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眼都是小星星第2章 从天而降的绯闻-满眼都是小星星第2章 从天而降的绯闻阅读

第2章 从天而降的绯闻

喻星延把布布支到医院去接姜然,自己打车回了家。

她一进门就直奔书房,这幅罕见的低气压的样子,连呦呦都没敢靠近。

当满腔负面情绪找不到发泄出口的时候,就以最粗暴直接的疏解方式来吧。

熟悉的LOL主界面跳出来,她习惯性先点开好友列表,没抱什么希望地扫了一眼,结果却发现“一闪一闪亮晶晶”竟然在线!

这位“一闪一闪亮晶晶”是她半年前好不容易加上的一位大神,也正是在这位大神的Carry(输出)下,她才有幸登上人生中第一次王者段位。

虽然大神的ID(账号)有些一言难尽,她完全想象不出电脑那端坐的究竟是一位油腻的中年大叔,还是一位乖巧的高中生弟弟。甚至就连大神的性别,她都不敢妄下定论。

如果大神性别男,偶尔遇到菜鸟级别的“小学生”队友他都能心态平和,从不在公屏带脏字发泄情绪,这种男性游戏玩家可以说是稀有动物一般的存在了。

如果大神性别女……喻星延觉得就更说不通了。除了“一闪一闪亮晶晶”这个软萌的名字之外,她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说服自己,这位狠起来连她都怕的大神会是个女生。

至于大神是男是女,是美是丑,年龄三十有余还是十七八九,喻星延的好奇不过点到为止,毕竟她又不网恋。

闪闪大神自身的游戏操作流畅犀利,技能经常会秀到敌军眼花缭乱,大局观也相当强悍。整体来看可以说是比当下大多数职业选手都要成熟,每次对局都是队伍的团魂所在,节奏全靠他一个人掌控。

总之就是一句话,跟闪闪大神组队,躺着都能赢。

喻星延重拾游戏五天,这是第一次遇到大神在线。她不想浪费上分机会,立马开了双排模式,给大神发送游戏邀请。

周游把刚泡好的咖啡放下,望着新弹出的游戏邀请,略微迟疑了片刻。

如果他没记错,“周游我男神啊”应该有近三个月没有上线,前段时间他还在想,这个ID是不是被封号,或者玩家退圈了。他几次险些删掉她,但又都在最后一刻放弃。

毕竟这位玩家对他当年的几套打法研究得还算用心。退役已经两年,难得有粉丝为他做到这种程度,他也不是冷血无情之人,所以好友列表里,这个孤零零的ID就一直挂到了现在。

他抿了口咖啡,点击接受邀请。

玩家匹配成功,游戏进入禁选英雄环节,狮子狗(傲之追猎者)第一个被BAN(禁)掉,“周游我男神啊”惯用的慎(暮光之眼)也紧随其后被对面BAN(禁)掉,周游拿了一个皇子(德玛西亚皇子)打野,对面打野锁定了盲僧,周游看到“周游我男神啊”锁定了EZ(探险家)。

游戏开始,在短暂缓冲后,众人进入“召唤师峡谷”界面。

前几分钟,大家都安安分分补小兵、发育经济。周游在野区游走,刷完第一波野怪,收了双Buff回城买装备,升到三级后跳进小龙坑一顿猛操作偷了龙,五分二十秒的时候配合己方中单拿下第一滴血。

在他回城期间,对面打野趁双方下路胶着得难舍难分,突然从草丛跳出来抓人,形成三对二的敌优我劣局势。

EZ非常有自知之明,眼看打不过对面三人,正要交闪现逃跑,就在电光火石间被对面盲僧一个R闪踢飞“周游我男神啊”送出己方第一个人头,紧接着,她的辅助巴德(星界游神)不甘示弱,送出第二个人头。

盲僧拿到双杀,肥得流油回城了。对面的寒冰(寒冰射手)带着辅助将兵线压到防御塔下方,也心满意足地回城补装备去了。

周游察觉自家AD(远程物理输出)今天状态有点儿不在线,他在队内频道发了个问号。

“周游我男神啊”在老家泉水复活,迅速敲出一行字回应:接下来我Carry你,对面打野我接管了!

周游一开始没当回事,见盲僧鬼鬼祟祟像是往上路方向去了,才给己方上路放出一个提醒信号,紧跟着掉转方向来到上路支援。

对面盲僧果然看准时机跳出来抓人,周游一套技能还没来得及施展,就看到自家AD突然传送过来,直接跳到自己前面。

盲僧被“周游我男神啊”Q中后掉了半管血,周游和己方上单皆是一愣,当然,对面打野和上单也吃惊了一把。大家回过神后立马加入厮杀队伍,开启一波小团战。

局势有点儿像几分钟前己方下路被对面三打二的翻版。

周游交完一套技能带走对面上单,趁机入侵对面野区,为己方经济拉开不小优势。

“周游我男神啊”各种犀利走位,骗完盲僧技能后反过来一波炫酷操作,以一种轻松又不失优雅的姿态拿下盲僧人头,回城补完装备就美滋滋赶去下路。

周游留意着小地图里被虐过一次后就畏畏缩缩、躲在塔下吃小兵的自家辅助巴德,游走路线尽量控制在下路附近,以防对面打野又突然来抓人。

下路二人组重新会面,“周游我男神啊”斗志高昂。

周游我男神啊(探险家):兄弟们冲啊,干他们!

一闪一闪亮晶晶(德玛西亚皇子):红buff给你。

周游我男神啊(探险家):不需要,对面AD有携带,我自己拿,盲僧出现后知会一下,人头留给我,谢谢。

一闪一闪亮晶晶(德玛西亚皇子):不要膨胀。

我是山大王的爹(青钢影):这个小姐姐打得很嗨啊,确认过了,刚刚那波操作是真的优秀,果然有我们Swim当年的影子,哎哟,秀得我头疼。

张艺兴的小酒窝(流浪法师):我也是小姐姐,谢谢。

biu的一下砸死你(星界游神):这么多小姐姐好怕怕……

周游看着已经接近暴走状态的自家AD,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对面盲僧似乎被EZ刚刚那一波操作秀蒙了,这会儿复活后安安分分地刷着自家资源,暂时没看出想蹲人的趋势。

此时下路优势明显,局面已呈压倒性胜利,以滚雪球的速度疯狂输出,朝对面内塔进攻。

巴德又一次光荣牺牲,周游看对面下路二人技能交得差不多了,从草丛跳出来EQ二连开大招,框住对面AD和辅助,协助自家AD收割残血、拿下双杀。

中路稍显劣势,几乎就是被对面压着打,“张艺兴的小酒窝”给对面连续送过两次人头后,带线明显谨慎起来。

周游补完装备来到中路蹲人,配合己方中单拿下一个人头,推掉对面外塔,局势堪堪持平。

就在下路即将通关之际,对面消失已久的盲僧终于在上路出现。周游见状赶去支援,一套技能带走对面上单,自家上单也没撑住,在盲僧一个回旋踢里送出人头。

周游正欲开大招,忽然想起自家AD的叮嘱——盲僧的人头留给她。他看了一眼盲僧的血条,发了信号后利用走位故意跟盲僧磨时间。

“周游我男神啊”接到信号火速传送过来,对面盲僧在公屏敲出一连串问号,扭头就要跑,如临大敌。

周游退到安全位置,在公屏敲字:兄弟,你今天怕是惹了你惹不起的人,可以准备跪下叫爸爸了。

游戏进行到二十三分钟,上路已经被己方通关,敌、我双方在中路高地塔前首次正式开团。

盲僧连续几次Q空,开始一个劲儿往塔后躲,状态彻底崩溃。

周游收割完两个人头,见自家AD带着辅助穷追不舍,直接来了一波强势的越塔杀人。二人配合出神入化,再次拿下盲僧人头。对面被打出一个团灭,大家兴冲冲地推掉高地塔,开始拆两座门牙塔。

“周游我男神啊”悠哉游哉地守在对面泉水旁,待盲僧复活,她二话不说踩上去,技能噼里啪啦往对方脸上丢。盲僧毫无还手之力就再次黑屏了。

周游看乐了,推开键盘低低地笑了起来。

游戏结束,对面除了“闭着眼睛上王者”——玩盲僧的游戏玩家,其余四人都一言不发地离开房间。

喻星延凶巴巴地敲字:没死够?

闭着眼睛上王者:大兄弟,加个好友呗,求双排求上分!

张艺兴的小酒窝:我们是小姐姐,谢谢!

biu的一下砸死你:我是小哥哥,谢谢!

我是山大王的爹:小哥哥的爹,了解一下?

一闪一闪亮晶晶:……

张艺兴的小酒窝:楼上小姐姐加一,就问你服不服?采访一下,被最强王者支配的恐惧,有没有很爽?

一闪一闪亮晶晶离开房间。

喻星延立马跑来私聊这位性别成迷的大神。

周游我男神啊:大神?

一闪一闪亮晶晶:没杀够?

周游我男神啊:我以后能叫你晶晶吗?

一闪一闪亮晶晶:……

周游我男神啊:或者叫你闪闪也行。

一闪一闪亮晶晶:下了,待会儿有事。

周游我男神啊:好的!闪闪再见!

大神没回复了,头像很快陷入一片黯淡。喻星延有些沮丧地关掉对话框,再回过头看刚刚几位队友发来的好友添加申请,全部选择了同意。

她正犹豫要不要趁着手感良好再来一把,“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头像忽然又亮了起来,几乎是同时,她收到对面发来的信息。

一闪一闪亮晶晶:皮这一下很开心?

晚上九点钟,微博热搜榜空降一个新话题——娱乐圈检察官,明天见。

喻星延担心自己会不小心留下什么痕迹,于是换了另外一部手机,用小号点进榜单那个热度正急速飙升的话题。

“娱乐圈检察官”是当下混得最风生水起的“狗仔大哥大”,每天靠解答网友微博提问赚的钱,比普通白领一周的工资都高。

对于娱乐圈私生活稍有些不清不楚的艺人而言,这位大V(微博用户)简直就是梦魇般的存在,大家都对其避犹不及,唯恐哪天还在睡梦中就毫无防备地被送进舆论漩涡,成为众矢之的。

喻星延至今还没被他爆出过任何负面消息,这也得益于唐秋白对她过分的保护与干预。

此时,“娱乐圈检察官”主页置顶的那条三字微博下,还配着一张龙飞凤舞的钢笔字古诗誊抄——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这条微博的评论和转发量几分钟就破了万,对于近一个月没有大新闻出现的娱乐圈而言,这无疑是个深水炸弹。

喻星延点开评论区,底下全是网友对这次“明天见”主人公的推测预言,一个个还都猜得像模像样,好像自己手里真的握有实证。

她往下扒拉了一圈,暂时没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但这很明显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喻星延觉得,她明天会有一场硬仗要打,而且不会给她临阵逃脱的机会。

北衡市郊区某高档别墅,AJ战队基地一楼客厅。

Titi目送周游上楼进房间,看着门被关上,他兴奋地把正欲作鸟兽散的众人又全部招呼回来。

大家齐刷刷地围着餐桌拢成一圈,听Titi站在最中间神秘兮兮地说:“老大今儿下午不是陪我去医院了嘛,然后我出来的时候发现老大的车不见了,一直过了好久才回来接我。最重要的是,老大车后座有一股女人的香水味。他还特意把我揪到副驾驶,不让我坐后面,这就非常值得怀疑了。对了对了,老大还特神经地问我能不能看出他没洗脸。”

关琦眉毛一挑,明显被勾起兴致:“所以,老大今天晚上看起来春风满面的原因,是他下午在医院门口邂逅了一场艳遇?貌似还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苏迈若有所思地摇摇头:“比起这些,我更好奇老大的游戏马甲到底是什么。我下午路过他房间门口,听见他在敲键盘,那节奏肯定是在打排位没错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最后我还听见他笑了!我现在严重怀疑老大是不是在带妹子。”

说到这里,苏迈脸上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你们能想象得到吗?就是那种格外低沉、充满磁性的笑声,听得我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还撸起袖子,特意在大家眼前晃悠了一圈。

皮皮也按捺不住地接话道:“很明显,你们说的这两点我都非常感兴趣。我觉得老大今儿极有可能是见网友了,并且这个小姐姐还会玩游戏,搞不好是老大的粉丝?咦,老大竟然是这样的老大……”

Lethe听不下去了,大手一挥把队伍打散:“屁大点事儿,现在都给我训练去,老哥上去给你们探探消息!”

其实自打下午周游带Titi从医院回来,他就发觉异样了,这会儿听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分析得有鼻子有眼,他比谁都迫不及待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周游这个老处男……咳咳咳……

两年前,周游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突然宣布退役,离开了King-W战队。Lethe看他行尸走肉一样把自己关起来,沉寂了整整两个月,而后低调成立AJ战队。

Lethe知道这个消息后,二话没说就跟先前的战队翻了脸,直接跳过来转为幕后,成为AJ战队数据分析师加后勤。于是在这群后起之秀的孩子们眼里,他这个“周游背后的男人”的名号,在圈内已经坚不可摧,彷如神话一般。

Lethe觉得是时候给自己洗清名声了。

他手里把玩着一个苹果,吊儿郎当地进了周游的卧室。

听到开门声,周游从电脑屏幕移开视线瞥了他一眼,脸上的不耐烦显而易见。

Lethe对他这副德行见怪不怪,摇着头“啧啧”两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他书桌上。

见周游目光专注地盯着面前的屏幕,他好奇地看过去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他嘴里那块苹果差点没喷出来。

Lethe整张脸憋得通红,捏着喉咙咳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出声:“游,我发现我看错你了,我对你貌似有很深的误解?”

他拿手指戳戳屏幕,桌面铺展着某知名彩妆品牌的宣传海报,画面尤其突出被口红精心勾勒过的唇部。

代言人气质独特,周身散发出一种清冷的气息,被彩妆修饰过的五官线条近乎完美,眼尾一抹桃色眼影尤其摄人心魄。

她微微仰着脸,姿态矜傲十足,拍摄角度也拿捏得恰到好处,画中人仿佛在与界面之外的人对视。眼神狂野勾人,迷离中夹杂着几丝不容忽视的侵略性。

Lethe把苹果囫囵咽下去,眼睛在周游脸上与电脑屏幕间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圈。

“很稳啊兄弟,这还是我们当年不近女色的Swim吗?大晚上看这种图,你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你这么饥渴你的粉丝知道吗?不不不,我猜她们一定不知道,要不然基地的大门早被你的粉丝敲碎了。”

周游抬腿毫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吝啬地挤出一个字:“滚!”

Lethe哪肯轻易放过这个爆炸性发现,嬉皮笑脸地拍拍周游的肩膀,又回头去看电脑屏幕。

“哎,不对,这不是皮皮的女神吗?就前段时间特火的那个什么电影的女主角,动作戏拍得可酷了,咱们还组团上电影院看来着。她叫啥名字,我得想想。”Lethe敲着太阳穴陷入深思。

周游瞥了眼他戳在屏幕上的那根手指,心里陡然生出一种无端的抵触,抬手直接拔了电源。

Lethe先是一愣,而后快速跳下书桌,炸毛道:“周游你也太过分了吧?你刚刚干了点儿啥?不是,这女人到底是谁啊,别人看都不能看一眼了?”

周游被他搅得心烦,慢慢阖上眼,说:“喻星延。”

Lethe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用力一拍大腿,激动地说:“对,就是叫这个名字!皮皮这段时间迷她迷得不行。”

周游突然抬起眼皮看他。

Lethe被他凛冽的眼风扫到,剩下的半句话硬生生卡死在喉咙。他觉得自己好像触到某人的逆鳞了,虽然这逆鳞让他无法理解。

周游问:“我记得皮皮前两天因为输掉训练赛,跟关琦打了一架对吧?”

Lethe如实点头。

周游说:“扣工资。”

Lethe诧异地瞪大眼睛,下意识认为他在开玩笑,嘻嘻哈哈地打圆场说:“别闹别闹,俩人没真干起来,下路二人组一言不合就吵两句而已!都是年轻气盛的小屁孩,不是事儿,不是事儿。”

周游说:“我记得打架的时候,皮皮还摔坏了基地一张电竞椅和我的盆景。”

Lethe陷入沉默,他怀疑周游是不是动真格了。

周游又重复了一遍:“扣工资。”

Lethe“哈哈”干笑两声,一边笑一边仔细观察周游的反应:“皮皮这倒霉孩子,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喜欢个女明星还得被老板追着扣工资,我得下去给皮皮唱一首‘凉凉’应景。”

周游居然没否定:“还真是这么回事。”

Lethe惊呆了,抱起胳膊绕着他转悠了好几圈:“周游,基地这帮孩子怎么也是你当初一点点带起来的,现在为个女人你至于吗你?还是为一个当红女明星!你自己说说,你吃的这叫哪门子飞醋?”

周游拖着格外不屑的语调说:“我乐意。”

Lethe感觉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道,从里到外全焦了。

他用力捋了把头发,指着周游,说:“你这个可怕的老男人,青春期突变了吧你?都是九年义务教育,你为什么这么优秀?惹不起惹不起。”

周游看起来兴致索然,似乎没什么心思应付他了,把电源插回去,摆摆手赶人:“带着你的苹果离开我的房间,现在!立刻!马上!”

Lethe冷哼一声,心想:谁稀罕待在你这里,我还不是单纯因为好奇!嘀嘀咕咕走到门口,他突然想起自己还剩一个问题没搞清楚。

Lethe:“今天下午,那个上了你车的女人是谁?你必须给我交代清楚。”

周游看向重新亮起来的电脑屏幕,淡淡地说:“喻星延。”

Lethe手里剩下半边没吃的苹果一下子掉到地上,咕噜咕噜滚到周游脚边。

“所以,你今天见到了你和皮皮共同的偶像,那位圈里出了名的高冷女神,对吗?”Lethe借着捡苹果的姿势半蹲在周游面前,还讨好地给他捶了捶腿,一双眼睛亮得惊人。

周游耐着性子“嗯”了一声。

Lethe脸上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那么请问我们的Swim,见到偶像之后有什么感言想发表?小姐姐真人是不是又美又仙?是跟传说中一样,冷得连你都甘拜下风吗?”

周游眯了眯眼,视线从屏幕里那张会骗人的脸上移开,认真回忆了一下,说:“人物设定崩了。”

喻星延特意给自己定好早晨七点五十九分的闹钟。手机一响,她立马爬起来登录微博,追踪“娱乐圈检察官”的最新动向。

果然,和先前每一次爆料时间一样,八点整,喻星延现身西郊医院妇产科的高清版图片准时置顶于这位大V的微博。她最后上了那辆黑色路虎的照片也跟在后面,凑齐了九宫格。

上面附言:高冷女神地下恋情意外曝光,疑似好事将近。

幸好车牌号被打了马赛克,周游的身份能瞒一会儿是一会儿。

喻星延仍旧没敢登录自己大号,用小号点开评论区,单手捂上眼睛,慢慢打开一条指缝,心惊胆战地看过去一眼。

自家粉丝几乎占据了主场,大家都在恭贺女神脱单,并以娘家人的姿态@喻星延工作室和唐秋白,口吻高度统一地求公布神秘男主角的身份,甚至已经有电脑高手在努力“破译”被打码的车牌号。总体还算一片和谐,没有大面积不堪入目的抨击言论出现。

两年前出道时的那场风波,让喻星延对网络暴力仍旧心有余悸。

她放下盖在眼睛上的手,勉强松了一口气,视线也没略过夹杂在其中的几位特别眼熟的ID发表的评论。

是我言不是某延:抱紧我家言言,不与你们同流合污。说好的冷淡呢?就问你们现在打脸没?高冷女神这下彻底凉了吧?呵呵,坐等男主角曝光,先给我的眼睛投个保险,能比上我家小井哥哥一半,我就跪着给喻星延唱《征服》。

紧跟着有喻星延的粉丝不甘示弱地跳出来反击。

等你的星光:那个要去买保险的你站住,咱们坐下来平心静气地聊一聊。

……

喻星延对这几个ID的出言不逊见怪不怪,都是“温言后援团”跑过来故意挑事儿的。

这种现象是家常便饭,温言跟她不合,两家粉丝之前隔三岔五就会来一场大战。她懒得跟那些人较真,自家粉丝如果不是忍无可忍也都应她号召一律采取冷处理方式。

这场腥风血雨到此基本已经可以预见结果,至于具体该如何应对,喻星延其实毫无头绪,只能硬着头皮见招拆招,毕竟唐秋白的性情从来不是她能琢磨透的。

她爬下床到厨房温了一杯牛奶回来,关闭微博界面,开始倒计时等待唐秋白的电话。

八点十五分,她收到小助理布布发来的信息,偷偷给她透风,说唐秋白大概还有十分钟抵达战场。

喻星延一个激灵甩开手机滚下床,先跑到洗手间刷牙洗漱迅速收拾好自己的形象,然后翻箱倒柜找出一包速溶咖啡泡好。这两件事办完,她索性就在玄关附近徘徊,随时准备迎驾。

八点三十二分,唐秋白裹挟着一身低到极点的气压叩响入户门。

喻星延战战兢兢地引她进门,待她落座后双手把咖啡递过去,表现无比乖巧。

唐秋白接过杯子转手就放到茶几上,黑色修身西裤下的两条美腿慵懒地交叠到一起,朝她敷衍一笑:“辛苦你了,好不容易休个假,还得起这么早应付我。另外,少喝点速溶咖啡不好吗?叫个外卖这么方便。”

说完,她表情利落一收,用下巴点了点对面“嘀嘀嘀”响个不停的手机,眉眼冷淡下来:“自己解释一下吧,怎么回事。”

喻星延暗暗握拳,努力调整状态。她坐在唐秋白对面的单人沙发上,照着提前打好的腹稿认真解释:“我昨天去医院检查身体被记者偷拍了,出门的时候没找到出租车,情急之下就上了那辆车。当时记者追得太紧了,我脑子一热,没想那么多……”

唐秋白瞥她一眼,脸上配合着露出一个恍悟的表情:“哦,姜然呢,你们不是好姐妹吗,你去医院检查身体她为什么不到场?”

喻星延愣住,像个说谎话被家长当面揭穿的小孩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很快就低下头一声不吭了。

唐秋白像是笑了一声:“所以,你随便爬上的那辆车的男主角,你也是一无所知了?”

喻星延心跳开始变快,手指无意识地揪住了布艺沙发:“我知道,AJ俱乐部创始人周游,LOL电竞圈的。”

唐秋白对这个答案毫不意外:“很好。”

她端起马克杯抿了一口咖啡,似乎觉得味道不尽人意,眉头轻轻皱了皱,又把杯子放下:“你应该明白,我看重你,比看重姜然要多,而且不是多一星半点。”

喻星延温顺点头:“我知道。”

唐秋白微笑:“所以,这次的事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但是接下来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给我乖乖听话。要知道我是为了你的前程着想,好吗?”

喻星延心里快速晃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紧张地抬头看向唐秋白,急急忙忙替姜然开脱:“姐,姜姜接下来要上的那部电影,公司也很看重。她前段时间的夜店风波刚过,如果她出现在医院妇产科的事被爆出来,媒体肯定会往不好的方向借题发挥,对公司或多或少都会产生负面影响。我觉得我站出来,最多就是被爆一下恋情走向,相比于……”

唐秋白笑出声,摇摇头打断她:“星延啊,绯闻可以炒,但前提是这种炒作是有价值的。你就好比一张纯白的纸,可塑性高到不可思议。接下来你要走的每一步棋,我都已经替你安排好了。你现在做出的每一个微小决定影响的不只是你自己,还有我,还有我的团队,我不允许你出现任何差池。”

喻星延陷入沉默。

唐秋白的声音柔和下来;“你这两年的CP(情侣)炒作我都在竭尽全力帮你精简到最佳,更何况是你现实生活中的感情绯闻。炒得太多,真真假假大家都腻了,不新鲜了还有什么意思?最后,还有一点常识性的认知姐必须要纠正你。相比于姜然被爆出私生活混乱,你的地下恋情曝光,对于记者和网友来讲无疑更具价值。因为姜然的名声已经这样了,她自己不爱惜羽翼我能有什么办法?但你不一样,你明白姐的意思吧?”

喻星延抿了抿嘴,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她在大二下学期签进唐秋白的公司,对于唐秋白犀利的行事风格和手段早已烂熟于心。唐秋白眼光独到,很少失手,是圈里久负盛名的金牌经纪人,手下带出来的艺人个个都是红透半边天的超级偶像,其辛辣高明可见一斑。

同时她又很清楚,眼下她根本没有脱离唐秋白的实力和胆魄,前车之鉴数不胜数。内心经历过翻江倒海的几次挣扎后,喻星延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妥协认错:“对不起姐,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唐秋白看起来很满意,温柔地笑道:“的确不会有下次了。”

喻星延头皮有些发麻,不知为何,她油然而生一种直觉,唐秋白这句话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唐秋白小口饮着咖啡,目光平和地与她对视:“通知你一下,假期要提前结束了。一周后新剧开机,剧本我马上让布布给你送过来。”

喻星延愣了愣,心里那个不安的念头越发强烈:“一周后……不是姜姜那部古装剧开机吗?姐,你给我安排角色了?”

唐秋白摇头,意味不明地眯了眯眼:“我把姜然的女主撤了,换成你。”

喻星延当即神色大变,腾地一下站起来。

书房门吱呀一声轻响,呦呦毛茸茸的小脑袋探出来转了一圈,察觉氛围不对,又“喵呜”一嗓子飞快地钻了回去。

唐秋白垂眸,不紧不慢地吹了吹马克杯里本就不烫的咖啡:“她不是刚做完手术吗?身体需要静养,我给她放假难道不好?”

喻星延的脑袋彻底被打乱了,完全顾不上克制激烈的情绪:“这部剧的合同不是几个月前就已经签完了吗?临时换女主角难道不属于违约?而且媒体那边早都放过消息了啊。”

唐秋白脸上还挂着笑,声音却倏然冷透:“你们的合同怎么签由我全权代理,没官宣之前,主角用谁我说了算。角色是姜然用了点手段从温言那里抢过来的没错,但现在我觉得你比她更合适。章导那边面对这个变动只会觉得百利而无一害,毕竟姜然跟你的媒体影响力根本不在同一档次,演技和实力就更不用提了。这难道有什么问题?说来姐听听。”

喻星延咬着嘴唇固执地摇头:“我不接,而且我本身也不喜欢这种大女主剧。姜姜才最适合这个角色,姐你不知道她有多喜欢这个剧本,这样太过分了,真的。”

唐秋白把马克杯放到茶几上,眼睛无动于衷地看着她,像在纵容一个叛逆期尽己所能破坏规则的孩子。

喻星延最受不了她这种眼神,深吸一口气,气势陡然就弱了:“对不起姐,我刚刚语气太横冲直撞,你知道我跟姜姜的关系,我没办法心安理得地拿走她的角色。”

唐秋白“哎”了一声,肘弯撑到沙发扶手上,懒洋洋地换了个坐姿。她似乎是没耐性再跟喻星延浪费口舌,突然不说话了。

她们之间的关系陡然陷入一种尖锐的对峙,是这两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

落在身上的那道目光仿佛有千斤重,压得她几度喘不过气。喻星延觉得自己就快撑不住了,太阳穴一抽抽在跳,像是强塞进去太多东西,随时都可能炸开一样。

秒针一格一格地走,将时间线拉得格外难熬。唐秋白终于从她身上别开眼,她看了下腕表,起身经过喻星延身边时,不轻不重地拍了下她的肩膀,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当初签下姜然就是一个错误的开端,既然扶不起来,那索性就毁了吧。”

喻星延蓦地僵住,心底慢慢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反感与恐惧。

唐秋白离开了,一如既往的凌厉优雅,门板碰撞的声音折了个弯,在身后响起,遥远得有些模糊。

扔在卧室的手机这时脆生生响起一阵英文铃声,喻星延用力闭了下眼睛,拖着伤脚踉踉跄跄地跑过去接电话。

等她看到手机屏幕上跳跃着的那个名字时,脑袋里某根弦似乎一下就断了:“姜姜。”

姜然的声音听起来很反常:“唐秋白去找你了?”

喻星延吸吸鼻子,眼眶瞬间就不争气地红了。她闷闷地“嗯”了声。

姜然沉默,似乎在斟酌什么。喻星延踢掉拖鞋爬到床上,拖过一只抱枕把脸埋进去,也没出声。

“演戏演瞎了吧?”姜然笑了笑,“老巫婆是不是什么都知道?”

喻星延觉得更憋屈了,她有些说不出口:“对不起啊姜姜,《相见欢》的角色……”

姜然不满地“喂”了一声,打断她:“你对不起什么呀?这事儿本来就是唐秋白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只不过是你半路杀进来把她的节奏打乱了。她没地儿撒气,肯定就想办法从我身上讨回来呗。角色给你我乐意,而且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的确开不了工,没人怪你,不要自责。”

喻星延捕捉到几个关键词,心里咯噔一下,把抱枕从脸上拿开:“什么意思?你去医院的事情是她透风给记者的?”

姜然冷笑:“十分钟前,我刚接到一个朋友的信息,也没说太多,就提醒我找个好点儿的律师想办法解约,否则有一天怎么被拖下水淹死的都不知道。”

姜然顿一下,又若无其事地说:“你别害怕,唐秋白稀罕你还来不及呢。你乖乖的,她肯定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就不一样了,两年前签我的时候她就对我爱答不理,我再不知好歹犯点儿错,达不到她的期望值,还给她抹黑了名声,她留着我干吗?当女儿养吗?毕竟她的大名那么值钱,手底下资源丰富,其他小花削尖脑袋都拿不到呢。她肯定早就想找个合适的时机把我踢开了,偶尔无伤大雅地用点儿小手段,不就是她唐秋白的代名词吗?有什么好吃惊的。”

唐秋白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在喻星延耳边一遍遍回荡,她忽然觉得冷,是由内及外的那种冷。

她很想告诉姜然,唐秋白只是对她们要求严厉,她做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她们能有更亮眼的未来。她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维护她们,又怎么会真做出伤害她们的事情,毕竟她们是她的艺人。

可喻星延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