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聂衍-第3章 难泡的美人

第3章 难泡的美人

蔺探花?那个在宫宴上现了形的妖怪?

坤仪起身,捻起枕边玉如意搔了搔头:“也真是会闹腾。”

“可不,昱清侯斩妖有功,这蔺家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兰苕一边卷起纱帘一边嘟囔,“叫陛下知道,还不得株连了九族。”

“那倒也不会。”坤仪漫不经心地道,“蔺家老夫人是个聪明人,她才不会带着全家去送死。”

这话兰苕就听不明白了:“昱清侯正得圣宠,蔺家如此胡闹,陛下还能饶了他们不成?”

坤仪没答,只打了个呵欠,兰指软软地捂上自己的肩:“叫人去看着那边的动静,每两炷香回来禀我一次。”

“是。”

昱清侯府的后院已经站了不少的人,有蔺家来闹事的,也有上门拜访顺便看热闹的,吵吵嚷嚷,嘈杂非常。

“你们上清司杀人连尸首也不留,就要扣一顶妖族的帽子给我蔺家,哪有这样的说法!我蔺家男丁前程尽断,女眷婚配无门,倒叫你家侯爷立了功,蒙受圣宠,真是好手段!”

“远才虽不是什么文曲星转世,却也是新科的探花,寒窗苦读十余年的天子门生,生父生母皆是凡人,他怎么就成了妖怪,我看,怕是你昱清侯立功心切,栽赃陷害。”

“什么斩妖除魔上清司,分明就是你们结党营私、铲除异己的遮羞布!”

吵嚷声越来越大,聂衍坐在书轩里都能听得分明。

“主子,要不将他们赶走吧?”夜半直皱眉,“这闹得实在不像话。”

“无妨。”他平静地翻着手里书卷,“夺神香可点上了?”

夜半点头:“后院并无动静。”

夺神香是上清司的得意之作,一旦点燃,百步之内妖气必消,没有妖怪能在烟雾里头站住脚。

也就是说,蔺家其余的人都不是妖怪。

合上书,聂衍有些不解。

妖怪是不能附身于人的,只能变身顶替,若蔺探花原本是人,只是被妖怪顶替了身份,那他本人去了何处?

“启禀侯爷。”外头有人来报,“三司的人将蔺探花遗物送来了。”

蔺探花生性爱清雅,倒是不曾有多少贵重装饰,除了一顶银冠,就只剩下一块古朴的玉佩和一根编织古怪的红色手绳。

“蔺家人认过,这玉佩是蔺家祖传的,银冠也是蔺家老夫人亲自命人打的,只是这红绳……不知来历。”

聂衍挑眉,接过红绳仔细查看。

复杂的编织,不像是民间的东西,倒像是宫里的手艺。绳结上头犹残妖气,只是妖气之外,还有一丝书墨气,以及……女人的脂粉香。

这脂粉香气,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轻嗅一二,聂衍若有所思。

“侯爷,蔺家老夫人在后院里晕过去了。”外头又传来禀告,“这老夫人是二品的诰命,出了事有些难办,蔺家已经派人去请御医了,想必要惊动圣上。”

“又来这一套。”夜半听得直撇嘴,“要不怎么说咱们上清司的活儿不好干呢,分明是按规矩行事,却偏要受这些胡搅蛮缠,他们不就是仗着陛下不爱理世门争执,故意搅事么。”

“世家大族里出了妖怪,若不将脏水泼给我,他们便是没了活路。”聂衍回神,将手绳放回托盘里,不甚在意,“随他们去。”

“可是……”

“只要世间妖怪未绝,陛下就不会责难上清司。”

同样,只要他还愿意除妖,陛下也就绝不会为这些小事替他出面惩治世家大族。

当今圣上何其英明,想要一把锋利的刃,又不想这刃锋芒太盛,所以斩妖除魔是他的职责,受人唾骂也是他的职责。

眼里的嘲弄之意稍纵即逝,聂衍起身,玄色衣袍拂过檀木倚的扶手,“去准备午膳。”

夜半无奈,低声应下。

大抵是知道昱清侯一贯的作风,蔺家人不惮于将事往大了闹,老夫人晕倒在侯府后院,一众蔺家奴仆就径直冲出门走上街,敲锣打鼓地说昱清侯公报私仇,就连六旬的蔺老太太都要打死在府内。蔺探花是冤枉的,压根不是什么妖怪,只是因着颇受圣上垂青,才惹了昱清侯的记恨,蔺家上下真是飞来横祸,冤枉至极。

这是很泼皮无赖的手段,但是管用,以往这么一闹,至少门楣名声能够保全,待风头过去,家族里的其余人还能再谋前程,故而不少被聂衍诛杀过妖怪的人家,大多都选了这条路子,昱清侯府也习惯了背黑锅。

然而今日,出了一点意外。

晌午时分,蔺家闹得最凶的时候,一列六十余人的仪仗浩浩荡荡地行至昱清侯府正门。

御前侍卫金刀开道,二十个美貌宫女捧着漆木盒子走在前头,中间一顶落着黑纱的金鸾车,后头还有二十个太监担着礼物,并十个护卫压阵。

这等的排场,当今除了圣上,就只一人能有。

“主子。”夜半收到消息,神色古怪地朝上头道,“坤仪公主过来了。”

顿了顿,又补充:“这次走的是正门。”

聂衍神色漠然,鸦黑的眼眸里波澜不兴:“就说我今日不见客。”

“晚了。”夜半挠头,“她没递拜帖,径直去了咱们后院。”

因着蔺家人来闹事,今日侯府里本就没什么守卫,蔺家人都能闯的后院,坤仪走得更是熟门熟路。

原本还在敲锣打鼓的蔺家人,一看见公主仪仗,个个都噤了声,就连那昏迷了的蔺老太太也突然醒转,急忙上前行礼:“老身见过殿下。”

坤仪似是才发现他们一般,隔着黑纱惊讶地道:“老夫人怎么在这儿。”

转念一想,语气古怪起来:“别是来给昱清侯爷说亲事的吧?”

“怎会。”蔺老太太垮着脸,刚想继续诉苦,就听得殿下松了一口气。

“不是就好,老太太与先皇后也算有些交情,按理本宫该敬您三分,但这昱清侯爷与本宫有故,本宫可不愿将他拱手让人。”

蔺老太太微惊,脸色都白了两分。

坤仪公主有多受今上疼宠,举朝皆知,这人又十分娇纵任性,蛮不讲理,若是碍了她的眼,可比直接得罪陛下还来得惨。

收回满腔的怨气,蔺老太太勉强笑了笑:“侯爷一表人才,殿下好眼光。”

“老太太也觉得他很好,那本宫就没看错人。”坤仪的声音里尽是欣喜,“昨日宫宴上,侯爷斩妖的英姿当世无双,老太太可也在场瞧着?”

“没……”蔺老太太垂眼,“昨日老身抱恙,未能进宫。”

“那还真是可惜了。”坤仪摇头,“不过也好,宴上那么大一只黄鼠狼妖,吓坏了不少人,老太太若在场啊,还得受惊。”

话说到这里,蔺老太太明白了,坤仪公主是为昱清侯撑腰来的。

她有些不甘,又深知无法与这位殿下争执,只能沉默。可她身后的蔺家儿孙就没那么能沉住气了,当即有人怒道:“妖怪阴险狡诈,变成人形也不是难事,殿下既在宴上瞧着,也该为我蔺家说两句话。”

这话说得又快又冲,老太太想拦已经来不及。

话音落下,后院里有片刻的安静。

纤手掀开了车上黑纱,坤仪抬起凤眸,扫了外头一圈:“方才说话的是哪位?”

蔺家三子站了出来:“在下蔺……”

“以下犯上,舌头割了。”

“是。”

金刀侍卫出手快如闪电,蔺老太太还没来得及求情,血就溅到了她的脸上。

满院哗然。

蔺家群情激奋,一部分人去扶满嘴是血的蔺三,另一部分人上前就要与金刀侍卫理论。

“不——殿下!殿下!”蔺老太太连忙跪下,一边拦着自家人,一边给坤仪磕头,“我管教无方,这便回去好生让他们学规矩,殿下饶命!”

“娘,她欺人太甚,您怎么还……”

“快闭嘴!”蔺老太太怒斥,“什么人你们都敢冲撞,还不快跪下。”

蔺家人愤愤不平,迟迟不愿落膝。

坤仪高坐鸾车,似笑非笑:“他说得没错,本宫就是欺人太甚。不过既然已经欺了,不如就更甚一些,好叫他们长长记性。”

“殿下,今日场面已经够大了。”蔺老太太面无人色,“还请殿下息怒,也好给老身一些时间,这便回去让人备上厚礼,来给侯爷请罪。”

“那多不合适啊。”坤仪眨眼,“分明是这昱清侯污了你蔺家名声。”

“昱清侯斩妖除魔,替天行道,乃当世英雄。”蔺老太太汗如雨下,“是我蔺家今日莽撞了。”

说罢,立马扭头呵斥:“还不快回去,在日落之前,要将谢罪礼抬过来。”

后头的人不甘不愿地应下,蔺老太太连忙借着机会,带着蔺家大小就告退,将旁边侯府的一众下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你瞧。”坤仪笑着对兰苕道,“我就说蔺家老夫人是个聪明人。”

兰苕哭笑不得:“殿下何苦这么吓唬他们。”

“谁让他们欺负我的人啊。”扶手下车,坤仪软腰款摆,“要是连个人都罩不住,往后盛京的美人儿哪个还愿意从我。”

尤其是这府邸里的美人儿,很难泡,得有点诚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