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自有恶人磨谢玹,乔宛-第1章 把她送人

第1章 把她送人

“乔宛,你是本王的了!本王等这个机会足足等了十年,每每想到你便夜不能寐!”李星寒把她压在软榻上,发了疯一样撕碎她身上的衣衫,吻急促的落在她脸上、颈肩、锁骨……

乔宛拼命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身体不断的发热,好像有无数的小虫在体内嗜咬着。

她几乎不能思考,一边躲避着一边呼喊着:“景渊!顾景渊……”

是顾景渊带她入宫,说太后有召,结果到了这揽月台,才饮下一杯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形,顾景渊肯定还没走远。

乔宛急奔至亭前,夜风吹起层层帘幔,吹得那人衣袂飘飞,他果然还在!

左右的内侍从帘幔后快步走出,齐齐逼近,“姑娘在找顾景渊尚书?我劝姑娘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顾景渊尚书马上要迎娶公主做驸马了,你方才喝的那杯合欢瑟还是他送于我家主子的!”

“我不信!”乔宛眼前灯影重重,仿佛天旋地转,连两步台阶都走不上,重重摔在地上:“景渊……救我!”

“阿瑟。”顾景渊从帘幔后走出,秦声劝道:“跟了铭王吧,他待你情深义重。”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落下,乔宛却犹如万钧雷霆加身,她强行站了起来,颠颠撞撞地走向他。

“情深义重?你要娶公主做皇亲国戚,还想卖了我做垫脚石?顾景渊,你还真是物尽其用啊!”

她今年二十九岁,用了十四年的时间,从一个三餐不继的农家女跌摸爬滚成为大晏朝的女首富,吃尽了苦头,也享尽了闺阁妇人不敢想的风光。

同她一般大的女子,儿女都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在她们相夫教子的时候,乔宛却在为顾景渊奔走。他要银子,要多少,乔宛给他多少;他要人脉,她为他牵线搭桥。顾景渊而立之年就坐到了尚书之位,都是乔宛砸钱砸上去的!

她十五岁那年被潜入家中的男子破了身子,被祖母卖给谢家的那个病秧子冲喜,是顾景渊放弃所有带她连夜奔逃,从时候起,乔宛就发誓要同他生死与共。

顾景渊投靠了铭王,她明明极其不喜这个人,还是尽心尽力的帮他。

她自知不洁,从不敢奢望能嫁给他,只是顾景渊这些年也不曾娶妻,他们比邻而居,闲暇时能一起吃顿饭说上几句话,她就已经很满足。

可如今……这个她以为可以一辈子做生死至交的人,却为了权位,把她送给李星寒享用,她这么年来的付出何其可笑。

顾景渊道:“我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哈哈……哈哈哈……”

乔宛跌跌撞撞的往后退去。

不断逼近的内侍嗓音尖锐的几乎要刺痛耳膜:“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一个被人破了身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我家主子肯临幸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星寒扯破了她的外衫,裂帛之声近在耳边,“小皇帝命不久矣,我很快就能登上皇位,本王会待你好,让你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你不要闹。”

乔宛耳边嗡嗡作响,她用尽全力在反抗,一时之间,几人还真奈何她不得。

李星寒步步紧逼,直至栏杆处,乔宛忽然停了下来反扑到李星寒身上,高台上的木栏杆,天天风吹雨打年久失修,“咔嚓”一声断裂了,两人齐齐摔了下去。

她是个生意人,即便是死,也不能赔本。

乔宛凌空那一刻,风声急促,好像有很多人在喊她。

远处有火光急速蔓延而至,数万兵甲包围了整个皇宫,哨兵急报:“衡王带兵十万进宫……清君侧!”

乔宛摔落高台,鲜血染红了身下的汉白玉石板,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瞬间,看见那个人玄衣白马飞驰而来,她看不见那人的脸,却放心的合上了眼眸。

贺邈回来了。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