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清午,楚云酥-第3章 抽你三百鞭

第3章 抽你三百鞭

楚云酥清楚记得,上一世,她为了能让陆元青在一个月后的三宗会武中拔得头筹,趁父亲闭关修炼的时候,一个人私闯星海仙宗禁地剑冢,想为他取出最强的宝剑出来。

没想到,在禁地里没走两步,就被禁地守卫给抓了出来。

楚沧海不在,大师兄陈木代行掌门之职,陈木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陆元青却不同意。

尤其是在得知楚云酥是为了自己而进禁地之后,他坚持要按门规处理。

“既有门规,就该按规矩处理。若是大小姐触犯门规就可以躲避惩罚,那星海仙宗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星海仙宗的门规:闯禁地者,初犯三百鞭。

陈木知道掌门爱女如命,不敢下令处罚。陆元青见无人敢动,就自己执起鞭子,当着众人的面,抽了楚云酥三百下,以儆效尤。

神情冰冷的仙君居高临下地看着受伤的楚云酥,一字一句道:“我不需要你为了我触犯门规,还望你日后自重,切勿再犯。”

楚云酥那时一心爱慕陆元青,被他抽了却还觉得陆元青公正无私有担当,现在回想,只想把自己脑袋切开,把里面的水倒干净。

“爹爹,我背好痛啊......”楚云酥咬着牙掉着泪,这不是装的,陆元青下手丝毫不手软,三百鞭是实打实抽在她身上的,虽然早已用仙术疗愈,但那种痛,不能忘却。

楚沧海看到自己宠在掌心的女儿委屈成这个样子,恨不得现在就把陆元青逐出师门。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一根筋,对那个混小子喜欢得紧,自己若是重罚陆元青,女儿必定不同意。

掌门叹了口气,轻抚女儿的头顶,“乖,爹这就叫人去取最好的药来。”

属于父亲的温热掌心盖住头上,楚云酥不知怎么得,忽然觉得心口发涩。

她原本是假哭的,想用泪水打动父亲。

但是眼下看到父亲这张鲜活的脸,她鼻头一酸,真情实感地流下了泪。

上一世,星海仙宗树大招风,树敌无数。魔界来犯时,各大宗门一口咬定星海仙宗和魔界有染,要求楚沧海交出魔人,不然就将全宗绞杀之。楚沧海问心无愧,也交不出魔人,毅然和那些人对峙。

没想到,四徒弟陆元青大义灭亲,主动投入敌方,带头杀回星海仙宗,手刃楚沧海,血洗全门派。

楚沧海为护女儿,提前派人将她偷偷送走。楚云酥那时天真无知,根本不知道实情,还一心挂念着自己的陆师兄,要父亲也好好保护他。

现在想想,楚云酥只想抽自己两耳光。

那可是她爹,他的恩师啊,陆元青为什么就能那么心狠?

楚云酥越想,心里就越是苦涩难当,眼泪更是如同泄洪的洪水般哗啦啦地流。

不过还好,上苍怜悯她,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让她如今还能见到爹爹的面。

修仙之人青春永驻,楚沧海现在的面容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浓眉深目,曾经也是修仙届响当当的美男子。

女儿的泪越流越凶,楚沧海只好轻拍她的手背,温声哄道:“乖酥儿,不哭了。陆元青那小子,你想如何处置?爹都听你的。”

楚云酥吸吸鼻子,反手抓住了楚沧海的手,一字一句道:“爹,重罚他!最好是打断他的腿,抽掉他的仙骨,断他仙途,再一脚把他踹回凡间去!”

修仙之路也分等级,陆元青这会还是最低级的仙君。楚云酥的做法无疑是要断了陆元青的前途。

楚沧海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他不确定地反问一句:“当真要如此?”

女儿从前那么爱陆元青,有什么苦都自己咽,怎么这回如此狠心?

楚云酥正准备点头,清午跨进门来,低声道:“掌门,小姐,元青仙君来了。”

光是听到这个名字,楚云酥就已经犹如雷击,她脑中又闪回上一世临死前的模样。

陆元青毫不留情地挥出剑,重创她的心肺。

那种尖锐而巨大的疼痛,让楚云酥脑中神经一痛,她咬紧牙关,心脏跳的飞快。

楚沧海感受到女儿的异样,心里暗叹,小丫头还是放不下他啊。

他摆摆手,“让他进来吧。”

“是。”

楚云酥死前,曾默默许下誓言,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她都不要再见到陆元青了!

但当陆元青走进来的那刹那,楚云酥还是没出息的僵直了身体。

那人穿着一袭鸦青色的长衫,神情漠然,就像九天之上不动凡心的真神。

楚云酥的心好像被人狠狠撞了一下。

他眉目如画,高鼻薄唇。好似水墨画中清浅落笔勾出的山河,着墨虽淡,但气势恢弘,让人移不开视线。那双细长的眼,眼角勾人,眼型流畅,但偏偏眼底是一片冷漠无情的墨色,让人被他吸引却又不敢接近。

楚沧海第一时间感觉到女儿的僵硬,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一见陆元青就如此痴迷,方才的话应该都是气话吧。她还是和以往一样,舍不得伤这人一丝一毫。

陆元青走进来,直直跪下,背挺得笔直。

“见过掌门。”

他的声音如珠玉落盘,醇厚低沉。

“嗯。”楚沧海心里堵着气,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迟迟不让陆元青起身。

陆元青也硬气,师父不让动他就不动,规规矩矩地跪着。

他当然知道楚云酥是楚沧海的掌上明珠,就算犯了错也没人敢罚她。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做错了事就该罚,他从不后悔抽她的那三百鞭。

楚云酥心中的悸动一阵接一阵,让她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今朝的恨与往日的爱纠缠在一起,像一张铁网般将她牢牢困住。

她眼中倒映着陆元青的身影,仇恨的火焰忽的从眼底爆开,瞬间吞噬掉陆元青的身形。

如果她现在手中有利器,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扎进陆元青的心里!让他也尝尝,心脉寸断的苦楚!

楚沧海安抚性地拍拍女儿的手背,扭头冷硬道:“你伤了吾儿,该当何罪?”

楚沧海如今的修为已经是神君一级的,他所释放出的压力,将陆元青一个小小仙君压得死死的。但陆元青也很有骨气,咬紧牙关顶着这股压力,死活不低头。

“我自认为无罪,但师父若想责罚,徒弟绝无怨言。”陆元青头顶上已经有汗渗出,这是被强者压制的反应,但他面色平静,毫无悔过之意。

“酥儿,那你觉得该如何呢?”

楚云酥的指尖已经掐进掌心,她死死盯着那个跪在地上的清隽仙君,咬牙切齿道:“你抽我的三百鞭,我要一一讨回来!”

听到这样的处罚,陆元青神情一点没变,他早就料到了,楚云酥记仇又狠毒,现在只要讨回三百鞭,已经算轻的了。

陆元青跪伏在地,行了个大礼。

“师父,徒弟这就去刑司领罚。”

楚沧海嗯了一声,挥挥衣袖,示意他快走。

陆元青正欲起身,却听一声娇喝。

“慢着!谁准你去刑司了?我要亲自动手,抽你三百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超酷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4038号-2