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凤紫玉,凤道远-第2章 刻意安排

第2章 刻意安排

凤紫玉怒道:“你谁啊!这山是你开的吗,你让我走我就走啊。”

说完,一屁股在男子的正对面坐了下来。

正生着气,一阵若隐若现的烟味飘来,往外一看,兽坑那边火势变大,引燃了湿透的草丛。

之前下了一阵雨,这么点火虽然不至于引发大规模的山火,可是那烟味却是能熏死人的。

凤紫玉顿时乐了,她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对男人说:“等下那烟就要飘过来了,再不走,就要被活活闷死在这里咯。”

男人的脸色一变,目光晦涩不明地看了凤紫玉一眼。

凤紫玉顿时嘚瑟起来:“怎么,你走不了啊,要我救你的话你求我啊。”

看着他紧抿的嘴唇,凤紫玉知道他内心恐怕是天人交战。

毕竟是个人都不想死得那么憋屈,更何况这男的虽然狼狈,身上穿的却是精致高贵,想必身份也不一般,又怎么忍心死在这里?

医者仁心,尼姑和那个人牙子是死有余辜,可这个人和她无冤无仇,真看着他死在这里,她还真有些不忍心。

凤紫玉心下一动,淡笑着说:“你既然不想出去,那我明日再找人抬你的尸体。”

说到这儿,她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哦,我倒是忘了,我还不知道你的身份。不过没关系,到时候把你的尸体挂在城墙上,你长得这么好看,估计马上就会有人来认领,你说看在我给你收尸的份上,他们会给我多少钱呢?”

“……”男人咬牙,他指了指自己身下的草席,“把我拖出去。”

这男人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草席,用凤紫玉的眼光来看就是粗制滥造,那密度只能保证他不直接坐在地上,要用这东西把人拖出去,实在是有点悬。

可如今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她咬着牙,拽住了草席的一边。

拖人是实打实的力气活,凤紫玉觉得自己都要累断了气,才连拖带拽地把男人从壁缝里给拖了出来。

那草席都被磨得不成样子,凤紫玉一脸担忧:“要是等下把你的裤子磨破了……”

男人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讥讽地说:“小小年纪就心狠手辣地杀人,还会在乎礼义廉耻?”

凤紫玉气得放了手。男人猝不及防,要不是双手撑着身前的地方,估计就要摔个狗啃泥。

他猛地抬起头,眼中是隐藏不住的怒火:“你!”

“我怎么了!”凤紫玉冷哼一声,“怎么,人家把我卖了我还要给人数钱?更别说我好心好意救你,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一脸圣母地来奚落我!反正磨破裤子丢人的是你,回头我就把你拖到大街上让全城的人都来你的尊臀!”

怒气在男人一双好看的眼中积聚,长那么大,还从来没人跟他说这么说过话。可是一抬眼,他又愣住了。

十来岁的小姑娘正是芳华初露,因为生气,凤紫玉撅着小嘴,那双灵动的眸子更是顾盼生姿,说不出的俏皮动人。

男人也不知道怎么,怒气消了大半。

见惯了唯唯诺诺的脸,听惯了阿谀奉承的话,小姑娘的举动确实让他有些新奇。

凤紫玉明显感觉到男人的态度有些改变,虽奇怪,现下也不是追究的时候。

她力气小,拖了半天也没走多远,眼看着那烟已经慢慢飘过来了,她进退两难,带着这么大个累赘,说不定她也要交代在这里。

可扪心自问,她也实在是做不到把个活生生的人放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

“往下走有条小溪。”男人突然开口,“那边背风,烟不会吹到那边。”

“我凭什么相信你?刚刚你还想杀了我呢!”

男人皱了皱眉看着自己的腿:“害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凤紫玉冷哼了声,不说话,往男人的身下垫了些干草,伸手又去拽草席。

往下的路对凤紫玉来说省力很多,可是对男人来说却不那么好过。

这一路上磕磕碰碰,再加上凤紫玉堵着气,等到了小溪边,男人的手上已经是鲜血淋漓。

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却依旧理直气壮地说:“你就不会叫我慢点?”

男人面不改色,那伤似乎都没有伤在他身上,一脸平静地说:“我说了,你会慢点吗?”

一句话,就让凤紫玉像漏了气的皮球。

她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说着,撕下一块裙边,沾了溪水给男人擦拭伤口。

好在只是一些皮肉伤,她手脚灵活,很快就帮男人包扎好了,但是看向他的腿,凤紫玉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那伤口很是吓人,膝盖处血迹斑斑,因为拖了一些时间,伤口处都开始化脓发炎,要是不尽快处理,这双腿就要废了。

凤紫玉微微偏着头,从男子的角度正好看见她苦恼地咬着下唇,似乎在考虑怎么拯救他的腿。

他的心中不由一动,眯起的眸子闪过一抹兴味。

这小姑娘倒是有趣,深山野地,遇见个男人竟然还能这么淡定。

“有人来了。”

凤紫玉的声音唤回男子的思绪,顺着她的目光,就见不远处隐约有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那是你的人?”

凤紫玉看向男子,这男子穿着富贵,一看就不是寻常人。

男子勾了勾嘴唇:“怎么就不是来找你的?”

凤紫玉努了努嘴,挑眉笑了笑:“来找我的人刚刚不是被烧死了?”

锦衣男子:“……”

他从身上拿出个小玩意儿,放在嘴边,一个怪异的声音从那小东西里发了出来。

下一刻,那高个子明显顿了一下,拽着那矮个子就朝着这边飞奔过来。

两人很快就到了面前,凤紫玉这才看清两人的模样。

那高个子身着劲装,腰侧别着一把宝剑,应该是这锦衣男子的侍卫,旁边是个背着药箱的老大夫。

这一通跋山涉水把老头儿累得够呛,到了地方就不住地喘气。

“主子,属下来晚了。”侍卫跪了下来,男子摆了摆手,他才站起身,一脸警惕地看着凤紫玉:“这位是?”

“山火是她放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