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拜师三星洞秦云,候鸟-第4章 公子真神人也

第4章 公子真神人也

时光易逝。

转眼,距离秦云遇上猴子,已经过去半年有余。

猴子单纯,秦云有意。

一起吃住,一起读书,一起论道,一起吹牛,一起偷果子......短短半年秦云就和猴子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南赡部洲。

西海岸港口。

秦云和猴子两人刚刚抵达,一个船老大就急匆匆赶了过来。

在看到猴子的瞬间,船老大身体本能的一颤。

虽然早知道公子身边有个会说话知人事的猴头,但乍一看到猴子毛脸雷公嘴的丑恶相貌,尤其是猴子还故意在他面前扮了个鬼脸,更是把船老大吓的够呛,身体都哆哆嗦嗦犹如筛糠。

见船老大被吓的够呛,猴子满意的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心头却难免有些恻恻,再次体会到了秦云的不同。

还是他这个兄弟好啊,同为人类,自见他第一面起,就从未害怕、恐惧、疏远过他。

秦云:“老丈别怕,我这兄弟也就是顽皮了些,你莫往心里去!”

船老大犹自心有余悸,但秦云的话还是给了他莫大的勇气。

“是,公子您的话,小老儿自是相信的!”

“你和弟兄们生活上可还好?”

“公子仁义,最近我和兄弟们吃得好睡得好,还长肉了,就是不能喝酒,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

“酒什么时候都能喝,待事成之后,我教你们一道酿酒之法,保管你们代代传承!”

“公子仁善,小老儿代所有弟兄们谢过公子恩典!”

“好了,好了,你知道的,我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

“是是是,都听公子的。”

“最快什么时候能走?”

船老大看了看天,有些为难道,“礼品、粮食、清水、瓜果青菜,都按照公子的吩咐备好,豆芽也按照公子传授之法发好,只是这风向......”

秦云:“既如此,那就通知兄弟们再检查一下船只和物资,咱们明儿一早就走。”

这么快?

船老大愣了愣。

这风向不对啊?!

秦云:“听我的,过了今晚,风向必改。”

“诶诶诶?”

船老大也好,众水手们也好,顿时都有些无言以对。

这风是信风,没个半年,又岂会说改就改?

猴子见状,全程笑而不语,内心甚至隐隐有些与有荣焉。

和秦云相遇相知,已经差不多有小半年了。

猴子也意识到秦云可能的确不是想象中的仙人,但是,有的时候却又能掐会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端是神秘莫测。

对秦云这个兄弟,猴子也是愈发的敬重。

一路西来,每隔一段距离,都必有人接送。

逢路有车,遇水有船,天黑有榻,大雨有伞,饥饿有热饭。

来到港口,也立马有海船等候,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明明白白。

猴子哪儿经历过这些啊?!

寻仙访道十年,猴子无论到哪儿那都是风餐露宿,莫说是热饭,刮风下雨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甚至有歹人见他会说话,还想拿他耍猴戏。

要不是他机灵,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着。

他犹记得有次下暴雨,他在一个矮檐下躲雨,结果躲一半儿被房子的主人发现,然后将他赶走了。

而和秦云为伴这半年,猴子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做人间滋味。

虽然猴子不喜肉食,但就算只是素食,也让猴子大开眼界。

这半年,猴子始知道,什么叫做享受,什么叫做真正的猴生。

太舒适太安逸了!

要不是秦云和他是同道中人,也一门心思要去求那长生不老之方,猴子或许都不得不逃离这舒适的一切了。

对秦云了解越多,猴子就越是觉得这个兄弟强大、神秘。

年不过二十,武艺压武林,学识贯古今。

正所谓“见贤而思齐”,这半年和秦云相处,猴子真的是学会了太多太多。

次日。

“改了!”

“风向真改了!”

“一言竟然能让常年不变的信风都改变方向,公子真神人也!”

“那是,谁人不知咱们公子是人间剑仙?”

“起锚......起航了!”

望着天边那一轮冉冉升起的太阳,秦云一时感慨万千。

西牛贺洲我来了!

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我来了!

借着猴子的光,这一路肯定是顺风顺水。

但问题是,他能入的了菩提祖师的法眼,成功获得真传吗?

菩提祖师收徒挺宽松,门下弟子按辈分都能排到第十辈。

但能不能获得真传,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他最初也是最后的仙缘了!

怎么都得想办法抓住!

和秦云的多忧多思不同,猴子则心如赤子,兴奋的上蹿下跳。

这楼船可比他乘坐的木筏可要高级太多太多,看什么都感觉有趣,见什么都觉得新鲜!

不和秦云为友,他还真不知道,人类竟然有如此能工巧匠,能造出这般庞然大物。

人类......人?!

和前世不同,这一世因为秦云这个小蝴蝶,猴子对“人”这个字,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思考。

但越是思考,猴子反而越是感觉认不清什么是“人”。

南赡部洲,猴子见识了太多争名夺利之徒,甚至有些不屑与之为伍。

但真正深入人类社会,猴子才发现人类所创造的一切,都远非他那些猴子猴孙能比。

这些猴子是注定想不明白的,不过,猴子也不在意。

想不明白,就干脆不想了!

或许因为猴子在船上的缘故,一路天风,楼船在这西洋大海畅通无阻。

这一路航程实在太快太稳,让航海多年的船老大和众水手,都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每每看向不时在船上和猴子两人弹琴论道的秦云愈发的恭谨,连带着对猴子也愈发的尊敬。

时光飞逝。

转眼,就过去了小半个月,楼船也在西牛贺洲的一处港口停下。

拿着秦云留下的酿酒之法,看着远去的一人一猴,船老大和众水手依旧还有种做梦的感觉。

按照预期,要走将近两三个月的航程,只是小半个月就走完了?

待到秦云和猴子彻底消失,众水手们这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船老大手中的酒方,每个人双眼都灼热起来。

秦公子说了,这酒方他们也有一份儿。

到了西牛贺洲,除了保障生活,秦云将寻路探访之类的,都交给了猴子。

对于秦云决定的怪异,猴子也不以为意。

反正一路上,秦云神神道道多了。

一人一猴,到处寻仙仿道,可惜一无所获。

这一日,行走到一座高山,只见千峰开戟,万仞开屏。

日映岚光轻锁翠,雨收黛色冷含青。

枯藤缠老树,古渡界幽程。

奇花瑞草,修竹乔松。

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崖苔藓生。

“这山势......”

不仅秦云有所感,猴子也有所悟。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更确切的说像是一种......本能!

正在此时,一道歌唱之声传来。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原来神仙藏在这里!”

猴子听到这话,哪儿还忍得住?

满心欢喜,直接就跳入里面。

秦云一见,也不敢犹豫,忙跟紧猴子向老林中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