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世神凰顾长生-第1章 苦逼的穿越

第1章 苦逼的穿越

是夜,夜凉如水,疏影横斜。

周朝京城,一间不起眼的民房内,一个女子披头散发,呈大字形趴在床上,久久不见动静。

时间宛若静止,四周寥落无声。

就在所有人以为,她会这样,直到天荒地老的时候,她突然动了。

右手缓缓的移向腰间,摸了一下。

然后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抬头,望天,缓缓的抬起左手。

狠狠的竖起中指比了比……

“贼老天,你不厚道啊,手术刀和银针你能给偷渡过来,干嘛不捎带上我的莲花跑车?那是爷爷送我的二十九岁生日礼物,我很喜欢的!”

没有人回答她……

顾长生颓败的收回手,双手捂脸。

她被老天爷给坑了,她不过是把刘参谋长家的宝贝儿子给削了一顿,一没伤天二没害理,怎么就被放逐到这地不长草鸟不拉屎的古代来了?

忧伤的偏脸打量了一下四周,破败的屋子,墙的泥皮已经斑驳不堪,零散的放着两条木头板凳,还有一条是瘸腿的……

幽怨的叹了口气,顾长生不得不面对几个事实:

一,她穿越了,穿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朝代。

二,她有一个儿子,将四岁。

三,她被休弃了,是被扫地出门的弃妇一枚。

四,她很穷。

穿过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以上事实前三条她勉强可以接受,有儿防老,还不用勾心斗角的去玩宅斗,也是一件幸事。可独独最后一条,让她几。欲。抓狂。

她顾长生是谁?生在红旗下,长在部队中,根正苗红的红三代啊!她受过穷吗?没有!她从生来就注定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享受着无上的荣宠。

她嚣张纨绔于世无匹,她恣意妄为无人能及!

她唯一受过的苦,就是漫漫军旅之中的无情训练和战场之上的残酷厮杀。

她是天朝上国最年轻的少将,她是出身特种部队791师的唯一女军医,她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有嚣张恣意的资本。

她有疼她疼到极致,宠她宠到天怒人怨的爷爷!

可是如今,所有的总总都不复存在。

她闯完祸落跑,途径京都高架桥遇到了道路塌方,然后就穿到了这里,穷困潦倒而且成了带着儿子被赶出门的下堂妇!

命运何其神奇,老天如此坑姐!

一定是她醒来的姿势不对,要不穿越如此的坑人,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矛?

说好的女主光环呢?说好的锦衣华服美男成群呢?

穿越剧本不都是这么写的吗?怎么到了她这就变得这么不和谐?

穿不成美女穿成孩他娘,穿来不见丈夫就下堂,关键是穿来还穷的就剩下一身肉了,这尼玛……太坑姐了!

“吱呀……”

开门声传来,打断了顾长生的自怨自艾,她扭头看向那残破的两扇门板,隐隐的还有几个大洞漏着光,不会倒了吧?

“小姐,您好歹吃点东西。”一个穿着粗布裙的丫头,端着一个黑漆漆的瓷碗蹒跚的向床边走来,脸上尽是担忧。

“翠花?”多么恒久远的名字,让顾长生恨不得大吼上一嗓子:“翠花,上酸菜!”

名唤翠花的丫头点了点头,略有点消瘦的身影拖着一条瘸腿,冲着顾长生就跪了下来,满脸的凄楚,双眼含泪,“小姐,奴婢知道小姐心里委屈,可是小姐想想往生的老太爷,老太爷一心的盼着小姐好,小姐怎能如此的磋磨自己……”

顾长生头疼的抚了抚额,古代的奴。性。教育好啊,动不动就下跪,她真替翠花的膝盖着急。

“你先起来,我吃就是。”顾长生屈服,揽了宽大的粗布袍服下地,把翠花拽了起来。

伸手接过碗,一下就跳脚,连忙放在床边的杌子上,吹着双手挠耳朵,“翠花,这么烫,你怎么不等凉了再端过来?”

“奴婢有罪,奴婢有罪,是奴婢的腿脚不好,怕耽误了就凉了。”才刚起身的翠花一脸惶恐的又要下跪。

顾长生也顾不得吹手了,忙疾步上前,拖住了她下沉的身子,拉起她的手检查,虽然手掌上布满了老茧,可还是烫红了。

“翠花,你往后别再唤我小姐了,我都是孩儿她娘了,你再唤我小姐,怕是不妥。”顾长生一边给她吹手,一边说道,关键的一点是,每次她唤她小姐,总让她想起现代的某种特殊从业人员。

“是,娘子。”这次翠花倒是乖觉,手还被娘子拉着,她争了争没挣出来,只好服了服身子,算是礼数。

“翠花啊,我往后能叫你小翠吗?”翠花这么名字,真的是太过朗朗上口了,让她每每有种错乱的感觉。

“奴婢小翠,谢娘子赐名。”

顾长生见她一提裙摆,就知道她又要跪,连忙又托了起来,很是严肃的叮嘱,“小翠啊,你以前不在我跟前伺候,可能不知道,你家娘子我是个顶顶没规矩的,虽然前事忘了个一干二净吧,可你也别拿这些个劳什子的规矩来烦我,咱都落魄成这样了,你还动不动就跪,我告诉你,就就算把这地面给跪穿,你家娘子我也不会被人当成正儿八经的贵人瞧。”

末了顾长生还总结道,“这么出力还不落好的事儿,往后少干,别跪了。”

小翠点了点头,退了一步不让顾长生在靠近,“娘子说的都是对的。”

“娘子,快些把粥喝了吧,再不喝就凉了。”

顾长生皱着脸看着被端到面前的粥,灰糊糊的一碗,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做的,她真心有点不敢下嘴。

再看小翠眼巴眼望的瞧着,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皱着鼻子屏气,一气儿喝了下去。

真尼玛难喝!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小翠,我们往后该作何打算?”不懂就要问,她迫切的需要看到生的希望。

“娘子的陪嫁不多,也都尽数留在了李府,我们可以回柳州老家去。”小翠想了想,如实回答。

“柳州老家还有我们能够安生立命的地儿吗?”顾长生来了兴趣。

“有的,柳州有处医馆,是顾氏的根本,娘子并未陪嫁,只是留了老宋头看顾,房契也留在他处。”小翠想了想又继续,“老宋头是跟着老太爷的,从小看着娘子长大,最是忠心不过。”

“哈哈……我还没傻缺到底,还知道留了后手!”顾长生乐了,说出的话就不甚讲究了。

小翠一愣,娘子她……

“咳咳……”顾长生忙掩饰。性。的咳嗽了几声,古代人说话文绉绉的,太拿人了!“小翠啊,往后咱们说话不要这么规矩了,就咱们如今的身份,还是像寻常百姓家那样吧,别让人见了,还以为我们端着架子充高贵呢。”

“娘子本就高贵。”小翠难得的反驳,一脸严肃,娘子永远是他的娘子。

“小翠啊,掉毛的凤凰不如鸡,懂不?”再这么装水仙下去,她早晚得内伤。

小翠:“……”

看着这么乖巧水灵的丫头被自己弄的一愣一愣的,顾长生很欢乐,笑眯眯的拍了一把她的脸,“小翠啊,你的五官生的好,等再养养,绝对也算得上是一美女,比你家娘子我强。”

顾长生扼腕,她现在的长相吧,怎么形容呢,对了,就俩字:环保!

相貌寻常,唯一出众的就是一双大大的丹凤眼,身量不高,该长的地方一样不少,出门那叫一个安全,绝对有利于环境和谐。

小翠被顾长生挑逗的羞红了脸,连忙又退了一步。

“噫!不对,小翠你刚刚说的是医馆?柳州有我家的一处医馆,你没有说错?”顾长生终于想到自己忽略了什么,满脸激动的开口问。

“是的,娘子祖上行医,李府就是因老太爷曾有恩于他们,才不得不迎了娘子入门。”小翠肯定的回道,忘了以前也好,娘子就不会再伤心难过了。

“哈哈……”这算什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还叫顾长生,她祖上还是行医的!想她现代就是由中医入西医,师承严氏学了中医,又去国外的皇家医学院进修了西医,才有了天才医生的称谓,有这样的家族底蕴在,她不愁怎么解释自己的医术了,人生啊,果然还是有希望的!

小翠看着笑的很肆无忌惮的娘子,低着头没说话,这样其实很好,不是吗?

“对了小翠,你不是说我还有个儿子,人呢?怎么我都没见着?”顾长生又想起一事儿,看向小翠。

小翠的眼睛闪躲了下,避开她,吞吞吐吐的回道:“娘子素来不喜……不喜小公子近身,奴婢,奴婢把他安置在奴婢的屋子里了。”

“我?不喜我儿子?”顾长生不敢置信,不应该啊,哪有不喜欢自己儿子的娘亲,她本身就很喜欢孩子的啊!

“是,李府的人都说小公子是妖孽祸害,连着娘子也,也……”小翠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看向顾长生,“娘子,你真的什么都忘了?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难道她的儿子是个畸形儿?这有点儿麻烦,可咱好歹是亲娘,怎么着都得看看。

“娘子,小公子不是妖孽祸害的,他很听话很乖巧懂事的,奴婢以前不能近娘子的身伺候,要不这些话奴婢早想对娘子说了。”小翠噗通一声又跪了下去,一脸的紧张解释。

“起来,起来,快去把我儿子给我抱来,阎王殿里走一圈,就赚了这么个儿子,不瞧瞧,到底是不甘心。”一把拽起小翠,往外推了两步,示意她快去。

她这心还揪着呢,到底怎么回事,咋就被当成妖孽祸害了呢?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