还没踏进去,但里面的情形已经让她有些却步,两张上下铺式的木板床,虽然看得出修葺过的痕迹,但依然老旧不堪,四套桌椅也是同样破旧,可以说整个宿舍只有靠着门边的壁柜能看出来一点“新意”。

温冉愣在门口,抬起的步子不上不下地顿在了那里。

忽然从上方传来一声短促的噗嗤声,温冉抬头,看见一个坐在上铺的女生正在瞅着她笑,见她望来,便笑吟吟地说道:“傻眼了吧,咱B大好歹也是个百年名校,宿舍旧点儿不是更名副其实么。”

温冉笑笑,拎起行李箱,有些吃力地向床上抬去,女生见状,很快顺着梯子爬下来帮她一起抬,边抬边说,“我叫童舟,是H大毕业的,你呢?”

“温冉。A大。”言简意赅的答案。

童舟愣了一下,转过头来:“A大毕业的,来这边读研?”

温冉拍拍身上的灰尘,看着童舟难以置信的表情,浅笑道:“我听说咱们这一届是经济学第一人吴岩教授的关门弟子,所以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说完狡黠地眨眨眼睛,童舟被她逗得又是扑哧一笑。

“哎,咱们宿舍的其他两个人我都问过了,本科的时候都是在B大读的,让我这个从小地方过来的人压力很大啊。”

温冉一边铺床一边附和着笑了笑:说是如此说的,能考到B大的人,总该有些斤两吧,复试的时候刷人刷的多厉害可是她亲眼所见。

另外两个人是温冉晚些时候才看到的,童舟吃完饭出去遛弯,顺便熟悉熟悉B大的环境,剩她一个人窝在宿舍趴在床上看电影,那两人推门而入的时候愣了一下,而后其中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儿的女生扒着她的床沿笑问道:“你就是温冉吧?”

温冉有些诧异,摘了耳机说道:“你怎么知道?”

女生笑笑:“总共就四个女生,一对名字不就知道了。你好,我叫刘菲菲。”说着她伸出手来。

温冉抿嘴一笑,握住了刘菲菲的手,越过她的肩膀看向另外一个女生。那女生自顾自在那里喝水,见温冉望来才象征性地笑了笑:“林笙。”

颇有些冷淡的表情让温冉愣了一愣,等到林笙转过身去,刘菲菲拉了拉她的手,向她挤眉弄眼,小声道:“她就这样啦,慢慢相处以后就会好了”

温冉笑着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夜里,温冉躺在床上有些失眠,她是有认床症的,虽然带的是常用的枕头,但是硬硬的木板床硌得她有些不舒服,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伸手拉开床头处的窗帘,看向窗外。傍晚的凉风透过窗纱徐徐吹了进来,冷冷的感觉让温冉打了个颤,宿舍楼前的操场上隐约有人声,隔着操场的另一栋女生宿舍楼里零星有几个房间亮着灯。她记得童舟说过,对面的宿舍住的是大一新生,还为此大加抱怨学校不知道怎么想的,把她们一群研究生插在中间。

可是不管怎么样,她总算是来了,温冉低喃:“我来了。”

开学第一天的第一节课就是吴岩教授的课,温冉到班上一看,发现果然除了她们四个女生之外,其他五个全部是男生。人到的都很早,一律都在埋头苦读。

“要不要这么用功。”童舟跟在身边小声感慨。

温冉拉着童舟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她昨晚睡得晚,此刻坐下了,隐隐泛上来一股倦意,还好上课铃声及时地响起,让她精神一振。

吴岩教授,B大乃至全国的经济学第一人。对学生不讲究数量而要求质量,一般一届只带七个人,今年情况还算特殊,一下子多招了两个。没进B大之前温冉就听过关于他的各种传说,老教授对学生要求严格,对自己要求更严格,只要站上讲台,就必定一身西装,仪态端庄,治学严谨的态度深受学生们喜爱。

正在温冉畅想之际,一个男人缓步走了进来,身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没错,可是再往上看,就完全跟吴岩老教授对不上号了,人尽皆知吴岩教授已经是快七十岁的高龄,而这个男人却非常年轻。

其他人显然也有些缓不过来,只见这个男人气定神闲地站在讲台上,神色沉静:“吴教授这学期带的课比较多,学院考虑到吴教授的年纪,所以把这门课交给我带。”

温冉听这话,不禁挑眉,这男人要是能带研究生,顶多也就是个副教授,可是从他的字里行间,温冉可是一点儿也没听出他的谦虚之意,她摸了摸手中厚如砖块的专业课本,要知道这可不是随便的一门课,可是她们最最重要的专业课。

显然,不是她一个人有这些想法,众人议论纷纷。而站在讲台上的男人却微微一笑,解开袖口的纽扣,扫视台下一圈儿,说道:“同学们,在开始自我介绍之前,我想先问你们一个问题。”

众人纷纷望去,只见男人取出一枚硬币,夹在手指之间,看着台下的九个人说道:“这枚硬币价值多少?”

话音刚落前排有离得近的就不假思索地喊出了答案:“一英镑。”

男人勾了勾嘴角,弯起的弧度很好看,温冉的心蓦地跟着放松了一下,听他继续说道:“这个答案,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说对,是因为它确实是一英镑。说不对,也是有原因的。”

他缓缓走下台来,站在教室的中间:“金钱具有孳生繁衍性,钱能生钱,孳生的钱还能再生,就拿我手中这枚小小的一英镑来说,只要经过适当的流通,他就可以变成一百英镑,或者更多。”

听完这话身边的童舟立刻撑着下巴看着讲台上的男人冒星星眼:“不枉来B大一趟,竟然碰到才貌兼备的老师,这绝对是我校之幸,我校之幸”

温冉忍不住失笑,目光在转到男人修长的身姿上时微微一顿。不得不承认,这个新老师还是蛮好看,不过,她还是决定让花痴的童舟姑娘幻灭:“这话不是他说的,是马克斯,韦伯说的。”话一出口果不其然立马换来她的白眼一枚。

台上的男人看着底下炸开锅,笑了:“你们就如同这枚硬币,现在可能只值一英镑,但是,未来的价值却是不可估量的。”顿了顿,扫视一圈儿,说道:“所以,你们得相信学院的眼光,他们不会随便派一个老师来教你们这些潜力股的。”。

这算是……定心丸?

“老师,怎么称呼啊?”

身边的童舟忍不住开头问道,温冉看见男人望了过来,黑的纯粹的眼眸看上去(非常漂亮,有神),“我姓叶,叶以祯。称呼可以随你们的便,不过,得有一个除外。”

“哪个?”大家都好奇起来。

男人挑了挑狭长的双眸,想了想,正色道:“老叶除外。”抿抿唇,露出一个轻微的笑:“我想,我还是很年轻的。”

同学们顿时笑了起来,哦,这个年轻带点神秘的老师,看上去,也不错嘛。

这几天正好是大一新生入学军训的时候,各种校园社团穿插其中,使出浑身解数招纳新成员,无奈他们这些研究生院的新生,虽然也带个新字,却无人问津。只有一个研学会,名额却少得可怜,再加上B大对学生都实行的是放养政策,所以开学那几天,温冉闲的有些发慌,只好窝在宿舍追美剧。

这天温冉登录MSN,联系人栏里有头像在跳动,温冉点开一看,骚扰她的人是姚绵绵,此人跟她从小玩到大,一路也都是校友,直到温冉考上B大才算分开。现在姚绵绵在一家投资银行工作,每天MSN签名换个不停,全是在抱怨工作,所以当她看到温冉早上更新的签名:“今天无事可记”的时候,立刻就不淡定了。

药棉:温冉你让我想到了路易十六……

温冉:?

药棉:路易十六就喜欢记日记,有事儿没事儿都要记。

温冉:……

药棉:有一天早上起来,他在日记本里写下了一行字:今日无事可记。

温冉:然后?

药棉:结果那天爆发了法国大革命,后面,你懂的。

温冉:……

果然,她就知道这女人从不安好心。

药棉:哈哈,开玩笑啦。怎么样,B大的研究生生活?

温冉:无事可记。

药棉:切,当初你力排众议考去B大的,怎么会没事可说,说说嘛。

温冉心思一转,手指在键盘上点来点去。正在此时童舟突然推门而入,拿着一本杂志喘个不停,温冉看了她一眼,从上铺递给她一杯水。

童舟跟她不一样,一来B大就加入了研究生会,每天忙来忙去,俨然一副大一新生的样子。童舟喝口水,举着手中的杂志兴奋的说,“哎,我说,咱叶老板原来背景不简单。”

“叶老板?”

“哎,就是叶老师啦。”

温冉恍然大悟:“怎么?”

“喏,你看,北美名校的经济学博士,据说在以前在T大研究生院任教。”

说着童舟递给她一份杂志,温冉接过来一看,是T大的内部杂志,也不知道这童舟从哪儿翻出来的。叶以祯的照片印在第二页,他与一个男人比肩而立,仅留给镜头一个清减的侧影,嘴角微弯,样子似是在笑。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笑容让人印象很深刻。温和,不夸张,看上去非常的舒服。

温冉看了看显眼的标题——《T大管院最年轻的副教授》,捏住杂志的手忽而紧了紧。

开学第三周真正忙了起来,学院导师组开始出题,进行一些小规模的调研活动。

周三一大早的四个人在宿舍里不停地刷新校园网,开始选课题。

刘菲菲在下铺不停地捶桌子:“我说,这校园网是想跟蜗牛比速度的吧?蜗牛都得嫌弃它慢。”

童舟:“不要那么着急吧,选不上正好不做。”

“哪有那么好的事儿,要算平时成绩的,小心被别人抢光了,剩给你的就是灭绝师太的了。”

童舟从电脑后头探出头来:“师太,师太是谁?”

刘菲菲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就是挂一科能挂到你毕业的那个女人,咱们这一学期正好有她的一门课,Miss李。”

温冉小心翼翼地问:“不会那么惨吧?”

“怎么不会,哎,赶紧赶紧,刷出来了,赶紧选。”

一系列的课题,温冉大致扫了一遍,顿时觉得有点儿头疼,每一行都只是有一个标题,连对应的导师都没有,让温冉一下子想起了不愿回首的毕业设计。算了,反正也没有那么重要,温冉眼一闭,随手点了一个。不一会儿就显示选题成功,这下算是没退路了。

第一节课是叶以祯的课,温冉还记得,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叶以祯说过,他是不点名的,希望大家都能准时来上课,如果有事儿的话自己手写一张假条交上去就可以了事。对学生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众人感叹:“这样的老师不多了啊。”

温冉第一周的时候还早来占座,可是她一直是个起床困难户,第二周就开始松懈了,可是越往后发现不行了,因为来旁听这门课的人实在不少。此时温冉站在门口跟刘菲菲大眼瞪小眼:“这是我们的专业课,学MPA的跑过来是怎么回事?”

还好童舟到的早,在前排占了位,温冉跟着刘菲菲拐了过去。童舟耸耸肩:“没办法,叶老板全院通吃。”

温冉抬头看了看正慢条斯理地向讲台走去的叶以祯,一身休闲装,愣是把别的穿正装上课的男老师比了下去。

叶以祯扫视了一下全场,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双手撑着讲台桌,徐徐说:“最近系里面忽然多了许多向我抱怨出勤率的老师,我本来是有些不明白的,今天踏入教室一看,我就明白过来了。”

有人偷笑。

叶以祯跟着笑了笑:“喜欢这门课是好的,但是逃课来听就不必了。我不想到最后,老师们又来向我抱怨及格率。”

叶氏幽默,这一段时间下来温冉已经很熟悉了,肩膀被刘菲菲拍了一下:“温冉,我一向觉得,成熟的女人是不能随随便便就喜欢上一个男人的。”

温冉被怕的呲牙咧嘴:“所以?”

刘菲菲眨眨眼,说道:“现在,我后悔了。我觉得,我需要一种小女生的冲动,去把台上这个男人收入囊中。”

噗!

“成熟的女人是不会轻易受到美色诱惑的。”

“我知道,但是总会遇到例外的。”

温冉眯了眯眼,看着叶以祯,不禁想: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愿意给他这个例外。

临近下课的时候,叶以祯关了电脑:“今天临上课前收到学院发来的通知,选题结果出来了。”

众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忙问:“老师,你的题目是哪个?”

温润和煦,一看就挺好说话的老师,谁不愿意跟。

叶以祯看了一眼,笑了:“这一次我倒成了最后一名,选了我这个课题的只有一位同学,看来你要辛苦一下了。”

一个人做课题?那确实很辛苦。温冉心里也有些发毛,她可是随便选了一个,不会就是……

“温冉。”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很清晰,男人抬头在教室巡视了一圈儿,朗声问道:“温冉在么?”

果然……

不好的预感总是特别的准,温冉内心无力,见知情人都向她投来视线,温冉忙站起身,顶着男人浅淡的微笑,强忍住咬牙切齿,说了一句:“老师,我就是。”我就是那个倒霉鬼。

叶以祯闻言抬头,温和地笑了笑:“合作愉快。”

童舟小声说:“单人授课。”

刘菲菲:“还是叶老板单人授课。”

温冉忍不住一头黑线地坐下,没注意到叶以祯饶有兴趣的眼神。

其实拿到结果他也有些意外,系里通知的太晚,他来不及重新拟定题目,干脆从题库里随意抽了一套,本以为没人选的,自己倒也落得个清净,没想到,还真有一个。幸好,他也算是有准备。

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刚迈出教室,就看见刚才那个女孩儿等在外面。

微一挑眉,他缓步走过去,笑道:“还有什么问题,同学?”

温冉绞绞手指,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我就是想问问老师,调研开始之前要做什么准备?”她自己一个人,笨鸟先飞总没错吧,想到这里,温冉就不免有些内心无力。

纵使女孩儿掩饰的再好,叶以祯还是从她明亮的眼睛里察觉出一丝沮异样的情绪,微微笑了笑,沉吟道:“不着急的,这周五才开第一次会,到时候我们再详谈。”

温冉:“……”果然,她的痛苦他不懂。

“同学?”他唤她,看了看腕表,“还有事么,我下面还有课。”

说罢微微一笑,这融融的笑意让温冉不自觉地摇了摇头,醒过神来的时候再看到的就是叶以祯高大的远去的背影。

周五是第一次小组开会,温冉拿着资料早早的来到了学院楼。眼皮子耷拉着,有些没精神。

时间还早,学院楼里基本上还没有多少人,温冉站在空旷的大厅里,想起自己出门时还窝在被窝里睡觉的童舟和刘菲菲,就忍不住腹诽。周五研究生一般没什么课,老师们也都特意把时间放宽了,大部分小组的开题报告都定在了十点,偏偏昨晚温冉收到叶以祯的邮件,通知早上八点在他的办公室开会。

途经师太的办公室,门虚掩着,温冉用余光瞄了一眼,发现师太正在对着同班的两个男生横眉竖眼,心里顿时有点儿平衡了,原来倒霉的不止她一个。

叶以祯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门半开着,温冉犹豫了一下,轻敲了几下门。

“进来。”清越的男声自门内传来。

温冉推门而入,恰逢叶以祯从桌子前抬起头来,四目相对,那隐在镜片后的一双黑眸沉静如水,看见她时微微一闪。

“早上好。”

温冉讪讪地点了点头:“早上好。”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叶老师。”

说完见他又笑了笑,估计是自己这副拘束的模样逗乐了他。忽然一张表格被一只修长的手推到了自己的面前。

“先把这个表格填了,下面这些书录是供你参考的,我这里有几本,剩下的你去图书馆找一找。”

温冉听了忍不住咦了一声。

叶以祯一边查看邮件一边提点:“可能有点儿难度,本来是准备让手下带的研二生做论文用的。哦,当然,有问题的话你也可以请教师兄师姐,实在不行的话……”嗓音悠长的一顿,复又响起:“你也可以找我帮忙。”

她可不可以理解为这个老师在开玩笑。

“老师,我们不学这个的。”她据理力争。

“哦?那就趁着这次调研多学一点儿东西,有收获总是好的。”

被驳了回来,温冉不放弃,“那,调研不是只算平时成绩?”

“你说的不错。”他点头,话锋却陡然一转,“不过,这也不能说明它不重要。”

温冉抬头看着他,见他眯了眯眼,神色不像刚才那般温和:“如果这个不重要,我也不用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拨出自己二分之一的时间给你了。做事都讲究机会成本的,同学。”

得,这人说教学生也离不开自己的老本行。温冉吸一口气,拿出一根碳素笔,低下头去唰唰地开始填表格,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状。难怪叶以祯和师太都选在八点开小组会议,这简直就是悲壮的时刻。

叶以祯挑了挑眉,看着女孩儿伏案认真填写的模样,嘴唇微微勾起。

“叶老师?”

“嗯。”他循声望过去,接过她递过来的表格,略略扫了一眼,扫到自己名字那一栏的时候,顿时有些失笑,这孩子是故意的吧?

“温冉。”

“嗯?”

听到自己的名字,温冉下意识地抬头,只见对面这个男人把桌子上的铭牌转了过来,烫金的三个大字让温冉顿时有种被雷劈的感觉,指导老师栏里的叶以祯三个字,她竟然写错了两个!

叶以祯有些哭笑不得,取出一支笔替她改了过来,递还给她。

以,祯。

遒劲有力的字体,竟然是这两个字。

晚上八点温冉才回到宿舍,童舟一边替她开门一边大嗓门:“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老实交代,都干什么了?”眼瞄到她手里的一大摞书,忍不住也受惊了,“我说,姑娘,你打算在宿舍里开图书馆呢。”

蹭到桌边,温冉把书往桌子上一堆。

刘菲菲探过头来,笑了:“看这架势叶老师是打算把你培养成才。”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温冉无视那两人,倒了杯水慢慢喝着,想起临走前叶以祯说的那句话:“最好看完之后再动笔写报告,否则很容易返工。”

温冉瘪瘪嘴,捞过一本书仔细翻看,一页一页地翻过,发现几乎每一页都有手写的笔迹,或端正,或潦草。其实她是不喜欢经济的,总觉得这门被各种曲线模型充斥的学科有些枯燥和乏味。可是这个人,却好像乐在其中,真是怪哉。

入学一个月,温冉才听到吴岩教授的课。临开学前吴教授作为访问学者去了美国,上周终于归国。老教授今年已经快要七十岁了,可是站在讲台上却依旧精神矍铄,容光焕发。

“在美国的时候我参观了他们的学校,他们的图书馆馆长自豪地告诉我,在他们学校,凌晨三点的时候图书馆也仍旧是座无虚席。同行的有你们的师兄师姐,一路都是名校走下来的,是绝对不能让外国人比下去啊,当天夜里就去图书馆刺探敌情了,结果回来就保持沉默了……”

同学们听了笑了笑,吴教授在上面和蔼的笑了笑,耐心地等同学们笑完,才说道:“同学们,我说这话不是要求你们也像他们一样,每天熬夜到凌晨三四点,老话说得好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只要求你们,学习的时候一定要认真,你现在已经不是由你玩四年的大学生了。记住,无论是你的青春还是你的前途,都已经经不起浪费了。”

温冉听了,发自肺腑地笑笑。

一下课温冉就跑到前面去帮吴教授收拾教案拎东西,吴教授笑看着面前这个笨拙地献着殷勤的女孩儿,笑道:“多谢你了。”

温冉抓抓后脑勺,跟在吴教授身后向学院楼走去:“没事儿的,反正我正要去学院楼一趟,最近在做调研。”

“哦?做调研?跟哪个老师?”老教授很有兴趣。

“嗯,叶老师。”温冉尽量平和的说。

“哈哈,那小子。”叶老板成了老教授口中的那小子,温冉听了有点儿囧。

许是老教授也觉得有点儿不妥,改口道:“你叶老师还是很有水平的,跟着他好好学习学习,对你以后大有益处。”

“嗯。”温冉开心地笑了笑,吴教授果真如传说中的那样,为人和善可亲,与她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却肯耐心地给出这么多意见。

“进展如何?”吴教授问道。

温冉立马苦了一张脸:“我去交报告,顺便聆听师训。”

这哀怨的表情成功逗笑了吴教授:“你们叶老师没你想得那么凶,好好做,他表扬你还来不及呢。”

是么……?

当温冉站在叶以祯的办公桌前,看他波澜不惊的侧脸时,不禁疑惑吴教授的这一句话。

只见叶以祯拿着她的报告,一双眼睛看得分外认真。温冉站在一边有些忐忑不安,这人肯定是要挑她的错处,不然看这样认真干嘛。

果然,不出所料,叶以祯单手敲敲桌面,狭长的眼眸向她扫来:“温冉,我听说,你本科的毕业论文在A大评了个优秀,是不是?”

唔?温冉摸不着头脑地点了点头,只见叶以祯轻笑了下,手指指了指她报告下方的注释:“那这些错误应该是无心之过了,我相信,一个能写出一篇优秀论文的学生,是不会在这些小地方犯错误的。”

温冉:“……”这人也太会说话了,弄得她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讪讪地拿了报告回来,让他这么一说,温冉才发现,原来自己在注释上标注的引用期刊和文献的格式不对。竟然是这么小的错误!

见他依旧望着自己,温冉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那老师,除了这个还有别的问题么?我设计的问卷您看了么?”

说完就听叶以祯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哦,这是我想跟你讨论的第二个问题,你的问卷我看过了,设计的问题不少,题目选项也设置了不少,不过有一个问题。”

就一个问题?温冉打起精神来,仔细听他说,只见他徐徐一笑,打开电脑里的她传给他的word文档,上面密密麻麻的问题,都是她挖空心思找出来的。还没待她再欣赏一遍,叶以祯手一点,word页面顿时一个字也没了。

“这,这……”温冉有些接受无能,“您不是说只有一个问题。”

“确实只有一个。问题就是,你的题目设置的都不合理,跟我们调研的对象完全不搭。”

他说的气定神闲,温冉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

叶以祯淡笑着看了她一眼,“所以,你最好还是重做一份儿,否则学分难保。”

温冉顿时抽一口气,差点儿晕厥过去。

“笑里藏刀,简直就是笑里藏刀。”

温冉一边在图书馆蹭无线网一边碎碎念地修改问卷,一旁的童舟把脑袋凑到她的电脑屏幕前,看了看她正在浏览的网页,忍不住就笑了。火热的标题——《论B大最有魅力的老师,不分男女啊!》,叶以祯赫然在榜,并且名列前茅。

“小声点儿,别把那边勤工俭学的大一学弟吓着了。”

温冉抬头,看见兼职图书管理员的大一学弟正腼腆含笑地看着她。她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缩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忍不住一脸哀怨:“学通社怎么总是弄一些没意思的老师评比,这都什么眼光……”

“这叫满足大众的好奇心,懂不懂?”童舟白她一眼,顺便又仰慕地看着屏幕上叶以祯的照片,“再说了,我也觉得叶老师挺好的呀,温冉你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温冉:“……”不是她小人之心,而是叶以祯太阴险,刁难起人来都可以这么不动声色,理所当然。

晚上回到宿舍,意外地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温冉一边擦头发一边耐心地听她在那头说,这是自从她来到B大之后母亲打来的第一个电话,语气平静如常,倒是说的话让她有些意外。

“这段时间你爷爷身体不大好,有时间的话就去看看吧。你奶奶疼你,就算他再不待见我,想必也会给你几分薄面。”

察觉到母亲话中的涩意,温冉轻轻地嗯了一声。

“对了冉冉,我听绵绵的妈妈说,绵绵已经有交往对象了,你怎么样?”

“呃,她有交往对象了?我怎么不知道。”

温太太嗔怪道:“你知道什么,前几天给你大伯母打电话的时候,说远远交朋友了。说她那么小就交男朋友,连带着你大伯和小叔一起上阵都管不过来。妈也不是着急,就是想告诉你,不要光顾着学习,这么大了,可以交交朋友了。”

不想多谈这个问题,温冉嗯了一声算是答应,好在母亲也不习惯跟她谈论这些事情,略略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恍惚间想起,就是前几天,她在赶问卷初稿的时候被姚绵绵在MSN上呼叫,大叫着她们家老太太要逼她去相亲,那时候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一转眼,却就有了交往对象。

爱情么,真的能来得那么快?温冉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有些失眠。上初三的时候同桌小优是个爱看小说的姑娘,逢着好看的句子还一笔一笔端端正正地抄在一个精美的笔记本里,温冉有些佩服她的毅力,却又有些不解,这些故事,当真那么好看么?

小优一说起这个就来劲:“那当然了,你想想,在咱们这个樱花绽放的校园里,一个穿着白色棉布裙的女孩儿和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清秀男孩儿手拉手一起走在学校的画面,什么感觉?”

温冉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了一句:“嗯,满身的鸡皮疙瘩。”遭到了小优的一阵猛捶,说她天生就是来破坏美感的,不懂得感情。

也许吧,那时她正年少,不懂得感情,不晓得喜欢与爱情。想到这里温冉猛然回过神来,睁开眼睛看着满室的黑寂,慢慢地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忽然门外传来悉悉率率的钥匙声,开了半天也没有把门打开。温冉向林笙的床铺望去,只见那里空荡荡的,心下便了然,下床去替她开门,顺便喝口水。

开学以来,温冉跟童舟和刘菲菲差不多都混熟了,平时互相推诿着去打水买饭,简直就是懒人三人组。唯独就林笙,对她和童舟爱答不理的,对同校上来的刘菲菲也有些疏远。趁就她们两人的时候童舟撅嘴抱怨过:“以为自己是千金小姐啊,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温冉也有同感,觉得这人也未免太骄傲了点。可是有时候又觉得她有些匪夷所思,因为这么疏冷的人,竟然整天对着一个哆啦a梦的镜子梳妆打扮,让童舟私下里笑了她好几回:“还装嫩呢,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

打开门,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温冉顿时皱了皱眉头,她有些酒精过敏,闻到酒味有些不舒服,更别说还混杂着林笙身上的香水味儿。

林笙穿着高跟鞋,有些站不稳,她忙伸手去扶了她一把:“小心。”

借着走廊的光,温冉看见林笙那一双漂亮的眼眸向她扫来,有些清冷:“谢谢,我没喝醉。”

喝醉的人总会说自己没醉,温冉抽抽嘴角,扶着林笙挨着床沿坐下。只见她撇开她的手,跟自己衣服扣子较上劲了。

温冉叹口气,替她去解外套扣子。这一次的她没再拒绝,低着头,曲卷的长发垂下,一动不动。等温冉撩开她的长发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地发现,这人已经睡着了。认命地替她脱了鞋,扶着她躺下,离去的时候,温冉一头恍惚听见她嘴里无意识地低喃些什么。

第二天跟童舟一起吃饭,她一边啃着排骨一边侃侃而谈,“今天我去学院楼,走路上听见别人说,林笙林大小姐好像失恋了。”

“失恋?”温冉有些惊讶,“她会失恋?”在她看来,林笙也算是他们学院的美女了,男人趋之若鹜还来不及,又怎么甩手不要。

童舟笑笑,“那有啥不可以,她男朋友貌似也是咱们学院的,家世挺好,这个学期结束之后就准备赴美深造。据说林笙就是为了这男人读的研,结果好了,人家不要她了。”

温冉无言以对,想起早上出门前还窝在被子里睡的沉沉的林笙,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