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电视剧王乾坤,颜福瑞-第6章 —1

第6章 —1

或许因为已经是个死人了,秦放居然没觉得紧张和害怕,他平静地听身下有韵律的心跳,忽然冒出一个怪念头来。

人类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可真少啊。

他死后所经历的这些,任一桩拿到人前,都一定会被斥为“胡扯”、“异想天开”、“迷信”,死人怎么会有思考?失去功能的器官怎么会无缘无故起搏,地下又怎么会有心跳?你有科学的解释吗?有合理的证据支持吗?

一味地要科学和合理,会错失多少东西,都觉得死人的世界只是一抹平躺着的悠长寂静,谁能相信也会有这么多意外和起伏?

秦放牵扯着嘴角想微笑,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叹息。

说叹息也不确切,更像是带着愤怒和痛楚意味的行将苏醒的呻吟。

秦放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正想凝神再听,身后一股巨大的气流涌来,居然把他连人带车撞冲到半空,接着轰一声落在几米开外。

秦放在车里撞滚了好几次,眼前金星乱冒,林子里的夜鸟又是一通扑腾腾乱飞,冲撞的回音在山壁上撞击着荡开,一圈圈向上盘绕着回环,秦放喘着粗气推开撞坏的车门出来,刚刚站定,忽然意识到什么,两腿一瘫,又坐到了地上。

一个死了好几天的人,居然还能奋力地推开车门站起来,这……这不是诈尸么?

前方不远处,立着那根戳透他心脏的尖桩,大概有半米高,周围的地皮突起裂开,像是刚经历过一场小的地震,秦放突然感觉紧张,他盯着那片突起的地皮看……

极其缓慢的,最表层的细小地块碎落,尖桩小幅度的左右摆动,有个人从地下坐了起来。

相对于“人”,秦放更想称她是“骷髅”,但也不太确切,确切地说,这就是一具彻头彻尾的骷髅,区别于一般实验室的展示骨架,骨头上有一层人皮包裹,而之所以称它是“她”,是因为有两个明显的女性特征。

第一,她长了很长的头发,长到后腰,尽管那头发干枯地像蓬松的草。

第二,她穿的是……旗袍,尽管旗袍上很多地方已经血污成黑,边角破烂着抽了丝,但那还是一件高开叉的旗袍。

这样的旗袍穿在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身上该是多么性感,可是如果那高开叉的地方露出来的,是一根覆着皮的大腿腿骨……

秦放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声丑。

是的,他是死了,遭遇了极其悲惨的事情,死的不明不白,担心着安蔓的安危,还因着眼前的一切震惊失措,但他依然还是个男人,死了也是个死男人,是男人就有男人的劣根性,所以只要对面是个异性,不管她是一具骨架还是一层皮,他都忍不住点评。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她身上别的什么吸引了开去。

这个女人的身上一连插了三根尖桩,左右肋下是两根短的,靠上正中心脏的位置是根长的,她挣扎着站起来,单薄的骨架被尖桩带的摇摇欲坠,而这显然让她极其愤怒——她的喉咙里发出尖利的声响,伸手先抓住左肋下的一根,狠狠往外一拔。

秦放看的头皮有些发紧,拔出那些尖桩应该是件耗费精力的事——那个女人在拔出所有的尖桩之后疲惫地跪倒在地,两只手臂撑地,很久都没有动静。

秦放忍不住去想这到底是种什么“生物”。

跟自己一样,都属于“诈尸”吗?死的几乎只剩骨头,应该有些年头了吧?死了这么多年又爬出来,也就在生化危机之类的丧尸电影里看到过,反正不应该是鬼,传统说法里,鬼是没有实体的……

这么想着,秦放又看了她一眼,月色正好,银白色的流光倾泻似的抚过她黑色缎子样的长发。

慢着慢着,缎子?刚不是还乱蓬蓬的像枯草么?

秦放看着那个女人再次站起,忽然意识到,就在他刚刚晃神的极短时间里,那个女人拔出了体内的尖桩之后,她的外形,发生了一些变化。

眼前看到的,是个堪称惊艳的年轻女人,不过,她既然根本就不是人,那么不管漂亮成什么样子都不奇怪——不是僵尸、不是鬼,难不成是……妖怪?

秦放下意识觉得,她一定是个很厉害的角色,经历过非比寻常的死亡,三根尖桩像是一种封印或者镇守,如果一个人死后都能让人如此忌惮和大费周折,那一定不是普通人物;而且,她可能生性倨傲并且很难相处,这从她站立的姿势、脸上的表情和微微上抬的下巴都可以看出几分端倪。

她看都没看秦放一眼,视线一直向上打量山壁,山的顶端在高处合围成一个小小的圆,那个女人冷冷看了一会,突然间纵身飞起,像一只巨大的鸟,瞬间就在秦放的视线里成了愈去愈小的黑点。

秦放倒吸一口凉气。

她还能飞?要飞去哪?到了谷顶就是盘山道,那是真正的人类社会,她会害人吗?会吃人吗?会引起社会恐慌吗……

一连串的疑问还没有理清,忽然发觉风声有点不对,秦放下意识偏了偏头,就在这当儿,轰的一声巨响,那个女人又掉下来了。

毫不夸张,结结实实砸下来,泥灰都腾起来了,落在身前不远处,简直比刚刚车子砸下的声音还大,直接就把地砸了个人形的凹窝,这一下摔的不轻,胳膊什么的都反折了,落地时,能明显听到颈骨折断的声音,更关键的是……她脸着地的。

事后,秦放自己也搞不明白,出了这样的事,他第一反应不是震惊害怕或者同情,而是……

他觉得特别好笑,所以,他也真就控制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本来嘛,她范儿摆那么足,网络用语是“那么的高贵冷艳”,一飞冲天,还以为她能登月呢,结果啪一下就直挺挺下来了,而且还是脸着地的,待会抬头,那脸该摔成平底锅了吧?

特好笑,死了这么多天,可算是找着件乐呵的事情了,秦放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过笑着笑着,他就笑不大出来了。

那个女人又坐起来了,不得不赞叹她头是真硬,胳膊和脖子都折了,那张脸居然硬是没事,她在秦放越来越笑不出来的笑声中将摔折的胳膊和腿正过来,最后用两只手扶住头,咔嚓一声,将脸掰正了面向秦放。

眼神冷的很,眼睛掺了碎钻一样亮,秦放让她看的很不自在,又觉得自己笑的挺不地道,心虚地想把目光移开。

那个女人说话了。

“别停啊,继续笑。”

秦放没笑了,他挺尴尬的,说到底,一个男人那么婆妈的笑话一个女人,实在不怎么光彩。

“民国多少年?”

秦放没听明白,那个女人也不重复,就那么看着他,直到他自己反应过来。

“我们不用民国了,台湾……才用民国。”

“日本人在卢沟桥闹事,是哪一年?”

秦放对民国纪年不清楚,但历史常识还是懂的:“你说卢沟桥事变?1937年,7月7号。”

“现在是哪一年?”

“213……还有几天就过去了,你就当214年吧。”

那个女人不说话了,她站起身,眉头微蹙,好像在想着什么,秦放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迟疑着问了句:“你是……37年死的?”

那女人没理他,这要放平时,秦放也不屑于上赶着和她讲话,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死后发生的一切太让人匪夷所思,学校里没教过,他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哪种“生物”,这女人死的比他早,没准是个前辈。

“我叫秦放,前两天死的……”

一开场就卡了壳,接下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死的不久,请多关照?

没想到的是,他的话居然引起了那个女人的兴趣:“前两天死的?”

秦放点了点头。

“怎么死的?”

秦放大概说了一下,她对之前的什么落崖完全不在意,只是奇怪地追问:“尖桩刺透了心脏吗?”

秦放随口应了一声,他急于确认另外一件事:“像我们这样的人,死了以后,都会忽然活过来吗?还是说有一定的几率,只是少数人?我们……是应该躲起来,还是到人群里去生活?”

那个女人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讥诮,秦放有些不安,还想再说的明白些,那个女人开口了。

“谁跟你是‘我们’?”

秦放愣了一下:“我们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你是人,而我……是妖。”

明明都是复活了的死人,怎么她就成了妖呢?秦放想不明白,难道是因为她死的久?

那个女人看出他不明白,她示意了一下那根尖桩:“还不懂吗?”

——“我是妖,因为我被杀死之前就是妖,杀死妖怪很难,但最重要的一步是,把血放干。”

——“我已经死了很久,也不可能再活过来。但是很巧,你也死了。”

——“尖桩同时刺透了我和你的心脏,你的血,沿着尖桩,滴进了我的心脏。”

——“所以我活了过来,同时,我的一口妖气,又支撑了你的命没有死绝。”

她心情很好,说到后来居然笑出了声。

“你叫秦放是吗,你问我我们这样的人多吗?不多,我可能是唯一一个复活的妖怪,而你,也是唯一一个凭妖气续命的人。”

妖怪?续命?听起来像是虚幻世界的话题,秦放愣了很久:“复活了之后,还跟以前一样吗?”

那个女人没有立刻说话,她仰头往高处看,秦放听到她呓语似的声音:“不一样了,要是从前,我是不会摔下来的……我现在,果然也只是个半妖。”

过了会,她又低头看秦放:“从现在开始,你听我差遣。我叫司藤。”

秦放真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他仰脸看她,真是好气到好笑。

这个女人可真把自己当棵葱啊,听你差遣,凭什么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