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杜蘅芜,聂衍-第5章 你当她是真心?

第5章 你当她是真心?

聂衍的一张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绿,最后变成了黑里透紫。

“在下与坤仪公主并无交情。”

“侯爷谦逊,朝中谁人不知公主殿下向来不爱管闲事?她既肯替侯爷撑腰,想必是对侯爷多有看重。我等也不求别事,就想请殿下给今上美言几句,好叫今年的赈灾粮饷别再拖了,眼下天灾妖祸并行,东三城饿死了不少百姓,侯爷若肯相助,也算是救人性命。”

“是啊侯爷,旁的事我等自然不想走这路子,可这赈灾之事,侯爷经常行走江湖,想必也该清楚情况,情况已经是迫在眉睫了,今上竟还想扩修明珠台。”

赈灾……

想起坤仪昨日送到他府里的菜肴和一大堆宝物,聂衍有些膈应。

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我会找机会同殿下提。”他垂眼,“但我与殿下,当真没有别的关系。”

几位大人听着前头的话就高兴了,连忙作揖谢他。

至于后头的,谁信呢。

气闷地上完朝,聂衍又去了一趟上清司,带人去诛杀了三只狼妖两只鹿精,这才稍稍舒坦。

“好生奇怪。”三司巡捕淮南站在他身侧看着镇妖塔的方向,满脸困惑,“属下怎么觉得,近来盛京之中的妖怪出没得更加频繁了。”

当世妖孽横行,但毕竟是人比妖多,聪明的妖怪为了更好的生存,多数是会伪装成人类的,平时也不轻易显形,可似乎就这一个月开始,经常有妖怪失控闯街。

“可查清楚蔺远才宴上的饮食了?”聂衍问。

淮南点头:“除了御膳房流水备宴之外,他只单喝了徐武卫敬的酒,但宴上情况太乱,酒盏具已混淆摔碎,无从查证。至于徐武卫那边,属下已经让人盯住了。”

“盯紧些,至于盛京频繁出现的妖怪——”聂衍漫不经心地垂眼,“出现多少诛杀多少,绝不留情。”

“是。”

淮南应下,拱手欲退,突然想起什么,犹豫地看了他一眼。

“说。”聂衍对上清司的人还是很有耐心的。

“这个……”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淮南含糊地道,“镇妖塔里已经锁满了妖怪,新的镇妖塔因着修建地的争端,迟迟未能动工,属下想着,若是侯爷有法子疏通工部关系,新的镇妖塔也能早些落成。”

上清司直隶今上,与三省六部都没有任何往来,他哪来的路子去疏通工部关系?聂衍皱眉。

新的镇妖塔选落的地方正好占了恭亲王府的一块旧地,恭亲王在圣上面前是答应得好好的,但真要修建起来,却是百般阻挠,工部多与恭亲王交好,自然是帮着压进度,如此便拖延了半年有余。

这半年都没找着出路,眼下怎么突然要他想法子了?

聂衍正要询问,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影,接着脸色就又绿了起来。

“淮南。”

“属下在。”

深吸一口气,他闭眼:“你莫要听信外头传言,我与坤仪殿下并无多余交情。”

淮南干笑,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脑袋:“属下明白。”

明白个鬼。

刚散开的气又重新堵回了胸口,聂衍眯眼看着天边的云,沉默片刻,拂袖回府。

素来清净的昱清侯府大门口,今日照旧被奢华的檀木大箱堆了个满当。

“主子回来了?”夜半出来替他牵马,叹着气同他解释,“您来看看,这些都是坤仪殿下送来的,说是番邦进贡的最新料子,让您挑着做几身衣裳。”

聂衍看也没看,冷声道:“捆上车,送回明珠台。”

“这……”夜半干笑,“是不是有些不留情面了?”

“我同她有何情面可言?”

行叭,夜半想,主子说没有,那就没有。

箱子被抬上车,聂衍看了两眼,恼意更甚。

绫罗绸缎,珍宝玉器,她还真把他当个女人哄了。

重新上马扬鞭,聂衍带着一身煞气,如同魔神降世一般逼近明珠台。

然而,刚到大门附近,他就瞧见一抹黑纱站在不远的门口,冲他盈盈招手。

微微眯眼,聂衍下马过去,语气十分不善:“殿下早料到我会来。”

坤仪像是刚睡醒,凤眼惺忪,语气也软:“谁惹你不高兴啦?”

“没有,臣只是来同殿下说几句话。”

“还说没有。”她叹息,柔荑捏着玉如意,轻轻磕了磕他的眉心,“全都写在脸上了。”

冰冰凉凉的触感,叫他冷静了两分,聂衍后退半步,想起今日种种,还是觉得不痛快:“殿下对在下是何种看法?”

坤仪不解,歪着脑袋打量他片刻,眼底微微了然,扭头复而又笑:“能有何种看法,本宫是孀居的寡妇,侯爷是前程大好的新贵,我还能有什么非分之想不成?”

她这话半点没给她自己留面子,将两人之间分得清清楚楚,一时间倒让聂衍沉默了。

这下该怎么接?

瞧着他的反应,坤仪轻轻叹息,还是笑着问他:“侯爷今日上朝可遇见什么麻烦了?”

“没有麻烦。”语气缓和些许,聂衍抿唇,“就听户部的人在提,说今年赈灾之事有些迫切,想请陛下暂缓翻修明珠台。”

“好啊。”她把玩着玉如意,想也不想就点头,“我等会就进宫去同皇兄说,先赈灾。”

“……”过于爽快了。

“还出了别的什么事?”

“没了。”他别开脸,“社稷之责,哪有都压给女子的道理。”

坤仪莞尔,眼眸晶亮地看着他:“难得你还心疼我了。”

“不是……”

“行啦,知道你没这个意思,还不许我自个儿说着逗自个儿开心么。”坤仪哼笑,隔着门槛与他对望,“回去好生睡一觉吧,瞧侯爷这为国操劳的模样,可别憔悴了,不好看。”

说罢,转身去命人将外头的布料抬进来。

聂衍沉默地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位殿下似乎当真挺偏心于他,他这么气势汹汹地上门退礼,她竟也没怪罪。

皇家之人一向视颜面为天,他连拂她颜面都不能令她生气,那要如何才能触及她的底线?

拂袖转身,聂衍陷入沉思。

宫里很快传来消息,坤仪公主自请停建明珠台别苑,省钱赈灾。帝大悦,听从其意拨下赈灾款项,顺便将京中一块封地赏给了坤仪。

昱清侯府很快迎来了几拨谢礼。

“不收。”聂衍面无表情地看着门外的人。

几位朝臣笑吟吟地看着他:“也就是些鸡蛋柴米,我们可买不起太贵重的礼物,不过多亏侯爷相助,我等替百姓谢谢侯爷。”

“言重。”聂衍别开脸,“坤仪公主识大体,与我有何关系。”

几个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放下东西就走了。

聂衍拂袖想回府,刚要抬步,却又看见了喜气洋洋跑过来的淮南。

“大人,事办完了!”他上前来拱手,“百余道人今日开工,新的镇妖塔不出七日便能落成。”

聂衍有些意外:“恭亲王让地了?”

“不是,是坤仪殿下将新得的封赏地皮给了上清司,说是犒劳大人为国操劳。”淮南喜上眉梢,“属下带人去看过,那块地比恭亲王府之前的更适合修镇妖塔,故而已经命人动工。”

聂衍:“……”

倒是挺会替他欠债。

不过,坤仪怎么知道上清司缺地,他连提都没提。

看来是背地里没少跟人打听他的消息。

心里有些异样,聂衍闭目不愿多想,打发了淮南便回府去看书。

谁料,他不愿想,身边却还有个话多的夜半。

“殿下也太大方了些,这一来二回的,好多好多银子呢。”夜半直咋舌,“扩建明珠台这种大事,竟只是主子一句话,殿下就放弃了。”

“还有那块地,属下方才让人去打听了,上好的地段,用来修官邸都是上乘的,竟直接送给了上清司修塔。”

“这样的偏爱,殿下竟还说对您没什么非分之想。”

聂衍听得烦躁不已:“夜半。”

“属下在?”

“舌头要是多余,就送去后厨房。”

“……”缓缓捂住自己的嘴,夜半后退两步,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

“你当她是真心?”聂衍轻嗤,鸦黑的眼眸里一片嘲意,“这等手段,同看上楚馆小倌,欲千金买人一笑有何区别。”

坤仪身边不缺男人,自然也不是非他不可,热烈地接近他,又大张旗鼓地对他好,不过就是觉得他长得好看,想用寻常手段征服他,让他死心塌地地跟在她身边,做她的宠君。

做梦。

扔开书卷,聂衍瞥见旁边放着的红色手绳,眼里沉色更甚。

他竟让人把他摸清了,却未能了解她完全,这若是双方对阵,便是他先输了两城。

“阿嚏——”

坤仪躺在软椅里,突然就打了个喷嚏,震的得肩上的伤撕裂开,疼得她眼泪汪汪。

“谁又在背后骂我了?”她委屈地看向兰苕。

兰苕好笑地替她拿了药来:“殿下多虑,您刚做了好事,正是被万人赞颂之时,何人还会骂您?”

“那可说不准啊。”坤仪撇嘴,拉下一截黑纱让她上药,吸着鼻尖道,“杜蘅芜那小蹄子就惦记着要我死呢,明日就是她的生辰,我还得去杜府一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