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西沉最后一丝霞光照在望泽谷的营地里江吟之-第4章 见父亲最后一面

第4章 见父亲最后一面

父亲久病在床,病情本来一直稳定,却在她出嫁后立刻病逝,果真有蹊跷?!

思及此,她直接上前踹开了大门。

只见大量小厮丫鬟匆匆赶来,五六十人,齐齐的跪在了院里,拦住了她的去路。

磕头喊道:“今日乃三小姐出嫁之日,回府乃大不吉,请三小姐速回沈家完婚!”

这是要逼她走?

越是拦着,江吟之越是怀疑。

她眼眸一冷,抬手狠狠一扬手中长鞭,凌厉的鞭子打在前头一小厮身上,疼的他倒在地上连连痛呼。

“不想死就全部给我滚开!我要见父亲,我看谁敢拦!”

她语气凌厉,吓得众人瑟瑟发抖,只觉得三小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国公爷要是出事,你们都得陪葬,还要株连九族!”弦音也厉声呵斥。

在江吟之手中鞭子再次扬起时,众人害怕的让开了一条路。

一路闯进内院。

堂堂国公爷,院子里,竟然一个把守的都没有,仿佛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咽气,不请大夫,不医治。

江吟之心里的火气越发盛大。

闯入屋内,见到的是,在地上奋力想要爬起的江鸿。

她顿时湿了眼眶。

“爹!”

她想扶着他回到床上。

江鸿却抓住了她的手,神色激动,一度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江吟之泪流满脸,拍拍他的心口,顺了顺气。

江鸿伸出手,指了指桌子下的地面,暗示那里面有东西。

江吟之上前撬开那块藏在毯子下的木板,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匣子来,缓缓打开。

里面是一枚如小指长的小小玉令。

“重霄军只听命于这枚玉令,你务必要把玉令交到你哥哥手里!绝不能把先祖百年基业落入外人之手!”

江鸿气若游丝,已是强弩之末。

江吟之一时心情复杂。

当年爹病逝之后,这枚玉令落入了二哥江宝轩手里,也是因为他,哥哥江隋才被调派去云鼎山剿匪,落入了陷阱。

她收好玉令,取了爹身上一枚玉佩放入匣子里,放回了原处。

“爹,我给你施针,您再坚持一下,弦音很快就请大夫来了!”

江鸿却摇了摇头,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吟之,你记着,若将来江家遭遇灭顶之灾,你就去找一个人。”

“她能把你和阿隋送出东鸣国!”

“你附耳过来!”

江吟之心头一颤。

父亲,早有预感江家会出事!

听到那番话后,她眼眸之中只余下一片震惊之色。

她鼻子一酸,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爹吊着最后一口气,等她回来,等哥哥回来。

可是前世,他一直没有等到。

他如何能瞑目!

她悔极了!沈玉嵘找替身与她拜堂,被他那般羞辱,丢尽国公府颜面,她竟忍着委屈嫁进去了。

若当时她如这次一般毅然回府,便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或许她和哥哥,就不会落到那个下场!

“爹,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那样了......”她趴在江鸿身上,崩溃大哭。

江鸿似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攥着她的手在心口,双眼发红泪流满面,心疼极了,“爹没护住你,若早知沈玉嵘是那样的人,爹便是死也要退了这门婚事!”

话落,气血郁结的江鸿猛地一口血呕了出来。

江吟之哭的抽搐起来:“爹!爹!你再坚持坚持!”

哽咽着:“你还没见到哥哥呢,你不能走啊!”

温热的鲜血染红了她的手,却如刀子一般刺的她心疼,“爹......你别走......”

江鸿张了张嘴,却已艰难的发不出任何声音,苍白的脸上布满泪水,颤抖着手摸着她的脸颊,满是不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