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如你第5章 02 你真敢信任我吗-星辰如你第5章 02 你真敢信任我吗阅读

第5章 02 你真敢信任我吗

Chapter02

你真敢信任我吗

设计大赛结束过后,乔知非工作室顺利推出冬装系列的设计产品,生意大好。

一开始因为楼钧,工作室的生意跌入谷底,差点让乔知非的心血付诸东流;而这次也是因为他,工作室彻底翻身,甚至上了一个小台阶。

虽然网络流言依然存在,不过是利弊参半。

乔知非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这复杂的心境。

两天后,她突然接到疗养院打来的电话。

一大早开着车赶去疗养院,乔知非在门口撞见一个熟人。他手上还提着一个保温桶,笑得有些憨厚:“知非,来看你妈妈吧。”

“冯叔,好久不见。”乔知非笑。

冯叔叫冯志斌,正是十年前负责乔知非家案子的警察,现在更是乔知非母亲的爱人。

乔知非推开病房门走进去。

母亲正靠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出神。听到开门的动静后,她转过头,冲乔知非招手说:“来了,过来让妈妈看看你。”

乔知非走过去握住母亲的手:“妈。”

冯叔跟在后面走进来,把保温桶放到桌子上,说:“知非啊,今天找你过来是因为我想要把你妈妈接回家里去照顾。但你妈妈不放心你,所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乔知非握着母亲的手,一时间没有说话。

小时候,母亲柔弱无助,对父亲的暴力暴行,只能暗地里垂泪。她不懂自保,更不懂逃离,被动地接受着一切,即使这样,她每次都会紧紧地把女儿护在怀里。那件事发生后,她想也没想就独自承担了一切。

父母离异后,母亲精神衰弱,间歇性地在疗养院静养。

乔知非虽然每个星期都会来看母亲,但这些年一直最照顾她的人其实是冯叔。

冯叔的妻子早年病逝,留下一子一女。

母亲以为女儿不愿意,连忙拉着女儿的手说:“没关系,其实妈妈……”

“妈,”乔知非抱住母亲,“我很开心。”

收拾完东西离开,乔知非牵着母亲的手说:“妈,你要好好的,不要让我担心。”

冯叔一手提着行李,一手牵着乔母对乔知非说:“知非,你真的不搬去和我们一起住吗?你妈妈放心不下你。”

“没事,我有空了去看你们。”她说。

等到他们上了车,消失在路的尽头,乔知非的笑容才淡下来。

阳光从层叠的云杉缝隙中透射出丝丝缕缕的光线,乔知非看得出神,半天后,眼眶微红。

终于,她想,连母亲都不再是她一个人的母亲了。

乔知非不知道自己在原地站了多久,太阳升到头顶暴晒着她,她都毫无反应,直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她才回过神来。

一辆嚣张的蓝色保时捷停在不远处,乔知非心想不知又是哪个富家公子这么张扬。

这家疗养院处于半山腰,位置偏远,人烟稀少。环绕无人的山路自然就成了某些赛车爱好者或富家公子寻求刺激的地方。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哟,乔知非,你怎么在这儿?”男人染着一头耀眼的红发,好奇地问她。

“谢文昊?”

他就是大学时那个导致程潇潇恨乔知非入骨的富二代,家里是做进出口贸易的。这个谢文昊长得还算可以,但是为人傲慢。

“上来载你一程啊。”他挑眉。

“不用,我开车了。”

轻佻的眼神在乔知非的身上上下打量,谢文昊自认为见过女人无数,但很少有乔知非这样让人念念不忘的。乔知非可是当初大学城里出了名的高冷美女学霸,他所有手段都用尽了,却半点用处都没有。

他干脆打开车门走下来:“别这么客气,我今儿约了一群哥们赛车,一起玩呗。”

他的话落下没多久,后面就接二连三传来车子的引擎声。

起码有七八辆超跑停在环山公路上,有人冲着这边喊:“谢文昊,你干什么呢?还比不比了?”

“滚!急着去投胎呢?”

有人关上车门朝这边走过来,看见了乔知非,冲着谢文昊挤眼,然后说:“哪儿来的美女啊?不坐我们谢公子的车?他可是去年我们海市赛车比赛的第一名,绝对能保证你安全。”

乔知非内心毫无波动,不说她知道去年赛车比赛的冠军是谁,像谢文昊这种每天不是玩玩跑车,就是玩女人的富家子弟,她真没那个时间和他浪费。

停在一排车子最末尾的一辆黄色法拉利旁边。

岑长东皱着眉和靠在车身上的楼钧说:“谢文昊这孙子什么情况?”

楼钧插着兜往那边看了一眼。

看到某个不算陌生的身影时,他眉尾动了动,回头看向岑长东问:“怎么,谢文昊最近又干了什么让你这么看不惯他?”

岑长东翻了个白眼:“你见他干过人事儿?海市谁不知道他谢文昊仗着个有钱的爹到处为非作歹,关键是脸皮还贼厚,这种局里十有八回都能看见他,真是见了鬼了。”

楼钧抱着手没有搭腔。

那边事情似乎是解决了,看热闹的人陆陆续续地回到车里。

楼钧打开车门:“走吧。”

岑长东惊奇地看着坐进驾驶位的楼钧说:“我还以为你今天就是来划水的,真开啊?”

楼钧:“少废话。”

“哈,这敢情好啊,今天就让我们楼钧爸爸教教谢文昊那几个小子怎么做人呗。”

周围几个常一起玩的人纷纷笑起来。

……

岑长东说要身体力行地感受一下楼钧许久不曾上演过的车技,干脆上了楼钧的车。两分钟后,他一脸着急地看着这不前不后的位置问身边一脸平静的人:“加速啊,等什么呢?”

楼钧瞟了他一眼:“你来开?”

岑长东被他看得一个激灵,连忙摆手:“不用,你……你随便开。”

您开心就好!

岑长东知道楼钧这几年非常忙,经常全世界各地飞。就算待在海市,这种活动要不是自己死活拉着他,他根本不可能来。

两人话音刚落,同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身后紧跟上来的车。

岑长东睁大眼睛:“这是谁啊?”

估计没有人能够想象那个画面,一辆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白色大众,以惊人的速度连续越过两辆顶级跑车,直到和他们持平。

而后面谢文昊那辆蓝色保时捷紧咬不放。

沿着盘旋的山路不断地往上,层叠的云雾缭绕在半山腰。

乔知非开在左边的车道,发现谢文昊还始终追在后面的时候,眼神淡漠。赛车这事乔知非以前干过,刚开始工作那两年压力特别大,她不习惯和人说,也不能随意在网上发言,赛车对她来说算是一个减压方式。

车子急速绕过弯道,在险象环生的山路上盘桓。

无意中往旁边看了一眼,乔知非心里一惊,心想楼钧怎么也在?

乔知非和楼钧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

一踩油门,车再次加速,乔知非将人甩在了后面。从岑长东的角度只能看见一头飞扬的黑发一闪而过,带着掩也掩饰不住的嚣张味道。

他蒙了,问楼钧:“到底是谁啊?”

楼钧:“乔知非。”

“乔……乔知非!”岑长东之前可是特地调查过她,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谁。

他无语了:“她怎么会和谢文昊杠上?开着辆破车还这么猛?”

楼钧扫了一眼前方的车尾,淡淡道:“车改装过,不是个新手。”

岑长东还欲说什么,发现楼钧突然加速,一个拐弯绕过前面一辆车跟了上去,吓得他赶紧抓住座椅,继而又兴奋起来。

时间越来越长,车与车之间的差距也越拉越大。

直到快要登顶的时候,只见黄、白两辆车交错着在山道上疾驰。

谢文昊早不知道被甩到什么地方去了,乔知非看着身侧一闪而过的车子,不得不承认,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这么刺激的比赛了。

显然,楼钧的车技不俗,车也不错,能赢无可厚非。

一个摆尾,车子停在了终点。

乔知非看着旁边将一只胳膊悠闲地搭在车窗上的男人,扬了扬嘴角:“你赢了。”

楼钧推开车门,示意她下车。

乔知非有些意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还是跟着他下了车,两人相对着靠在车身上。

“有事?”乔知非站定问。

赛车他赢了,最近网上也没什么新消息,乔知非摸不准他什么心思。

楼钧摸了摸裤兜,拿出烟盒,叼了一根在嘴里却没有点燃。

乔知非发现他烟瘾是真重,几次见他基本都在抽烟,但是没办法,他即使这样造,皮肤依然好得不像话……

她神游了两秒,见他拿下烟,抬眸问她:“有没有兴趣加入DK?”

“没兴趣。”乔知非说。

DK,她知道,是三年前由楼钧一手创办的集时尚、模特和经纪人为一体的公司,短短时间跃至行业顶峰,不仅有超一线的签约模特,旗下也有自己的高级经纪人、摄影师、培训师、造型师等。

但乔知非不认为自己有那个实力,让楼钧亲自邀约。

她不喜欢这种掌控权全都在对方手里的感觉,何况她和楼钧之间远没有达到能合作的熟悉度。

楼钧对乔知非的拒绝似乎并不意外,听着远处逐渐传来的引擎声说:“你会有兴趣的。”

“为什么?”

楼钧看向她:“因为,你有野心。”

他看着不远处已经追上来的蓝色车影,道:“怎么样?作为合作的第一个好处,我可以帮你解决掉这个麻烦。”

乔知非知道他说的是谢文昊,嘴角轻扬:“用不着,我可以自己解决。”

两人对视一眼,楼钧耸耸肩同样笑了下,对她的拒绝不置可否。

MIMORE工作室位于海市城南商圈一栋写字楼的四楼,它更像一个展厅,用于展示最新款,以及接受各地买手来订货。

上午十点,乔知非推开工作室的门,问拿着文件夹从门边经过的助理秦思:“你们苏姐来了没?”

“还没呢。”

苏金月虽是MIMORE的股东,但她更是一个投资者,每天穿梭在各种聚会和party上就够她忙活的了,只是偶尔会来转转。

乔知非点点头,正要走,秦思叫住她指了指办公室说:“姐,有人找。”

乔知非还在想会是谁,一推开门就愣了。

眼前这个穿着白色西装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乔知非也有过耳闻——一手将楼钧推上神坛的国内高级经纪人,舒静,她现如今也是DK的高层。

见她推门,舒静站起来笑说:“乔设计师,你好。”

“你好。”乔知非点点头打招呼,“请问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舒静意外地顿了一下,又笑起来说:“我接到通知的时候还以为你已经和楼钧达成协议了,看来我又被那家伙给涮了。”随即从包里拿出文件夹,“没关系,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乔知非让秦思端了两杯咖啡进来,然后才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她大约猜到是怎么回事,翻了翻桌上的文件说:“我想我上次已经拒绝过楼先生了。”

好像自从西北之行后,楼钧这个名字就总在她身边挥散不去。

从第一次见面起,她就知道楼钧不是个“好人”。

楼家背景复杂,楼钧不只是作为模特出道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他还是个商人、投资者,二十来岁走到现在的位置,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人。

乔知非自认也不是什么软弱可欺的职场小白,但她不想和楼钧扯上关系。

舒静说:“你不用急着拒绝,DK之前的设计总监离职,公司内部决定将新一季春季秀场的服装设计直接外包,我相信这对MIMORE,对你个人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乔知非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MIMORE主打时装设计,一直以来做自己的时尚品牌。将MIMORE带进时尚界的主流市场是乔知非的目标,能和DK合作,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但是,天上掉馅饼的事,谁信?

“为什么选择我们?”乔知非问。

舒静笑了笑,直接说:“楼钧说你可以,我们也只是服从指令。”

刚开始,舒静同样不理解,MIMORE这两年势头是很猛,乔知非能力也有,但并非是DK的不二选择。

乔知非:“DK难道没有人质疑这个决定?”

舒静笑得很和善,乔知非本人比报道上的照片看着要更漂亮一些,身材比例完美,品位不俗,端正坐着,眼神清明镇静,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舒静说:“如果我们达成这次的合作,你就会知道,DK上下几乎不会质疑他的任何决定。他的眼光和能力,远超出外界所看到的。”

第二天是周二,海市的三月,风里带着海水咸湿的味道。

DK位于写字楼三十二楼,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可以俯瞰大半个海市胜景。岑长东吊儿郎当地甩着钥匙串跨进楼钧的办公室,刚进去就被一本书砸得跳脚。

“嘿!有你这么待客的吗?”岑长东不满。

楼钧从办公桌后抬头,仰靠在椅子上转了转脖子,皱着眉说:“每回来都能把外面的女工作人员挨个调戏一遍,要浪上别处浪去。”

“谁让你公司美女多呢,个个细腰长腿,屁股还翘。老早就跟你说,没事往我那地儿介绍介绍人,我还能亏了你的人不成?”

楼钧一言难尽地看他一眼:“把人往火坑里推?”

“说得老子跟拉皮条的似的。”

楼钧:“你难道不是?”

岑长东走上前往他办公桌上一坐。

“我当然不是。”岑长东吊着眉毛嬉笑道,“欸,我可听说你特地派了舒静去找乔知非了啊。她有多野你又不是没见识过,外界对她的风评也比较极端,不好驾驭,你到底怎么想的?”

楼钧挽着袖子从桌后绕出来去接水,拿着杯子喝了一口水才淡淡地说:“她虽然还只是新锐设计师的身份,但是风格创新大胆,这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外界不清楚,但事实上DK已经进入了一个固定的模式,各个方面都需要不断地寻求突破,才能继续往前走。”

抛开其他,乔知非虽不是唯一选择,但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岑长东一脸意料之中地冲着楼钧吹了声口哨,笑了两声说:“论野还是你楼四野,什么人都敢用的魄力无人能及。我有预感,一直到开年春季秀场结束,DK都不会太平了。”

楼钧看了看腕表,烦了:“你还有事没?没事早点滚。”

岑长东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愿意?周川说是又要进山拍一部什么稀有动物的纪录片,约了明天晚上吃饭,专程让我来和你说一声。”

“知道了,滚吧。”

“不是,你这么急着撵我是为了啥啊?”

话刚落音,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秘书探进头说:“老板,乔设计师到了。”

楼钧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岑长东瞬间露出了然的神情,摊摊手说:“得,那我滚了。”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对了,咱们虽不是什么好人,但君子动口不动手啊。你俩合作要是意见不合,到时候可别打起来。”

……

乔知非站在DK前台,任由人打量。

周围一阵嘀嘀咕咕的声音:

“那是乔知非吗?我去,她怎么来咱们公司了啊?”

“真人好白啊,五官也好看,难怪网上那么多黑她的消息,却从来没有人黑过她的长相。”

“之前还和老板传过绯闻,不会是真有什么吧?”

……

乔知非觉得,她要是在这儿再站五分钟,估计DK上下都得知道她来这儿了。

好在很快就有人邀请她进总裁办公室。

乔知非推门进去的时候,楼钧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这人身高腿长,五官英俊立体,就算不暴露在镜头前时的气场也会让一般人觉得很有压迫感。

他指了指面前的沙发:“请坐。”

楼钧倒了杯水放她面前说:“你最终会接受舒静告诉你的预算会下调百分之二十的决定,挺让人意外。”嘴上说着意外,眼睛里倒是一点也没意外。

乔知非暗道果然是心黑惯了的人,嘴上却说:“双赢的事情,有些让步是应该的。”

“不和我讨价还价?”

“那你会让步吗?”

“不会。”

乔知非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不会你还问什么?

最终愿意达成此次合作,并且接受DK在原本预算上缩减百分之二十的计划,是乔知非认真权衡和思考后才答应下来的。

楼钧说对了,对于一个不可能永远停在原地的人来说,能有个很好的平台做跳板,她没有理由拒绝。哪怕她一开始很坚定,哪怕对方在第一次见面就一而再地质疑和威胁过她。

楼钧说:“放心,也不会让你多吃亏,承诺给你的绝对自由发挥空间,未来一年的品牌推广,我们会如实履行。”

乔知非敷衍地笑了下,没有这些条件,她也不会答应。

楼钧接着道:“距离春季秀开始,我们只有两个月的预备期。这次的秀场是联合运动品牌NOR一起举办,以运动休闲加上街头风格为主,时间比较紧,有什么问题吗?”

说到专业的东西,乔知非逐渐认真:“系列造型需要多少套?”

“暂定六十套,具体的之后开会讨论。”

乔知非皱眉:“会不会太赶?”

“我会把设计部直接借调给你,从前期素材收集到最后的成品都由你全权负责。”

直到这一刻,乔知非才真正意识到,挑战真正开始了。

她原本以为楼钧说是给她绝对的自由发挥空间,但应该不会给她多大的权限,但是没想到他真能说得出做得到。

乔知非问他:“你真敢信任我吗?”

楼钧手上的笔往桌子上一磕,看她一眼:“怎么,是怀疑自己的能力,还是怀疑我的判断力?害怕了?”

乔知非直视他的眼睛:“不,我没什么好害怕的,你敢信,我就敢接。”

乔知非相当于空降DK,这对DK内部来说无异于一颗响雷。

不说之前网上关于她和楼钧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何况她还一下子凌驾于整个设计部之上,多的是质疑声和不服气的人。

首当其冲,就是个叫沈倩的女设计师。

她穿着一身红色小西装,坐在凳子上冲收拾桌子上的东西的乔知非抬下巴:“你就是乔知非?”

乔知非偏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并没有开口说话。

沈倩不太满意乔知非的态度,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乔知非先她一步站起来,看了看余下的几个人开口说:“大家好,我是乔知非,接下来的时间我将会和大家一起筹备DK春季秀场的服装设计,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大家准备一下,二十分钟后我们开个短会,讨论一下前期的调研方式和分工明细。”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都不自觉地看向刚刚找乔知非说话的沈倩。

乔知非心中明了,恐怕前任总监走了之后,沈倩是这个部门里最有话语权的一个,难怪她敌对的意味那么明显。

不过乔知非心想,恐怕要让沈倩失望了,据舒静给她的暗示,总监的位置应该会从外边重新挖人,不会从内部提拔。

而针对她,沈倩显然是找错了目标。

果然,沈倩开口了,阴阳怪气地说:“哎,有些人一来就开始指手画脚的,把自己当成老几啊?”

乔知非表情不变,淡淡地望过去:“你有意见?”

沈倩跟着站起来大声说:“有啊,怎么了?”

乔知非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有意见找有用的人提,跟我说没用。而且时间很紧,我也没什么闲工夫聆听你的意见。”

“你……”

沈倩指着她脸色憋得通红。

部门里有几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沈倩不合,见这架势,没忍住笑了两声,沈倩脸色铁青。

乔知非整理完东西,见沈倩半天没动,问:“还有事吗?没事大家准备一下开始开会吧。”

“站住!”沈倩气不过,跑到她面前,“我们凭什么都得听你的,你有那个实力吗?”

乔知非很明白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才是硬道理。但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这件事情之前,她不认为自己有义务向一个专门来找碴儿的人证明。

她转过身说:“你想怎样?”

旧衣临时大改造,限时十分钟。

听到这个的时候,乔知非都笑了。她没想到进入职场这么久,她又要重温在老师手底下初学设计时的游戏。

她拿到一件陈旧黑色条纹T恤、一些工具和一堆边角料的时候,那种熟悉感迎面扑来。

楼钧站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就看到设计部那边是这样一番景象。

乔知非今天穿了件浅紫罗兰衬衫、复古格纹高腰九分裤,脖子上的同色系三角巾能看出穿搭的小心思。

她手上的动作不停,低着头,黑色的发丝从肩头散落,满脸认真。

动静不小,周围的人越聚越多。

乔知非全身心投入进自己的设计当中,T恤从领口处斜着裁剪做露肩设计,皮扣做拼接处理……从动作娴熟度和一些小细节,无一处不透露出她的专业性。

这让旁边原本信心十足的沈倩变得手忙脚乱。她做的是露脐装设计,袖子做了灯笼喇叭袖。

最终的展示成果基本上不用人评判,一目了然。

周围嘀嘀咕咕的声音不断。

沈倩干脆扔了手上的东西朝周围喊:“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人群各自散去。

舒静站在楼钧身边,隔着玻璃门看外边的情况,笑着说:“你眼光确实不错,她之前的一些作品我也看过,能力的确很强。”

楼钧收回视线,淡声道:“没能力请她来放在公司好看吗?”

“你居然也会承认她长得不错?”舒静惊奇地看了看他,接着对着乔知非的方向感慨,“实力不差,自己又是MIMORE的代言人和招牌,加上这张脸和愿意往上走的心,出头那是迟早的。”

楼钧一手插着兜,转身:“你操心得太多了。”

舒静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愿意?我一天操心你就已经够烦的了。说实话,之前网上那些消息,我连你会封杀她都想过了,谁知道最后你居然找她合作。”

楼钧坐到沙发上,嗤笑:“没办法,之前的服装设计大赛,也就她的还看得过去。”

舒静对他这大言不惭的样子无力吐槽:“拜托,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跟你一样啊,出道就上国际舞台,别人头破血流的时候也不想看你坐在高处指点江山。”

楼钧耸耸肩,不和她争辩。

舒静见他不说话,干脆也不说了。

毕竟是亲信也是朋友,吐槽归吐槽,别人只看到他在台上光芒万丈,也就从最初跟着他的人知道他也曾经历过在沙漠吃沙、冬天下河的艰苦路程。

楼钧从来不说。

他就是这样的人,生活对他来说,就是无止境的欲望追求。

没有道歉,永不后悔。

周围看似繁华喧闹,人声鼎沸,最真实的自己却永远孤独地站在属于他一个人的舞台上。

他不愿意让人靠近,也始终没有人能够靠近。

乔知非只从工作室带了秦思一个人过来,接下来的时间,直到春季秀场结束,她大部分工作,都需要在DK的办公楼里完成。

第一天下班的时候,秦思问她:“姐,还不走?”

乔知非看着面前的电脑说:“我还有点资料要查,你先走吧。”

“那好,你别太晚,明天给你带早餐。”

乔知非笑了笑说:“好,谢谢。”

前期有大量的准备工作需要做,好在除了沈倩等个别人不配合之外,其余人都还是挺好相处,也省去了一些麻烦。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办公室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还在加班。

乔知非关上电脑出了办公室。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乔知非抬脚往里面走的动作,在看见原本站在里面的人时硬生生顿了两秒。好在她很快反应过来,走进去,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楼钧很自然地问了一句:“这么晚下班?”

“啊,有些资料需要整理。”

干瘪的对话让乔知非觉得电梯的空间太过狭小,以至于让人觉得窒息。

她过于僵硬的脸色全部落进了楼钧的眼里。

楼钧:“这么努力?挺好。”

乔知非无语,作为老板看底下的人这么勤奋你当然觉得挺好了。

她没吃晚饭,这会儿肚子空得厉害,假笑了下说:“看我这么认真,楼老板不请我吃饭?”

“你要去?”楼钧挑眉,“行啊,一起。”

刚好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楼钧先一步迈出电梯等在门口。

乔知非:“……”

他听不出来她就是随口一说?

骑虎难下,乔知非看了一眼楼钧,一想反正接下来还有好长一段时间需要接触,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捋了捋头发,走出去笑了下:“走吧。”

乔知非理解的老板请合作对象吃饭的场景,应该是环境安静,表面上关心关心工作状态实则敲打敲打。

但等到了地方,乔知非就蒙了。

一家日料店。

两人刚到门口,里面就有人冲着他们招手喊:“钧儿,这边!”

乔知非数了一下,那桌起码有十来个人,有男有女。

其中有两三个人她还有点印象,是上回遇上谢文昊赛车那次打过照面。乔知非站在门口没动,问旁边正把外套脱下来搭在臂弯的人:“这么多人?”

楼钧:“就是个小聚会,走吧,进去。”

“你朋友聚会……我就不进去了吧。”

楼钧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声:“免费的,有人请客。”

乔知非:“……”

乔知非硬着头皮跟在楼钧的身后走进去,所有人冲着楼钧打招呼,楼钧往旁边让了一步,介绍说:“乔知非。”

乔知非尴尬地挥挥手:“大家好,打扰了,我……就是跟着来蹭个饭的。”

让乔知非觉得惊讶的是,他们对她的出现似乎并不意外。

岑长东从桌尾站起来说:“楼四在半路上就发消息说要带你过来,在他手底下做事可不轻松吧,过来坐。”

周围人纷纷接话:

“哈哈,欢迎欢迎。”

“知非是吧,你到底是为什么想不开,要答应和楼四这种心黑的家伙一起合作的?”

众人腾出两个空位让他们坐。

乔知非刚准备坐下的动作顿了顿,看了看旁边的楼钧,笑着说:“没办法,楼老板魅力太大。”

楼钧回看她一眼,掀了掀眉毛。

有人大笑:“没错,我还记得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他已经很有名了。当时舒静不知道从哪儿给他接了个大尺度杂志拍摄,导致他直接跃至GDI最性感男人榜首,当时不知道收了多少无知少男少女发来的私房照!”

楼钧直接把筷子砸了过去:“把臭嘴闭上。”

乔知非惊讶于楼钧和这群人相处时的状态,那是真正的放松,随意开着玩笑,和任何工作场合时都不一样。

楼钧朝乔知非这边侧了侧头说:“他们疯惯了,不要太在意。”

乔知非脑子一抽,转头就问:“你真的收到私房照了?”

楼钧的表情怔了怔。

在他的印象当中,乔知非这个人,果敢、说话一针见血,在事业上有自己的目标和野心,所以他从来不曾怀疑他们会在合作当中出现某些理念不合的东西。

原来私下里,她也会眼角带笑,好奇别人的八卦。

楼钧盯了她一眼,嘴角上扬:“收到了啊,你要看?”

乔知非连忙扯扯嘴角,挥手:“不、不用了,你自己留着吧。”

坐得离他们很近的周川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笑着对乔知非说:“你别听他瞎说,这是他黑历史之一。他这个人毛病很多,对自己高要求对别人更苛刻。即使收到了,他也只会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